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再見沈星月
loading...

第161章 再見沈星月


當十餘名玄火正宗弟子死在秦風手上的時候,那些趕來的玄火正宗弟子都怕了,秦風前進一步他們就後退一步。


“你……你究竟是何人,你竟然敢殺戮我玄火正宗弟子,你就不怕玄火正宗的報複嗎?”


“小猴子幹活了,殺了這些人!”秦風冷哼了一聲。


“吼!”龍血巨猿一躍而起,身形在空中迅速放大,一腳踏下地動山搖。


“妖獸……是妖獸,迎敵!”玄火正宗的弟子驚叫起來。


“擺六花冰魄陣,發信號請長老們增援!”


秦風看著全身冒著寒氣的幾人:“怎麽不繼續裝下去了,你們不是很喜歡裝玄火正宗的弟子嗎?”


“你是玄火正宗的援軍!”這幾人大怒,沒想到一開始對方就看穿了他們的偽裝,白白死了好幾個師兄弟。


“擺陣?不堪一擊!”秦風隨手一揮,飛劍貫穿了這幾名武者的胸膛。


“找死!”天空之中寒氣襲來,一朵冰蓮在秦風的頭頂炸裂。


秦風冷冷一笑,龍血巨猿一巴掌拍碎了這冰蓮,身體一躍而起將這一名白發老者拍了下來。


“哇!”龍血巨猿的力量何等的驚人,這白發老者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先留著他的性命,我倒是要看看冰河穀在打些什麽如意算盤。”秦風手指一彈,四柄飛劍釘死了這老者四肢。


秦風一腳踩在了這老者的胸膛:“你們冰河穀什麽時候攻打上玄火正宗的?”


“哈哈哈,噗!”這老者笑到一半直接吐血而亡了。


秦風白了龍血巨猿一眼,這個傻大個下手就不會輕一點嗎,竟然直接將這老東西拍死了。


“上山,擋者殺無赦!”秦風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秦風站在龍血巨猿的肩膀上看著那不斷聚集在一起的冰河穀弟子冷冷一笑,螳臂擋車不自量力。


“轟!”龍血巨猿捏碎了一塊巨石,隨手一扔,碎石如同雨點一般落下,眨眼之間擋在龍血巨猿前方的冰河穀弟子就被打成了篩子,地上隻留下了一灘碎肉。


看著滿目瘡痍的玄火正宗秦風大為不解,玄火正宗和冰河穀都是滄瀾域大派,實力都在伯仲之間,甚至玄火正宗往往都是壓冰河穀一頭的,怎麽會出現這種情況?


此戰毫無疑問是玄火正宗敗了,而且是一敗塗地,連玄火正宗的山門都保不住了,甚至被冰河穀的弟子假扮本宗弟子在山門阻截玄火正宗的援軍。


“吼!”龍血巨猿的確是勇不可擋,冰河穀長老都不是其一合之敵,龍血巨猿一手一個捏的粉碎扔到了一旁,吃慣了秦風煉製的丹藥,如今的龍血巨猿早就對人肉沒什麽興趣了。


“到此為止了,沒想到除了那一頭麒麟之外,玄火正宗之中竟然還有一頭四階妖獸,不過區區四階……”


“噗!”那武者被龍血巨猿一巴掌拍飛了,身體嵌入了山壁之中,筋斷骨折!


“廢話真多!”秦風冷冷的瞥了那武者一眼,元丹境一重也敢在龍血巨猿麵前大放厥詞。


雖說龍血巨猿進階到四階初期隻有短短數天,可畢竟是龍血異種戰力滔天,哪怕是元丹境五六重麵對這龍血巨猿的時候都要小心翼翼,區區元丹境一重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秦風!”守在山道上的龍軒看到秦風的時候臉色大變,他不知道秦風為何會出現在這裏,更想不到他身下竟然還有一頭四階妖獸!


“龍軒,好久不見,不對也就個把月沒見吧,你冰河穀竟然打上了玄火正宗,恭喜恭喜啊。”秦風看著龍軒恭賀道。


“你……你為何……”龍軒臉色鐵青。


“咦,你的神魂呢,竟然感覺不到你的神魂了,好歹也是冰河穀的大師兄啊,怎麽落得了一個守山道的地步?”秦風嗬嗬一笑。


“你別欺人太甚!”龍軒憤怒的咆哮著。


“嘖嘖嘖,修為也降到了隻有真元境四重,可憐啊,那個女人做的?”秦風嘴角一翹。


“你……你怎麽知道?”龍軒臉色大變。


“嗬嗬,早就跟你說過那個女人不是一個好人,幫你清理門戶還被你阻止了,結果自己吃虧了吧。”秦風跳下了龍血巨猿的肩膀。


龍軒緊咬牙關:“你早就知道,你早就知道!”


“那女人蛇蠍心腸,你也是咎由自取!告訴我發生了什麽,作為交易我會宰了那個女人幫你報仇。”秦風手掌一揮,龍軒身後的冰河穀弟子全都被飛劍斬殺。


“你幫我報仇,你幫我報仇,你憑什麽幫我報仇,你可知道那個女人現在是什麽修為,什麽地位,就憑你這個真元境,還是說憑那一頭四階妖獸?”龍軒苦澀的大笑起來。


“她的命我一定會拿!”秦風越過了龍軒,這也是個可憐人。


“血煞,是血煞!”龍軒大吼道。


“血煞嗎,他們的手伸的倒是長,不但在天武洲攪風攪雨,在這滄瀾域也沒有閑著啊。”秦風冷冷一笑。


“砰!”玄火正宗的火麒麟被一頭冰鳳撞到在地,奄奄一息!


沈星月如同女皇一般看著玄火正宗一眾俘虜,玄火正宗將在近日消亡!


“棄婦,我不在這一段時間你似乎又做了不少惡事啊。”秦風緩緩走來。


沈星月一個踉蹌,這個稱呼是她最厭惡的,也隻有那個該死的男人才會這麽叫她!


“你,你怎麽會在這裏,龍軒呢,那個廢物叫他守著山道竟然都守不住!”沈星月臉色鐵青。


“沒想到啊,你惡毒的性子非但沒有改反而變本加厲了,吞了龍軒的神魂感覺如何?”秦風越過了那些企圖阻擋他的冰河穀弟子,瞬息之間出現在了沈星月的麵前。


“砰!”雙掌碰撞,沈星月的身體猛的倒飛了出去。


然而一道白色的身影閃過,接住了沈星月的身體。


沈星月吐血不止,臉上滿是驚愕之色,她吞噬了龍軒的神魂,奪了他的修為,現在的她已經是真元境九重的武者,可是竟然連秦風一掌都接不住。


她是真元境九重而秦風隻是真元境三重,應該是他碾壓秦風才對啊,為什麽會被秦風一掌擊退。


“血煞的血月使?”秦風看著那一道白色的身影。


“姬海和我說過你,聽說你在姬海手下活命,不知道你能不能在我手下活命?”寒紅海放下了沈星月,將一枚丹藥塞進了她嘴中為他療傷。


“那姬海有沒有和你說他被我狂揍了一頓?”秦風淡淡的一笑。


寒洪海微微一笑:“你是一個聰明人,加入血煞,你和沈星月之間的恩怨我可以替你們調解。”


“沈星月是你的手下,換而言之那件事情你也有參與了?”秦風一步跨出,一道火焰在寒洪海腳下燃燒。


“我說過隻要你加入血煞之前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寒洪海右腳一遝,火焰頓時被寒冰凍結。


“你說了結就了結嗎,有些恩怨隻能用死亡來化解,所以請你去死!”秦風大喝一聲,寒冰融化火焰衝天而起。


“吼!”龍血巨猿一個飛撲。


“找死!”寒洪海眼中寒光大盛,敢在他麵前大放厥詞,不知死活。


“還不動手?”沈星月大喝一聲,冰河穀的諸多長老身體一顫,不得不迎上了龍血巨猿。


“你還有時間管別人!”秦風一腳踹向了沈星月。


沈星月大驚失色:“九玄冰鳳!”


“砰!”一對寒冰羽翼護住了沈星月的身軀。


“喲,吞噬了龍軒的神魂之後將自己的神魂提升到了五品?”秦風冷冷一笑,腿上永恒之火一閃,那一對寒冰羽翼竟然粉碎。


“噗!”冰翼碎裂的瞬間一柄冰劍突然刺出。


秦風隨手一抓,冰劍融化!


“叮叮叮!”一朵冰蓮在秦風腳下綻放,無數的花瓣如同利刃一般切割著秦風的身體,然而秦風的身體卻在冰蓮之中毫發無損。


“鳳翼斬!”沈星月大喝一聲,操控著九玄冰鳳衝向了秦風,那一對巨大的冰翼如同利刃,足以切開真元境武者的身軀。


“焰刃!”秦風手掌一揮,永恒之火凝聚成焰刃,冰鳳竟然瞬間消融。


“啊啊!”沈星月慘叫一聲,這一擊已然重創了她的神魂。


“就我,寒大人救我!”沈星月大叫起來,打不過,打不過,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寒洪海看到被秦風逼到了絕境的沈星月大驚,竟然舍棄了龍血巨猿衝了過來。


寒洪海和冰河穀一眾長老聯手才勉強拖住了龍血巨猿,如今少了寒洪海這個主力,冰河穀的長老如何擋得住。


“吼!”龍血巨猿怒吼一聲,巨大的身軀竟然越過了寒洪海,臉上滿是不悅的神色,和自己打還敢分神簡直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裏。


“不!”秦風揪起了沈星月的袖口。


“不要,不要殺我……你以前是那麽喜歡我,我和你還訂過婚,我是你的妻子,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的!”


“哦,我怎麽記得我已經寫過休書了呢!”


“不要,不要……不要殺我,我願意做你的奴婢!”


秦風搖了搖頭:“你太讓我失望了,如果你能硬氣一點的話或許你在我心中還會留一個好印象,結果你卻如同一條母狗一般在我麵前搖尾乞憐,你不配死在我的手裏!”


“對對對,我就是一條母狗,我不配死在你的手裏……”沈星月仿佛是抓住了一個救命稻草。


秦風搖了搖頭,當他決定放沈星月一命的時候這一具身體竟然在排斥他。


“不過當初我所受的痛苦,今日你也承受一片吧,焚魂!”秦風瞳孔變成了血紅色,一縷永恒之火沒入了沈星月的神魂之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