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肖雲景的猜測
loading...

第465章 肖雲景的猜測


隻見文件封麵寫著“dna檢測報告”幾個大字,周圍還有燙金的鏤空花紋,很是漂亮。


打開文件,掃視了一眼,當看到上麵最後一行字的時候,肖雲景大大鬆了一口氣。


心裏有些欣喜,又有些如釋重負,還有一些感情很難說出口,很複雜的心情。


肖雲景看向麵前的醫生。


“報告一下吧。”


“肖總,您提供的毛發的dna和蕭逸琛被燒焦的那具屍體的dna,我們做了一個係統的比對,發現這兩者的相似度僅僅是1.99%,所以給您提供毛發的人和蕭逸琛之間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黑衣人帶著醫生下去了。


肖雲景看著麵前的檢測報告,深深呼出一口氣。


終於等到了這一天,自己也可以和陶薇薇有個交代了。


這個dna檢測報告顯示自己提供的毛發的人和蕭逸琛沒有血緣關係,那就說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蕭逸琛沒有死!至少穀底燒焦的那具屍體不是蕭逸琛的!


因為提供毛發的人不是別人,就是自己!


想起來前幾天,當自己得知蕭逸琛的屍體全部被燒焦,而且臉部燒傷最為嚴重的時候,心裏便有了一絲疑問,按道理來說,人在遇到正麵危險的時候,首先護著的就是自己的麵部,眼睛,可是蕭逸琛燒焦的那具屍體卻是臉部燒焦最為嚴重,這太不符合常理了,除非是已經死過的人,然後進行焚燒,才能把臉部燒成那樣。


自己也讓人去檢查了蕭逸琛出車禍當時駕駛的那輛跑車,那是一輛世界頂級跑車,最大的一個性能就是防彈防摔,當時自己也讓人了一下從墜落到穀底的高度,發現這輛車假如高空墜落,根本不可能摔成那樣的四分五裂,裏麵的人最多也隻是昏迷一下,怎麽可能完全失去意識,最後被大火吞滅?


所以,自己便猜測被蕭家帶回去的那具據說是蕭逸琛的屍體應該是假的。


當自己有了這樣的一個猜測的時候,內心是狂喜的,至少可以讓陶薇薇不用那麽絕望,絕望到崩潰,幾乎放棄自己的生命。


可是自己又怕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那樣的話,告訴陶薇薇,相當於對她的第二次傷害,可是該怎樣證明呢?


如果有蕭家的人的毛發,再提取燒焦的屍體的dna,兩者進行比對,肯定能檢測出那具屍體是不是蕭逸琛的。


可是蕭家的人自己一個都不想見,自然也不願意去要求他們配合做dna的檢測對比,大寶小寶作為蕭逸琛的親生兒子,倒是可以提供毛發,可是兩個孩子遠在千裏之外的雨燼村,而且這麽做應該要得到他們的母親陶薇薇的同意,來來回回折騰,太浪費時間,也太麻煩了。


於是,肖雲景便想到了自己。


自己和蕭逸琛是同父同母的雙胞胎的兄弟,自然是有血緣關係的,如果由自己提供毛發,提取自己的dna和蕭逸琛那具燒焦的屍體的dna做對比,假如相似度極高,那具屍體很有可能就是蕭逸琛的,那也就證明蕭逸琛確實是在那場車禍中喪生了,但是如果檢測對比的結果是相反的,自己的dna和那具屍體的dna對比後,沒有相似度或者相似度極低,那就說明那具屍體根本不是蕭逸琛的,很有可能蕭逸琛被人提前救走了,那具燒焦的屍體是後來被人放下麵去的,或者提早準備好的。


現在檢驗結果出來了,是後者。


那麽問題來了,到底是誰要這麽做呢?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麽?還有,蕭逸琛站在到底在什麽地方?是死是活?


看來,自己要好好查查了,必須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己才能把最後的結果告訴陶薇薇。


還有,順便也告訴她,自己不想永遠逃離她的生命,心甘情願接受她那天所說的,做她的小叔子,做她兒子的叔叔,做她的親人,不越雷池半步,無論蕭逸琛是否活著,這是自己想了幾天想出來的結果。


從此,自己會學著慢慢放手,慢慢忘記那個女孩,隻在她身後守護,這也是自己唯一能為她做的了吧。


肖雲景看向門外,月光如水,美的驚人。


陶薇薇,我希望你永遠幸福,祈願你的餘生能夠順遂平安。


第二天。


一大早,陶薇薇便醒了,從兩個兒子的小腦袋下抽出自己已經被壓麻了的手臂,坐起來,穿好了衣服,給大寶小寶掖了掖被角,便走了出去。


剛到一樓,陶薇薇便看到尹特助拿著一個黑色的包坐在沙發上,像是在等什麽人。


尹特助起這麽早?


陶薇薇愣了一下,向樓下走去。


聽到腳步聲,尹特助轉頭,看向陶薇薇下樓了,趕緊站起來,走過去,恭敬的彎腰鞠躬。


“陶小姐,兩個小少爺我已經平安交到您的手上了,我也算完成了您和肖總對我的交代,我今天就要回京都了。”


陶薇薇一愣,看向尹特助。


“尹特助,你要走?”


“是的,京都那邊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處理,我要回去了,早餐在餐廳。”


陶薇薇知道尹特助是肖雲景的得力助手,為了幫自己帶孩子應該耽誤了他不少的事情,陶薇薇有些過意不去。


“真的太感謝你了,尹特助,你在百忙之中幫我照看兩個孩子,耽誤了很多工作,我太感謝了,也太愧疚了,你吃了早餐再走吧。”


“不用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早餐我就不吃了,陶小姐再見。”


“好,尹特助,一路順風。”


“謝謝。”


陶薇薇把尹特助送到門口,目送著尹特助離開,才返回屋裏。


過了一會兒,大寶小寶都起床了,吃了早餐,大寶去樓上了,小寶要去找欣欣玩, 陶薇薇在家裏整理衣服,打掃衛生。


以前這些都是趙媽做的。


想起趙媽,陶薇薇很是懷念。


逸琛走了,別墅被炸了,趙媽也回蕭家老宅了,以後再見,恐怕就難了。


陶薇薇歎了一口氣,繼續手裏的工作。


突然,陶薇薇聽到一樓瘋狂敲門的聲音,還有按門鈴的聲音,隱隱夾雜著一聲聲童音。


誰會這麽砸自家的門?這是怎麽回事?出什麽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