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成皇
loading...

<table class="zhangyue-tablebody">


<tbody>


<tr style="height: 78%;vertical-align: middle;">


<td class="biaoti">


回到宋朝當暴君


<span class="kaiti">


貳蛋


</span>


</td>


</tr>


<tr style="height: 17%;vertical-align: bottom;">


<td class="copyright">


本書由杭州趣閱授權掌閱科技電子版製作與發行


<span class="lantinghei">


版權所有


</span>


<span class="dotstyle2">


·


</span>


<span class="lantinghei">


侵權必究


</span>


</td>


</tr>


</tbody>


</table>


第1章 穿越成皇


南宋景炎三年,雷州府側碙州島。


古色古香的房間,雕龍刻鳳的床榻。可此時,卻是有聲淒厲如夜啼的哭聲響起,“皇上……駕崩了!”


一眾文臣武將、宮女太監頃刻間惶惶,悲啼不斷。


龍床上,年僅十一歲的宋端宗趙昰形容消瘦,雙眼深陷,麵色青紫,已是沒了氣息。


床前,最受寵的貼身侍女穎兒顫顫兢兢跪著,兩行清淚無聲的滑落臉頰。


少皇帝是真正寵著她的人。


“嘶……”


而就在穎兒傷心欲絕時,床上已經氣絕的宋端宗趙昰竟是忽地坐了起來,雙眼瞪得滾圓,如同詐屍。


旁邊正在嚎啕痛哭的總管太監李元秀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雞似的,脖子伸得老長,不可置信地看著坐起的趙昰,尖銳的聲音瞬間被卡在喉嚨裏,發出咯咯咯的聲音。再旁側的幾位太醫更是如見厲鬼。


滿屋子的啼哭聲悄然靜止,一種極為詭異的氣氛逐漸蔓延開來。


有幾位膽小的權貴已經拔腿準備向外跑去。


“詐……詐……詐……”


李元秀連說幾聲詐字,都沒能將“詐屍……”這個詞給完整說出來。


南宋之時鬼神之說尤為盛行。


“這是……地府?”


床上的趙昰眼神僵硬地從房內眾人身上掃過,眼神中滿是哀傷與痛恨。


“詐屍了!”


李元秀的鴨公嗓終於將這本是大不韙的詞喊出來,滿屋文武、貴人慌亂間撒丫子往外跑去,尖叫不絕。


隻有穎兒撲到趙昰懷中,緊緊抱住他,“皇上、皇上,您沒死!”


趙昰愣了。


皇上?


準確的說,不是趙昰,而是趙洞庭。


趙洞庭看著懷中哭得梨花帶雨的極為嬌俏的古典美人,隻覺得滿腦子漿糊。


拍戲?劇組?這是什麽劇?


自己吞服過量安眠藥,不是應該死了才是嗎?


可要說這裏是地府,可懷中這美女柔軟溫潤的觸感卻是這麽的真實。鬼怎麽可能有體溫?


“美女……”


趙洞庭輕輕喊了聲,試探性問道:“請問這是哪裏?橫店影視基地?”


穎兒抬起頭,水汪汪的明眸中滿是疑惑與擔憂,“皇上……您怎麽了?這裏是您的寢宮啊!”


至於什麽橫店影視基地,她自然是完全聽不懂的。


趙洞庭不禁皺眉,“美女,別演了,我問你這裏是哪裏?”


隨即他看向房屋的四處角落,“咦,攝像呢?導演呢?演個詐屍,怎麽連攝像的都跑了?”


穎兒眼中又有清淚流淌出來,倉惶跪到床前,“皇上、您、您大病未愈,莫非是中了風邪?”


他終於感覺到不對勁了。


拍戲不可能沒有攝像和導演,而且,他發覺,自己的聲音竟然便得極為童稚起來。


“我……”


“你……”


他嚐試著又說出兩個字,眼中已經滿是不解,然後下床走到屋內銅鏡前,看向鏡子裏,徹底呆住。


他原本已是青年,可此時銅鏡裏的他,卻是個十來歲,而且看起來病怏怏的小孩子。


老子穿越啦?


他使勁搓著自己的臉,隻覺得火辣辣的疼。


再看看自己的身形,縱然臉能易容,可身材還能變嗎?


老子真的穿越啦?還成了皇帝?


趙洞庭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自己白手起家,創下估值數千萬的傳媒公司,可最後卻被自己心愛的人連同好兄弟合謀騙得傾家蕩產,還被他們逼得吞服整瓶安眠藥,到死都不甘,沒想到死後竟然穿越了。


雖然這太過匪夷所思,但自己的臉和身材,還有音色都完全變成了小孩子,還有什麽是不可能的?


趙洞庭回過頭,看著擔憂、畏怯望著自己的穎兒,輕輕歎息了聲,“你叫我……什麽?”


穎兒猶猶豫豫答道:“奴婢、奴婢叫您皇、皇上啊……”


“我叫什麽名字?”趙洞庭又問道。


穎兒卻是將頭埋到地麵,帶著哭腔道:“奴婢不敢直呼皇上名諱。”


趙洞庭擺擺手道:“沒事,我讓你說就肯定不會怪罪你。”


話說完,卻是忽覺得有些頭疼,濃濃的疲憊湧上身來,“這是什麽病秧子皇帝?”


他忙移到床上躺著。


穎兒漂亮的雙眼始終跟著他,見他躺到床上,忙不迭起身幫他掖好被子。被子上五爪金龍刺繡精致飄逸,閃閃發光。


趙洞庭此時還是覺得自己還算挺幸運的,雖然變成小孩了,還有病,但有這麽個極品侍女,也算豔福無雙不是?


看著穎兒吹彈可破的絕美臉頰,他輕輕咳嗽兩聲,又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穎兒微微皺眉,心裏直想,“皇上以前總是自稱為‘朕’,怎麽現在改成‘我’了?”


她總覺得眼前的皇上和以前雖容貌沒變,但總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起碼眼神就和不同以前了。


“皇上名諱趙昰。”


愣過兩秒,穎兒才輕聲回答。


“趙昰?”


趙洞庭對這個名字並不熟悉,腦袋瓜開始搜刮這個名字。


所幸,他以前是重本曆史係畢業,畢業後雖然投身商海,但也沒將書本上的東西全部忘掉。


趙昰在古代長河中沒留下幾筆色彩,遠不如秦皇漢帝那般光輝璀璨,是南宋第八位皇帝,宋末三帝之一,在位二年就嗝屁了。


“怎麽穿越到這倒黴小屁孩身上了?”


趙洞庭驚喜之情瞬間隱去,心裏泛起幾分苦澀,然後又問:“現在是何年份?”


穎兒眼中疑惑更甚,但還是老老實實答道:“回皇上,現在是景炎三年。”


“何月何日?”


“四月十五。”


“臥槽!”


在穎兒極為錯愕的神色中,趙洞庭憤憤罵了聲。


景炎三年四月十五,可不就是宋端宗趙昰病死的日子?自己竟然穿越到個死人身上了。


而且,史書記載,景炎三年過去沒兩年南宋朝廷就被元朝給滅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