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蔣宜深
loading...

蔣家是仙泉縣的第一豪富之家,而蔣家之所以能有現在的地位,皆是由於三房在瀘州府做知府的大老爺。


瀘州和仙泉縣所在的湖州是毗鄰而居的兩個州,蔣知府和湖州商知府的交情很是不錯,因這層關係,蔣家子弟即便沒有蔣知府的特意交代,相比其他人來說也有更多的發展機會。


蔣知府在瀘州任知府已有四年,蔣家在仙泉縣早就是人人稱羨的大家族。


且為了能讓蔣知府更進一步,蔣家族長對族內子弟的管束特別嚴格,絕不允許他們給三房拖半點後腿。


因此,蔣家人盡管在仙泉縣地位斐然,走出門卻一個個都很講理,縣中百姓們提起蔣家,也都會伸出大拇指讚一句“仁善之家”。


三年多前,確切地說是樂老二死前一個月,陪著趙氏回娘家回來時,在風雪淤積的山路上,救過回祖宅給已逝的蔣老爺子上墳念經的蔣老夫人。


當時蔣老夫人的馬車被山上滑下來的一攤雪砸壞,她隨行仆從傷了好幾個,蔣老夫人也崴傷腳踝受驚過重,是路過的樂老二夫妻用他們的驢板車將蔣老夫人送到十幾裏外的縣城中,那天蔣老夫人傷著被人送到家,蔣家一時亂糟糟的,再想起與好心人道謝時,樂老二夫妻已經趕著驢車回家去了。


蔣老夫人深感這夫妻倆救助之恩,卻因為傷著腳踝沒有及時上門道謝,一個月後她腳傷恢複,回瀘州前,特地帶了一眾仆從親自過來送謝儀。


得知樂老二在縣裏扛米袋時得罪了什麽辦案的衙差而被一腳踹死了,蔣老夫人當即震怒,讓身邊的一個老嬤嬤拿著長子的名帖去了縣尊大人那裏處置了那個衙差。


為恩人報過仇,蔣老夫人在樂老二牌位前上了一炷香,又寬慰趙氏幾句,便帶著下人離開了。


蔣老夫人知道這樂老二還有弱妻幼子在世,因此每年都會讓家裏的大管家送些農家人實用的節禮過來,總想著有這一份東西,樂老二的遺孀能夠生活得更容易些。


然而蔣老夫人根本不了解樂家情況,而每年送禮過來的管家也隻是將禮送到樂家就走,沒問過趙氏母子三人的狀況,樂老太太做主,便理所當然地將這些禮全部收入囊中。


在樂老太太看來,兒子的就是老娘的,且兒子孝順老娘天經地義,她拿得沒有半點愧疚。


若不是樂老爺子看不過,樂老太太是一點東西都不會讓樂峻拿走的。


但她卻怎麽都沒想到,這一日,毫無預兆地,過來送節禮的,除以前的大管家之外,還有一位身著月白錦衣發束白玉冠的俊俏公子。


更出乎樂家人意料之外的是,這位蔣公子進門茶都沒喝,就說要見見老二家的兩個孩子,樂老太太頓時慌了神,讓老四陪著客人,轉身出門便叫來老大媳婦,讓她去喊樂峻過來,還再三交代她好好囑咐樂峻不得在客人麵前胡說八道。


米氏笑著答應了,轉身卻不在乎地撇了撇嘴,那阿峻想說什麽不想說什麽,她這個大伯娘可不能教的。


反正每年蔣家送來那麽多好東西,他們長房也隻有大兒子能沾到那麽一點光,剩下的,全部都被老婆子收起來偷偷地給老四了。


以後奉養兩老的該是他們長房,那這些東西就也該他們長房分多份,老婆子卻這麽偏心,那萬一樂峻說破了些什麽事,到時好東西誰都得不到,她可半點不會心疼。


想起這幾年樂老四一家什麽都不用幹那吃的用的卻比他們都好,米氏就氣得肝疼,她家呢,丈夫在柳家做賬房,每個月隻拿二兩銀子,轉頭回來,老婆子還要要走一兩五錢。


說什麽她兒子上學花錢,那老四家的樂岑上學就不花錢?老婆子怎麽不給他們要錢呢?不僅不要樂老四的錢,還千方百計的偷偷補貼,她這個做長媳的就是再大度,心裏也不可能平衡。


因此,米氏給樂峻說過蔣家人要見他的事,轉身就先回家去了。


樂峻見到蔣家人會說什麽,米氏是完全不關心的。


米氏不關心,樂老太太那邊卻是一直吊著心,樂峻那小子對她有怨恨她怎能不知道?以前蔣家管家隻是送了禮喝杯茶就走,樂峻還想找機會跟那管家告狀,現在蔣家少爺點名了他祖母惦念恩人之子想問問他們這兩年過得如何,到時那小子還不得把這兩年的事都抖摟出來?


當初將趙氏那母子仨分出去,蔣家管家來送禮時沒在家裏見過他們還問了一句,她輕輕鬆鬆一句話就給應付了,因此蔣家是知道他們被分出去的,但這兩年的節禮都還是送到她本家來,可見認可的還是他們長輩。


樂老太太考慮到這點,心裏倒平穩幾分,不管怎麽說,小輩孝順長輩天經地義,就算蔣家知道那些節禮全被她拿了又有什麽?


更何況,趙氏把她的一個孫子一個孫女養得隻會忤逆長輩,蔣家恐怕還真不會站在他們那一邊。


正想著,樂老太太就看見大孫女拿托盤端著兩杯茶從廚房出來,忙上前接住了:“玲玲,這活咋能你幹呢?燙到可不好,阿巍呢?家裏正忙的時候他就找不見人。”


“阿巍哥早上跟三嬸生氣就出去了”,樂輕玲甩甩手腕,“我能端的,奶奶,才不會燙到呢。”


樂老太太聞言,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低頭一看,大孫女穿著粉嫩的裙衫,丱發梳得整整齊齊,還簪著兩朵小小的絨花,真是怎麽瞧怎麽漂亮帶福氣。


樂老太太心裏就是一動,蔣家那位小少爺,看樣子也才十三四歲吧,若是大孫女能跟人家相處好了,那以後…


想到以後自己的孫女可能嫁給知府家的少爺,樂老太太頓時笑成了一朵花,又將托盤放到樂輕玲手裏:“奶奶去廚房看看,給人家少爺整治兩盤幹淨的小菜,玲玲把這茶送過去。”


她這個大孫女從小就伶俐可愛,又是個滿身福氣的天宮仙子投生,那蔣家少爺隻怕一見就能喜歡上。


“好的奶奶”,樂輕玲接過了托盤,幾乎瞬間就看清奶奶的想法,不過她卻是要讓奶奶失望了,她才不會嫁給這個將少爺呢。


樂輕玲笑了笑,沒想到田園小嬌妻裏的深情男配蔣宜深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樂家,書中好像寫的是,他是樂峻的同學,又因為樂老二夫妻救過他奶奶,才跟他們家走得比較親近呢。


而樂家,蔣宜深是根本沒有踏足過的。


果然,樂老二一死,所有的主線劇情就都變了,樂輕玲輕笑一聲,邁著愉悅地步伐走向待客的堂屋。


饒是不想嫁這個蔣少爺,進門那一瞬,樂輕玲還是被客位上那少年的俊朗貴雅晃了下神。


蔣宜深端坐在農家粗簡的板凳上,一舉手一投足卻仍顯高貴氣度,他客氣地應付著樂老四的寒暄,心裏多少有些不耐煩。


不過這家的老二畢竟救了奶奶,即便再看不上這位老四的言語做派,蔣宜深也會笑著忍耐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