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八十六章 炫耀
loading...

聽到聲音後。 ????.?r?a?n?w?e?n?a`


北鬥家族的所有人,臉上都是帶有一抹的不自然之色。


但是那北鬥老祖。


卻是知道自己這弟弟,在發泄過去的怨氣。


因此對著身後的族人,笑著說道。


“還不過來給你們二叔行禮!”


看到北鬥老祖,並沒有接自己的話。


那北鬥瀚海卻是也沒有在此事上過多的糾結。


大大咧咧的對著北鬥家族之人開口道。


“都起來吧!”


話音落下,便是與北鬥老祖並肩而立。


接著便是再次說道。


“大哥,這一次,我是奉了赤陽聖帝的囑托來參加封王大典的。


所以不會在家族中久留。


若是有什麽難處的話,盡可以跟我說。


赤陽聖庭瀚海侯的麵子,還是有些的!”


北鬥瀚海得意的說道。


目光直直的看著那北鬥老祖。


他在等對方震撼。


果然就在他的聲音落下之後。


北鬥老祖便是驚喜的說道。


“二弟你難道在赤陽聖庭封爵了!”


他的眼中帶有濃鬱的喜色。


這幾年來,他是非常的擔心自己這個一直在外的二弟。


知道對方成為侯爺之後,卻是終於放下了心來。


而聽到聲音後,那北鬥瀚海的眼中。


露出了一抹的得意之色。


接著便是再次開口道。


“不僅是如此,你的侄女如今也與那赤陽聖庭的離陽王子訂婚了。


不過,如今在家中,就不必行禮了!”


話音落下之後。


身後的人群中,便是走出了一位女子。


長得頗為美豔。


但是臉上,卻是帶有一抹的盛氣淩人之意。


對著那北鬥老祖。


緩緩的說道。


“見過大伯!”


但是聲音中,卻是沒有半分的尊敬之意。


對於這些,北鬥老祖並沒有多說什麽。


他知道自己弟弟心中有些怨氣。


如今大喜的日子,卻是也不想與之在起爭執。


隻是如此的情景。


卻是惹惱了北鬥聖帝。


自從這北鬥瀚海進門之後。


全程就根本沒有將自己的父親放在眼中。


其他人會忍受,她可是不會。


一個區區的侯爵,在自己的麵前擺什麽普。


如今伺候自己的人,王爵見了都的客客氣氣的。


“哼!”


因此,當即便是冷哼一聲。


向著府中走去。


對於迎接這位親戚,卻是再也沒有了絲毫的興趣。


看到如此的情景之後。


那北鬥老祖,雖然是有些尷尬。


但是卻也不敢說北鬥聖帝。


畢竟,對方的地位,實在是太高貴了。


就連星輝聖帝見了都的以禮相待。


何況是他。


而那北鬥瀚海,卻是露出了不滿之色。


對著北鬥老祖緩緩說道。


“家族中,怎麽會有如此不懂禮數的女子。


今日遇到的是我也就罷了。


若是遇到其他侯爺的話,豈不是要惹出大禍。


明日在大典之上,應該會見到離陽王。


到時候,還希望兄長好好管束家裏人。


莫要惹惱了王爺!”


聲音中帶有一抹的責備之意。


使得那北鬥老祖的臉色難看無比。


但是卻也不好多說。


隻能選擇沉默。


接著伸手示意北鬥瀚海,進入內院在說。


而人群中,那位離陽王子的未婚妻。


眼中卻是露出了一抹的精芒。


居然有人敢給自己父親的臉色看。


明日,必定要讓她好看。


想到此處便是也跟著那北鬥瀚海,向著裏麵走去。


家庭的宴會,跟來應該是一個非常溫馨的情景。


但是,卻成為了北鬥瀚海花式炫耀的地方。


不過北鬥聖帝,卻是並沒有參加。


她擔心自己會忍耐不住。


將那北鬥瀚海直接給轟出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


一晚上的時間眨眼即過。


當北鬥聖帝,走出自己的房屋,準備前往帝宮之中的時候。


北鬥家族之人也都已經準備妥當。


特別是那北鬥瀚海,一身的侯服。


整個人顯得精神無比。


在府內不住的走動。


好似在炫耀一般。


若是放在平時的話,北鬥府中的這些人,說不定真的會投去羨慕的目光。


但是今日,一個侯爵在他們的眼中,已經算不得是什麽了。


當來到府門之外的時候。


北鬥瀚海對著那北鬥老祖,笑著開口說道。


“兄長,今日就乘坐我的車架吧。


寬敞一些。


自從父親戰死疆場之後。


我北鬥家族的侯爵被撤銷。


你怕是在沒有乘坐過如此的車架吧!”


聲音中帶有一抹的得意之色。


“踏踏!”


隻是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後。


一架神獸所拉的巨大攆車,便是從他們的身前走去。


當攆車停下來的時候。


之上赫然探出了北鬥聖帝的頭顱。


對著被晾在一邊的北鬥雲逸開口說道。


“父親,你坐我的車吧!”


聲音響起,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那車架之上。


不說整個車身被北鬥瀚海的攆車要大的足足一倍。


就是拉車的神獸,都是要比之強大得多。


北鬥雲逸沒有拒絕女兒的好意。


當即便是登上的攆車。


接著,那車架便是滾滾而去。


蕩起漫天的塵土。


看到如此的情景之後。


那位北鬥瀚海的臉色,瞬間鐵青無比。


自己的威勢,被人蓋了下去如何能惱羞成怒。


而且,這打臉打的也太快了。


自己的攆車,乃是赤陽聖帝所賜。


一般人哪裏可以擁有。


但是如今,北鬥聖帝的攆車卻是完全的超過了他。


zhu:āng'b-i不成功,這如何能好受。


當即便是對著北鬥老祖開口道。


“兄長,這家族中的小輩也太猖狂了一些,還是一個女子。


這得好好教育啊!若是日後闖下大禍,憑著現在的北鬥家族,如何能擔待得起!”


聲音中帶有一絲的語重心長之意。


而那北鬥老祖,卻是一陣愕然。


心中想到,在這裏貌似還真的沒有人家的夫君,擔不起的事情。


不過,卻是也不好多說。


緩緩的說道。


“逸雲的女兒,過去一直不在家族之中。


如今剛剛回歸。


偏愛一些,卻是也無妨!”


話音落下之後。


便是與自己的弟弟,一同向著帝宮行去。


而聽到聲音後。


北鬥瀚海的眼中,卻是有精芒閃動。


心中不由的想到。


這是在家族之中,自己不好多說。


不過此次去了那帝宮中。


卻是必定要讓家族中的這些人知道。


一個侯爺的厲害。


不過,他卻是不知道。


此次要冊封的王爵,是自己看不起的北鬥雲逸。


若是知道的話,怕是會找一個地縫鑽進去。


但是,這卻是也隻能怪他來的太遲。


根本就沒有時間出去打聽一下。


而且,北鬥家族之人縱然是想要告訴他。


也是被北鬥瀚海那花式炫耀給直接打斷。


因此,卻是造成了如此的誤會。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