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劉家困局 (求收藏 推薦票)
loading...

“陛下,初雲王朝使者求見!”


“陛下,天運王朝使者求見!”


......


劉錚坐在龍椅之上。


下方,龍威恭謹的說道。


“著些王朝,都是星月皇朝的附屬國吧!”


劉錚的聲音,緩緩傳出。


“是的陛下。”


“讓他們進來吧!”


聽到命令之後,龍威不敢怠慢。


小心翼翼的走出大殿之外。


過不了片刻的時間。


數十位使者,便是來到了天宮的大殿中。


在他們踏入天宮的時候,一個個眼中都是露出了驚異之色。


雖然早就聽說。


這大漢王朝,不同於其他的王朝。


有一座神異非常的天宮,但是卻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如此的恢弘。


一時間,那些使者的眼中,不僅是露出了羨慕,更有絲絲的貪婪之色。


不過,在他們進入大殿中的時候,卻是被很好的掩飾了過去。


“見過漢王!”


各國使者看到劉錚之後,同時客氣的拜道。


不敢露出絲毫的不敬之色。


因為,這是一位,敢於屠龍的存在。


不要說是一個年輕人,就是一個小孩,也足以讓他們敬畏。


況且,此時他們還要借助大漢的實力。


“說出你們的來意!”


聽到聲音後,劉錚隻是冷冷的開口說道。


“星月女皇重傷,如今不知所蹤。


整個星月皇朝中,大半精銳,死在了漢王您的手中。


所以,我們想要邀請您,一同攻伐星月皇朝。”


初雲王朝的使者,開口說道。


而其他的各王朝使者,也是看著劉錚。


眼中充滿了期待。


畢竟,大漢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


若是對方可以參加此次聯軍的話。


必定可以事半功倍。


“猛虎何時會與豺狼為舞!”


劉錚冷冷的開口說道。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的傲然隻色。


使得那些各大王朝之人,都是不由的一怔。


萬萬沒有想到,漢王居然會如此的自大。


將他自己,比作猛虎,而將其他王朝,當作是財狼。


這簡直是不將各大王朝放在眼中。


但是,細想的話,又是事實。


一時間,卻是使得場中,陷入了尷尬之中。


“送客!”


劉錚的聲音再次傳出。


看到漢王驅逐自己。


那些王朝之人,自然是不敢在多留。


一個個悻悻的離去。


畢竟,對方暴君之名,現在可是已經傳播開來。


更是雛龍榜上的人物。


可不是他們,能招惹得起的。


而就在那些使者,全部離開之後。


劉錚便是對著龍威開口道。


“準備進軍星月皇朝吧。”


他此次前往星月皇朝,不是為了其他,隻是想要迎回自己的父母。


現在,確正是最好的時候。


而在之後的幾日裏,星月皇朝的境內。


卻是徹底的亂了。


也不知道,當初的星月女皇,在受傷之後,被帶到了哪裏。


但是,現在整個星月皇朝,確是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


各大王朝紛紛出兵,攻伐皇朝。


使得生靈塗炭。


兵戈所到之處,掀起無邊的腥風血雨。


有實力的將領,如四大王牌軍團,在第一時間,宣布自立,脫離皇朝。


令得整個星月皇朝,更加的雪上加霜。


短短的時間,就連皇城也被攻破。


皇宮被血洗。


皇城四大家族。


張家在突圍之時,家中老祖力抗萬軍。


但是卻深陷軍陣,死在了聯軍的屠刀之下。


其他的家族也好不到哪裏。


而劉家的大院。


如今,也是被聯軍團團圍住。


劉家家主的老爺子,凝丹一重的強者。


此時也是麵色鐵青的坐在大廳之內。


而他的下方,則是自己的幾個兒子。


不過,此時都是渾身浴血。


顯然是剛剛戰鬥完畢。


“父親,剛剛打退了一波攻擊。


但是,那些聯軍,實在是太多了。


我們堅持不了多久!


而且,就連食物也快不夠了!”


聯軍足足將劉家圍困了數日之久。


雖然到了練氣期之後,一月不食,也沒有關係。


但更多的家族侍衛,確還在煉血境。


他們的飯量奇大,若是沒有足夠食物的話,隻有死路一條。


“那就減少無用之人的份額。


女皇並沒有死,隻要她養傷歸來,我們就有救了!”


老爺子開口說道。


眉頭不由的皺起。


以他凝丹境的修為,想要離開這裏並不是很難。


但是,劉家作為千年大族。


對於傳承,可是非常看重的。


若是老爺子離開,這劉家的傳承,就算是斷絕了。


這是他死都不想看到的。


這也是張家老祖,會死在萬軍中的原因。


“是,父親!”


聽到聲音後,劉子倉便是恭謹的開口說道。


隻是,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後。


劉子忠確是開口道。


“父親,三弟子幸的妻子懷孕了。


需要進補,他們的口糧,可是萬萬不能斷啊!”


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的著急之色。


現在,隻有他的心中明白,家族能否脫困,還的看作為漢王的侄子。


“哼,都到了什麽時候了,還管這些。


我沒有劉子幸,這個三弟。


家族的侍衛都沒有東西吃,他們什麽都不幹,憑什麽要吃的!”


劉子倉惱怒的說道。


而此時,那劉家的家主,也擺擺手。


緩緩說道。


“家族的存亡為重,子幸不是已經煉血五重了嗎。


想要食物,就讓他出來跟家族侍衛一塊戰鬥吧。


現在,就是讓他跑,他也跑不了。”


老爺子開口說道。


眼中露出一絲恨鐵不成鋼的神色。


當叔叔的,修為居然不及自己的侄子,當真是有些丟人。


“父親!”


劉子忠此時臉色大變。


戰場中凶險無比,若是三弟出了什麽事情的話。


如何與劉錚交代啊。


隻是,就在他還想要說什麽的時候。


劉家的家主確是擺擺手,讓他退下。


作為一個家主,家族血脈的傳承,在他看來才是最為重要的。


若不是有劉子忠的話。


劉子幸的夫人,不要說是懷孕了。


就是性命,也早就保不住了。


更不要說,現在消耗僅有的食物了。


“哼,就你喜歡當好人。


處處維護三弟,到了這個時候,還是如此。


我看家族被滅之後。


你還怎麽維護他!”


剛剛走出大廳,劉子倉便是不滿的開口喝道。


劉子忠沒有說話,隻是默默的離開了。


現在的他,心中唯一期盼的就是。


那個讓自己感覺到畏懼的侄子,快點到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