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百二十九章 強者降臨
loading...

而此時的天凰神城之內,卻是在準備著凰女的大婚。


對於他們來說,這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特別是大漢的軍隊,直接zhe:n壓了那火羽之後。


天凰老祖,對於此事越發的上心了。


對於現在的天凰神城來說。


最為重要的,不是將自身發展的多麽強大。


而是如何努力幫助凰女,登上帝後之位。


雖然心中明白,這樣做的話,會非常的困難。


但是隻要成功了,天凰神城的未來就不可限量了。


想到此處之後。


心中便是一片的火熱。


不時的對著,身邊的族人一陣大喝。


就是平日疼愛的孫子,因為怠慢了,都是被他直接踹了一腳。


而凰女,看到如此的情景之後。


眼中露出一抹的驕傲之色。


當初她在天凰神城之內,雖然地位不低,但是也絕不會受到如此的重視。


但是,現在卻是不同了。


她的地位,甚至是直追老祖。


幾乎是沒有人敢與他爭鋒。


這一刻的她,終於是體會到了權力的好處。


若是沒有劉錚的話,她也隻是與天凰城中的那些普通的太上長老,地位差不多而已。


“凰兒,你看還有什麽好交代嗎!”


天凰老祖,在看到凰女到來之後。


笑著開口說道。


“一切都有老祖作主就可以了!”


聽到聲音聲音後。


凰女笑著說道。


此時的她,心中明白,日後自己在大漢可以走到哪一步。


不僅是需要自己的努力。


更是要自己老祖的支持。


“好,再有幾日,陛下的迎親隊伍應該就要到來。


你好好休息吧。


日後,家族一定會全力的支持你!”


“凰兒拜謝老祖!”


凰女開口說道。


接著,便是緩緩的退了下去。


而此時,洪荒大陸之上的神凰宮之內。


神凰宮主的臉色,卻是在此時難看無比。


他看著下方的大長老,緩緩的說道。


“凰劍死了,這件事情你應該知道的吧!”


聲音中,透著一股的冷冽之色。


凰劍,可不是普通弟子。


而是與他,有些血脈的後人。


對方的姑姑,更是玄雷宗長老的妻子。


而且,一身的實力,也是強大非常。


如今,凰劍死了,這樣的事情,就由不得那神凰宮主不重視了。


“宮主,我已經知曉!”


大長老恭謹的說道。


渾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的畏懼。


對於這位宮主,他可是畏懼非常。


當年他們宗門所在之地崩塌之後。


對方為了搶奪這宮主之位大開殺戒。


寧可整個神凰宮,斷絕大半的傳承。


也不許其他人上位。


這樣的狠厲手段,由不得他不畏懼。


“哼,你知道就好。


給馬上帶人前往大世界之中。


將那漢帝誅殺。


記住了,大漢之人,一個都不許留下!


此事,若是與我那位師弟也有關係的話,就將他一並斬殺!”


冰冷的聲音傳出。


大長老的身形不由的一怔。


這位宮主太狠了。


讓他有些害怕。


不過,卻還是緩緩的說道。


“遵命!”


接著,便是退了下去。


而就在他剛剛離開之後。


大量的弟子,便是被召集而來。


這些人最弱的,都是神話境一重。


強大一些的,達到了五重。


可以說是整個神凰宮的精英弟子了。


經過了當年大陸崩塌的事情。


東荒大多數的地域徹底坍塌。


傳承也斷絕了不少。


已經成為了整個洪荒的窮山惡水之地。


因此,才會對那三千大世界,這般的垂涎。


否則的話,東荒的那些勢力,也不會派遣弟子前往。


如今,神凰宮主看好的弟子死了。


自然是要報仇,同時乘機在三千大世界之中,奪取更多的地盤。


而此時,當大長老身邊的弟子,達到上百人的時候。


他們便是站立在了一座巨大的祭壇之上。


熾烈的光芒閃動著。


眾人瞬間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天凰神城之內,隨著大婚的臨近,也越發的熱鬧了起來。


甚至有的勢力,想要借助此次的大婚,獲得劉錚的原諒。


正在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時。


“轟隆!”


隨著一陣轟鳴聲的響起。


城主府的廣場之上。


慕然出現了大批的人群。


他們的實力,可以說是非常的強大。


一個個身上,散發出浩瀚的威壓。


赫然是那神凰宮的強者降臨了。


最為駭人的是那身形有些佝僂的大長老。


神話境八重的修為。


這一片虛空,都有些經受不住他的氣息。


身體四周的空間,蕩起一陣陣的漣漪。


城主府中,忙碌的所有都是在此時驚呆了。


根本就沒有想到,會突然降臨如此的一群人。


“將你們的天凰神城的老祖叫出來,我有話要說!”


片刻之後,那位大長老緩緩的說道。


聲音中帶有一絲的惆悵之意。


隻是,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後。


一道聲音卻是從遠處傳來。


“沒有想到,如今的小師弟,都有了如此的修為。


而我卻是蹉跎了歲月。


實在是羞愧啊!”


是天凰神城老祖的聲音。


此時的他,看著如此的陣勢。


心中明白,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而聽到聲音後的神皇宮大長老,嘴角卻是不由的一陣抽搐。


這位天凰老祖,當初可是整個神皇宮的第一天驕,師傅最為看好的弟子。


沒有想到,如今居然還是區區的道神之境。


實在是讓他不知道應該說什麽好。


不過,還是緩緩的說道。


“宮主有令,神凰宮與天凰神城,在無關係。


所以,師弟這個稱呼還是免了吧。


我今日隻問你一句,凰劍的死,是否與你有關!”


說話的同時,眼中綻放出一抹的精芒。


而那天凰老祖確是明白,今日一個回答不好,怕是會有滅頂之災。


因此,當即便是平靜的說道。


“毫無關係!”


“那就好。


希望事實也是如此!”


大長老冷冷的說道,接著便是準備離開。


不過,就在他轉身的霎那間,看著四周一簇簇喜慶的裝飾。


卻是慕然調轉了頭來。


嘴角罕見的露出了一抹的笑容。


再次開口問道。


“看來你這天凰神城,是有喜事發生啊。


不知是出嫁還是迎娶!”


宛若是隨意的調侃一般。


但是之中卻是暗藏鋒銳。


“出嫁!”


天凰老祖麵色平靜的說道。


“不知要嫁給何人!”


大長老寸步不讓,繼續問道。


一時間,整個城主府的人,一顆心都是不由的提了起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