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給你們添堵了
loading...

楚俏不答反問,“嫂子也覺得我咄咄逼人?”


劉友蘭心裏被她的話嚇得心裏犯怵,心道,這個楚俏嘴皮子還不是一般的厲害,難怪昨晚梁羽會落了下風,可眼下已是進退不得,她隻得死撐,“我不知道弟妹在說啥?”


“好。那我就說些嫂子知道的,嫂子覺得我挑唆虎子,圖什麽?還有,你說虎子在我家吃紙糖,你盡管去搜,但凡搜出半張糖紙,我當著你們的麵把那糖紙吞下去!”


劉友蘭這回抓到了話柄,她心裏有底,隻道,“誰知道你是不是把糖紙藏起來了!”


真不知她如此包庇兒子,是溺愛還是沒腦子。


楚俏一聽,隻覺心頭苦澀,不由眼眶泛紅。目光觸及身邊冷眼旁觀的丈夫,心裏更不是滋味。陳繼饒聽她把話說得信誓旦旦,看樣子不像撒謊,他本來就不信梁羽的話,於是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把朱麗嫂子也請來,大家坐在一起把事情說清楚,要真是俏俏的


錯,我們夫妻一定會向嫂子道歉,虎子賒的賬我也一並還了。”


他先把姿態放低,虎子要真隻賒了這一回,興許真是受楚俏挑唆了,可要是個慣犯,那可得另說了。


楚俏立刻回悟,她記得上一世,虎子後來接連賒了好幾回,連帶著前頭的賬也翻出來,這才知她被冤枉了。


那時她已是臭名昭著,得理不饒人,又跑到孫攀家吵得雞飛狗跳,鬧得人家半點愧疚都沒了。


她扭頭望向陳繼饒,沒想到他會出手幫她,真是又驚又喜。


劉友蘭這才想起,虎子前頭還欠了兩塊多錢,一時心急如焚。平日裏虎子也會管不住嘴,偷拿她的碎錢去買零嘴,有時多吃了一兩毛,也是她偷偷拿錢補上。


要是真被翻出來,虎子非得被他爹扒了一層皮不可。


她慌忙出言製止,“還是算了吧,這事兒就當錯怪弟妹了,往後我也不帶虎子上三樓串門了,也省得大家夥兒清淨。”


就當?她要態度誠懇一點,楚俏還真不願計較,可這話,倒是顯得她多委屈多大度,反而叫人覺得楚俏不懂人情似的。


這事兒說得不清不楚,陳繼饒並不打算作罷,扭頭對孫攀道,“老孫,這事兒還是大夥兒當麵說開了好,不然日後再有矛盾,又得翻舊賬,你怎麽看?”


孫攀也不想和出生入死的兄弟生分,點頭道,“那行,回來時我也沒問清楚,我去請嫂子來一趟吧。”


屋裏頭的人正說著,卻聽外頭有人叫道,“不用請了,朱麗嫂子來啦!”


朱麗手上還帶著賬本,被人擁簇著進來,“這事兒還怨我,就顧著擺貨,也沒注意看著虎子。”


其實朱麗的工作看著輕鬆,但真要忙起來真是沒日沒夜,裏裏外外全靠她一人,零嘴又是擺在貨架上,有時根本管不過來。


孫攀也並非不講理之人,隻道,“嫂子這咋能怪到你頭上來?要不是你及時製止,隻怕這小子要捅天大的簍子!這次您也不必客氣,該清的賬,一並說了吧。”朱麗也不廢話,翻來賬本,忽略劉友蘭不停飄過來的眼色,道,“虎子上上個月賒了也就幾毛錢,弟妹都清了,上個月賒了一塊八,加上前陣子和今天的,不多不少正好三


塊七。”


此話一出,眾人嘩然,現在哪家哪戶不是勒緊褲腰帶過日子,誰家的孩子敢賒賬,還賒這麽這大筆的呀?


這一看就是個慣犯,楚俏昨兒才來,這一次就算是她挑唆,那上個月和前陣兒的,可跟她八竿子也打不著了。況且,大家夥也壓根不信楚俏會無聊到幹這事兒!


要說劉友蘭也是,包庇兒子也就算了,還牽扯上楚俏。


分明就是欺負人家新來的!


梁羽見狀,知事情捂不住了,隻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退出來。


劉友蘭一看兜不住了,隻道,“哎我承認我承認,這事兒怪我,虎子犯了錯,是我沒教好,又怕他爸把他打傷,這才扯上弟妹,實在對不住。”孫攀一見她縮著脖子的模樣,怒火中燒,食指戳著她,罵道,“我就問你要不要臉?人家弟妹剛來,我叫你照應著點,你就是這麽照應的嗎?橫豎瞧你這樣,也教不好虎子


,明兒你就和他回鄉下去吧,也省得留在這兒丟人!”劉友蘭一聽,隻覺眼前一黑,晃了好一會兒,才清明過來,虎子正抱著她大腿哭天搶地哦,死活不願回去,又被孫攀吼著不敢吱聲,這時好不容易哄住的燕子也被吵醒了


,正哭個沒邊兒。


屋裏吵吵嚷嚷,根本不像樣,孫虎不想回去,劉友蘭又何嚐願意回去?


回去還得伺候挑三揀四的公婆,每日還有幹不完的農活,呆在這兒,起碼指甲縫是幹淨的。


所以,她要留在這兒!


篤定心思,劉友蘭一邊掉淚一邊拉著丈夫的手,道,“明兒回去,那燕子可咋辦?咱家離這兒可得坐兩天的火車呢。”


陳繼饒卻覺劉友蘭帶孩子回去不妥,“老孫,你冷靜點。虎子有了這次教訓,會長記性,別累著孩子也跟著吃苦。”


楚俏也覺得不合適,幫腔道,“是呀孫營長,這事兒跟燕子可沒關係,孩子還小,開回顛簸多不好!”


對事不對人,楚俏倒也拎的清,也不覺為難。


倒是孫攀隻覺老臉沒處放了,連連道歉,“繼饒,實在對不住,給你們添堵了。”


陳繼饒瞥了媳婦一眼,對她的大度倒有些刮目相看,楚俏表了態,他說話也有底,“你不知情,嫂子那也是為了孩子,你以後要是少打孩子,嫂子還能不跟你說?”


孫攀汗顏,難為情地抓了抓精短的板寸,“弟妹?”


楚俏笑笑,聳了聳肩,表示並不在意。


劉友蘭見有了緩和,暗自鬆了口氣,又是熱情喚她,“弟妹,嫂子也對你不住,你大人大量,要不這事兒就算過去了?”她想著,橫豎那三塊七逃不掉了,幸好,楚俏沒提她丟失的那一塊錢,這個月往家裏寄少點,還補得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