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殺了個麒麟
loading...

還真別小覷齊泰這幫人,他們辦正事不行,但是在歪門邪道上,功力還是很驚人的。而且他們也看出儲君位置不穩。要知道他們的生死福禍,都係於太孫身上,絕對不能讓朱允炆倒了。


在過去的一年多,他們四處搜羅,想盡辦法,要給太孫長臉。俗話說功夫不負有心人,齊泰還真找到了一個寶貝!


“麒麟!我找到了麒麟!”


“什麽?”練子寧大驚失色,要知道麒麟可不是等閑,自古以來,就是祥瑞之首,而且麒麟是仁獸,與聖人伴生,麒麟降世,就代表是太平盛世,是上天的恩賜啊!


傳說中孔夫子見麒麟而生,又見麒麟而死,曆代時不時有麒麟的傳說出現。每一次的動靜都不小。如果是真的麒麟,那可太讓人振奮了!


練子寧真的激動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竟然手舞足蹈,他拍著齊泰的肩頭,欣喜道:


“我說齊兄啊,你可真沉得住氣!明明找到了天大的祥瑞,你怎麽能忍得住啊!趕快送上去,陛下龍心大悅,太孫的位置就誰也撼動不了了!”


齊泰白了眼練子寧,分明在說,你可真是個鐵憨憨,純弱智!


哪有那麽簡單!


如果真是麒麟就好了,可問題是他也說不準那是個什麽玩意,姑且就叫麒麟吧!齊泰研究了一段時間,跟古書的描寫也都對的上,但是有一點,任誰看到了那玩意,都不會認為那是傳說中的神獸之首,祥瑞麒麟!畢竟氣質,體型都差得太遠了。沒有指鹿為馬的本事,是沒法說那是麒麟的。


朱元璋可不是長在深宮的皇帝,容易欺騙。


隨便拿個東西就說是麒麟,萬一惹惱了老朱,他還不掉腦袋啊!


這一次朱棣進京,比東宮逼到了牆角,不得不把殺手鐧拿出來了。


“我是這麽打算的,讓麒麟出現在東陵!”齊泰緩緩道。


“東陵?”練子寧不解,“這是何意?”


齊泰露出狡黠的笑容,“陛下和先太子父子之情最深,能立太孫,也是看了先太子的麵子。麒麟是仁獸,先太子以仁慈著稱,麒麟出現在東陵,順理成章,然後再留下一道神諭,讚頌太孫,如此一來,就大功告成了!”


練子寧聽得頻頻點頭,“齊兄果然高明!麒麟降世,顯身東陵,父子相繼,順理成章!連上天都站在太孫這邊,朱棣就是蚍蜉撼樹,不自量力!對了……麒麟神獸,如何能聽老兄的話,你是不是有什麽高招啊?”


練子寧那叫一個好奇啊,齊泰深吸口氣,壓低了聲音,“這樣吧,我帶你去瞧瞧,看看那個神獸……對了,我還要借重老兄的如椽大筆,給這個麒麟正名!”


練子寧心說既然是麒麟,還要什麽正名啊!


這個齊泰真有趣!


沒法子,誰讓他好奇呢,立刻答應,跟著齊泰偷偷出城,去看傳說中的神獸去了。


東宮這邊的師父不止齊泰和練子寧,其實最近更受寵的是方孝孺。


自從上次滇銅的事情,方孝孺一番高論,讓朱允炆起死回生,老方就成了太孫的座上賓。


“方先生,皇祖父宣召四叔進京,看樣子,多半是覺得我有所不如啊!先生,你有什麽高見,能指點孤?”


方孝孺微蹙著眉頭,他曾經在朱標的手下,得到過太子的庇護,如今歸附到朱允炆的手下,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從心裏來講,方孝孺也認定了東宮一脈,才是正統,其餘的藩王,皆不足論!


“殿下,草民實話實話,隻怕會引來殿下的不悅……”


“無妨,方先生請講就是!”


“殿下,草民覺得,殿下天資聰穎,又是太子長子,一國儲君,何須忌憚燕王?殿下,民間百姓常說,打鐵還需自身硬。殿下為何對變法畏之如虎?白白將那麽多的人才,推到了燕王一邊,草民實在是想不通啊?”


朱允炆聽到這裏,也是苦笑了幾聲,頗為無奈。


“先生以誠待我,我也知無不言。方先生,假使你主持變法,孤又豈會反對啊!”朱允炆總算學會以誠待人了,他毫無保留,把心中的想法說出來……有些時候是性格使然,有些時候,也是命中注定!


朱允炆對變法派的厭惡,最早源於他對柳學的排斥。


記得朱標還活著的時候,就引入了柳淳編寫的教材,在東宮推廣,教導皇孫。


結果每一次考試,朱允炆都成績淒慘,別說朱高熾和朱高煦了,就連朱高燧都比不上,被人家遠遠甩在後麵。


等到他成為太孫之後,朱允炆一度也想跟變法派接近,試圖變成一家人……拜師之後,他幾次跟柳學門下談論交流,努力做出親近的姿態,但很快朱允炆就發現,彼此格格不入。


他在柳淳門下的麵前,就像是白癡一樣,什麽都不懂,而他引以為傲的詩詞歌賦,道德文章,聖賢教誨,也被柳淳門下斥之為迂腐之論,老生常談……


“孤身為儲君,駕馭不了桀驁不馴的變法諸臣,或許隻有皇祖父一般的英睿天子,還有父親一般仁德如海的人,才能降服柳淳……孤德薄才弱,實在是有心無力。”


方孝孺原來是食古不化,可曆經變故之後,飽嚐人情冷暖,世態炎涼,情商還真提高了不少。


他很清楚朱允炆的情況……說白了,就是心胸不夠開闊,嫉賢妒能!


朱允炆很喜歡在鏡子裏挑選人才,至少要跟他差不多的,他用著才放心,以他的標準,別說柳淳了,就算湯懷、龍鐔這幫人,也不受朱允炆的待見。


方孝孺歎了口氣,他很希望朱允炆能改變,但時間不等人啊!


“殿下,要讓草民來說,這次燕王進京,殿下隻需要以不變應萬變即可!”


朱允炆吃驚道:“先生,這豈不是坐以待斃?”


“非也!”方孝孺擺手,“殿下,易儲絕非小事,如果不能讓各方信服,必然社稷動蕩,天下不安。陛下年紀大了,承受不起。殿下現在不該貿然出手,否則就會像那隻麵對老虎的驢子,被看穿了活活吃掉!”


方孝孺的比喻雖然不雅,但卻很形象,朱允炆就是黔之驢,而朱棣則是一頭猛虎。


他越是折騰,露出來的破綻就越多,下場也就越慘。


“殿下,燕王也是心高氣傲之輩,這點草民見識過。就算他有心皇位,也不敢明著說出來,要奪侄子的位置。草民建議,隻要殿下不出錯,低聲忍氣,不給朱棣機會,等幾個月過去,有了戰事,自然可以策動禦史,將朱棣趕回北平防禦敵人,殿下也就不戰而勝了。”


朱允炆耐心聽完,終於點頭,他起身行禮道:“方先生果然不同凡響!先生之誌,孤已經知曉,等他日孤……必定重用先生,讓先生替孤主持變法,刷新吏治,孤相信以先生之才,必定勝過柳淳萬倍!”


方孝孺捫心自問,他可不敢說比柳淳強,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核心也是土地的問題!


“殿下知遇之恩,草民沒齒難忘!草民必定竭盡心力,替殿下籌謀!”


轉過天,朱允炆突然得到了旨意,朱元璋讓他去東門,替自己迎接燕王。


朱棣來了!


很多人怒不可遏,覺得太孫殿下是半君,朱棣進京,怎麽能讓太孫迎接?他們憤憤不平,可朱允炆牢記方孝孺的話,什麽都沒說,老老實實去迎接朱棣。


而且從頭到尾,朱允炆老老實實,恭恭敬敬,張口四叔,閉口四叔……弄得朱棣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侄子這麽老實,搶他的位置,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朱棣倒不是婦人之仁,而是朱允炆的態度,讓他遇到了棉花包,有力使不出。


就這樣,叔侄兩個,各懷心腹事,向京城趕來。


可就在沒走出多遠,突然遠處跑過來一隻龐然大物……這家夥的脖子就有一丈多長,頭上長著圓鼓鼓的角,身上泛著淡淡的金黃色,似乎是受驚了,朝著朱棣這邊就衝來了,這下子可把朱棣身邊的護衛嚇壞了,包括朱棣在內都愣了,這是什麽玩意?


來不及多想,趕快護駕!


他下意識抽出弓箭,對準這個大家夥就是一箭。朱棣身後的護衛都是百戰;老兵,王爺都放箭了,他們也跟著吧,一時間火銃聲聲,弓箭陣陣……等硝煙散去,碩大的神獸倒斃在朱棣的馬前!


麒麟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