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顧先生來了
loading...

第042章:顧先生來了


第042章


“蘇安安!”蘇華怒了,將著麵前的杯子朝著地上砸去,他看著地上被砸碎的杯子,再看看蘇安安一臉的冷漠,這杯子他應該砸到蘇安安的臉上。


讓她不要臉,讓她背著顧墨成偷人。


蘇安安不想和蘇華鬧翻,不想和蘇華作對。可是蘇華聽了蘇紫菡一兩句話,就覺得她背著顧墨成出去偷人。


他連給她一次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蘇華對她向來是這樣,她已經麻木了。要不是姐姐,她現在掉頭就走,哪裏會留在這裏聽蘇華的教訓。


“你還敢瞪我!”見蘇安安抬著頭淡淡地看著自己,蘇華厲了聲音。


他不喜歡蘇安安看他的眼神,和他過去的妻子那麽地像,好像說這一切是他的錯,是他良心狗肺。


他承認,蘇氏有現在的成績,離不開妻子的幫助。所以他記著她的恩,和蔣媚在一起,也沒有提出和她離婚。


她有什麽不滿意的,他頂著得罪蔣家的風險,也堅持著和她的婚姻,她卻一定要同他離婚。


“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說著時,蘇華在大廳裏到處找皮鞭之類的東西。


蘇安安跪著不動,心想,慘了,慘了,她又得被打了。


幸好出門的時候,她在裏麵多加了件毛衣,打過來的時候能不痛點。


蘇華沒費多少心思就找到了皮鞭,蘇安安來前,蔣媚就替他準備好了。


“蘇安安,你給我聽著。顧墨成長得再醜,再不行,你也得給我在顧家呆著!”


“你和我去蔣家下跪道歉!”


蘇華邊說,邊拿著皮鞭朝蘇安安打下去的時候,門外傳來汽車聲還有刹車的聲音,這不像是一輛車子。


屋裏的人透過窗戶看出去,見到蘇家門外停著數輛車子,直接把蘇家的大門給堵了。


蘇華和蔣媚麵麵相覷,不知道來的是誰?


蔣家老太太?


他們看這排場,心知來的人是個大人物,顧不上對蘇安安“動刑”,兩個人走了出去。


蘇紫菡走在蔣媚和蘇華身後,她看著蘇安安隻被打了一鞭,沒了之前的高興。


“蘇安安,你等著受死吧。”


她得意地說著,等外婆或者舅舅過來,一定要蘇安安更慘。


蘇安安是最後出去的,還好還好,外麵的人來得及時,自己沒被打到。


蘇家門外,停著數輛豪車,前麵幾輛車門被打開,出來的一個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


再跟著從最後頭的車裏走出一個年紀五十來歲的男人。


他走到蘇家門口,停住腳步。


“你是誰?”一家之主的蘇華看到突然出現的陌生男人,問了聲。


男人在看到蘇安安出來,連著迎上去。


“陳叔。”


蘇安安抬起頭詫異陳叔怎麽來了蘇家?


蘇家人看著突然出現的陳叔,再看他的年紀五十來歲,猜想這不會就是顧先生?


顧先生就這個樣子,果真是個老頭!蘇紫菡鄙夷地看著蘇安安,又聽到蘇安安喚了聲:陳叔。


這不是顧先生?那就是蘇安安的奸夫。


對,就是蘇安安的奸夫!


蘇紫菡厲聲對蘇安安道,“蘇安安,你真是大膽,不僅背著顧墨成找男人,還把他帶到家裏來。“


“你想幹嘛?想顧墨成對付我們嗎?”


蔣媚跟著出聲,幫著蘇紫菡。“安安,你怎麽這麽不懂事!你再是不滿意顧墨成,可是也是人家的人。要是讓顧家知道你外麵有男人,可得害了你爸爸和蘇家。“


見蘇安安不說話,蔣媚看向蘇華。


陳叔沒有理會蘇紫菡和蔣媚的叫囂,“夫人,先生來接你回家。”


說完,蘇安安朝最後頭的林肯看去,車窗關著,看不清楚裏麵坐著的人,但是蘇安安肯定顧墨成就在裏麵。


夫人?先生?


就這個稱呼讓蘇華亮了眸子,是顧墨成來了?


“是顧先生嗎?”蘇華道,他說著時人看向末尾的車子。


說著時,他的人要穿過麵前的保鏢,往後頭的顧墨成去。


蔣媚和蘇紫菡也好奇死了,兩個人仰著脖子想看看顧墨成長什麽樣子。


蘇紫菡肯定是啥啤酒肚,禿頂什麽的,要是好看顧墨成怎麽不下車?


蘇華人沒走幾步,就被顧墨成的人攔住,蘇華隻得看向身後的陳叔。


“是顧先生來了?請顧先生到家裏坐坐。”蘇華一臉笑意,對著陳叔討好道。


這張臉和剛才打蘇安安的完全不一樣。


陳叔沒有回蘇華的話,對著蘇安安說道,“夫人,回家吧。”


蘇安安聽到“家”這個字,她的眼眶紅了紅。


她跟著陳叔往末尾的車子去,要不是顧墨成突然出現,她今天一定被打得很慘。


陳叔不搭理蘇華,讓蘇華覺得丟臉。一個顧家的下人也給他臉色看?還有蘇安安!


“蘇總。”陳叔走到一半的時候轉過了身子,“我們先生說,你如果要談公司請去顧氏。”


一聽這話,蘇華的臉上頓時露出笑意,“好的,好的,我明天就去顧氏。”


他想象著去了顧氏,就能和顧墨成談合作的事情,顧墨成拿出錢來投資他的項目,他一定能賺大筆大筆的錢。


“對了,還有件事情。”陳叔沒有馬上離開,他看著蘇華,再看看蘇紫菡和蔣媚,如果不是先生出現的及時,夫人一定被這群人整慘了。


夫人可是他們的親人,他們竟然這麽地狠心。


“先生想問下,我們夫人臉上的傷是怎麽回事?”


話音剛落,誰都沒有想到陳叔停下來要問的是這件事,不,是顧墨成來蘇家問的是這件事情。


蘇華很是尷尬,他看了眼蘇安安,想蘇安安開口讓顧墨成不要追究,可是蘇安安低著頭不說話。


蘇安安知道顧墨成來為自己做主撐腰,她沒那麽傻裝聖母。


見蘇安安不說話,蘇華心急起來,看顧墨成帶人來的陣勢,這是一定要追究蘇安安臉上被打的事情。


打蘇安安,他也動了手,想了想,還把蘇紫菡推了出去。


“小孩子間打打鬧鬧很正常!”


“小孩子間?”陳叔冷嘲地笑笑。“這麽說,我們夫人臉上的巴掌是她打的」。”


“蘇總,沒有人告訴你,打了我們夫人就是打我們先生的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