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醉酒的男人
loading...

第79章 醉酒的男人


餐廳外。


陶薇薇彎腰扶著一棵大樹,不住的幹嘔,卻吐不出任何東西,隻覺得一股股惡心的感覺湧上來。


“陶薇薇,你還好嗎?喝點水,好受點。”


蕭逸琛站在陶薇薇後麵,輕輕拍著陶薇薇的背部,遞給女人一瓶水。


“走開,不要貓哭耗子,假慈悲了。”


陶薇薇臉色蒼白,靠在樹上,瞪著麵前的男人。


“這真是冤枉我了,我也不知道你竟然真的吃下去了,我是開玩笑的,喝點水吧。”


蕭逸琛看著陶薇薇蒼白的小臉,有些愧疚。


“媽咪,你還好嗎?”


大寶拉著陶薇薇的手,抬頭擔憂的看著陶薇薇。


“嗯,大寶不要擔心,媽咪好多了。”


“媽咪媽咪,你喝小寶的果汁就不難受了。”


小寶胖嘟嘟的小爪子顫巍巍的端著一杯果汁,從遠處走來,想要把果汁遞給陶薇薇。


陶薇薇怕灑了,趕緊走上前接過來。


“謝謝寶貝。”


看著父子三人都擔憂的看著自己,陶薇薇心裏暖暖的,甚至有一種錯覺,他們是其樂融融的一家四口,可是看到蕭逸琛,陶薇薇恢複理智,一家四口,怎麽可能呢?


喝了大半杯果汁,陶薇薇才把心口的那陣惡心感壓了下去。


以後一定要把肥肉列為陶薇薇禁吃係食物之首。


“媽咪沒事了,我們回去繼續吃飯吧。”


陶薇薇瞪了一眼蕭逸琛,一手拉著一個兒子向餐廳走去。


下午,蕭逸琛臨時有事先走了,陶薇薇看到蕭逸琛離開,才放開了玩,母子三人最後累的快走不動了才被石特助接回了別墅。


大寶小寶晚上連晚餐都沒吃,洗完澡,爬上床,兩個小家夥便累的睡著了。


看著兩個天使般麵容的小寶貝並排躺在床上,陶薇薇心裏很滿足,親了親兩個兒子的小額頭,陶薇薇走到旁邊的沙發上,打開了電腦。


昨天黃總監突然給自己一堆劇本,說讓自己幫媛媛挑劇本,陶薇薇對挑劇本,選角色這些事還不大了解,現在隻能惡補,希望可以幫媛媛挑到一個適合她的劇本。


在公司的這幾天,陶薇薇才知道做好一名優秀的經紀人還要學習很多東西,媛媛如此信任自己,陶薇薇覺得自己一定不能辜負媛媛,一定要做一個成功的經紀人,捧紅媛媛。


第二天,蕭逸琛整整一天都沒有出現。


晚上,陶薇薇把大寶小寶哄睡後,繼續看昨天的劇本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敲門聲。


陶薇薇放下電腦,走到門口,打開門。


“蕭逸琛?”


這男人這幾天天在家裏晃,難道蕭氏企業倒閉了?


“嗯,不要懷疑,就是帥氣的我,陶薇薇,你現在有事情嗎?我們談談。”


蕭逸琛慵懶的靠在門邊上,看著陶薇薇。


“什麽事?”


“我們出去談,我在下麵等你。”


蕭逸琛說完便下樓了。


這男人又要搞什麽鬼?身上還有一絲酒氣!


陶薇薇想了想,還是穿了衣服,走下樓去。


夏季的夜空很美,這裏是綠化率最好的別墅區,夜空更是美的驚人。


“陶薇薇,過來。”


陶薇薇看著前麵倚樹而立的修長身影,頓了頓,走了過去,在蕭逸琛旁邊,找了一棵樹,也靠了上去。


“說吧,找我來做什麽?”


“噓!安靜,等待。”


等待?等待什麽?這男人今晚神神秘秘的搞什麽?


突然,陶薇薇看到不遠處的草叢裏,飛出兩隻螢火蟲,在星空下翩然飛起,緊接著,一大群螢火蟲倏然出現,或紅色,或橙色或藍色,如一個個黑夜中的小精靈,翩翩起舞,點亮了夜空,點綴了寶貝們的夢。


好美,好美。


這是陶薇薇第一次看到這種現象,太驚豔了。


蕭逸琛看著陶薇薇一臉驚喜,眼裏盛滿了笑意。


“美嗎?”


“嗯,好美,好美,蕭逸琛,你怎麽知道這裏有螢火蟲的。”


陶薇薇覺得好奇怪,他一個豪門大少爺,會專門去看螢火蟲?


蕭逸琛抬首看向夜空,就在陶薇薇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男人開了口。


“這個別墅是我母親的,我小時候經常來這邊。”


蕭逸琛的母親?


陶薇薇看著旁邊仰望星空的男人,突然想起今早大寶說的那句話。


“媽咪,我覺得爹地很孤獨。”


“孤獨就是一個人,沒有人陪。”


也許她家大寶說的是對的。


“你母親呢?”


“去世了。”


“抱歉,我問這個問題。”


“沒關係。”


陶薇薇知道蕭逸琛有繼母,但沒想到他的親生母親去世了,她還以為是離婚了。


不過這男人今晚好奇怪,帶著濃濃的傷感和憂鬱,不懟自己,好有禮貌的樣子,難道真的是想母親了?


突然,一絲酒味若若有若無的傳來,陶薇薇走到蕭逸琛麵前,一股更濃的酒味傳了過來。


陶薇薇頓時明白了,這男人喝酒了,怪不得今晚這麽奇怪。


“蕭逸琛,你喝酒了。”


陶薇薇直視男人的眼睛,突然發現這男人的眼睛真好看,睫毛也很濃密。


“嗯,一點。”


男人低語。


還一點點?這眼睛都快沒焦距了,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蕭逸琛,你為什麽喝這麽多酒啊,有心事?”


“嗯。”


男人把頭靠在樹上,閉上了眼睛。


看著蕭逸琛這樣,陶薇薇心裏不知道為什麽很不好受,在她的印象裏,這個男人從來都是倨傲狂妄,邪魅狂狷,今天像變了個人似的,有心事想找個人說說都沒有,隻能把自己這個他厭惡的女人找出來,隻為有人陪伴一下。


也許,那句話是對的,越是站在巔峰的人越孤獨,蕭逸琛,便是那群人中的一個。


陶薇薇看著男人快睡著的樣子,趕緊上前扶著蕭逸琛。


“逸琛,晚上涼,我們回去睡覺好不好。”


男人依舊閉著眼,沉默。


陶薇薇把蕭逸琛一隻手臂放到自己的脖頸上,攙扶著男人,向別墅走去。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蕭逸琛拖到床上,陶薇薇給男人蓋上被子,轉身便要出去,突然,手臂被男人抓住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