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病嬌質子,悠著點30
loading...

安世子感覺那劍尖,已經抵在了自己的動脈處。


隻要稍稍再用上一分的力道,他的命便沒了。


這讓安世子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你想要問什麽?”他咬著牙,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們安國公府和皇上聯手,打算汙蔑林家通敵叛國的證據,藏在了哪?!”夏侯晟穹挑了挑眉,話說的很是隨意。


可是這個問題卻瞬間讓安世子,連思考的能力都沒有了。


他……不過是一個被困在皇宮,欺負了整整十年的質子。


怎麽可能會知道這麽隱晦的事情?!


“不打算說嗎?你若是說出來,本王興許還能饒你一命,皇上和國公府那邊也不會知道。可你若是不說的話……”夏侯晟穹的聲音往下沉了兩分,滿滿都是威脅的味道。


“不知道夏侯公子是從哪裏聽來的這種傳聞……”安世子還想要為他們的籌謀抗爭一下。


可夏侯晟穹從來就是個沒有耐性的。


握著往劍柄的大掌,稍稍一個用力,直接穿過了他的喉管。


安世子甚至還沒來得及,有任何的反應,便斷了氣。


“殿下!”暗衛從樹上飄下來,跪在了邊上。


“去把安國公的幾個府邸,包括別院翻個底朝天,勢必將這個證據給本王找出來!”夏侯晟穹的吩咐道。


等暗衛都退了開來,他這才從新看了眼安世子的那具屍體。


卻看見自己給小玩具抓的狼崽子,此時已蹲在了那個男人的身邊,小口的舔著他脖子上流出來的血跡。


“還真是個自降身份的畜生!”夏侯晟穹聲音冷的都快掉出冰渣來了。


他直接將劍給拔了出來,掃向了那隻小狼崽子。


劍氣將那軟乎乎的小肉團子給砍成了兩半。


本身自己還想將這個小狼崽子,送給那個小蠢貨當個伴。


可惜,它竟然沾染了別的男人的氣息。


********


隻不過等到他趕回營地的時候,才得知林芯喻那個女人,終究還是中了套。


竟然經不得激,甩了琴妃一巴掌。


直接將她給甩到了地上,血當場就流了出來。


官旭宸自是逮著機會翻了下舊帳。


十幾年來,數次謀害皇嗣,足夠龍顏震怒。


皇後立刻被幽禁在了起來。


“她是什麽反應?”夏侯晟穹擦了擦手,略有好奇的問道。


嬌寵慣了的小公主,第一次哭鬧沒了用處。


隻怕現在是又驚又懼的吧?!


也不知道嚇成什麽樣子了!


“出了事以後,六公主一直在帳篷裏,未曾參與此事!”宮人回稟的語氣中,也滿滿都是疑惑。


這讓夏侯晟穹想要往外走的步子頓了頓,眉心微蹙了起來。


隨後很是玩味的輕笑了聲。


她倒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聰明那麽一點,現在竟然懂得不去往火堆裏湊。


不過既讓這網已經收了,又怎麽可能會獨留她一個。


夏侯晟穹眸子裏閃過一絲譏諷的光芒,這才掀開帳簾,走了出去。


********


“公主殿下,你真的不去為皇後娘娘求情嗎?”白桃滿臉都寫著不敢置信的問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