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我們來驗證一下
loading...

第605章 我們來驗證一下


蕭逸琛抱著胸,看著向自己招手的女人,挑了挑眉,突然,伸手一把將陶薇薇抱在了懷裏,摟住女人的纖腰,垂眸看著懷裏的女人,眼裏盛了笑意。


“陶薇薇,你這喚小狗似的,喚誰呢?”


陶薇薇還沒緩過神來,就被男人抱在了懷裏,聽到蕭逸琛的話,趕緊往旁邊看了看。


這是阿古國最繁華的街道,人來人往,這男人竟然這麽摟自己!


看著旁邊幾個老人對著自己這邊指指點點的,陶薇薇臉色通紅,趕緊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蕭逸琛,這可是大街上,大街上耍流氓,你瘋了!人家都往這邊看了!趕緊放開我!”


蕭逸琛看著陶薇薇驚慌失措,兩隻眼睛害怕的往周圍瞟著,覺得格外有意思,把懷裏的女人抱得更緊了!


越是看到陶薇薇這樣害怕又害羞的模樣,自己便越想捉弄這個女人,尚且就叫做男人的惡趣味吧!


“我跟自家老婆親熱,叫什麽耍流氓啊!這阿古國民風也太保守了吧,摟摟抱抱也要圍觀指指點點,怪不得近兩年來,這阿古國的出生人口數是驟減呀!”


“蕭逸琛!”


陶薇薇狠狠瞪了男人一眼。


“好好好,放,我這就放!”


蕭逸琛看到陶薇薇真的急了,這才放開懷裏的女人。


陶薇薇沒了男人的禁錮,趕緊跑到旁邊,離蕭逸琛遠遠的。


蕭逸琛看到陶薇薇跑到這麽遠,嘴角勾起一抹笑,倒也沒說什麽。


這女人除了在床上能撒的開,那還是自己哄著的才放開些,在外麵根本不敢和自己太過於親密,骨子裏保守的很,就像自己醒來想和她親熱,這女人死活不肯,非說自己不是以前的蕭逸琛,需要時間來讓她來接受自己,可在自己看來無論是以前的自己,還是現在自己都是蕭逸琛,沒什麽區別,那時候自己就知道這女人傳統的很,是個死心眼,對感情特別認真執著,後來還是自己哄著騙著,才讓這女人陪自己度過這麽多天漫長的夜晚。


不過,自己倒非常喜歡這樣的性格!很喜歡!也許有一天自己沒有回想起來過去和陶薇薇的種種,也願意心甘情願的再一次愛上這個女人吧!


總有一天,卻終究不是現在。


如果陶薇薇高興的話,自己願意像以前的自己那般寵著她,總歸是自己,愛與喜歡,這女人應該看不出來的!


蕭逸琛這樣想著,嘴角的笑卻淡了三分。


“車子!看車子!這人怎麽回事,看到人也不知道往旁邊騎!”


突然,蕭逸琛被人推了一下,回過神來,看到陶薇薇擋在自己麵前,對著不遠處的一個騎著自行車橫衝直撞的年輕人喊著。


“你想什麽呢?你不是要新衣服?走吧,我給你買。”


陶薇薇看到蕭逸琛一個人站在人行道上,也不知道在想什麽,發著呆,差點被撞了,趕緊衝上來,這男人卻愣愣的看著自己,也不說話,真真太奇怪了!


“沒有什麽。”


蕭逸琛沒有看陶薇薇,徑直往前走去。


陶薇薇站在原地,看著向遠方走去的男人,心裏一咯噔。


剛才蕭逸琛看自己的眼神是那麽的清冷和陌生,好似變了一個人似的,可是當自己的眼神和他交流的時候,他又重新變得溫柔起來,好似以前的那個蕭逸琛一般,難道說這麽多天這個男人對自己好全部都是……裝的?還是說現在的蕭逸琛一直在催眠他自己,模仿以前的他自己對自己好。


想到這,陶薇薇心裏一涼。


自己這麽想是有道理的,其實從蕭逸琛做完手術醒來,一直以來對自己都保持著超高的興趣,如果記憶裏從來沒有自己這個人,怎麽會對一個女人如此溫柔和上心,除非他沒有失憶或者他在裝,現在看來,後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也是,無論是以前的蕭逸琛還是現在的蕭逸琛,都是演戲的高手,隻不過自己忘了這一點,隻想享受久違的愛情和寵愛。


如果自己的猜測一切都是正確的,那現在的蕭逸琛豈不是很累很累,畢竟裝作愛一個人真的好難,特別是要裝的天衣無縫,那更是需要精力和時間。


嗬,還真是難為他了。


陶薇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裏卻劃過一絲水痕。


“怎麽了?不是要繼續逛街?愣什麽?”


突然,男人的聲音響起。


陶薇薇抬起頭,陽光灑在男人的身上,像是鍍上了一層金色一般耀眼。


這男人真真有勾人的本錢,沒了自己,他也能一個人過得很好吧。


“不逛了,回家吧。”


陶薇薇聽到自己這樣說,不敢看男人的眼睛,轉頭便要離開。


誰知道,胳膊卻被男人拉住了。


“怎麽了?發生什麽事了?你不舒服嗎?”


蕭逸琛伸手想摸一摸女人的額頭,陶薇薇轉頭拒絕了。


蕭逸琛愣了一下,雙手搭在陶薇薇的肩膀上,低首,緊緊盯住女人的眼睛。


“怎麽了?是不是累了?我們叫車回去?”


“我累不累關你什麽事?你要想回去,自己回去吧。”


陶薇薇推開男人的懷抱,轉頭便要離開。


蕭逸琛眉頭緊皺,一把拉住女人的手臂,拉到懷裏,轉了一個圈,把女人推到牆上,壓了上去,勾起陶薇薇的下巴,陶薇薇被男人禁錮住,不能動彈,隻能抬起頭,冷冷的看向蕭逸琛。


“你想做什麽?”


“不想做什麽,就想這麽壓著你。”


蕭逸琛眼裏含笑看著懷裏的女人,像是看一個調皮的小寵物。


自從自己醒來,這女人還是第一次和自己鬧別扭,像隻張牙舞爪的小動物,一隻……小狐狸。


聰明,可愛,又撓的人心癢癢。


“蕭逸琛,你不要仗著我喜歡你,就覺得可以對我胡作非為,你根本不配我的喜歡,我已經決定忘記你,不再喜歡你了。”


看著男人寵溺的笑,陶薇薇臉上更冷。


“哦?不再喜歡我了?是嗎?你做得到嗎?”


蕭逸琛眼裏的笑淡了,盯著女人的眼睛,問道。


陶薇薇一愣,頓了一下。


“我會盡量忘了你。”


“那我們來驗證一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