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各方關注
loading...

蝕日太子這一次,不僅是帶領著自己太子府中的人來了。


更是將蝕日城所有的屬城大軍,都帶領了過來。


聲勢浩大無比。


有了蝕日城主的示意,他無所畏懼。


就算是血河老祖怪罪了下來。


也自然是有人頂著。


大不了就蝕日始祖親自出手。


到時候,就算是血河始祖,也不能將自己奈何。


隨著時間的推移。


當劉錚帶領著的大軍,來到靈虛城的時候。


那位蝕日太子,也在自己手下的簇擁之下兵臨城下。


大軍威嚴無比。


周身都是散發著強大的氣勢。


讓人感覺到心驚。


城池之上,劉錚看著蝕日太子。


目光陰沉。


對方屢次找自己的麻煩,留著的話卻是一個禍害。


而蝕日太子,這一次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劉錚。


接著,緩緩的說道。


“漢帝,下來一見!”


劉錚畢竟是血河始祖罩著的人。


此時的蝕日太子,已經沒有了原本的小覷之心。


如今,將對方放在了與自己同等的位置之上。


而聽到聲音後的劉錚,身形卻是一躍而下。


對著那蝕日太子道。


“上一次不是已經見過了嗎!”


聲音中帶有暴戾之氣。


而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後。


那蝕日太子,卻是笑著說道。


“漢帝,其實我真的是不想跟你開戰的。


我的身後,是蝕日城。


而你,有血河始祖撐腰。


這樣打下去,誰都是奈何不了誰的。


不如你將占領我蝕日城的這些地盤都讓出來。


我也好交代。


你看如何!”


說起來,蝕日太子雖然恨劉錚,但一路之上也想了很多。


因為一個劉錚,得罪血河始祖,真的是有些不值的。


蝕日城要的臉麵。


隻要收回地盤就可以了。


若是真的在戰場中,劉錚有個好歹的話。


雖然自己有蝕日始祖的庇護。


但那僅僅是在蝕日城中。


自己日後出城,血河始祖若是報複的話,誰能阻攔。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開戰。


隻是,就在他的聲音剛剛落下之後。


劉錚森冷的話音卻是響起。


“那朕讓你跟玄冰城主解除婚約,你會答應嗎!”


話音落下的同時。


蝕日太子的臉色一變。


笑容也隨即消失。


接著,便是冷聲道。


“既然漢帝如此,那我們就隻有一戰了!”


聲音落下,便是轉身而回。


身上的殺意,幾乎是抑製不住。


玄冰城主,是他更上一步的台階。


這個台階,誰都不能動,誰動誰就的死。


而看到蝕日太子氣急敗壞的模樣之後。


劉錚隻是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接著,身形一閃,便是回到了城頭之上。


而蝕日太子,也在此時回到了大軍之中。


看著城頭之上的劉錚,對著身邊之人冷冷的說道。


“給我殺!”


話音落下之後,那蝕日城的大軍,猶如海嘯一般的向著城頭之上衝鋒而去。


在下方鑄就成了一條黑色的洪流。


而在同時,一道身影高高的飛躍而起。


“太子府,蝕日天鴻請大漢將領一戰!”


說話間,一位身形高大的男子,便是出現在了戰場之中。


他滿頭的赤發。


身體四周,有浩大的火光在閃動。


手中一柄烈焰長刀,吞吐出數丈長的刀芒。


讓人感覺到驚懼。


天都城中,天都城主在玄光鏡前,看著這一幕。


不由的開口道。


“太子府供奉高手蝕日天鴻。


據說已經達到了鴻蒙至尊境界三重。


而且,曾經追隨蝕日城主戰鬥,算的上是一員悍將。


這大漢之人,想要與之為敵,實屬不智啊!”


聲音中透著一絲的無奈。


最近一段時間,玄冰城主深入檢出。


根本就不見他。


如今,若不是因為這大漢與蝕日太子開戰的話。


根本就不可能前來。


“父親,您找我來就是要說這些嗎。


一百年的期限,希望您記住!”


玄冰城主雖然如此說。


但是目光卻是還凝聚在玄光鏡之上。


對於劉錚,她還是非常擔心的。


若不是因為自己的話,大漢不必應對這蝕日太子的。


而就在她,目光凝聚在戰場中的時候。


此時的那位蝕日天鴻,已經是一步步的向著靈虛城走去。


若是在如此下去的話。


怕是就要直接走上城頭了。


下方,蝕日太子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的笑容。


蝕日天鴻的實力,他是知道的。


大漢怕是沒有人可以匹敵。


畢竟,已經是踏入了至尊三重的存在。


而在戰場的遠處。


血河始祖站立在遠處。


他的眼中精芒閃動。


身邊,血河城主恭謹的站立的一旁。


“始祖,不過是蝕日太子與大漢的戰鬥。


您何必親自前來!”


聲音中透著一絲的不解之意。


“你說,一個蝕日天鴻,可以逼迫出大漢身後之人嗎!”


血河始祖笑著說道。


“差不多吧,畢竟大漢可沒有鴻蒙至尊三重的強者坐鎮!”


血河城主連忙說道。


而那血河始祖的嘴角,卻是露出了笑容。


“那就看看吧。


就算是蝕日天鴻不行。


這太子,據說是帶來了,蝕日泯滅!


這可是個絕世凶人啊。


大漢若是沒有後招的話,怕是真的要煙消雲散了!”


血河始祖,有些感歎道。


而血河城主,卻是不由的問道。


“始祖您不出手嗎!”


“我為何要出手,上次與漢帝見麵,他已經是欠了我一個人情。


如果他背後沒有人在出手的話,這個人情不要也罷!”


說著話,目光便是再次落在了戰場之上。


而此時的劉錚,眼中卻是露出了一抹血光。


他的身體四周,暴君之光在瞬間彌漫開來。


短短的時間之後,覆蓋了整個城池。


接著,就連蝕日太子所在之地,也被圍攏在了中央。


隻是在短短的時間之內。


所有人都是感覺,自己的修為,好似被限製了一般。


但是卻也沒有太過的在意。


畢竟,這樣的事情,太過的不可思議了。


而正在此時。


靈虛城的城頭之上。


聞仲的的身形,也是向著空中走去。


他的身上,無盡電光在閃動。


額頭之上的豎眼開闔間深邃的讓人害怕。


看著那蝕日天鴻,冷冷的說道。


“今日本座與你一戰!”


話音落下,手中金鞭已經砸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