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擊殺丘芸
loading...

陸奇雖是在前方疾飛,但為了安全起見,早已偷偷的釋放出了洪天,其神念也發現了後方的偷襲,便控製著洪天過去迎敵!


隻聽嘭的一聲悶響,洪天與丘芸直接對了一拳,而洪天的身軀並未移動半步,那丘芸卻是後退了一丈之遠,其拳麵竟然有些烏青,估計是吃了一個暗虧。


此時,丘芸的眼中盡是震驚之色,她原以為陸奇的修為根本不足為懼,所以才在途中設法攔截陸奇,卻沒想到陸奇根本不依靠自己,而是全靠身旁的隨從,這讓她開始從新審視起來,通過詳細觀察,她終於發現那個冷傲身影並非人類,而是屬於傀儡或是妖獸之類的,但她並不怯懦,一擊尚未得手,便又發出了第二波攻擊。


瞬間移動!


她的身軀再次消失,下一秒出現在陸奇的身前,猛然擊出了一拳,其上還帶著磅礴的靈技!


丘芸還是極為聰慧,通過分析之後,她便選擇去攻擊陸奇的本體,因為這傀儡雖然強大,但陸奇本身並不厲害,隻要能擊敗陸奇,這具傀儡便成了無主之物,繼而再搶去這具傀儡收為己用,況且這傀儡還有著元嬰期之上的修為,若是能得手的話,將會給自己增加數倍的戰鬥力,即便是拿到拍賣場去賣,也是個價值連城的寶物!


那丘芸雖快,但陸奇也不是個魯莽之人,在這期間他從未有過絲毫的大意,當他發現丘芸稍有異動之時,便又悄悄的從儲物戒裏摸出了陽平,隨時戒備著。


隻聽嗵的一聲脆響!


丘芸與陽平對了一拳,而丘芸卻再一次受創,她的拳麵已經是鮮血淋淋,整個人懸在半空,吃驚的望著陸奇。


而丘芸這一次的攻擊,徹底把陸奇給逼到了暴怒的邊緣,他由於心係家人的安危,根本沒有在意丘芸,可此女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偷襲與他,這讓他徹底的火冒三丈!


此刻,陸奇殺心大起,怒道:“臭娘們,老子看在我們同在一個學院的份上,懶得理你,你還真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呢!”


言畢,他用神念控製洪天和陽平一起向著丘芸撲去!


丘芸被罵的滿臉通紅,但想到自己的任務及使命,便隻能銀牙暗咬,與兩具傀儡戰在一起。


那洪天和陽平配合的極為默契,一個釋放嬰鎖空間,一個瞬移過去攻擊,根本就是天衣無縫!


丘芸周圍的空間被鎖,隻能硬著頭皮迎敵,眨眼間便與那洪天對了數拳,隻聽得啪啪啪一陣爆響,丘芸的身軀徹底受到重創,其白色的道袍上麵血跡斑斑,一副狼狽之相,她還沒喘息片刻,後方的陽平又疾馳而至,攜帶者剛猛的靈技一拳轟出!


陸奇通過傀儡細細打量了丘芸的修為,發現此女竟在元嬰後期左右,頓時讓他驚愕不已,此女在短短兩年時間竟然升到了如此境界,果然是天賦極佳之人。


通過觀察,陸奇發現這兩個傀儡盡占上風,若是在等待一些時間的話,定能徹底擊殺此女,但由於陸奇家人的安危迫在眉睫,容不得半點拖延,他必須速戰速決。


於是,陸奇把心一橫,從儲物戒裏拿出了一枚釘子,正是他此前在法器處買到的‘幽冥魔刹釘’,此物他也是剛剛祭煉過,還並未真正拿出去與人對敵,如今剛好趁著此次機會實驗一番。


陸奇在釘子上麵注入靈力之後,道了一聲:“去!”


‘幽冥魔刹釘’便消失在眼前,隻聽噗的一聲輕響,這枚通體黝黑的釘子狠狠的插入了丘芸的眉心!


“啊!”丘芸痛的慘叫一聲,其額頭盡是汗珠,嘴角一抹鮮血流出。


下一秒,丘芸的眼神開始恍惚,其身軀已經搖搖欲墜,似乎要隨時跌倒,而在這時,洪天一拳打在了她的後背,陽平緊跟其後,又是一拳擊出,打在了她的纖腰之上。


片刻之後,丘芸的身軀就被打的稀巴爛,那白色的道袍漸漸地變成了紅色,而她由於靈魂受到重創,根本不知疼痛,仍是一副呆滯的表情。


陸奇旋即催動火術,手中打出了一隻火焰巨刀,向著丘芸砍去!


隻聽噗一聲!


丘芸的身體直接被斬斷,隨後被火焰給燒成了飛灰!


陸奇大手一招,丘芸的儲物戒就飛到了他的手心,他略一端詳,便收進了儲物戒。


至此,一名強大的元嬰期修士徹底隕落,而這位美豔的丘芸真人也就此香消玉損,永遠的消失在天地間!


…………


飛天修真院,長老院;


一座三層閣樓之內,端坐一名年約四旬的長老,其腰部懸掛一個金色腰牌,在他的身前擺放著大片密密麻麻的木牌,木牌上麵有著點點光暈在閃爍,而在木牌的後方,卻是有一張巨大的地圖,上麵刻畫著曲曲折折的線路,有山川、湖泊、平原,房屋等等,當真是栩栩如生。


突然,刻著‘丘芸’二字的木牌碎裂,化為了點點碎屑!


那長老猛然睜開雙眼,其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飛快的掃向了那些碎屑,片刻之後,那些碎屑向著地圖飛去,全部匯聚在地圖中央的一個點位,隨後那個點位便亮起了光芒。


長老凝神望去,暗自點點頭,沉吟道:“丘芸師妹定是在此隕落了,但卻不知是誰殺了她。”


說完,他的身軀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大約過了一刻鍾的時間,長老院的議事廳幾乎是座無虛席,左右兩排全是人員,男的占大多數,隻有寥寥幾名女修。


中位坐著兩名老者,且腰間都是掛著翡翠玉牌,皆是古長老的身份,這倆老者一個方麵長須,一個是驢臉無須,居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方麵長須老者正是那古長老劉長青,此人管轄著整個長老院。


那驢臉無須老者名為華元德,此人管轄著所有的弟子院。


在司徒郝臨走之時,便把學院的權利分成了兩股,一股交由劉長青管理,一股交由華元德管理,起初這二人關係還挺要好,可為了爭權奪利,經過一段對接之後,兩人的矛盾越來越激化,到最後此二人已經是水火不容,甚至隨時都要大打出手。


此時,議事廳內出現了一陣劇烈的爭吵之聲。


“丘芸師妹無故被殺,我建議學院即刻派人前去捉拿凶手!”內門長老閻英韶說道。


“此事應該先緩一緩,能夠擊殺丘芸之人絕不是泛泛之輩,以丘芸那元嬰後期的修為都能被殺,可見那凶手定在出竅期以上,若是我們貿然前去的話,恐怕會招惹一些大勢力!”核心院長老楊睿聰緩緩說道。


一時間,整個議事堂分成了兩派,一派主張即刻去替丘芸報仇,一派主張暫緩行事,等到查明凶手的背景之後再行定奪!


劉長青輕咳一聲,道:“諸位靜一靜,且聽我一言!”


此話一出,眾人止住了爭吵聲,一個個向他看了過去。


劉長青道:“我們修真院乃是淩駕於所有勢力之上的超然組織,絕不能任人如此欺負,所以我主張即刻派人前去擊殺凶手,為我們的丘芸師妹報仇!”


話音剛落,那些支持他的全是滿臉的興奮之色,一個個躍躍欲試。


這時,那華元德道:“我覺得不妥,現在整個飛天城已經是風雲莫測,各路英雄豪傑全都聚集此地,其中也不乏有一些隱士高手來此,若是我們派人前去報仇的話,萬一惹上了那些不該惹的勢力,恐怕會讓我們整個修真院陷入危難之境。”


劉長青譏諷道:“哼,你未免也太膽小了吧?如此懦弱之人,怎能領導整個學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