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我和你爸都尊重俏俏的意思(1)
loading...

“我可擔待不起!”楚鈺氣得怒目睜圓,“你做的過分事,當真以為我不知?要不是顧著俏俏的麵子,我至於忍著不說?趁我還沒抄棍子,趕緊滾!”


“爸,您讓我和俏俏單獨說說……”男人到底顧著他是老丈人,不敢再上前一步,但仍舊不肯放棄。


楚鈺到底是個讀書人,人事瞧得通透,也不好真一掃帚過去,隻道,“你還是回去吧,俏俏這會兒心裏頭堵得慌,你待在這兒也是於事無補。”


陳繼饒會意,默然地點頭,把東西收拾起來放到灶房裏。


孫英正要出言,被他一記冰冷的掃視,隻好老實閉嘴。


男人朝楚鈺鞠躬致意,也不管孫英,直直往屋外走去。


剩下孫英和楚鈺對峙,她一下沒了底氣,一扭頭就追了出去,“繼饒,你等等我!”


而陳繼饒置若罔聞,腿上生風一樣,飛快地往陳家走去。


一回到陳家,他就徑直回房裏,廳屋的劉少梅見狀,正想問咋回事,卻被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森冷之氣給逼退了。


孫英跟在後頭上氣不接下氣,一見劉少梅就問,“繼饒呢?”


“回來招呼也不打一個,就回屋了,也不知他在幹啥,攪得動靜那麽大。”劉少梅試探性一問,,“媽,您不是去楚家要布料了麽,情況咋樣啦?”


孫英湊近了房門,仔細一聽,繼饒像是在開箱,她暗道一句不妙,哪裏還管什麽布料,趕緊往獨屋走去,麵上失色道,“老陳,大事不好,繼饒像是要搬走。”


陳猛撐起身子坐直來,蹙著眉頭問道,“到底咋回事?”


孫英也不敢說她到楚家去鬧的事兒,隻道,“楚俏突然提出要離婚,留在楚家不肯回來,把繼饒氣得不輕,他正收拾東西,看樣子準備回部隊呢!”陳猛雖然和楚俏相處時間不長,但也看得出那孩子不是無理取鬧之人,一聽就知是妻子在搬弄是非,冷氣一哼,“阿俏不是無端生是非的人,繼饒更不是胡攪蠻纏的人,肯


定又是你從中作梗!”孫英見瞞不過他,頭都抬不起來了,也隻好認了,“我也不是成心要繼饒不痛快,是楚俏她不願和咱老陳家一塊兒過!哎呀,眼下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趕緊去瞧瞧,萬


一繼饒真的一氣之下走了,再也不願回來可咋辦?”


陳猛氣得連連咳嗽,拿過拐杖架在胳肢窩下,忍不住數落她,“你要我說你什麽好?”


男人動作極快,三五下把行李收拾妥當,該鎖的也鎖緊實了,單手拎著箱子就往屋外走去!


陳猛正好踉蹌走到廳屋門口,喊住他,“繼饒,你這是咋了?”


當初他滿身傷痕奄奄一息,是二叔領了他回來。


在整個陳家,他也隻和二叔說幾句貼幾話,可眼下他委實覺得寒心。男人昂首挺立,目光沉沉,聲音似乎從遙遠的高山傳來,滿是淒寒,“二叔,我這輩子認定俏俏是我媳婦了,自打娶了她,我也沒打算換誰。陳家既然容不下俏俏,您也隻


當從來沒有我這個侄兒吧。橫豎二嬸有兒有女,不必在乎我這個侄兒。”


孫英聽著他言語間的譏諷,一下站不住了,隻問,“繼饒,那你這是要去哪兒?”“自然是去找俏俏去。”他悍然而立,冷著臉,眉目間透著一絲慚愧,“二叔,您腿受了傷,這時候我本不該離開,可這兒沒有俏俏的立足之地,請您諒解。我已經給大哥帶


了話,他這兩天也該回來了。”


繼饒要是真的走了,老陳腿好了還不得扒了她的皮?孫英也怕了,軟著聲兒道,“繼饒,那你不是去楚家入贅了嗎?嬸子知錯了,你看成不?這不是也心疼你嗎?你說你個大男人娶了媳婦還過著和尚一樣的日子……行了,嬸


子以後再也不挑她的錯?”


陳繼饒滿腔的怒火在聽到孫英的話之後,言語更是淩厲,“二嬸,在楚家您可不是這樣說的,怎麽一回家當著二叔的麵,這麽快就認錯了?”


陳猛拐杖一跺,眼裏似噴出火來,“繼饒,你二嬸在楚家說了啥?”


“除了巴不得我和俏俏離了,也沒說啥,”陳繼饒正話反說,“隻不過揚言要把我送過去的見麵禮拿回來罷了!”


陳猛緘言不語,忽然“嘭……”的一下就把拐杖砸過去,也虧得孫英躲得快才沒被砸中,她驚魂甫定,“你說話就說話,咋就動手了呢?”


二嬸怎麽說也是長輩,還是個女人,陳繼饒不好出手修理,可誰說就一定他出手呢?


他不妨添油加醋,又道,“二嬸您這話我更是聽不明白了,在楚家您不照樣也動手了麽?怎麽現在又埋汰起二叔來了?”


孫英一下不幹了,“繼饒,這話你可不能胡說,分明是楚俏先推的我,我才惱羞成怒地反擊。”


男人雖未親眼目睹,但回來就見二嬸掐著嶽母,而俏俏在一旁無力撐持著,還用得著他多想麽?


隻要一想到俏俏氣得發抖,他立馬又心疼起妻子來,她竟然一句也沒有說。


他義正言辭道,“要是俏俏真的有心動手,憑她和嶽母一道聯手,會被你打的鼻青臉腫?”


打不過她,就會裝可憐!


孫英心裏一啐,麵上卻道,“我也沒想動手,著實是楚俏太過囂張,非趕我出去……”


“夠了!”陳猛聽不下去了,“跑到別人家裏頭把人家打了一通,你還有理了?你怎麽就那麽大的臉盤呢?”


孫英覺得委屈,竟低頭抹起淚來,劉少梅也尷尬立在門邊,火藥味正濃,她還是別出聲的好。


陳猛瞧著她沒皮沒臉的樣兒,隻覺得惱火,“哭什麽哭,我冤枉你了?人家不歡迎你,你走非賴在人家家裏頭不走,趕你過分麽?”孫英隻覺得裏外不是人,脫口而出,“是,那是別人家裏頭,我做不得主!可楚俏不願跟繼饒睡覺,不肯要孩子,我為了咱老陳家,說她幾句怎麽了?她一個晚輩,幾句話不對付就趕人,難道就有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