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比試
loading...

第455章 比試


薑凡沒有反抗,先不說對方境界遠在他之上,薑凡本身也並沒有打算隱藏。


含笑地看著對方,也不緊張。


白玉成先是一愣,隨後連退幾步,驚訝的看著薑凡。


“二十多?這不可能!”他驚呼出口。


薑凡道:“我是不是應該稱呼你為白玉成藥師呢?”


這下白玉成更加吃驚了,他自問易容之術絕無破綻,境界也絕對在薑凡之上,對方不可能認出自己才對。


“你怎麽會……”


薑凡打斷他的話,平靜道:“你想問我為什麽會識破你的身份?”


白玉成沒有再說,看著薑凡顯然是在等待薑凡的回答。


“這北鬥大陸的天階藥師一共隻有那麽幾個,有閑情逸致到這青月門試探我的應該隻有藥師樓的二位了。聽聞方九陰藥師脾氣不好,做事嚴肅,脾氣火爆,顯然不可能做試探人這種事。那剩下的隻有一個人了,此人精通易容之術,做事相對來說也更穩重一些,隻有白玉成藥師了。”


說到這,白玉成相對來說已經冷靜下來,打量著薑凡。


“都說不能小看年輕人,以前我不相信,但現在我不得不相信了。難以想象一個少年可以達到你這個程度,更難以想象。藥師這一脈需要時間積累,你仿佛打破了這個規律。”


說到這,他頓了下,盯著薑凡,問道:“你什麽時候識破我的身份?”


薑凡坐在椅子上不慌不忙,接著道:“白藥師,你不會認為我看不出你何時服用的毒藥嗎?最多就在上山前服用,而且雖然體內的情況看上去很嚴重,但你那微弱的藥法之氣已經泄露了你藥師的身份,再加上你的境界,並不難猜測你的身份。”


白玉成索性在臉上摸了下,易容之術徹底解開,恢複本來的模樣。


“那解毒的東西又是怎麽回事?”


薑凡聽到他這麽問,反問道:“白藥師可是天階藥師,這麽淺顯的東西難道還有什麽想不明白的嗎?對症下藥,以克製之物匯聚成解藥,煉製成丹浪費時間,這樣可以解決,何須那麽麻煩,隻是解個毒而已,又不是很難。”


白玉成眼角跳了下,皺眉道:“你能分辨出那毒藥中的成分?那可是二十多種材料混合在一起的混合毒,你怎麽可能輕易破解?”


薑凡不緊不慢,含笑的看著對方:“身為藥師,如果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還混個屁啊?”


這話說的有些挑釁的含義在裏麵,而薑凡也確實有這意思。


白玉成雖然比那方九陰強一些,但功於心計,不過他有一點很好,那便是很識時務,如果知道薑凡夠強,他絕對不會太過分挑釁。


而薑凡就是要讓他明白,在丹道上,他絕對強勢,藥師樓想爭鋒,是自討沒趣。


白玉成很清楚,如果換做他,絕對無法分辨出這毒藥中的成分。


“你究竟是誰?得自誰的傳承?”


薑凡笑道:“不是說過,我是藥神轉世,不過我比較低調而已。我想你要試探的也試探玩了吧?報酬是不會退的,請自便吧。”


白玉成顯然不甘心,直接道:“薛柔回去跟我們說你在丹道上很有造詣,我的丹道在北鬥大陸上也算首屈一指,多少藥師都想跟我求教一番,今天你我二人切磋一番如何?全當交流。”


聽到這話,薑凡眼前一亮,並非因為對方丹道有多麽高超,而是想到了好處。


薑凡笑道:“切磋?交流?這個就免了吧,不過如果你想比試一番,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白玉成可沒想到有一天竟會有被一個年輕人如此輕視。


“比試?這個也沒問題的,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老規矩,用相同的材料。”


薑凡見他如此急切,連忙道:“等等,著什麽急啊,話還沒說完呢。既然是比試,當然要有些彩頭才有意思。”


白玉成看著薑凡,輕聲道:“彩頭而已,你想要什麽彩頭?丹藥?材料?我藥師樓別的不多,好東西最多。”


薑凡一拍手:“爽快!就喜歡跟白藥師這樣的聊天。那我也不客氣了,我要一株靈藥,天火紅蓮。我也會用同等品質的材料作為賭注,不知道白藥師你拿不拿出的手,我知道,藥師樓也不是你一人說的算。”


白玉成可沒想到薑凡竟然獅子大開口,直接要這種品質的材料當賭注,這玩的可就大了點。


可既然已經答應薑凡,如果現在反悔,那可就太丟人了一些,他好歹也是天階藥師,總不能出爾反爾吧。


“一株高品靈藥而已,既然你都敢拿出來當賭注,我白玉成怎麽不敢?不過這天火紅蓮我藥師樓中也隻有兩株而已,我不能馬上拿出來。”


薑凡笑道:“我不著急,什麽時候前輩取來,我們再比也不遲,更何況跟天階藥師比試丹道,這可是件大事,不找人評判怎麽行,我青月門高手會作裁判,你們藥師樓如果怕不公平也可以找一個人來,我不介意的。時間不早了,白藥師請自便。”


白玉成可沒想到薑凡竟然要搞這麽大,如果真這樣搞,贏了還行,如果輸了,那人可就丟大了。


他可是天階藥師,怎麽看,仿佛都被薑凡擺了一道。


可不等他多言,薑凡竟然直徑走了出去,完全不再理會他。


這一次接觸,他對薑凡的評價隻有一個,那就是神秘,薑凡所展現的能力確實令人讓意想不到。


不過卻無法完全看出薑凡的深淺,畢竟這隻是第一次接觸而已。


當他離開藥廬時,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特別是帶他進來的門中高層,瞪大眼睛看著他,顯然沒想到。


“易容之術?沒想到竟是白玉成假扮,你是來對付薑凡藥師的?”


薑凡剛走不遠,聽到這話連忙回身道:“白藥師是來跟我討教切磋的,不用為難他,讓他離去就行了,我們之後還約定了比試呢。”


白玉成傲然的看著那長老,平靜道:“就算給他幾個膽子也不敢拿我如何的,你等我消息好了,我會讓人盡快把東西送來的。”


薑凡點點頭,轉身離開,不再理會。


白玉成大搖大擺的離開青月門,他可是花了錢到這裏看病的,當然沒人會對他作什麽,其他高層們甚至都沒有出現,任憑他離去。


月宮,青月看著白玉成離開,這才收起靈力。


她朝大長老道:“真沒想到,你們千防萬防還是讓這白玉成渾水摸魚的摸進來了。”


關興圖眼神閃爍:“門主,你說那白玉成跟薑凡說了什麽?會不會暗地裏使壞?他們藥師樓經常幹這些個事,要不要我去找薑凡問問情況?”


青月搖搖頭:“該來的早晚會來的,不過我眼中的薑凡可是塊硬骨頭,應該不會被藥師樓的人威逼利誘。”


關興圖看著門外,一道身影朝這邊飛來。


“門主,不用我去,他自己來了。”


看到薑凡一臉輕鬆的樣子,青月直接笑道:“怎麽樣?藥師樓的人難纏嗎?”


薑凡笑道:“不算難纏,就是藥法高一點而已,和大長老比差遠了。”


關興圖沒好氣道:“你這是說我很難纏嘍?”


青月道:“他說的沒錯,你確實挺難纏。”


薑凡笑了笑,沒有再調侃大長老,而是直接道:“我和那白玉成打算比試丹道,已經約定好。門主要不要當評委?好好滅滅藥師樓的威風。”


聽到這話,青月嘴角上揚,薑凡果然沒讓她失望,沒有被白玉成威逼利誘不說,反而搞出了一個比試,想讓藥師樓難堪。


“想法是很不錯,可我對藥師一竅不通,更別說丹道了,我怎麽做的了評判?”


薑凡略帶笑意,輕鬆道:“橫掃他們就是了,哪裏還需要什麽評判?”


聽到這話,不隻是青月,關興圖都明白是薑凡什麽意思,紛紛露出笑容。


青月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當然沒問題,不過藥師樓那邊應該也會派人前來吧?你真的有把握?”


關興圖也不忘提醒:“白玉成的丹道在大陸上可是鼎鼎大名,首屈一指。計算是方九陰那家夥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你可千萬別小看了那家夥。”


薑凡笑道:“可以放心,我既然敢說,就一定做得到,就等他拿賭注來。沒別的事,我可就先回去休息了,明天還要繼續診症呢。”


說完,轉身朝外麵走去。


“還診症?你不應該好好準備準備,應對比試嗎?”關興圖問。


薑凡頭也不回,抬起手擺了擺:“不用啦,對付白玉成而已,還用不著我那麽費心。”


隨後薑凡越走越遠,離開了月宮。


看著他的背影,關興圖沒好氣道:“這小子難道很資源嗎,這些天應該已經狠撈一筆了才對,怎麽還這麽玩命?”


青月笑道:“隨他心願吧,真是個有趣的小鬼。現在他可不隻是擁有藥師身份,那古不凡拿他當親弟弟,這小子哪來的這麽大人格魅力,這才冒出來幾天,竟然就混的風生水起。”


關興圖道:“我們青月門也算是他的福地了,換做其他宗門,哪敢讓他這麽折騰?”


青月眼神閃爍:“或許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才選擇了我們,也可能真是天注定的緣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