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冤有頭債有主
loading...

不過是半夜時間,這麽多的生命就消失了。


他們的魂魄被拘在女鬼的護身陰氣中,時刻承受著陰氣刺體的折磨,那是無聲的慘劇,看起來驚心動魄。


村子在太陽光再度照亮的時候,變成了名副其實的死村。


我隻能木木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無力改變任何事。


我的生命中,從沒有如這一刻般的渴望力量,需要改變一切的強大力量。


陽光迫使女鬼一家再度躲到了井中。


這一天,我不曉得自己是如何度過的,渾渾噩噩的,看著遍地屍首,隻能感歎生命的無常。


奇異的是,這天沒有外人到來,因而,整個村子的人都死了的事,並沒有及時的傳播出去。


外人談論的隻是王抱財家的滅門慘禍。


不用想,等到有人發現村子上上下下的都被滅殺了,一定會在周圍的十裏八村中掀起巨浪狂瀾的,到時候,怕不是都被嚇得失魂落魄?


時間流逝著,第三夜到底是來了。


估摸著也就是二十點左右,女鬼一家就迫不及待的從井裏升出來了。


它們認了一下方向,向著自家所在的村落滑行而去。


隻用了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女鬼一家就回到了熟悉的家中,而我,也跟著回來了這裏。


血傘女撫摸著家中的一切,嚶嚶的哭泣起來。


兩個鬼兒子在一旁勸慰著母親。


若不是親眼看到它們一家子殘殺了整個村莊,隻說眼前的這一幕,即便是鬼怪間的互動,那也是母慈子孝的啊。


女鬼忍住了悲意,其實,臉上一點淚水都沒有,可能,鬼魂哭泣時隻有聲音卻沒有眼淚吧。


在老屋子中流連了許久,血傘女鬼重新握緊了紅傘,帶著兒子們走出老屋子,向著村子西頭的那一家撲過去。


我身不由主的跟著它們行進,心中了然,這必然是欒秀兒小姑的家。


可以說,欒秀兒一家有如今的下場,和這貪財無義的小姑有最直接的關係。


那個婆子確實該死,但別的人呢?


殺紅眼的欒秀兒此刻誰的話都不會聽,她死前發出了毒誓般的詛咒,上天劈落的紅色閃電就是回應。


這樣算來,不完成詛咒的內容,血傘女鬼一家永遠別想解脫。


那是無形的樊籠,用魂魄賭咒發誓之後,不完成條件,就別想跳出去。


按照我的理解,很多人臨死前會發出詛咒誓言,但真的起效的隻能說是鳳毛麟角,關鍵在於上天是否回應了?


無疑,血傘女鬼死前的詛咒,得到了上天的回應。


這就像是活人買彩票中了大獎一千萬一般,幾率非常的低,但運數到了,卻是躲不開的。


血傘女鬼得到了上天回應,它們一家子三口,超速的變成了惡鬼,那就必須完成詛咒內容。


不要忘了,她的詛咒內容包括那些‘主要目標’的九族三代,這範圍可就太廣了,絕不可能局限在幾個小小的村落中。


九族啊,總有人走出村子,走向城市,甚至遷居於海外。


這就是說,血傘女鬼的複仇之路很難停止,除非,誰有本事終止被上天確認過的死亡詛咒。


眼前的院落靜悄悄的,顯然,人都已經睡著了。


屋內分為幾個大隔間,欒秀兒小姑和她家老頭兒睡在一間房中,而另一間房,睡著一對中年男女,兩人中間還有個小女孩,要是沒猜錯,應該是那婆子的兒子兒媳和孫女一家。


欒秀兒在水深火熱之中,而婆子一家卻幸福過活,不得不說,他們確實欠了欒秀兒一份公道。


欒秀兒帶著鬼兒子們出現在土炕之前,並沒有顯形。


就在此時,那婆子說話了,原來,她隻是閉著眼,並沒有睡著。


她說話的對象自然是身旁的老伴兒。


“我說老頭子,你睡了嗎?”她小聲的說著話,睜開眼,看向一旁的老男人。


“睡個毛啊,閉目養神罷了。老婆子,你說,王抱財一家怎麽就都死了呢?秀兒是不是也死在裏頭了?哪個狠人做的這事啊?太毒辣了!”


顯然,他們都不曉得,在王抱財一家被滅門之前,欒秀兒一家三口就被害死了。


果然,欒秀兒一家生如浮萍、死如雞毛。


“秀兒肯定也死在那裏了,對了,四蛋和五蛋那兩個兔崽子,好幾天不見影兒了,老頭子,你說,他們是不是失蹤了?”


婆子沉吟一下,給出自己的意見。


“這事沒準啊。”老頭披著衣服坐起來,摸來旱煙袋,點燃,吧唧了幾口,吐出煙霧。


婆子也起來披上衣服,輕聲說:“死就死了吧,那兩個兔崽子看我的眼神凶著呢,我還真怕哪一天死在他們手中。等確認他們死掉了,咱們就將他家房子給收來,哈,又是一筆橫財啊,嘿嘿。”


婆子打著如意算盤。


我聽的是直搖頭。


果然,該死的人,神仙都救不了她啊。


血傘女鬼一家子就在他倆身前站著呢,這時候,他們要是良心發現,打算著找尋一下失蹤的兩個娃,或許,欒秀兒還能手下留情。


但聽聽,他們在商量什麽?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竟然盤算著將人家僅剩的那點房產給霸占了?良心黑透了,此等人死不足惜。


“不太好弄啊。”老頭吞雲吐霧的,搖了搖頭。


“怎麽就不好弄了?給村長家送點禮,過戶一下不就成了?”婆子不滿意的翻著白眼。


“你這人,怎麽將事情想得這樣簡單?當初灌醉秀兒當家的,欺騙他稀裏糊塗的在高利息借據上摁手印,已經是冒險行為了,那彪子醒了酒後想反悔,我找村長去嚇唬了他一通,才壓下這事的。”


“在村長手裏,咱們早就有把柄了,你這是又送過去個大把柄啊,老伴兒,這樣做會非常被動的。”


老頭磕了磕煙袋鍋,意味深長的說了幾句。


我的眼睛瞪大了,就見血傘女鬼一家被氣的簌簌發抖了。


原來,當初是婆子一家所布置的騙局,那借據,直接導致了欒秀兒悲慘的下場。


“你還怨我呢?還不是你出的鬼主意!咱兒子想要做點小買賣,卻沒有足夠的本錢,咱們當然得想辦法幫他了,隻能做個局去誆錢了。”


“不想,那短命鬼竟然出意外的一命嗚呼了,幸虧王抱財看上了秀兒,為了促成這事,我沒少被秀兒怨恨啊,但王抱財給了咱兩萬塊,不但本錢三千回來了,還多賺一萬七!目前,兒子的生意也走上正軌了,別說,還真得感謝她秀兒一家呢,哈哈哈。”


婆子得意的笑,很是小聲,但卻刺激的欒秀兒一家幾乎暴走,很是費勁的才壓住情緒,因為,欒秀兒和我一樣,還想聽聽這兩個老東西會說出些什麽狠話來。


“欒秀兒一家子性命所做成的祭品,你們兩個孽障,吃的倒很是開心啊!”


我瞅著著不知死字臨頭的兩個人,於心底咒罵起來。


“老伴兒,你先別得意,我今天一整天的眼皮子直跳,感覺很是不安,你說,死去的欒秀兒會不會找咱們算賬啊?”


老頭深吸了一口旱煙,說出了擔心的事兒。


“呸呸呸,死老頭,竟說些不吉利的話,人死如燈滅,那欒秀兒是個不知好歹的東西,仗著有幾分姿色,沒事時淨在村裏勾三搭四的,引得很多漢子垂涎,早晚會出事,敗壞我們家門楣,如此不守婦道的東西,死就死了唄,多幹淨利索?你還怕這些?真是沒見識。”


婆子惡毒的咒罵一番。


“你才是頭發長見識短呢。”老頭不幹了,開始頂嘴。


“哎呀,你個老東西,這是要作妖啊,看我不收服你!”婆子掐老頭,老頭不停求饒。


好嘛,這麽大歲數,玩的倒是開心?


“小姑,別來無恙啊,看見你和小姑夫過的這麽開心,我真心的替你們高興啊!”


欒秀兒身上的陰氣一震,帶著兩個兒子顯形。


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來,紅衣紅發的欒秀兒分外猙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