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坑殺宗師
loading...

呼!


白牧野長出一口氣,看了一眼幾個人,伸手召喚出一道光幕,在那上寫到:“抱歉,忘了給你們更新保命符了……”


“擦,有就不錯了!要沒有它,大家剛剛就掛了!”單穀也在光幕上寫著。


他身上的被動激活防禦符並沒有被激活,但其他幾人的情況他是看在眼中的。


李敏有些茫然,寫了一句:“什麽保命符?”


白牧野苦笑著看了一眼李敏,寫到:“我自己都快忘了這件事,回頭製作新的,你也有份!”


“走!”劉誌遠看了一眼身後,雖然看不到人,但大家都知道,對方不會放過他們。


一群人迅速衝向第五層的通道,下來之後,劉誌遠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點點頭:“第六層!”


第五層空間跟第四層差不多,同樣也是大量宮殿組成,想要跑到第六層,沒有個大半天時間也不可能完成。


而且這裏會有什麽樣的地下生靈也沒人知道。


但這種時候也已經顧不得那麽多了,目前逃命是最要緊的事情。


“如果咱們能活下來,這次的這場戰鬥,將是我們最好的一次曆練。”


姬彩衣已經不用單穀背著了,她的臉上,並沒有任何衝動和暴躁,語氣也十分平靜。


“放心,咱們都不會死!”白牧野說道。


“我們暴露出的不足太多了!”劉誌遠一邊跑,一邊說道。


這時候司音在他背上輕聲道:“誌遠哥,你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能跑。”


“行嗎?”劉誌遠問道。


“嗯,行,已經沒事了呢!”司音柔柔地笑著,要劉誌遠把她放下來。


然後一臉鄭重地把那小木箱交給白牧野。


白牧野接過來之後,看了一眼,直接就給打開了。


裏麵青光閃爍!


又是一顆!


而且這顆青色珠子明顯色澤更加圓潤鮮亮。


估計是沒有被激活的緣故,裏麵的靈力怕是比他們第一次得到的那顆要高出不少。


兩顆下品靈珠,也難怪對方說什麽都要弄死他們了。


但這一次,幾個人都隻是眼睛一亮,誰都沒有再多說什麽。


他們也感覺到了,對方應該能夠鎖定他們。


大家逃跑的過程中也都草草的檢查過,可惜什麽都沒能檢查出來。


所以大家真正交流的時候,都是通過光幕上的文字來完成的。


白牧野將兩顆珠子交給姬彩衣,衝著她的指環示意了一下。


姬彩衣沒有推卻,這東西放在她這裏,的確是最安全的。


幾個人沉默的,開始在第五層裏麵兜圈子。


去個毛線的第六層!


先不說第六層有多少可怕的地下生靈,他們這一路上,始終覺得對方是能聽見他們說話的。


不然沒道理在已經擦肩而過的情況下,又返回頭來找他們。


受傷的幾個人,都沒什麽時間恢複,但好在他們的傷勢也沒有想象中那麽重。


可以說,還是小白的被動激活防禦符立了頭功!


但白牧野心裏麵還是有些自責,如果他出發之前能及時給大家更新這保命符的話,說不定損失還能更小點,甚至有機會幹掉對方一個宗師呢!


但這就是現實!


現實沒有如果。


隻有一次次吃虧之後的血淚教訓。


然後記得下次千萬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


幾個人在第五層胡亂兜著圈子,單穀通過自己的超強感應能力,避開那些危險區域,然後眾人貼著邊悄悄過去。


這樣一來,如果後麵那群追兵沒有這個本事的話,就很可能跟那些可怕的地下生靈遇到。


事實也是如此。


“操!”


“媽的!”


“怎麽回事?”


“他們不是說去第六層了嗎?難道手裏麵沒有地圖了?”


幾個年輕人罵罵咧咧的,一臉憤怒。


他們被小白一群人帶著在第五層兜圈子,已經接連遇到好幾波強大的地下生物了。


明明是對方走過的地方,他們一走,就很容易遇到危險。


“那幾個小家夥當中,肯定有人擅長感知危險區域。”那個瞎了一隻眼,受傷嚴重的宗師咬牙道:“咱們追蹤的路線,並不是百分之百按照他們逃走的路線來的,咱們有些時候抄近道,反倒中了他們的計。所以,一定要嚴格按照他們的逃走路線走,這樣我們就不會遇到那些地下生物耽誤時間!”


經過他提醒之後,這群人嚴格按照小白他們的逃亡路線走。還別說,真的沒有再遇到那些危險的地下生物。


這樣一來,他們的速度自然加快了不少。


可惜對方那群少年的速度也一點都不慢,始終跟他們保持著一段距離,想要一下子追上,也非常困難。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要不我們兵分兩路吧。”那個傷勢不算太重的場域宗師說道:“把追蹤器共享一下,我們兵分兩路,想辦法在地圖上夾擊他們!”


瞎了一隻眼的宗師沉吟了一下,便咬牙道:“好,就這麽說定了!我帶三個人,你帶兩個,隻要見到,什麽都不要說,直接殺!殺了他們,東西自然都是我們的!”


“好!”傷勢不算太嚴重的宗師點點頭。


隨後,這七個人兵分兩路,其中一路是瞎了一隻眼的宗師,他帶著三個人,按照小白他們的逃亡路線追蹤;另一路,則根據小白他們的位置,想辦法從側麵發起攻擊!


至少一顆下品靈珠,足夠成為他們拚命的理由。


更別說瞎了一隻眼的宗師對白牧野這群人無比痛恨,他的心中,報仇的執念要更深一些。


小白這群人逃得很辛苦。


雖然可以避開那些明顯危險的區域,但第五層的地下生物數量極多,一不小心就會遇到。


一旦不能快速逃離,便隻能停下來戰鬥。


時間又過去幾個小時,白牧野的耳機當中,突然傳來一道懶洋洋地聲音:“這一覺睡得好舒服呀!又香又甜又美!”


大漂亮醒了?


“咦?你們身上怎麽被人下了追蹤器?等一下……有人在追蹤你們,還是分成兩路想要包抄你們!”


大漂亮的反應太快了,估摸著是醒過來的一瞬間,便下意識的掃描了白牧野,隨後又掃描了其他人。


追蹤器?


白牧野皺起眉,他到現在都沒能想到對方到底是什麽時候出手的。


“納米追蹤器,這破玩意兒,我來跟他們玩玩。”


大漂亮說著,停頓了大約一秒鍾,說道:“好了,鎖定他們了,同時也修改了一下他們的追蹤器程序,現在咱們想讓他們看見什麽,他們就隻能看見什麽。”


“他們可以監聽。”白牧野喚醒個人智腦,在上麵輸入文字。


幾個人全都停下來,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白牧野。


“聽不到了。”大漂亮自信滿滿。


呼!


白牧野終於長出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幾個小夥伴,然後說道:“沒事了。”


沒事了?


這是什麽情況?


大家依然不敢說話。


姬彩衣揮出一道光幕,在上麵畫了個問號。


“我的人工智能醒了,破解了他們留在我們身上的納米追蹤器,同時修改了咱們在他們那邊的位置,也屏蔽了他們對我們的監聽。”


幾個人一臉呆滯。


單穀:“大家都有人工智能,為何你的就那麽優秀?”


“因為我長得好看。”白牧野點點頭,一點都沒否認。


大漂亮豈止是優秀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她能直接秀到天際!


“你確定嗎?”劉誌遠在光幕上寫到。


白牧野點點頭:“確定。”


“哎臥槽,可特麽憋死我了!”單穀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後看著白牧野道:“哥,還是你厲害!真的,原來你不僅擅長符篆術、藥劑師、法陣學、上古研究學……居然還是個頂級大黑客!”


沒人能想到有大漂亮這種超越認知的存在。


“網絡上的事情……你也擅長?”李敏有些呆萌地看著白牧野。


她突然發現,她越來越看不懂小白了。


這件事不太好解釋,白牧野隻能點點頭:“還行,主要是我的人工智能比較給力。”


沒人信他的鬼話,當誰身上沒有麽?


白牧野看著眾人,將對方兵分兩路的定位發到光幕上。


大家看著兩個小光點,不斷接近著他們這裏。


其中一路,就是跟著他們之前行進的路線在推進,速度非常快!


另一路,則是繞了個圈子,但目標同樣直指他們這裏。


如果不是大漂亮醒過來了,及時改變了這種被追殺的狀態,一旦被那兩夥人圍上,後果不堪設想啊!


“智腦,分別給他們兩個不同的定位結果。”白牧野裝模作樣地吩咐一聲。


隨後看著劉誌遠等人道:“要不要伏擊他們一波?”


“伏擊兩個宗師?”劉誌遠皺眉。


“不是兩個,是一個。”白牧野道:“他們兵分兩路,不太可能是兩個宗師聚在一起的。”


“對,他們不知道我們破了他們的定位!”李敏說道。


“宗師也不是不死之身,其中一個還被單穀射瞎了眼,受了重傷,我不覺得伏擊他們有什麽大不了的。”姬彩衣在一旁說道。


“對,設好埋伏,坑他們一道!”單穀也在一旁咬牙切齒。


這是真正的敵人!


你不弄死他們,他們也要弄死你那種的敵人。


一群人想起第一次遭遇的那群人,又想起進來時候,那個中校對他們的提醒。


“好!”


白牧野說道:“咱們先離開這,找個合適的地方。”


說著,眾人再次出發,在第五層的地宮裏麵,找到了一棟巨大宮殿。


一群人進來之後,迅速來到大殿的盡頭處。


白牧野則在地麵上扔了不少張符。


爆裂法陣!


隨後,他將這些法陣符,都用一些大殿裏麵的東西蓋了起來。


給人一種這座大殿被人翻的亂七八糟地感覺。


接著,單穀找好了角度,埋伏起來。


其他人則聚集在大殿深處。


姬彩衣將第一個得到的靈珠拿出來。


一個簡單的陷阱,就這樣形成了。


白牧野從身上取出一遝精神力補充符,交給李敏:“待會兒你的任務隻有一個,就是瘋狂地往我身上砸精神力補充符,千萬不要中斷。”


“好的,放心吧。”李敏緊張的臉上,閃過一絲興奮。


這是真正的戰鬥!


白牧野讓大漂亮把對方另一隊人馬引的更遠一點,讓他們自己兜圈子玩去。


他現在隻想坑殺這一隊人。


一隻眼睛被射瞎的宗師經過大量丹藥的調理,已經恢複了接近一半的實力。


雖說如今醫療手段極為發達,他回頭可以換一隻昂貴的電子眼,其精密程度甚至超越真實人眼,功能也會更多。


但他堂堂一位宗師,竟被一群少年給坑成這樣,內心深處那種憤怒簡直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他現在甚至不怎麽在乎能不能得到那顆下品靈珠,隻想著將對方每一個人都撕成碎片!


憤怒會使人喪失冷靜,甚至會失去理智。


但這位瞎了一隻眼的宗師認為自己現在特別冷靜,前所未有的冷靜。


按照地圖上的指引,他帶著兩男一女,終於追上了對方。


看著不遠處的那座宮殿,他剩下的一隻獨眼裏麵,露出仇恨光芒。


這時候,身邊那年輕漂亮地女子說道:“李宗師,你說這會不會是他們設下的陷阱?”


“陷阱?”瞎了一隻眼的李宗師微微皺眉。


“對方應該察覺到身上被我們下了監聽設備,所以他們這一路上,對話越來越少。說下第六層,卻帶著我們在第五層兜圈子。那麽,他們有沒有可能已經知道,他們不僅被我們監聽,還被我們定位了?”


漂亮女子目光冷冽地看著不遠處那座宮殿,淡淡說道:“如果他們猜到這個,然後找一個地方,布置好陷阱,在那裏等著我們,該怎麽辦?”


“他們瘋了嗎?他們又看不到我們,不知道我們的安排,吃了熊心豹子膽嗎?敢布置陷阱等兩位宗師五個高級靈戰士上套?”


那氣質高貴的年輕男子冷笑道:“一群小崽子,能逃命就不錯了!要我說,他們現在這裏,隻有兩個可能。第一,他們跑不動了!終究是一群等級很低的垃圾,能跑這麽久,已經很了不起了。所以想要找個地方藏起來,認為我們找不到他們。”


年輕人看了一眼李宗師:“第二個可能,就是他們有特殊的尋寶技巧,這地方……可能還有寶物!貪婪之心導致他們冒險停留在這裏。”


想到對方之前說的下品靈珠,加上後來那個小箱子……瞎了一隻眼的李宗師微微點頭:“這種可能,也是存在的。”


那氣質高貴的年輕人看了一眼年輕漂亮的女子,說道:“要不這樣,我去探探路。”


“注意安全。”年輕漂亮的女子看似關切地說道。


氣質高貴年輕男子心下忍不住罵了一句:真特麽婊!心真黑!


如果他隻是隨口一說,現在被她這麽拿話一堵,也就沒了退路。好在他是認真的,不是在放嘴炮。


看了李宗師一眼,瞎了一隻眼的李宗師衝他點點頭,氣質高貴的年輕男子朝著那座大殿緩緩走去。


他也十分警惕,步履輕盈,身手矯健,來到大殿門口,並沒有著急進去,而是順著縫隙往裏麵瞧。


隨後他便愣住了,眼中瞬間露出貪婪之色!


那群人手中竟然真的有一顆青色的珠子!


哪怕隔著很遠,他依然能從那珠子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當然這是他自己腦補出來的。


靈珠這東西,看著其實就像一顆普通的珠子。


但架不住關於它的種種傳說,實在是太多了,這種上古時代的修煉寶物,已經被神化了!


年輕人眼看著那群人就在大殿盡頭,挨個傳著這顆珠子,每一個人都不發出任何聲音,但臉上那喜色是騙不了人的!


媽的,果然得到了靈珠啊!


就是不清楚,這到底是第幾顆?


看樣子……應該不是第一顆了啊!


因為他在這裏看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另外三人都有點奇怪。


這時候,就見年輕人背對著他們,伸手比劃了一個“二”。


兩顆靈珠?


還是第二顆靈珠?


在場這幾個人,哪怕是瞎了一隻眼的李宗師,瞬息間,心頭全都一片火熱!


刷!


李宗師瞬間飄到年輕人身旁,輕輕推開他,往裏麵看去。


這時候,他看見姬彩衣正準備把那顆青色靈珠收起來。


靈珠在她手上瞬間就消失了!


剩下一隻獨眼的李宗師看得清清楚楚,姬彩衣那白生生的手指上,帶著一枚指環!


還有儲物戒指?


這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好東西!!!


今天合該我老孫發財!


如果是我一個人幹掉了這群小崽子,回頭我的功勞也是最大!


靈珠大家平分,儲物戒指我一個人拿了,別人總不會有意見吧?


心裏想著,獨眼李宗師迫不及待地衝開宮殿大門,往裏麵衝了幾步,想到什麽,幹脆利落地抬手一拳,宛若隔山打牛,一股磅礴力量,瞬間轟向那邊一群稚嫩少年!


小崽子們,都給老子去死吧!


就在這刹那間,原本站在那裏的幾個少年全都拚了命的往旁邊一滾。


獨眼李宗師腳下一連串熟悉的爆響,轟然而起!


真的是太他媽熟悉了!


就在不久前,他剛剛吃過一次這種虧。


不過那一次,是白牧野倉促間扔出來的法陣符。


而這一次,卻是精心準備之後的法陣!


獨眼李宗師整個人都懵了片刻,當場就被炸得大口噴血。


我日啊!


這群小畜生怎麽這麽歹毒?


嗖嗖嗖……!


一臉六支箭,在另一個角度瘋狂射過來。


“啊啊啊啊啊!!!”


獨眼李宗師忍不住仰天長嘯。


恨欲狂!


這群小畜生!


這他媽的,真的是陷阱!


怎麽可能還有陷阱?


這他媽是一群妖精變得嗎?


啪啪啪!


接連三張符篆在他身上炸開。


上品控製符,讓他的咆哮聲戛然而止。


兩張劍符,化成兩把大劍,一左一右,狠狠刺進李宗師胸膛。


哪怕你心髒長在右麵,你也逃不掉!


與此同時,單穀那六支箭,其中兩支,射在李宗師的眼睛上……好慘,本來就瞎了一隻眼的眼眶又被蹂躪一次。


一支箭穿進口中。


一支箭釘在眉心。


還有兩支箭,卻是射向緊跟著李宗師進來那一男一女!


至於最初那個過來偷窺的氣質高貴年輕人,反倒在事發的一瞬間,嗖的一下退到了後麵去!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的瞬息之間,那一男一女的反應也是極快,拚命閃躲,往後退去!


嗖!


單穀一支箭釘在那男子肩頭,深深的紮進去。


另一支箭,則是擦著那女子的臉頰飛過,將那女子白嫩的臉蛋刮出一道深深血痕。


而那位李宗師,當場就死了!


身子還被爆裂法陣給炸得亂七八糟,當真慘不忍睹。


堂堂宗師境界的靈戰士,哪怕沒有場域,也算是一代高手。


做夢都想不到會死的如此窩囊。


劉誌遠和姬彩衣跟白牧野等人一窩蜂的衝出來。


還剩下三個呢!


但那三個人卻像是瘋了一樣,掉頭就跑!


連宗師都死了,這群少年太恐怖了!


-------------


月票月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