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防禦符立功
loading...

對方一共十幾個人,有男有女,走在前麵的幾個年輕人身上穿著很高級的戰衣,身姿挺拔,氣場十足。


後麵跟著的幾個像是跟班的人,各自背著很大的背包。


還有兩個看上去年歲不小的老者,走在最後麵,似乎非常低調。


前麵幾個年輕人三男兩女,看上去年齡都不太大,也就二十幾歲的樣子。


三個年輕男人長相都挺英俊,兩個女子其中一個個子不算高的長的很甜美,屬於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很漂亮那種,另一個談不上多漂亮,但氣質很好。


雙方不期而遇,在地宮的第四層這裏。


大概之前都沒有什麽防備,所以看到對方,都微微一怔,然後相互打量起來。


一看這邊白牧野幾個人全都麵龐稚嫩,看著就像是一群孩子,更是有些意外。


那三個年輕男子的目光在司音和姬彩衣以及李敏身上停留時間稍長一些,似乎有點被驚豔到。


而那兩個年輕女子,則兩眼放光地不住打量著白牧野。


真帥呀!


雙方都沒有在第一時間說話,不過隨後,那邊一個二十出頭,氣質很高貴的年輕男子開口說道:“你們……是那支獲得了百花杯冠軍的高中生隊伍?”


對方知道我們?


白牧野這邊幾個人都沉默著,沒人說話。


劉誌遠站出來,點點頭道:“是我們,敢問你們是?”


“我們是誰,你們也不必知道,這座地宮裏麵的危險程度,想必你們也領教過了。你們挺不錯,居然能走到第四層來,有點本事。這樣,接下來你們跟在我們身後就行了。”這年輕男子很是高傲地揚揚眉,像是在給這邊恩賜一樣。


媽個雞,是有危險讓我們先衝上去做炮灰吧?


單穀低著頭撇了撇嘴,當誰傻子呢?


“算了,我們還是各走各的吧。”劉誌遠不卑不亢地拒絕道。


“小弟弟,我們是為你們好,你們這樣,太危險了。這地宮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那個長相十分甜美漂亮的年輕女孩兒衝著劉誌遠微微一笑,然後一雙漂亮的眸子落在白牧野身上,說道:“來姐姐這邊,姐姐可以保護你呢。”


劉誌遠依然搖頭拒絕道:“謝謝你們的好意,我們還是自己走吧。”


“嗬,一群不知好歹地小毛孩子,好賴不分!”另一個年輕男子嗤笑一聲:“算了,人家不領情,咱們走吧,快別耽誤人家找寶。”


這群人說著,也沒有繼續多說什麽,跟白牧野等人擦肩而過。


倒是那個長相甜美個子不高的漂亮女孩子頻頻回首,似乎對白牧野有些不舍。


“咱們走吧。”劉誌遠低聲說了一句,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整個第四層,就像是一片巨大的宮殿群。


進入第四層以來,白牧野最大的感觸就是:曾經學過的那篇上古文章——阿房宮賦,十有八九是真的!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壓三百餘裏,隔離天日……


那篇千古雄文寫了一位古代當權者,曾經建立一片名為阿房宮的宮殿群,無比輝煌壯闊。


可惜後來被燒掉了——史書上是這麽說的。


白牧野當時看過之後就在想,畢竟是上古文章,那個時代的很多詩詞大家都非常擅長誇張。


比如一個跟當今皇族同姓的偉大詩人,被譽為詩仙的大佬就曾寫過——飛流直下三千尺,白發三千丈之類的誇張詩句。除此之外還有好多好多。所以到底有沒有阿房宮,也沒人敢確定。


但在這地宮第四層,白牧野卻有一種這就是阿房宮的感覺。


真的是太大了!


手裏有地圖也沒什麽卵用,隨便一拐彎,就是一片全新的區域。


大家用電子地圖不斷定位,不斷搜尋,這些天過去,也不過是搜尋了一個角落而已。


想要把這第四層徹底搜尋一遍,估計至少得一個多月。


“你說咱們能不能在這裏找到一些上古功法什麽的?那個時代如此輝煌璀璨,我們今天文明所繼承的大量修煉功法不都源自那個時代麽?為什麽我們這麽多天過去,毛都沒找到一根呢?還是說,那些城衛軍的野戰部隊太牛逼了,把能找到的有用的東西都給帶走了?”單穀一會不說話嘴巴就難受。


白牧野一邊四處看著,一邊隨口說道:“恐怕這種可能性非常大,畢竟人家才是專業的尋寶隊伍。”


“對,城衛軍的野戰部隊,專門就是幹這個活的,咱們能在人家搜尋過的地方,找到一枚下品靈珠,已經算是了不得的成就了!”姬彩衣說道。


這時候,劉誌遠突然看了一眼姬彩衣,輕輕搖搖頭,做口型說道:“別提靈珠!”


姬彩衣微微一怔,隨即點點頭。


隨後,劉誌遠召喚出一片光幕,隨手在上麵寫道:“在外麵,慎言!”


姬彩衣吐了吐舌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一群人再次變得有些沉默起來,雖然是一群少年,活潑好動,但在這種鬼地方,都要學著長大。


而成長,都是要付處代價的。


此時,剛剛跟他們擦身而過的那群人,卻全都駐足停留下來。


“他們真的找到了靈珠!!!”


之前那個長相甜美個子不高的漂亮女子,此刻沒有一絲之前的溫和,一張漂亮的臉蛋,看上去甚至有些猙獰。


“真是一群走了狗屎運的小家夥啊。”氣質高貴的年輕男子也是一臉震撼,道:“走,回去找他們!”


“他們應該意識到自己失言了,警惕性還是挺高的,可惜晚了。”另一個年輕人笑嘻嘻地道。


那長相甜美的漂亮女子瞪了一眼這兩人:“你們快一點,別磨蹭!”


“嗨,放心吧,這地宮這麽大,他們能跑到哪去?還能插翅膀飛了不成?”那笑嘻嘻的年輕人渾不在意地道。


“好了,趕緊走吧,別真讓這群小家夥給跑掉了,那就熱鬧了。”氣質高貴的年輕人說道。


這群人頓時轉身,朝著剛才的來路走回去。


其中一個人還在用一件儀器,不斷的定著白牧野一群人的位置。


小白這群人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叫人神不知鬼不覺地給盯上了。


所以說,真正的野外生存,他們還有太多東西要學。


劉誌遠不讓姬彩衣提下品靈珠的事情,也不過是一種本能的防範意識,並非他真的有多料事如神。


但這幾個人都感覺那群人有些不太對勁,在這種地方,人往往比那些怪物更可怕。


所以大家走的速度稍微快了點。


當再次搜尋到一座宮殿的時候,白牧野突然停下腳步,按照法陣來推算的話,這地方應該會有一些東西存在。


進入到宮殿內,眾人一番搜尋,果真就在這大殿黃金王座的後方一根柱子上,找到了一處機關。


白牧野小心翼翼打開,裏麵一個四四方方的小箱子,出現在眾人麵前。


六個少年,呼吸瞬間變得急促起來。


就在這時,大殿的門卻突然被人暴力轟開了!


一聲巨響,兩扇門轟然倒塌。


接著兩道身影直接朝著這群少年撲過來。


什麽問題,什麽對話,統統沒有!


直接就是雷霆萬鈞的攻擊。


白牧野反手就是七八張符篆飛出去。


單穀也是一連串的箭射出去。


姬彩衣身形如鬼魅,暗月之刃冷光閃爍。


劉誌遠則順手將那小箱子取出來扔給一旁的司音:“拿著!”


這一切都是在同一時間發生的。


接著。


那兩道身影麵對七八張符硬生生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氣勢。


其中一個更是直接施展出了宗師場域!


白牧野心頭一沉,他最不願意見到的事情發生了。


但另外一人,卻在有場域那位宗師場域撐開之前,被控製符打中!


身子僵直在那裏,叫單穀的箭射在身上好幾支!


可惜的是,那幾支箭隻能淺淺的射進他的皮膚,未能深入。


哪怕單穀使用的是小宋家出產的後羿弓,同樣也不行!


他的境界終究還差了一籌。


但姬彩衣手中的暗月之刃,卻在這人身上留下兩道極深的傷口。


一擊得手,瞬間閃避。


白牧野的符在這一刻就沒停止過,又是十幾張符飛向從大殿門口衝進來的那些人。


身後的李敏隻是愣了那麽一瞬間,回過神來之後,咬著牙,直接瘋狂地往白牧野身上拍精神力補充符。


經過這麽多天的配合,這些人都已經不需要太多的言語溝通,便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麽了。


後麵衝進來的這群人,可沒有先前這兩位這麽厲害。


但他們身上全都有寶物護體!


雖然沒有宗師場域,但卻有頂級的科技產物——能量場域!


這東西功效跟宗師場域差不多,雖然不如宗師場域,但勝在誰都能用,屬於微型的防禦係統。


隻是堅持的時間很短,一般不會超過十分鍾。


但對一場戰鬥來說,十分鍾,已經足夠了。


白牧野用符篆連控那位沒有場域的宗師,姬彩衣瞬間再次衝上去,這一次,她手中暗月之刃的目標,是這宗師脖子上的大動脈!


若是一刀切中那裏,管你什麽宗師還是大師,基本上就要一命嗚呼!


轟!


那位帶有場域的宗師瞬間劈過來一掌。


但劉誌遠卻不要命的一劍劈向他。


同時,司音一隻手抓著那隻小箱子,另一隻手掄起裂天錘,狠狠砸向這名場域宗師。


宗師的境界太高了,實力也太強,根本不是他們這群少年人所能抵抗的。


那場域便不可接近!


這人瞬間反手又是一掌,直接將司音跟劉誌遠全部拍飛。


兩人身上的被動激活防禦符在這一瞬間被激活,但時效性太短了!


隻有一秒多,雖然擋住了對方最強的那股力量,但隨後而來的綿延能量卻是無法抵擋。


兩人嘴裏噴著鮮血,倒飛出去。


司音狠狠撞在牆上,然後順著牆壁滑落下來,手裏還死死抓著裂天錘和那小木箱。


劉誌遠雖然依舊握著狂龍劍,但身子卻在不斷哆嗦,傷勢不輕。


這邊姬彩衣也被這名場域宗師一掌拍飛。


身上被動防禦符也在瞬間被激活,擋住了最重一擊,但同樣被打飛出去。


單穀的箭卻在這時候立功了!


他在關鍵時刻射向那個沒有場域又被控住的宗師眼睛一箭,深深紮進對方眼窩。


那宗師因為被控,連慘叫都沒辦法發出。


白牧野眼睜睜看著自己幾個同伴被打飛,心裏又驚又怒,但麵對一名有場域的宗師,他的符根本進不了對方的身。


能同時將對方十幾個人逼迫成這個樣子,已經是一件了不得的成就。


眼看著那名場域宗師就要突破過來,對他和單穀以及李敏動手。


白牧野大吼一聲:“李敏!”


李敏瘋了一樣,超越自身極限的同時將七八張精神力補充符拍向白牧野。


白牧野這一次,雙手一揚,足有二十幾張符飛了出去,分別落在不同方位。


轟!


隨著那場域宗師一巴掌拍過來,白牧野身上的防禦符也被激活,一股巨力推動著他,但他身上的被動激活防禦符卻是上品符篆!


上品被動激活防禦符附帶不動如山效果。


擋住了對方最強攻擊以及後麵好幾波綿延的可怕能量。


可惜時間還是太短了。


白牧野根本不敢硬挺,身子一滾,當符篆效果消失那一刻,感覺半邊身子都失去反應了。


太他媽強大了!


這時候,白牧野打出去的法陣符篆也已經被激活。


直接將對方這群人全部給圈了進去。


這是進入地宮之前製作出來的法陣符,持續的時效非常短,但作用非常明顯。


轟隆隆!


巨大轟鳴聲驟然響起。


強大的能量場域,頓時將對方這群人困住。


那名場域宗師一下子就受傷了,噴了一口血出來。


白牧野卻完全顧不上什麽乘勝追擊之類,咆哮著吼道:“跑!”


倒在地上的劉誌遠吐著血站起身,一把拉起司音,那邊單穀直接背起姬彩衣,白牧野看了一眼李敏。


這姑娘已經飛奔出去了!


關鍵時刻能頂上,逃命的時候不拖後腿。


可以可以!


白牧野一邊往外跑,一邊又是一把符篆飛出去。


整個大殿裏麵,轟鳴四起!


可怕的能量場直接控住全場!


有場域的宗師也無法一下子掙脫出來。


這一幕太驚人了!


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身上上下翻飛著大量符篆。


精神力補充符拍在自己身上,控製符打在別人身上。


還有一把法陣符!


爆裂法陣!


現實中他也隻能用這個。


白牧野出門瞬間,三十九點精神力就已經見底了。


腦袋暈暈的,感覺特別難受!


這是精神力透支的後果。


宮殿裏不斷傳來可怕的轟鳴爆裂聲。


爆裂法陣之所以是法陣符,而不是攻擊符篆,是因為它不但可以傷人,更可以困人!


形成的能量場域特別可怕,被困在法陣中的人會徹底喪失五感,看不見外麵的人,辨不清東南西北。


所以等到爆裂法陣符失效,他們追出來之後才發現那群少年已經沒影了。


這些人再一盤點,差點沒氣瘋了!


兩名宗師境界的大高手,其中一個,眼睛被射瞎了一隻,身上被狠狠劃了兩刀,受了重傷,雖然死不了,但戰鬥力幾乎丟失了一多半。


那個有場域的宗師級高手,傷勢相對輕一些,但也爆裂法陣給炸夠嗆。


身上破破爛爛,嘴角往外流淌著鮮血。


另外那十來個人當中,幾個背包的隨從當場就死了!


身子被炸得稀巴爛。


剩下五個年輕人因為身上有微型防禦係統釋放的能量場護體,再加上身上裝備都堪稱極品,所以傷勢相對較輕。


原本十二個人,五個隨從全掛了,剩下七個。


這讓他們怒不可遏。


偷雞不成蝕把米!


原以為可以輕鬆拿下,卻不想差點被團滅。


“那該死的小畜生,竟然是個強大的符篆師!”那名場域宗師一邊拿出療傷的丹藥服下,一邊目眥盡裂地道:“絕不能放過他們!”


那幾個年輕人也都被炸得暈暈乎乎,現在才回過神來,在那破口大罵起來,都快被氣瘋了。


他們幫眼睛被射瞎一隻的宗師處理了一下傷口,然後從已經掛掉的人身上拿下背包,背在自己身上。


打開儀器,繼續定位白牧野一群人。


負責定位那年輕人咬牙道:“這群該死的東西,跑的倒是夠快!”


不是夠快,是相當快!


這群人身上,同樣有防禦的裝備,同樣有療傷的藥品。


加上一直戴在身上的被動激活防禦符立了大功,不然根本不可能從這樣一群人的圍堵之下逃出來。


白牧野出門之後,給自己狂補了幾張精神力補充符,又狠狠奶了一番身邊同伴。


速度、敏捷、靈力補充……


所以大家逃出來之後,一路狂奔,在這過程中,單穀還在感知著危險辨別著方向。


“這裏距離第三層入口太遠了!下第五層!”劉誌遠背著司音,咬著牙說道。


司音一手抓著長柄裂天錘,一手抓著小箱子,嘴巴裏往外冒著血。


哪怕劉誌遠已經給她服用了丹藥,她傷勢依然很重。


一個五級靈戰士,哪怕有白牧野的防禦符,但被一個宗師拍一巴掌,能活下來也已經是萬幸。


這種緊張時刻,也沒人顧得上去說什麽。


白牧野完全不在乎符篆的消耗,一路給自己補充精神力,然後往所有人身上拍速度符。


拚命的奶!


四層下五層的入口,幾天前他們就已經確定了。


這些天對這裏也早已熟悉,當下全都一路狂奔。


他們身後那群人,也是瘋了一樣在追趕。


恨不恨先不說,光是那顆下品靈珠,還有那個小姑娘手裏的小木箱,就足以讓他們為之拚命了!


沒有人會放棄這種寶物。


這一追一逃,就是小半天過去。


白牧野這邊一群人,也已經到了下第五層的入口處。


---------------


兩更一萬二,呼喚月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