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死戰冰魔
loading...

第163章 死戰冰魔


“秦風你走吧,這裏由我拖著!”天火長老說道,他早就做好了戰死的準備了。


“老頭子你覺得你戰死之後我跑得掉嗎,今日要麽在這裏擊敗他要麽我們兩個都要死。”秦風卻沒有退縮,他很清楚魂丹境強者的強大,逃跑是毫無希望的。


冰魔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既然知道你們必死無疑,還不乖乖束手就擒?”


“老夫已經命不久矣,就由老夫來主攻吧。”天火長老深吸了一口氣,他的生命已經燃燒殆盡,就由他拚死為秦風創造出一線生機吧。


秦風搖了搖頭:“前輩你的力量用一分少一分,還是由晚輩來主攻吧。”


“你們兩個別謙讓了,你們都要死!”冰魔大笑一聲,冰魔像一震,這一方天地都被寒冰凍結了。


“帝脈!全開!”秦風深吸了一口氣,一塊漆黑的龜殼被他擋在了身前。


“哢!”冰魔像的力量在撞擊到這一塊黑色的龜殼的時候竟然被擋了下來。


冰魔的笑聲戛然而止,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塊黑色的龜殼,這是什麽龜殼竟然能夠阻擋自己的神魂之力?


縱使是開啟了帝脈的秦風拿起這一塊龜殼都有些吃力,並不能持久!


“爆步!”秦風一步跨出,扛著龜殼出現在了冰魔的頭頂,雙手一推直接將龜殼壓了下去。


“滾開!”冰魔不知道這一塊龜殼有什麽玄機,一拳轟出真元和神魂之力融為一體,一隻冰爪擎住了龜殼。


“哢嚓!”然而冰爪應聲碎裂,這龜殼的重量遠超冰魔預料。


冰魔也是心驚不已,區區真元境三重的小子竟然能夠扛起如此沉重的龜殼?


不過冰魔僅僅是往後一撤便脫離了龜殼的範圍,反手一爪一隻冰爪抓向了秦風,這個小子詭異的很先宰了這小子再說。


“砰!”秦風胸口被冰爪刺中,冰冷的寒氣瞬間蔓延到了全身。


然而冰魔一個踉蹌,被秦風的龜殼拍了一腦瓜子,整個人都懵了。


“冰魔像!”冰魔大驚,自己的神魂竟然擋不住這一塊龜殼。


“砰!”在冰魔愣神的刹那,秦風扛起龜殼對著冰魔又是一龜殼。


冰魔連連後撤,這龜殼詭異的很,竟然克製著神魂之力。


“給老夫死!”天火長老突然衝出,雙手抱住了冰魔。


“老東西,你找死!”冰魔冷笑了一聲,他是冰魔身經百戰,天火長老這種毫無章法的蠻力如何能觸碰到他?


“噗噗噗!”一連幾根冰錐穿透了天火長老的身體,天火長老的身體上出現了幾個血窟窿。


可是天火長老的身體卻沒有後退一步,身體猛的加速撲到了冰魔的身上!


“老東西,你……”冰魔大驚,冰魔忘記了天火長老已經必死無疑,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天地俱滅!”天火長老大喝一聲,身體之上竟然浮現出了一縷縷的火焰。


焚燒,焚燒,天火長老的肉身開始焚燒,他的血液開始焚燒!


“老東西你放開我,放開我,你要死自己去死,別拉著我!”冰魔大驚,這可是一尊魂丹境武者的自爆,就算他修為超絕可以不死但是也會遭受到重創!


“砰!”冰魔凝聚真元和神魂之力,必須在這個老家夥自爆之前脫離。


“砰!”可是就在這時秦風扛起龜殼對著冰魔的腦袋亂砸。


“嗡!”冰魔腦袋一震,整個人差點暈過去,剛剛凝聚起來的真元和神魂之力都被打散了。


“臭小子,你找死!”


“砰!”


“別等我出來!”


“砰!”


“不然我要你好看!”


“砰!”


秦風扛著龜殼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冰魔就是一陣亂砸。


魂丹境武者不愧是魂丹境武者,被如此沉重的龜殼砸了十幾下腦袋一點事情都沒有,隻有些許的淤青。


“秦風,快逃吧,我要自爆了!”天火長老深吸了一口氣。


秦風點了點頭,龜殼蓋住了冰魔和天火長老的身軀,用力蓋住了龜殼。


冰魔臉色大變,這小子好毒啊,竟然想要用這種方式來殺死自己。


一名魂丹境武者的自爆足以要了自己半條命了,如果將自己放在一個密閉的空間之中的話,自爆的威力會成倍的提升,連冰魔都有可能被直接弄死。


“混蛋,若不是這龜殼壓製了我的神魂,區區廢物如何能困住我!”冰魔哀嚎一聲。


“轟!”龜殼之下已經化為了一片火海,天火長老用自己的性命拖著冰魔一起去死。


秦風等了一會,當他掀開龜殼的一刹那,一道寒光刺向了他的胸口。


“鏗鏘!”秦風胸口一甜,連連後退兩步,凝聚於胸口的天劫戰甲竟然被斬開了一道口子。


“咳咳咳,臭小子想殺我,沒那麽簡單!”斷了一條手臂的冰魔喘著粗氣,右手護著隻剩下半條命的沈星月。


秦風看著胸口那一條傷口,隻差一點便穿透了他的心髒,哪怕對方隻是一個瀕死的魂丹境武者依舊是不可小覷。


秦風沒有想到在如此密閉的空間之中自爆都沒有殺死冰魔,這個冰魔的生命力還真是頑強。


“哈哈哈哈,哈哈哈,現在那個老東西已經死了,就憑你一個真元境能奈我何,你也給我去死吧!”冰魔吐了一口鮮血,一隻冰爪刺向了秦風。


“動手!”在秦風的身後一隻巨猿一躍而起。


“四階妖獸,那又如何,依舊是要死!”冰魔哼了一聲,他殺心已起,今日不管如何都要將秦風斬於此地。


“砰!”龍血巨猿渾然不懼,一拳砸在了冰爪之上。


“轟!”龍血巨猿倒飛了出去,撞塌了一麵山壁,可是他立馬又生龍活虎的跑了出來。


遭受重創的冰魔實力已經不足巔峰時期的一成,這《雪鷹爪》的威力已經連龍血巨猿的鱗甲都破不開了。


冰魔的呼吸越發的沉重,他所受的創傷比他想的還要嚴重,肺部如同風箱一般,若非他用冰封住了五髒六腑和斷裂的骨骼,現在的他連站著都困難了。


“速戰速決,不能久待了,沈星月也堅持不了太久了,必須給她療傷。”冰魔深吸了一口氣。


他堂堂魂丹境強者竟然會逼到這種地步,這個隻有真元境三重的小子必須死。


“嗖!”秦風手掌一招,火龍元陽劍出現在了手中。


冰魔冷冷一笑:“這小子果然也沒準備讓我活著離開!”


“冰魔像!”冰魔大喝一聲。


“砰!”火龍元陽劍如同一條火龍斬向了冰魔。


冰魔凝聚寒冰,竟然用寒冰接上了斷裂的左手,一掌拍飛了火龍元陽劍。


龍血巨猿趁勢壓上,拳腳狂轟,但是冰魔凝聚而成的冰魔像護住了自身,反倒是震飛了龍血巨猿。


秦風身影一晃,一掌轟在了火龍元陽劍之上,真元和神魂之力湧入了劍中。


“嗡!”冰魔側身避開了這一劍,伸手一抓抓住了火龍元陽劍。


秦風做的這點小動作他如何看不出來,在第一次磕飛火龍元陽劍的時候冰魔就已經察覺到了,他的一部分力量被這龍血元陽劍吸收了,這小子在借助自己施展一門極為強大的武技,他如何會讓秦風得逞?


秦風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掐了一道法訣:“爆!”


“轟!”一股火焰淹沒了冰魔的身軀,寒冰凝聚而成的手掌瞬間消融。


冰魔臉上滿是驚愕之色,顯然他沒有想到秦風竟然會舍得自爆一柄五品靈器,五品靈器自爆之威絲毫不在天火長老之下,冰魔已經是油盡燈枯,如何能抵擋住如此可怕的爆炸。


“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我的兄弟一定會為我報仇的!”冰魔在火焰之中掙紮著,一炷香之後冰魔終於沒有了聲息。


“魂丹境武者的身體竟然如此的耐燒,連永恒之火都要煆燒這麽久。”秦風看著那一具焦黑的屍體搖了搖頭。


撿起那一枚儲物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指尖,秦風常舒了一口氣。


玄火正宗經此一戰已經是毀了,而造成這一幕慘象的僅僅是因為冰魔!


一個來自別的界域的武者!


天火長老的修為在滄瀾域之中已經算是頂尖了,哪怕是在天武洲之中也是少有的強者,可是哪怕天火長老燃燒自己的生命短時間之內強行提升修為依舊不是這冰魔的對手。


讓秦風意外的是血煞竟然也參與了進來,尤其是那沈星月竟然如此重要,冰魔直到死都護著沈星月。


“究竟是為什麽呢?”秦風微微皺眉。


“吱吱吱!”龍血巨猿指著那幾具血肉模糊的屍體,寒洪海被龍血巨猿硬生生的錘成了肉醬,那幾名冰河穀的長老也是死得極慘,龍血異種的戰鬥力的確是相當強悍。


“秦風,天火長老如何了?”被解救出來的楊古雲看了看秦風的身後,竟然沒有看到天火長老。


“死了,和那冰魔同歸於盡了!”秦風微微歎了口氣說道。


“死了……”玄火正宗的弟子麵若死灰,玄火正宗的支柱竟然死了。


“這裏不是久留之地,這冰魔並不是單獨一人,速速離開這裏,這一界恐怕要發生大變動了!”秦風說道,在知道這一界之中有獸帝秘藏之後,秦風就知道大變動即將到來。


冰魔這般的強者在外界也不是籍籍無名之輩,可是他們突然降臨此界多半是為了那獸帝秘藏,滅玄火正宗或許隻是順手而為。


雖說玄火正宗是滄瀾域老牌勢力,可是在這些魂丹境武者眼中說滅也就是滅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