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決賽開始
loading...

一場小衝突,讓符龍戰隊再次上了熱搜。


很多人都在猜測那個長腿短發肌膚雪白的少女身份。


很快,有人找出了符龍戰隊出發之前,在百花城的那次發布會視頻。


看過這視頻之後,人們方才恍然大悟。


竟然是她?


隨後引起了更加強烈的轟動。


“紫雲星超級天才美少女竟然來到飛仙百花,加入了符龍戰隊?”


“太不可思議了,網絡上爆紅的高冷超凶的超級美少女林子衿,竟然是白牧野的女朋友?”


“一個在紫雲,一個在飛仙,難道說距離真的不是問題?”


“超級美少女天才為了追求心上人,跨越重重星河來到飛仙……”


與此同時,紫雲那邊,也有很多一直尋找林子衿下落的粉絲終於看到了這些信息。


於是,關於林子衿所引起的巨大新聞,還在持續爆發中。


連帶著讓飛仙聯賽的關注程度,遠超之前任何一屆。


這讓飛仙聯賽的組委會開心不已,甚至有人提議要修改賽製規則,要求讓林子衿上場。


“林子衿之前就紅遍全網,她的粉絲遍布整個祖龍帝國的各個星係,影響力極大。甚至就連神聖帝國和滄海帝國那邊,也有她的粉絲。她之前的紅,並不是因為在比賽中紅的,注意看,她從來沒有打過任何公開的比賽!一直都是在虛擬世界裏麵戰鬥……這樣的一個擁有超級人氣的少女,如今跑來咱們飛仙,加入了咱們飛仙一座三級小城的隊伍,這是何等的話題性?難道咱們不應該重視起來嗎?”


大家的確都很動心,但因為一個人氣超強的少女,就改變整個飛仙聯賽多年的賽製規則,顯得有些過於輕浮了,很容易受到譴責。


別看現在到處都是要求讓林子衿參賽的聲音,可回頭她一旦真的參賽了,那麽到時候,反對的聲音也會如同浪潮一般!


尤其是其他二十九支決賽圈隊伍,肯定沒人願意對手的隊伍中,突然間多出一個如此可怕的隊員。


林子衿紅遍網絡靠的可不是她那張精致到找不出瑕疵的臉,而是因為她超強的實力和幾乎不敗的戰績!


所以,盡管很多人都提議讓林子衿參賽,但飛仙組委會這邊經過慎重考慮之後,最終還是拒絕了這個建議。


甚至有小道消息,組委會那些成員為這事兒還發生了爭吵!


有人拍了桌子,最終還是通過投票方式,產生的這個結果。


不過這些事情,都沒能影響到幾個少女的逛街熱情,因為他們從虛擬館出來之後,壓根就沒看新聞,光顧著玩了。


等到傍晚他們回到酒店的時候,單·人形購物車·穀身上已經掛滿了購物袋。


雖然有空間指環,不過大家(除了單穀)一致認為還是低調一些的好。


所以就隻能辛苦單穀同學了。


小白也很辛苦,他被林子衿各種投食,差點吃撐了。


回到酒店之後,老劉早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看著渾身上下掛滿購物袋的單穀和幾個興高采烈的少女,老劉一臉無語。


“玩的開心嗎?”老劉問道。


“開心!”幾個少女異口同聲,掩蓋了單穀同學不開心的回答。


老劉點點頭,然後隨手打開光幕,上麵瞬間彈出一堆亂七八糟的新聞,看得幾人目瞪口呆,紛紛看向林子衿。


林子衿摸摸自己的臉,有些驚訝道:“我有那麽大影響力?我怎麽從來不知道?”


“你不知道?”單穀一臉不信的看著林子衿:“我可是你粉絲團裏麵的資深成員啊!”


“我也是,我在一百三十六群呢!”司音一臉驕傲:“所以以後可不可以,不要揉我的頭呀!”


林子衿順手揉了一把司音的頭發:“小姐姐太可愛了,忍不住嘛。”


司音:“……”


林子衿:“我都不知道我有粉絲群。”


單穀:“……”


司音:“……”


林子衿一臉無辜,弱弱的道:“真不知道……”


“好了好了,你別說了,讓我冷靜一會……”單穀捂著臉道。


“你不知道自己粉絲很多嗎?”姬彩衣在一旁問道。


林子衿點點頭:“我從來沒關注過這些呀,之前的生活也和你們說過,每天就是各種訓練、訓練、訓練,根本沒時間去做別的。我知道好像挺多人喜歡我,還有不少人錄製我戰鬥視頻放在網上,但我從來沒有去關注過這些。”


姬彩衣豎起一根大拇指:“真是硬核高冷超凶美少女!”


司音:“我是資深粉絲呀!”


林子衿抬起手,司音嗖的一下就跑了。


林子衿撇撇嘴:“都不給偶像揉揉腦袋,算什麽資深粉絲?”


司音:o((⊙﹏⊙))o


眾人笑夠了,白牧野看著劉誌遠問道:“沒什麽太大影響吧?”


老劉搖搖頭,道:“能有什麽影響?最多就是外界已經不再把咱們當成是黑馬隊伍,研究咱們的時候,會更加用心罷了,沒什麽大不了。”


“抽簽結果怎麽樣?”姬彩衣看著劉誌遠,“咱們被分在哪個半區了?”


劉誌遠說道:“咱們被分在了上半區,上半區的十五支隊伍的資料,也全都在這裏了。”


光幕上,顯示出上半區的十五支隊伍名稱以及隊伍中的成員。


白牧野看了一眼,忍不住笑道:“黃金屋戰隊會不會哭啊?”


劉誌遠一臉淡定的道:“已經哭過了!”


眾人:“……”


劉誌遠笑著道:“刁雨佳在抽簽現場就抱怨過,為什麽這麽倒黴,又碰到了我們。不過她說,這次一定會全力以赴的!”


“其實黃金屋戰隊,還是很有實力的,可惜比我們差了點。”白牧野說道。


黑白子戰隊分到了下半區,除非他們能打進決賽,否則他們是不會再跟符龍戰隊碰麵了。


但黃金屋不一樣,同在一區,除非先輸給別人直接被淘汰,又或者符龍戰隊這邊也輸給別人,不然兩支隊伍,總會再次碰麵。


說起來,飛仙聯賽的決賽非常殘酷,不像帝國聯賽,哪怕輸個一場兩場,也都還是有機會的。


“對了,”單穀看著劉誌遠,“咱們第一場的對手是誰?”


劉誌遠哈哈一笑:“你們猜?”


司音:“輪空了?”


白牧野:“不會吧?”


林子衿和姬彩衣也是一臉驚訝,林子衿道:“好像你們在分賽區的時候,就曾經有過一場輪空吧?”


姬彩衣點點頭:“是啊,同樣的幸運,能連著兩次降臨到我們頭上?”


單穀道:“那豈不是說,我們直接就成為半區八強了?”


劉誌遠笑起來:“所以刁雨佳隊長才會說他們比較背嘛,因為他們第一場比賽的對手,實力沒他們強,回頭八進四的比賽上,大家相遇的幾率會變得非常高!”


“另外,”劉誌遠看著大家,“還有一個最新的消息,也是剛剛才知道的,這個消息,可不怎麽太友好。”


“還有什麽消息?”單穀問道。


“別賣關子,趕緊說。”姬彩衣瞪了一眼劉誌遠。


劉誌遠道:“帝國聯賽,再次改變了賽製。”


“啊?還該?瘋了吧?他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就不能穩定一點嗎?”單穀連珠炮似的抱怨起來。


“今年不是剛改過?”白牧野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劉誌遠說道:“其實帝國聯賽的賽製,經常會有一些微調,隻是最近這兩年調整的有些厲害。估計也是因為神族入侵的陰雲比較厚重吧,想通過賽製的改變,更好的刺激到那些超級天才。按照最新的調整,應該就是這個路數。”


白牧野看著他:“改成什麽樣了?”


“每顆星球的高中聯賽上,隻有冠亞軍隊伍能夠參加帝國聯賽,十八顆星球,一共三十六支隊伍。不偏不倚,即便是紫雲星,也同樣隻有兩支隊伍。”劉誌遠道。


“我去……這太狠了吧?今年好歹還有一百八十支隊伍參賽,隻要打進星球聯賽前十,就有資格參加帝國聯賽,這不是逼著大家拚命嗎?”單穀一臉無語的道。


“就是逼著大家拚命!”劉誌遠點點頭,“三十六支隊伍,分成九組,每組四支隊伍,每支隊伍六場比賽,通過積分高低進行排名,排名第一的晉級。最後進入決賽圈的,同樣是九支隊伍,但決賽,采用的是跟咱們飛仙分賽區決賽相同的方式,單循環,八場比賽,通過積分進行排名。以後賽製是否再次進行調整還不清楚,但至少,咱們今年如果拿到資格,明年的賽場上,就會采用這種方式進行比賽。”


單穀深吸一口氣:“真的是太狠了!每顆星球聯賽的冠亞軍才有資格參加,這簡直是超級大精簡啊!”


林子衿在一旁說道:“其實這個賽製,今年就差一點施行。”


大家一起看向她。


林子衿道:“我聽我奶奶說的,她說去年的時候,就有人提議,要優中選優,增加每一場比賽的可看度,同時也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讓真正的天才更加努力更加拚命……”


白牧野苦笑道:“這種的確是得拚命,因為一不小心,就會被淘汰出局。”


劉誌遠點點頭:“所以,大家用心準備吧,像今天這種放鬆的逛街日子,離咱們越來越遠啦!”


幾個少女全都一臉鬱悶。


單穀倒是很開心:“不逛街挺好的,有什麽可逛的?”


他當人形購物車已經當夠了,一次就好。


“也就是說,我們接下來,必須得拿到半區第一名,真正進入決賽,才是真正安全了。”姬彩衣輕聲說道。


“飛仙聯賽,其實還好,按照咱們隊伍的實力,打進決賽,甚至拿到冠軍,問題都不太大。”劉誌遠很有信心的看著眾人,然後說道:“但到了帝國聯賽,按照最終活下來的人數計算積分,而且隻要一方還有人幸存,比賽就不算結束……這種時候,光憑借著一兩個人,想要帶動全隊,非常困難。”


單穀看了他一眼:“到那時候,你都已經是第一學院的大學生了……”


劉誌遠微笑著道:“到時候我會請假,依然擔任你們的分析師和教練以及……新聞發言人!”


“哇,這麽好!”司音一臉開心。


姬彩衣卻微微蹙了蹙眉頭,看了劉誌遠一眼。


老劉笑看了白牧野一眼,然後把身子轉過去。


幾人全都一臉茫然。


白牧野隨手打開一道光幕,在上麵寫道:“老劉的意思很簡單,他如果不能一直跟咱們保持著良好的關係,在那些人眼裏,他其實也就沒了價值。他的真正價值體現在他即能跟我們保持著良好關係,又能被那群人所用。”


單穀嘴角抽搐著,看著白牧野,也打開一道光幕,在上麵寫道:“哥,你是老劉肚子裏的蛔蟲嗎?”


“別說的那麽惡心。”白牧野瞪他一眼,接著寫道:“另外,任何計劃,在沒有真正實施之前,就都是計劃。以後會有什麽變化,誰都說不準,咱們隻是未雨綢繆罷了。但至少在目前,那群人已經認定老劉跟我們之間是有嫌隙的。所以,老劉跟我們表現得越親近,那些人才會越放心。搜魂讀取記憶這種事兒,至少也要到老劉有一定身份地位之後,才會有人這樣考驗他。”


單穀:“哥,你應該跟老劉一起,去當政客。”


姬彩衣滿臉讚同的表情。


白牧野撇撇嘴,我的愛好是畫符!


他輕咳一聲,揮掉那些光幕。


老劉轉過身來,笑著道:“不管什麽時候,都是小心謹慎一點才好,之前在訓練場館裏麵,我的一些話也是有漏洞的,不過我最近找到的一部古老典籍裏麵,有一種方法,可以選擇性的忘掉一些記憶。回頭我嚐試一下,說不定有用。”


六月一號。


飛仙聯賽的總決賽,上下半區,同時開打!


上半區符龍戰隊再次抽到輪空,運氣好到爆棚,令無數人感到羨慕。


第一場比賽幸運輪空,但大家並沒有放鬆,而是在老劉的帶領下,跑到現場,去看黃金屋和另一支隊伍的比賽去了。


黃金屋的對手來自一座二級主城,名為雲川,戰隊的名字叫做紫光。


戰隊滿編八人,一個高級符篆師,一個宗師級盾戰,兩個九級弓箭手,一個九級刺客,兩個八級劍客,還有一個使用鏈子錘的八級靈戰士。


這支隊伍不但綜合實力極強,而且迷惑性也是超強!


因為他們是滿編的,一共有八個人,所以就算最厲害的分析師,也隻能根據比賽地形來猜測他們可能出場的選手。


很難做到真正精準分析。


紫光戰隊是一支高二戰隊,看這配置也能猜得出,他們這一次的目標,應該是奔著總冠軍去的。


根據劉誌遠的資料顯示,他們在這次飛仙聯賽之前,幾乎沒有任何名氣!


既沒有參加過城際杯,也沒有參加過去年的高中生聯賽。


關於他們的比賽視頻,在這屆飛仙聯賽之前,幾乎找不到。看樣子,應該就是想通過這次飛仙聯賽,一鳴驚人。


坐在虛擬看台上,以上帝視角觀看比賽的白牧野輕聲對劉誌遠說道:“黃金屋這邊,不占優勢啊。”


劉誌遠點點頭,說道:“的確沒有任何優勢可言,除了張可欣這個高級符篆師之外,刁雨佳九級,林德輝八級,施頌八級。整體實力弱於對手。除非他們能先秒掉對方的盾戰,或許還能有一些機會,不然的話……這場比賽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場苦戰!”


事實證明,分析能力超強的老劉,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這場比賽的地圖,是比較常見的都市地形。


比賽一開始,施頌就直接脫離了大部隊,直接引入到一片樓區當中。


他選擇了一座視野極為開闊的大樓,隱身於樓頂。


狂劍士林德輝緊跟在符篆師張可欣身邊,隊長刁雨佳,同樣身形一閃,消失在街巷當中。


以上帝視角來看比賽的話,可以看見,刁雨佳和施頌,一左一右,分別在十點鍾方向和兩點鍾方向。


而符篆師張可欣,則是帶著狂劍士林德輝,光明正大朝對方那四人殺過去。


紫光戰隊這邊,上場的是宗師級盾戰,高級符篆師,一個九級刺客,一個九級弓箭手。


也不怪老劉說這場比賽黃金屋會很難打,從數據上來看,紫光這邊的確是可以碾壓黃金屋的。


而且紫光這邊的四個人,並未散開,選擇了聚集在一起!


盾戰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大盾護住弓箭手和此刻,那名高級符篆師,指縫中則夾著五六張符,時刻保持著警惕。


嗖!


施頌在那邊的製高點射出一箭!


盾戰瞬間舉盾去擋。


雙方的動作和反應,都相當快,體現出了少年天才強者應有的實力。


哐!


一聲脆響。


施頌的箭,射在紫光盾戰的大盾之上。


與此同時,符篆師張可欣一張雷電符,直接劈向紫光戰隊左前方距離二十米不到的一棟高大建築。


在白牧野他們這個視角當中,可以清楚的看見,那棟建築立麵,有一大群龍麟劍齒虎!


隨著張可欣這一道閃電劈過去,那群龍麟劍齒虎瞬間被驚動,咆哮著衝出了那棟建築。


一窩蜂似的衝向對麵的紫光戰隊四人。


“精彩!”直播間裏,黃金屋這邊的光頭美女解說頓時歡呼一聲。


不得不說,張可欣這一下真是神來之筆!


用雷電符劈一下那棟大樓,驚擾那些龍麟劍齒虎並不難,難的是她是如何判斷出那棟樓裏麵有龍麟劍齒虎的!


不過答案很快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剛剛消失的刺客刁雨佳,竟然在一群龍麟劍齒虎衝出來之後,也從那棟樓裏麵溜了出來。


她施展的潛行術,紫光戰隊這邊竟然沒能發現他。


“穩住陣型!”紫光戰隊的盾戰沉聲喝道。


雖然被一群龍麟劍齒虎圍上,但這群人並沒有感到慌亂,隊伍中的高級符篆師直接打出防禦符,同時又打出各種輔助符篆給隊友刷上各種狀態。


一切看上去,似乎並沒有太大問題。


可就在這時,已經摸到對方弓箭手身後的刁雨佳驟然暴起!


與此同時,張可欣的第二波雷電符也已經打了出來。


同時還有幾張輔助類的符篆打在身邊林德輝身上。


林德輝瞬間向前衝去,身子高高躍起,掄起手中大劍,狠狠斬向對方盾戰!


這樣有意義嗎?


很多人正在收看這場比賽的人都覺得黃金屋還是出手早了。


畢竟對方身上都加持著防禦符呢。


紫光戰隊這邊的幾個人,同樣也是這麽想的。


他們一臉輕鬆的麵對著黃金屋這次不成熟的攻擊。


那個弓箭手,甚至仗著防禦符的威力,沒有理會刁雨佳的刺殺,一箭射向藏在高點的施頌!


嗖嗖嗖嗖……


施頌在那邊,同時射出來七八支箭!


寒冰箭!


七八支寒冰箭下一刻全部射在紫光戰隊幾人的防禦光幕之上,頓時蒙上了一層寒霜。


與此同時,張可欣的雷電符紛紛化成閃電,劈在那蒙上一層寒霜的光幕之上。


天地間一片炫目的光芒,晃得很多人幾乎睜不開眼。


白牧野突然驚呼道:“組合技!”


劉誌遠差不多同時低聲道:“黃金屋贏了!”


紫光戰隊的宗師級盾戰身上還帶著防禦光幕,簡直就是一個血量超級厚的坦克,所以他根本不在意一劍劈砍過來的林德輝。


舉盾相迎的同時,手中刀狠狠砍向林德輝。


身上還帶著敏捷、速度跟力量符篆加持的林德輝在半空中做出一個無比詭異的動作。


他身子一扭,竟然避開了紫光戰隊的盾戰。


手中大劍在須臾之間,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瘋狂砍向另外三人身上的防禦符護盾!


所有在現場觀戰的人在這一刻,幾乎全部下意識的站起身,瞪大眼睛,連呼吸都屏住。


沒人敢相信,高級符篆師打出的防禦符,竟然會被黃金屋戰隊用一套組合技給生生破掉!


先是施頌不痛不癢的騷擾,緊接著是張可欣那一張雷電符放出一群龍麟劍齒虎,讓紫光戰隊不得不停下腳步,收縮陣型。


其實到這時候,沒人認為這場比賽會很快結束。


龍麟劍齒虎固然很強大,但對這群人來說,並不能構成多大的威脅。


紫光戰隊陣型不散,有盾戰,有符篆師的防禦符,哪有那麽容易落敗?


甚至很多人都覺得,這應該是一場消耗戰!


誰都沒有料到,黃金屋這邊竟然研究出了一套可以破掉符篆師防禦符的組合技!


而且之前比賽中,一直扮演著無腦戰士的林德輝,這一次的表現,同樣堪稱驚豔!


白牧野跟劉誌遠不由相互對視了一眼,這時候,身邊林子衿說道:“這套組合技,有點意思!”


豈止是有意思?


林德輝破掉三人的防禦光幕之後,一聲暴喝,勢大力沉的一劍斜著掃下去。


一旁的隊長刁雨佳也接連出手!


對方弓箭手出局,符篆師出局,刺客出局!


直到此時,紫光戰隊的宗師盾戰方才回過神來,咆哮著想要救人。


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林德輝身形爆退,刁雨佳一個幽靈閃現就沒影了。


直播間裏,光頭美女整個人都嗨了,大聲道:“四打一!場麵變成了四打一!之前誰都沒能想到,誰也都不敢去想,竟然會是這樣一種場麵……太霸氣了!真的是太霸氣了!”


就連那溫柔妹子都忍不住用力的揮了揮拳頭。


身旁兩個雲川城的解說目瞪口呆,整個人都是懵逼的狀態。


有意思的是,這群龍麟劍齒虎,依然認定了這位宗師級盾戰,咆哮著不斷往上衝。


拚命撕咬他身上還沒散去的防禦符光幕。


紫光的這位宗師盾戰完全沒有辦法接受這種結果,怒吼著撐開了宗師場域,朝著張可欣衝過去。


這種時候,也顧不上消耗了。


哪怕隻剩下他一個人,也都不會放棄比賽。


張可欣一臉沉穩的往自己身上加持了一張敏捷符,一張速度符,飛快的向後退去。


這邊林德輝和刁雨佳則追在紫光盾戰身後,等待著他身上防禦符光幕散去。


遠處製高點上的弓箭手施頌,則冷靜的看著這一幕,手中的弓,始終鎖定著紫光宗師盾戰。


當他身上防禦符光幕消失那一刻,施頌的箭,林德輝的劍,刁雨佳的匕首,張可欣的雷電符,一起轟了過去。


四打一!


所有收看比賽的人,心中都生出一股悲壯感覺。


紫光的宗師盾戰撐開大盾,同時將宗師場域釋放到最強狀態。


他擋住了林德輝的劍,擋住了施頌的寒冰箭,擋住了刁雨佳的匕首……但他擋不住張可欣的雷電符。


一個可以從容放符的攻擊型符篆師,太可怕了!


那閃電穿過宗師場域,直接劈在紫光盾戰身上。


他的身體,驟然一個僵直。


但依然想要用刀去斬殺林德輝。


哪怕輸掉比賽,他也想至少帶走對方一人。


不要被人打成四比零!


雖然飛仙的聯賽,不計算人頭。


但他依然想要拉一個跟自己一起走。


張可欣的又一張閃電付,再次到來。


這個高級符篆師,在打完分賽區的比賽之後,控符能力突飛猛進。


紫光的宗師盾戰,帶著強烈的不甘,身形化作一片光雨。


死亡,出局。


劉誌遠深吸一口氣,微笑看著白牧野:“你教出來的好徒弟啊!”


林子衿斜眼:“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