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人在屋裏坐,鍋從天上來
loading...

第42章 人在屋裏坐,鍋從天上來


“是,是的,昨天陶小姐的父親陶建國突然去找陶小姐,說是陶小姐的母親在世時為她訂了一門親事,所以明天陶小姐很有可能就是去履行婚約的。”


看著死死盯住自己,雙眼快要冒出火光的總裁大人,石特助快哭了,自己調查的結果就是如此啊!不關他的事啊!


“是嗎?”


突然,蕭逸琛坐在了椅子上,勾人的桃花眼微微眯著,讓人看不出情緒。


“是的,但是,據說陶小姐並沒有立馬答應要去見那個未婚夫,所以明天陶小姐去不去還是一個定數。”


石特助摸了摸頭上的汗,深呼一口氣,這樣說他家總裁會高興吧。


“未婚夫?”


蕭逸琛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諷刺。


他還沒追到的小寵物,誰敢碰!


不過他這個小寵物很不乖啊,招惹的男人是一個接著一個,先前是5年的摯友賀俊,現在是有著婚約的某該死雄性。


看來,是他蕭逸琛太慣著她了!


“去查查那個和陶薇薇有婚約的人。”


“是。”


他倒要看看陶薇薇的母親陸傾城給她女兒選了一個什麽樣的丈夫!


第二天清晨。


星期一。


陶薇薇把小寶送去幼兒園後,便急匆匆趕去上班。


上次林瓊兒的事鬧得沸沸揚揚,自己也應該負一部分責任,不過這兩天公司那邊都沒有關於自己的消息傳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會不會被開除。


蕭氏企業的薪水還是很可觀的,不到萬不得已,陶薇薇不想失去這份工作,要不然,自己和小寶的生活又沒了著落。


懷著惴惴不安的心,陶薇薇乘電梯上了14樓。


進去後,所有人依舊是一副忙的熱火朝天的樣子。


陶薇薇看了看被眾人圍在中間的女孩,李熏苒,在陶薇薇記得為數不多的電視劇中,她總是演女二號。


看來,這次林瓊兒走後,這個女孩要被盛世娛樂力捧了,也許會成為第二個林瓊兒。


想起那個傲慢的林瓊兒,陶薇薇歎了一口氣,她也沒想到事情會弄成這個樣子。


“薇薇,早上好。”


突然,一個陌生的女孩向自己打招呼。


這個人自己不認識啊,陶薇薇一愣,還是笑著和女孩點頭。


“早上好。”


女孩笑了笑,挽起同伴的手臂便匆忙離去了。


就這樣,去往自己的辦公位的路上,好幾個人都和自己打了招呼,無論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


這本是好事,可是這些人的笑怎麽都帶著一絲敬畏呢?


對,是敬畏。


尊敬,畏懼。


陶薇薇坐在椅子上,想著是不是自己多疑了。


直到一件事情的出現,陶薇薇才感到事情也許並不如自己想的那麽簡單。


整理一些稿件的時候,陶薇薇發現一個地方有錯誤,便想找負責這個宣傳稿的同事幫忙改一下。


陶薇薇走到那個叫齊雨濃的小姑娘旁邊。


“雨濃,這個地方好像錯了,你看一下。”


齊雨濃抬頭看到來人是陶薇薇,突然從座椅上彈起來,有些驚慌的看著陶薇薇。


“什,什麽事?”


陶薇薇沒想到這小姑娘這麽大反應,輕輕笑了笑,又把問題說了一遍,把稿件遞給齊雨濃。


齊雨濃趕緊去接稿子,可是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別的什麽原因,沒接住,稿子掉到了地上。


陶薇薇見狀,就要蹲下去收拾。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齊雨濃卻一副如臨大敵驚慌失措的模樣,一個勁的彎腰向陶薇薇道歉。


也許是齊雨濃的聲音太過尖銳,周圍其他同事全都看了過來。


一時間,整個大廳竟安靜無聲。


陶薇薇愣了愣,自己有這麽可怕嗎,而且圍觀如此的小事,這些人都沒事幹嗎?


陶薇薇沒有管其他人,蹲下來。


“沒關係的,我幫你收拾就好。”


這也不算什麽事啊!怎麽這姑娘的表現的像是自己會殺了她一樣?


“不用,不用,我來收拾,您回去吧,我馬上就做好,做好就給您送過去。”


隻見齊雨濃慌張的撿起稿件,對陶薇薇擠出一抹笑,還鞠了一個躬,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陶薇薇傻眼了,這是什麽情況?


環顧了一下四周,陶薇薇發現隻要自己的目光所到之處,那個人必然不敢跟自己對視,而是急匆匆的溜走了。


很快,圍觀的人全都走光了。


陶薇薇發現剛才的人群中有一個熟悉的人,趕緊走上去。


“小雲。”


趙小雲轉過頭,眼神閃過一絲慌張。


“薇薇。”


“小雲,公司發生什麽事了嗎?為什麽每個人都這麽奇怪。”


陶薇薇把趙小雲拉到一個角落,不解的問道。


“薇薇,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哈。”


趙小雲撥開陶薇薇的手,尷尬的笑了笑,急忙走了。


看著趙小雲迫不及待離開的背影,陶薇薇心裏一涼。


她本來把趙小雲當成公司最親近的人,因為當時自己進公司的時候,就是趙小雲手把手帶的自己,她也覺得趙小雲對自己也是真心的。


可是這個時候陶薇薇才發現,也許是自己想多了。


陶薇薇突然感覺整個空間有些壓抑,便拿了杯子去茶水間,想倒杯水,緩解一下這種莫名的壓力。


茶水間。


“雨濃,你不要難過了,咱們這種人,怎麽和人家那種背後有勢力的人相比呢?”


雨濃?齊雨濃?


剛到茶水間,陶薇薇便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陶薇薇躲在一旁,沒進去。


她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為什麽所有的人對自己的態度都那麽奇怪?


“我就是把一個橫幅弄錯了,她就過來質問我,還那麽咄咄逼人,讓我在那麽多人麵前下不來台。”


齊雨濃的聲音!


陶薇薇聽到這句話,有些生氣,她什麽時候質問過她,什麽時候咄咄逼人了!


真是人在屋裏坐,鍋從天上來,這姑娘怎麽瞎說啊!可是自己從來也沒得罪過她呀!


“她本來就是那樣睚眥必報的人,可是遇到這種事,我們隻能自認倒黴,誰叫人家後麵有蕭總撐腰呢?也不知道用了什麽惡心的手段爬上了蕭總的床,呸!”


你才惡心呢!什麽鬼!


陶薇薇越聽越生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