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章我會殺了它
loading...

齊珈有點哭笑不得了,她想用溫情感化這個厭世的小修士,本以為這不會太容易,因為厭世的人大多都是不願讓人接近的,可以現在的情形來看,她顯然是失算了,這小修士的溫情似乎比她還多呢,一聲聲師姐叫得別提多親了,洶湧而來的溫情就像決堤的河水一樣,想堵都不好堵了。


“我哪能要你的東西。”她笑著搖搖頭,可目光掃過那顆火紅的杏果時不由眯了下眼,這種杏果她從未見過,暗想或許能通過這顆靈果追查出這神秘小修士的一些來曆。


“這是小弟的一點心意,您就收下吧。”尋易堅持的把杏果遞到齊珈麵前,他就是盼著齊珈能查出這東西是來自蒲雲洲的雲杏閣,能查到雲杏閣就該知道那裏有位赤霞仙妃了,如此一來,自己和沈清去蒲雲洲後秘而不宣的背後神秘人物就可以嫁禍在赤霞仙妃頭上了。不過這個希望並不是很大,畢竟連禦嬋都是不知道這個神秘的雲杏閣的,隻能看天律盟這幫人的本事了。


齊珈接過那顆杏果,作出好奇的樣子道:“還真是個好東西,從哪裏得來的?”


“這個……”尋易有點為難的轉了轉眼珠,“就是上次跟沈壇主去蒲雲洲得的,其他的我就不能說了,因為實在沒別的能拿得出手的東西了,隻好把這個送給師姐,您可別給我說出去。”


“好,既然你心意如此摯誠,那我就收下了。”齊珈含笑用別有意味的目光看著尋易收起了那顆杏果,尋易既然說出是從蒲雲洲得來的,那她自然就明白這小子是故意要用這東西來證明他和沈清的蒲雲洲之行確有不能說出來的苦衷。


尋易沉吟了一下,望著齊珈道:“師姐,我看得出您是個心地善良的人,而且目光如炬,慧心通明,我是個什麽東西我想您也差不多看透了,所以您還是多勸導一下沈壇主吧,是我福氣太淺,不敢承沈壇主青眼,說實話也確實配不上沈壇主那樣的奇女子,您就別刻意撮合了,否則隻能給沈壇主徒增憂擾。”


“我會仔細斟酌的。”齊珈用饒有興致的目光看著他,“不過小師妹向來是很有主意的,我們這些師兄師姐的話她未必會聽,而且……我越來越覺得你能配得上她了,你這小東西可沒有我之前想的那麽簡單。”


尋易苦笑了一下,“您最好別把我逼得自盡,不瞞您說,我現在就站在懸崖的邊緣,一個稍不順心的念頭就有可能讓我跳下去,不知您是否能看的出來。”


出自內心的慈悲,齊珈伸手撫著尋易的麵頰柔聲道:“能看開的才是聰明人,能抗住的才是勇士,隻有懦弱的人才會總想著去死,你不該是個懦弱的人。”


尋易用純淨的目光看著她,“師姐,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一隻小鳥被斷去了一隻翅膀,您說它是該掙紮著活下去呢,還是幹脆死了的好?”


齊珈端整顏色,寶相莊嚴道:“據我所知,那樣的小鳥是一定會掙紮著活到最後一刻的,此乃天道。”


“它那麽活著豈不可憐?在我看來,與其在饑寒交迫中掙紮,反倒不如早點死掉。”


齊珈嘴角含笑的問:“那如果你遇到了這樣一隻可憐的小鳥,會殺了它嗎?”


尋易抿起嘴唇遲疑著一時無法作答。


齊珈盯著他道:“你就是我所遇到的那隻可憐的小鳥,依我的性情是一定要好好喂養它的,讓它得以善終。”


“我會殺了它。”尋易說這話時眼中閃動著睿智的光芒,這個不經意製造出的問題讓他有了明悟,他知道有轉世輪回而齊珈不知道,這是一道認知上的鴻溝,直到現在他才真切的意識到自己對天道的見解其實是淩駕在許多大修士之上的。


以純善之心作出殘忍之事這太可悲了,可這種行為卻是備受推崇的,而以殘忍之舉達成慈悲之念的卻沒幾個人能理解,可見世人對善與惡的見解並非全是對的,繼而往下深想,修士們對天道的迷茫何嚐不是如此,這讓他有種豁然開朗之感,雖然他仍不知天道究竟是什麽,但卻給自己那些離經叛道的想法找到了堅實的依托。


“如果陷入苦境的是個人,你也會殺了他嗎?”齊珈微微皺起了眉。


“他如果想死而又死不掉,我會成全他。”


“人是可以表達痛苦的,可你並不知小鳥是想活還是想死,對嗎?那些沒多少靈智的生靈沒有複雜的情感,都是一心想活下去的,你不能憑自己的猜想而決定它們的生死。”


尋易不想多作爭論,遂點點頭道:“師姐您說的有道理,可我是個人,我跟您說想求死了,您就不該再把我當小鳥那麽喂養了,對吧?”


齊珈麵現愁容道:“我已經對你動了憐憫之心,你不把自己的苦楚說出來,在我看來就和一隻哀鳴的小鳥無異了,怎麽能就這麽任你死去呢,何況這裏還牽扯到了清兒。”


尋易恬淡一笑,輕輕搖了搖頭,“師姐請回吧。”


齊珈的目光閃動了一下,她似乎察覺到了什麽,尋易的眼神明顯和剛才不同了,在她的印象中隻有大神通才會有這種平和淡然的眼神。


“你……你莫非剛才悟到了什麽?”齊珈難以置信的看著尋易,這太不可思議了,一個元嬰初期修士就算有所領悟也不可能境界直追化羽修士的。


尋易對她眨了下眼,近乎通明的眼神瞬間就被頑皮之色取代了,“師姐好眼力,小弟剛才確實悟到了些東西。”


“你悟通了什麽?”齊珈的語氣帶出了急切之意,尋易的眼神雖然變回來了,但她仍迫切的想知道是什麽念頭能讓一個元嬰初期小修士忽然就有了大神通的眼神。


尋易閉上眼睛默默的思索起來,齊珈靜靜的等待著,這一等就是一個時辰,尋易此時的表現更加證實了她的猜測,她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不敢弄此絲毫動靜,據此看來這小子說不準會就此破境呢。


紅日西沉的時候,齊珈也閉上了眼睛開始打坐,與此同時,一道無形的法陣把這座小院給籠罩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