第二百五十章 你賠我!
loading...

趙坤海冷冷看著白牧野,眼神中並沒有那種喜歡挑釁別人的輕浮,他不屑的一笑:“垃圾!”


單穀沉默著,姬彩衣沉默著,司音……也沉默著。


沒有人多說什麽。


草雞戰隊這邊上場隊員,分別是宗師級盾戰,隊長趙坤海,中級輔助係符篆師鮑菲羽,八級靈戰士霍君,八級劍客謝彬。


他們舍棄了遠程攻擊,選擇了一支標準的近戰陣型。


這場比賽的地形是廢墟,不選擇弓箭手也在情理之中,這跟老劉之前的預測完全一致。


廢墟地形,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各種殘破的小巷。


很容易便可以找到各種帶著死角的掩體。


弓箭手在這種地形當中,其實是有點吃虧的,幾乎找不到合適的攻擊點位。


但符龍戰隊這邊,並沒有進行更換,林子衿雖然不能登場但老劉卻是可以的,實際上他也曾考慮過自己上場。


畢竟是一個九級靈戰士,一身實力一點都不弱,配合的默契度也毫無問題。


別看他整天充當新聞發言人的角色,但應有的訓練,卻是一點都沒少過。


不過最終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這次遇到弓箭手不適合發揮的地形他上場,下次遇到不適合刺客發揮的地形,難道還要他上場嗎?


所謂曆練,就是如此,現實中的戰爭,永遠不會給出一個讓你舒服的戰場,任何地形都有可能會遇到。


而且單穀也沒覺得這種地形他就完全沒法打。


之前遇到黃金屋施頌的那場比賽,不也跟這地形差不多?


當時如果不是他大意輕敵,又怎麽可能會輸給施頌?


這次,他要一雪前恥。


老劉看著幾個沉默的人,忽然微笑道:“加油!”


幾個人齊齊點點頭,然後朝著比賽室方向走去。


草雞戰隊這邊,四個人進了比賽室之後,鮑菲羽輕笑一聲,道:“隊長,會不會嘲諷的有些狠了?別反倒激活了人家的小宇宙……”


趙坤海哈哈一笑,說道:“我就是要狠狠羞辱他們!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什麽才是真正的奪冠熱門!待會比賽中,他們一定會感覺到驚喜的!不知道他們看見霍君和謝彬都已經踏入宗師境的時候,會有什麽樣的反應?我就是要用事實來告訴那群垃圾,垃圾永遠都是垃圾,就算進行分類回收,那也是垃圾!”


謝彬嘿嘿一笑,眼中閃過一抹冷漠之色:“那個白牧野被徹底激怒了,有點意思,到時候,被三個宗師現場強勢圍剿,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霍君說道:“漫天飛翔?一會我要把他們打出屎來!”


“哈哈,走,進去!”


趙坤海氣定神閑,打開虛擬艙。


他們這次上場的四個人當中,三個宗師,一個高級輔助係符篆師!


這種配置,就算放在帝國聯賽裏,那也是頂級的。


對說是剛剛突破,對宗師這個境界還有些不夠熟練,但用來對付符龍這種垃圾戰隊,肯定沒有任何問題了!


到時候,你們的弓箭手射過來的箭,破不了我們的防,刺客的刀,連我們的衣服都刺不破。


刺破了也沒關係,衣服裏麵,還穿著頂級的戰衣!


花錢武裝自己,誰不會呀?


那個可以越級挑戰的美少女蘿莉,能扛得住三個宗師的暴打?


哎呀呀呀,真是罪過,那麽漂亮的一個超級美少女,宗師級的棍法師霍君用棍子抽起來一定很爽吧?


哈哈哈哈!


草雞戰隊這邊,簡直信心十足!


他們就是要通過這種強勢的姿態,向所有人宣告——我們來了!


直播間裏的火藥味到現在也沒有散去,反而有愈發濃鬱的感覺。


以至於導播都提醒了兩三次,但作用並不明顯。


鳳凰城這邊的兩個男解說依然夾槍帶棒的說話,絲毫不給董栗和鳥哥麵子。


不過董栗跟鳥哥也不是吃素的,論嘴皮子,他們真的沒怕過誰。


以至於這場上半區的半決賽,還沒開始,就已經看點十足!


原本關注他們這場比賽的人數就非常多,如今更是有大量的觀眾蜂擁而入。


鳳凰城這邊的其中一名男解說在雙方隊員進入地圖之後,數據顯示出來的那一刻,直接說道:“草雞戰隊,隊長趙坤海,宗師級靈戰士;棍法師霍君,宗師級靈戰士;劍客謝彬,宗師級靈戰士!符篆師鮑菲羽……高級!”


另一個鳳凰城男解說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眼神,看了一眼董栗:“在這種配置麵前,符龍戰隊不是垃圾是什麽?”


董栗推了一下眼鏡,淡淡說道:“要不這樣吧,咱們打個賭。”


“哈哈哈哈,你個逢賭必輸的家夥,還真以為自己靠著符龍這種垃圾戰隊能一直翻身?”鳳凰城這邊其中一個高個子解說嘲諷道:“說吧,賭什麽?怎麽賭?我跟你賭了!”


董栗接連推了兩下眼鏡,一臉認真的看著鳳凰城這個高個子男解說:“這場比賽,符龍吊打你們的宗師團,最後勝者一定是符龍,如果我輸了,我從此退出解說主持屆,如果你輸了,你退出。”


臥槽!


這麽狠?


玩真的了!


光幕上,來自網絡的無數彈幕瞬間就炸了。


“董哥威武!”


“媽的這鳳凰城的男解說才是個垃圾!”


“一個解說,在直播現場人身攻擊出口成髒的,他才是個垃圾!”


“董哥太霸氣了!”


“董哥牛逼,以後我就是你的鐵粉!”


“這賭注……太凶了吧?”


“就要這樣,666!”


一旁的鳥哥,眼睛有些微紅,但卻笑著道:“要不,咱們玩大點吧?你看,光你們倆玩,我們倆也挺尷尬的。要不就一起吧。”


另一個鳳凰城的男解說麵色頓時有些僵硬,心說他們兩個賭的好好的,你往我身上扯什麽?願意上你就自己上唄?我說過要打賭嗎?


鳥哥嗬嗬一笑,看著另一個鳳凰城男解說:“哥們,不會虛了吧?虛了就直接說,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就是看你們剛剛人身攻擊的時候挺霸氣的。別到關鍵時刻慫,那樣我瞧不起你。”


操!


另一個個子稍矮的鳳凰城男解說被堵在牆角。


如果他拒絕,當然是沒問題的。可從今以後,他將被釘在恥辱柱上麵,永遠都別想翻身。


他冷冷看著鳥哥,仿佛要把這個拖他下水的該死的紅頭發賤人給瞪死。


“你看我我也不會愛上你,答不答應?敢不敢?給句痛快話,別墨跡昂,一會比賽開始了。”鳥哥語氣強硬的道:“三個宗師加一個高級符篆師,多豪華的配置?簡直就是高中生打比賽的頂配了!你還怕什麽?難不成還要出個大宗師你才放心嗎?”


個子稍矮的鳳凰城男解說一咬牙,道:“賭就賭了!我猶豫,不過是想給你留條後路,既然你自己都……”


“行了,那就這麽說定了,別廢話。我恥於有你這種同行,希望小白給點力,趕緊把你這種人清出去。”鳥哥說完,根本不再看鳳凰城那兩位解說。


勁爆,太特麽的勁爆了!


比賽開始前的發布會上,兩隊之間的火藥味就已經出來了。


但誰都沒想到,這股火藥味竟然蔓延到了直播間裏。


向來冷靜、專業的董栗,竟然用自己的前程做賭注,不得不說,這真的是太瘋狂了。


這場比賽的收視率,也在這一瞬間,達到了一個峰值!


另外同時進行的三場比賽,全部觀眾加起來,才堪堪跟這邊持平。


可見其火爆程度。


雖然看不慣這兩個鳳凰城的解說,但很多人還是覺得董栗和鳥哥太衝動了。


不管怎麽說,草雞戰隊這一次的亮相,都有點太驚豔了!


這哪裏是草雞?


這分明就是一支鳳凰戰隊!


之前兩場十六進八和八進四的比賽,霍君和謝彬這兩人都沒有上場,加上之前休息的那一個月時間,他們竟然從八級硬生生衝進了宗師級!


哪怕誰都知道,這是用資源硬堆上去的。


可沒人能否認這兩人的天賦。


更可怕的是符篆師鮑菲羽,昨天她還在打八進四的比賽,精神力還是一百多,但今天,她的數據,已經過了兩百!


妥妥的高級符篆師!


神像!


一定是使用了神像!


除此之外,沒有什麽東西能讓一個符篆師在短短一天,精神力暴漲到這地步。


不但漲了一百多,而且還衝開了一層中級到高級的桎梏。


在這種情況下,董栗和鳥哥還敢跟對方打賭……賭注還是各自的未來前程,當真是有些不理智的。


可無論是董栗,還是鳥哥,兩人臉上都見不到半點緊張。


這也讓無數人感到驚訝。


難道這兩位來自三級小城百花的解說員,就那麽相信他們城市的團隊可以帶來奇跡?


董栗一臉平靜,此刻他的腦海中,閃過姐姐前些日子跟他說過的一句話:小白很厲害的,宗師級的靈戰士在他麵前,如土雞瓦狗。


他即相信白牧野能創造奇跡,更相信姐姐不會撒謊騙他!


雖然董穎沒詳細說她是怎麽回來的,但董栗卻知道,這件事,跟小白脫不開幹係。


所以,他無所畏懼。


隻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鳥哥竟然也主動加入了進來。


這讓董栗心裏麵既溫暖,又有些為鳥哥擔心。


鳥哥好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好容易紅起來。


他董栗不幹比賽解說,還有的是事情可以做,但鳥哥呢?


也罷!


隻要今天小白一如既往發揮穩定,從今後,我便跟鳥哥組成一個解說的黃金搭檔!


到時候,跟小白他們一起,去帝國聯賽解說!


你們能登上多大的舞台,我們就在多高處為你們喝彩!


比賽場上,到處都是各種廢墟,斷壁殘垣,一些次元生靈,隱藏在這些廢墟當中。


白牧野上場之後,看了一眼其他幾人,說道:“你們隨意。”


單穀:“……”


姬彩衣:“……”


司音:“可是我想錘……”


白牧野將一張飛行符,直接拍在自己身上。


然後,他飛天而起!


在這一刻,所有正在收看比賽的人,包括直播間中的董栗跟鳥哥,瞬間就燃了!


小白爆發了!


雖然沒人聽見小白上場前跟趙坤海說的那句話,但在小白做出這個舉動之後,所有人都激動了。


白牧野使用飛行符飛行得愈發平穩,整個人輕鬆寫意,宛若一尊謫仙人般,飄飄悠悠,很快飛到對方幾人頭頂。


這邊草根戰隊的四個人,也都有些傻眼。


他們當然知道白牧野曾經使用過飛行符,但卻沒想到白牧野會在這種情況下再次使用。


這麽明目張膽飛過來,是要往下扔攻擊符篆嗎?


你身上又有多少張飛行符?


簡直太囂張了!


剛剛晉升到高級符篆師的鮑菲羽不等身邊同伴提醒,直接將幾張防禦符拍在了同伴身上。


然後抬起頭,看著天空中超出他們攻擊範圍之外的白牧野。


就在這時候,白牧野身邊如同野蜂飛舞一般,出現了四五十張符篆,繞著他上下翻飛!


然後,所有符篆迅速的在高天之上,整齊排列!


橫向七張,縱向七張,一共四十九張符,懸在白牧野身前,覆蓋在趙坤海等人頭頂。


“快走!是攻擊符!”輔助係符篆師鮑菲羽聲音瞬間變得尖利無比,整個人幾乎都被嚇得魂飛魄散!


她本身已經晉級到高級領域,但卻根本不可能同時駕馭這麽多符篆。


所以哪怕剛剛小白飛過來,她都沒有太過在意。


但做夢都沒想到,對方的禦符能力,遠超她認知。


趙坤海、霍君和謝彬三人雖然對符篆沒有什麽了解,可他們拿腳指頭也能想到,被白牧野這樣懸在他們頭頂的符,絕對是攻擊型符篆!


所以,幾乎是在鮑菲羽提醒他們的同時,這三人就已經有所動作。


宗師級的速度和爆發力都無比驚人,一秒鍾他們就可以衝出去相當遠的距離!


然而,白牧野的速度,其實更快!


他飛過來的速度談不上有多快,飄飄悠悠的。


可他飛過來之後,祭出這四十九張符篆的速度,以及它們排列整齊的時間……看似緩慢,實則短暫。


不過是一刹那!


接著,就在下麵四個人瘋了一樣想要四散奔逃的時候。


四十九張符,同時被激活。


引爆!


整個飛仙高中聯賽世上最慘烈的一幕發生了。


一片狂雷,順著高天,直接形成一道雷電牢籠!


覆蓋範圍之內,雷電狂舞,幾乎沒人敢用眼睛去直視。


說是雷海多少有些誇張,但那一大片區域完全被雷電所覆蓋,卻是毫無疑問的。


那三個宗師加一個高級符篆師就算再快,快得過閃電嗎?


他們宗師級的肉身抗得過閃電嗎?


那一身頂級的裝備抗得過閃電嗎?


最多堅持一下下,可白牧野這一次打出來的狂雷符,卻是高級中品!


其威力用來滅殺宗師,簡直輕而易舉!


雷電當中的四個人,幾乎是一瞬間,全都成了焦炭。


那種被閃電生生劈死的感覺是怎樣的?


沒被雷劈過的人,怕是無法想象那種滋味。


強大的電流,須臾之間蔓延全身!


防禦符的光幕轟然破碎,他們身上的戰衣鎧甲直接化成灰。


四十九張狂雷符當中至少有一多半是衝著趙坤海去的!


所以他在那一瞬間,直接就失禁了。


屎尿齊出!


也不是完全是因為恐懼,更多是一種本能的生理反應。


“飛仙聯賽上半區半決賽,草雞戰隊出局,符龍戰隊獲勝!”


冰冷的點子提示音,驟然響起。


提醒著所有目瞪口呆的人。


就連直播間裏麵的董栗跟鳥哥兩人,也都徹底呆住了。


他們按照符龍戰隊以往的習慣,想過他們可能會有很多種獲勝方式,唯獨沒有想過符龍戰隊會用這種方式贏。


另外那三人,連手都沒伸一下,比賽就結束了!


小白一個人,直接團滅對方四人!


這時候,同樣震撼無比的導播間開始了鏡頭的回放。


七七四十九張狂雷符整齊的排列在高天之上,之前不覺得有什麽,可現在再看,幾乎所有人都有種心底冒寒氣的感覺。


這特麽幸虧是在虛擬世界,這要是在現實中,白牧野直接施展這種手段,幾乎可以輕易的抹殺一支小規模的軍隊!


宗師也扛不住啊!


網絡上,沉寂了大約五六秒鍾,接著,徹底燃爆了!


所有符龍這邊的支持者都瘋了!


草雞戰隊那邊的支持者們……也都瘋了!


高中生啊!


拜托,你們是一群高中生啊!


即便是種類繁多的大學比賽中,也沒見過誰是這麽打比賽的啊!


草雞戰隊這邊的支持者們臉幾乎都被打腫了。


剛剛他們可是沒少在網上嘲諷符龍戰隊是垃圾。


一秒哥、買符大師、垃圾戰隊……


罵得那叫一個痛快。


誰曉得報應來得這麽快?


比賽才剛開始啊!


雙方都沒有進入狀態呢,網上的雙方還在對噴呢……比賽就結束了?


這真是一場決賽圈的半區半決賽?


這特麽是成年人吊打小朋友吧?


可誰都沒辦法說小白作弊,人家是個符篆師,使用符篆比賽,腫麽了?


有錯麽?


買符又咋地了?


人家能一次性駕馭四十九張符,有本事你們也模仿一下唄?


瘋了!


整個網絡上,無數人,徹底瘋了。


直播間裏,董栗推了推眼鏡,一臉淡定。


痛打落水狗?


他不屑。


但鳥哥喜歡啊!


董哥是個文明人兒,他鳥哥可是個混不吝。


他怕什麽?


看著那兩個失魂落魄的鳳凰城解說,鳥哥心裏毫無任何同情,沒有一點波動,甚至特別想笑。


於是他笑了:“請你們,優雅一點,像個爺們一點……離開這個直播間,從今後,比賽解說這行業,和你們沒關係了。當然,你們也可以厚著臉皮繼續賴在這,我不在意。”


那兩個比賽解說像是完全沒聽到他的話一樣,呆呆的坐在那裏,整個人像是失去了靈魂。


鳥哥冷笑:“裝死沒用的。”


對,我就是這樣一隻莫得感情的鳥!


白牧野從天空中緩緩降落,距離地麵還有兩三米的時候,突然腳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


這一幕,讓無數符龍的支持者看得哭笑不得。


無數的光幕上,飛起無數的彈幕文字。


“哈哈,我白摔了個腚墩兒都如此帥氣!”


“雷海滅地,霸氣無雙!”


“哎呀,小白是不是光顧著裝逼,忘記符篆時效性了?”


“知足吧,總比之前一秒的時候帥氣太多!”


“樓上威武,是最早的粉絲嗎?”


“哥是資深粉絲團的……”


“爸爸也是!”


賽場上,姬彩衣、單穀和司音分別從三個不同方位現身出來。


臉上都帶著幾分無奈。


單穀一臉哀怨的看著白牧野:“太快了,沒爽到。”


姬彩衣:“至少留一個給大家過過癮吧?”


司音拿眼神凶了一下白牧野:“我第一次這麽想砸人,小白哥,你賠我!”


-----------------


霸氣小白在線求月票,推薦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