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我想見龍熠錫
loading...

第九百八十章 我想見龍熠錫


突然,賀梓楷和程諾聽到樓梯間有急促的腳步聲,兩人立馬轉身看向樓梯間。


“小美。”看到大女兒急忙下樓來時,程諾立馬喊了聲,站起來。


賀梓楷也跟著站了起來,目光看向大女兒。


當看到大女兒滿臉淚水時,賀梓楷和程諾再清楚不過大女兒此刻的情緒了,她心裏一定很傷心。


賀小美急忙跑下樓來,來到老爸麵前,立馬雙手拉住老爸的胳膊,問道,“爸,龍叔叔的事情具體是怎麽樣的?你告訴我,我想知道,我現在就想知道。”


看著女兒激動的情緒,程諾心裏心疼不已。


賀梓楷心裏同樣也是,安慰著女兒說,“嗯,你先坐下來,我告訴你。”


“嗯,你說,你快說。”賀小美這會根本顧不得什麽禮貌和乖巧表現了,自己隻想知道龍熠錫他爸爸的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


“小美,先坐下來。”程諾扶著女兒坐下來。


三人坐下來後,賀梓楷才給女兒講述龍乘鶴事情的具體情況。


當賀小美聽完所有的事情後,因為龍叔叔出事的時間不確定,但是大家都是今天知道的,所以心裏本能的就以為事情是今天發生的。


“怪不得龍熠錫說怪我,我是殺人凶手,他恨我,原來真的是我錯了。”賀小美哭著說,這會哭得更傷心了。


賀梓楷和程諾看到女兒哭得這麽傷心,很心疼,而且這會……也不懂女兒說的話是什麽意思。


“小美,你說的話……是什麽意思?”程諾溫柔地問女兒,目光看完女兒後,再看看賀梓楷。


賀梓楷對視上諾兒的目光後,用眼神告訴她,自己也不知道。


隨後,賀梓楷的目光轉移到女兒身上,等待女兒的回答。


“昨天晚上,我和小熙見到陳叔叔和陳阿姨時,也見到一位高叔叔,那位高叔叔和我聊天時,我說出了龍叔叔現在在e國出差,所以……”賀小美邊哭邊說,聲音都啞了,“是我走漏了風聲,讓其他人知道了龍叔叔在e國,所以龍叔叔才會在警察的追捕中,逃亡出車禍的。”


“是我的錯,真的是我的錯。”賀小美說,自己說過的話,自己不會去否認,真的是自己的錯。


瞬間,賀梓楷和程諾的表情也變了,兩人完全沒有想到,女兒居然……


程諾頓時更加緊張了,甚至心裏的擔憂更多了,因為龍乘鶴的事情,牽扯到了女兒。


如果真的是女兒走漏了消息,那麽龍家那邊,勢必會責怪女兒,恨女兒的,而女兒和龍熠錫的關係……也會……破裂。


賀梓楷這會隻是眉頭皺著,心裏在想事情。


“小美,不一定是你的錯。”賀梓楷說,語氣帶著幾分嚴肅,也帶著幾分堅定。


聽到阿楷的話,程諾目光看向阿楷,輕聲問道,“阿楷,這……”


自己想知道阿楷為什麽會這麽說?


賀梓楷當然懂諾兒想問什麽,繼續說,“如果是龍乘鶴在出國之前,告訴了別人,也不一定。”


“而且,龍乘鶴接觸商界已經很久了,圈子裏的人,很多人知道,不排除有心人早就跟著他的蹤跡了,也不排斥之前政界那邊調查時,早已經在他身邊安排好臥底了,所以這些可能都有,並不一定是你走漏了消息,害了龍乘鶴。”賀梓楷說。


聽到阿楷這麽一說,程諾也明白了過來,“對,你之前就說過,政界的人參與到商界來了,是查龍乘鶴的,那麽也有可能是警方那邊早就暗地裏盯上龍乘鶴了。”


聽著老爸老媽的話,賀小美心裏懂,這樣的可能是有的,可是……


“現在龍熠錫認定我就是殺人凶手,我就是害死他爸爸的人,而且我也確實說出了他爸爸出差的事情。”賀小美哭著說,不管龍叔叔做的事情是否正確,可是自己確實說出過龍叔叔出差的事,而且龍熠錫現在是恨自己的,他心裏是認定自己的。


聽著女兒的話,賀梓楷和程諾心裏都明白,但是這會,他們也找不到非常肯定的理由來安慰小美。


因為小美確實有將龍乘鶴出差的事情告訴過別人,即使這隻是一個可能性,但是不排除不是小美的信息,讓警方得到了消息,所以……


賀梓楷和程諾心裏還沒有想好怎麽對女兒說時,就看到女兒立馬站起來。


“不行,我要去找龍熠錫,我要見龍熠錫,我要當麵對龍熠錫說。”賀小美激動地說道。


就算是道歉,甚至就算是龍阿姨要打自己,龍熠錫要打自己,甚至要自己的命,自己都不會逃避,不會還手。


說完,賀小美就急忙準備往大門口走去。


可是還沒有走一步,胳膊就被老爸拉住了。


賀梓楷用了些力道,拉住女兒的胳膊,說道,“不準去。”


“就算是你的錯,也不準去。”賀梓楷嚴厲地說,自己再清楚不過,女兒去了之後後果會是怎麽樣的。


龍乘鶴死了,何梅和龍熠錫的情緒,自己不用多想也能知道,他們怎麽可能不責怪小美?甚至會對小美動手。


這樣的事情,自己絕對不會允許發生。


自己的女兒,自己不允許任何人碰她一根頭發。


即使女兒做錯了,教育女兒也是自己和諾兒的事情,還輪不到別人來管。


但是這件事情,並不一定是女兒的錯,甚至說,根本不是女兒的錯。


龍乘鶴做的事情本來就是犯法的,應該受到法律製裁和承擔自己犯錯的代價,就算警方得到的消息是從小美告訴別人,別人再告訴警方得到的,但是小美和那個人也沒有錯誤,政界參與商界的人,國家規定每個公民都有舉報權,小美和那個人並沒有觸犯任何法律。


“爸,我要去,我要去,我想見龍熠錫。”賀小美激動地說,這會根本什麽都不管,什麽都不顧,就想要掙脫開老爸的手,去找龍熠錫。


賀梓楷看著女兒的掙紮的樣子,心裏疼,但是並沒有打算放手,一點要放手的意思都沒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