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 警察突然出現!
loading...

第704章 警察突然出現!


隻是此時徐歸一的心思不在陶薇薇的身上,剛才聽到警察就在門外,徐歸一心裏就已經慌了神,猛然看向茶幾上散落在上麵的白粉!


這麽多白粉萬一被警察發現了,老爺子肯定就知道了,老爺子最好的朋友就是被白粉害死的,所以自家老爺子是最討厭吸毒的人,萬一老爺子知道了這件事,自己到時候不但會被送到戒毒所強製戒毒,還會被家族除名,自己一切全就完了!


趕緊要把白粉毀掉!徹底毀掉!


顧不得身上疼痛無力,徐歸一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向茶幾爬過去!


因為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門外,壓根沒人發現徐歸一的動作。


這一廂。


“我有個辦法,也許能解決所有問題。”


陶薇薇看向唐辰。


“什麽辦法?”


陶薇薇突然踢掉鞋,伸手把自己的頭發散開,使勁揉了揉,順便把口紅擦了擦,擦的整個嘴巴都是口紅漬,還沒完,陶薇薇又把自己的裙子撕了一個大口子。


接著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打的實在是太過於用力,瓷白的臉上瞬間呈現出一個紅色的巴掌印,甚至上麵還帶有一絲絲的血絲,看起來有些觸目驚心!


蓬頭垢麵,眼妝花了,口紅掉了,衣服被扯的稀巴爛,臉上還有一個巴掌印。


整個一受了淩辱崩潰快瘋掉的形象!


幸虧畫著大濃妝,根本認不出來本來的麵目,否則以陶薇薇在京都的知名度,絕對會成為明天絕版頭條!


“薇薇,你做什麽?怎麽打自己?”


唐辰緩過神來,猛然衝過去拉住陶薇薇的手,想阻止陶薇薇這種自殘的行為。


“表演,看機行事。”


陶薇薇瞥了一眼唐辰,縮回手,就要往外衝。


突然,陶薇薇餘光看到了一個奮力向茶幾那邊挪去的身影,一愣,順著徐歸一努力爬去的方向,陶薇薇看向茶幾,瞬間就了解了徐歸一拖著殘破的身軀,是去做什麽!


警察來了!他要把白粉銷毀掉!


“製止住他!白粉不要動!”


陶薇薇看向唐辰。


唐辰猛然看向徐歸一,招了招手。


“把這個男人拖住,扔到沙發上,看好了!”


“是!辰少!”


幾個黑衣人保鏢走了過去,抓起不斷掙紮的徐歸一,扔到了沙發上!


陶薇薇沒有後顧之憂,猛然衝向外麵,高聲喊叫起來。


“警察同誌,救救我!救救我!有人要侵犯我!”


聲音要多淒慘,就有多淒慘!


門外。


劉局長帶著十幾個小分隊使勁砸著門,門口已經站滿了旁邊住酒店的看熱鬧的人。


“開門!快開門!我們是京都警察,開門!”


突然,門開了!


眾人愣住了!


隻見一個披散著亂糟糟的頭發,身上有血跡,衣衫襤褸的女人衝了出來,那女人徑直跑到劉局長麵前,就開始哭起來!


正是麵目全非的陶薇薇!


“警察同誌,我不想活了!我死了算了!”


劉局長緩過神,看向陶薇薇。


“這位女同誌,發生了什麽事情?你別激動,警察在這裏保護你,你好好說。”


陶薇薇哭的更厲害了!


“我……我……你們還是去裏麵看看吧!”


“好!一隊跟著我進去,二隊清理現場!”


“是,劉局!”


劉局長帶著人衝了進去!


陶薇薇被一個女警察攙扶著也進去了。


門應聲關上!


眾人後麵,一個穿著絳紅色睡衣的女人,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向遠處走去。


睡衣下麵搖曳著紗裙的裙擺,讓人不自覺就看愣神了!


是蘭蘭!


樓梯道。


小李和文哥躲在樓梯口,看著808房間門口擠滿了人,警察圍在一邊,還有一隊警察早就衝了進去,兩個人嚇得身子軟了軟,扶著樓梯都站不穩,臉色慘白。


“文哥,怎麽辦?怎麽會有警察過來?我們沒有報警啊!少爺還在裏麵呢,裏麵還有那東西,而且重量不低,萬一被警察查到了,少爺就完了,文哥,我好慌!你倒是出出主意啊!咱們怎麽辦?”


小李驚恐的看向旁邊文哥,緊緊揪住文哥的衣服。


文哥一把推開小李,坐在台階上。


“我也慌,你不知道怎麽辦,我就知道了嗎?我早就說了不讓少爺把那東西放在酒店,少爺不聽,這下好了!全完了!老太爺估計馬上就知道!”


想到了什麽,文哥站起來,眼睛一亮。


“趕緊,咱們趕緊回去,找表少爺!表少爺也許有辦法救少爺!走!”


“對!表少爺,表少爺肯定有辦法救少爺!”


小李和文哥瘋了似的往樓下跑去。


808房間裏。


當劉局長帶人衝進去,看到唐辰的時候,一愣。


“辰少,您怎麽在這裏?”


唐辰是唐氏集團的少爺,劉局長自然是認識的。


“哦,這家酒店是徐氏集團旗下的,不過近年來盈利不佳,我們唐氏?集團有收購意向,我便來視察一番,誰知道據我的人調查,說這酒店裏有人做違法的事情,聚眾吸毒,我便來看看,還真抓住了一個人!”


唐辰眼睛不眨的說了一個理由。


“吸毒?”


劉局長一愣。


“難道劉局過來不是抓吸毒的?劉局過來做什麽?”


唐辰看向劉局長,假裝一愣。


“剛才我們接到報案,一個小姑娘,一直在哭,說是有人用迷藥把她的閨密擄到了這家酒店的八樓的808,企圖實施侵犯,我們就趕緊出動警力,趕了過來。”


走在後麵的陶薇薇聽到這話,嗯,轉了轉,猛然衝向劉局長,大哭了起來。


“對,報警的肯定是我閨蜜,我們去酒吧慶祝她考上了教師資格證,喝了酒,途中,我去了趟廁所,就被人從後麵迷暈了,我醒來後就在這裏了,這個人……這個人然後吸毒了……就……就……,我身上都是傷,他拿皮鞭抽我……我不活了!我還是死了算了!”


徐歸一愣了愣,不敢置信的看向陶薇薇。


“陸雲雲,你個賤人,你胡說八道!警察同誌,我沒有!她說謊!是她………是她打我!我沒有動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