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五章 醉酒
loading...

不行!


雖然不知道蘇清究竟在搞什麽,可他絕對不能讓人看破了蘇清的計劃。


幫不上忙也就罷了,總不能拖後腿!


如果北燕三皇子此行來,就是為了通過他而判斷蘇清的死活,那他若是避而不見,就越發顯得心虛。


他隻能見。


而且,還要見得……


聲勢浩大!


永世難忘!


眼底殺氣浮動,才捏拳,胃裏一個翻滾,容恒俯身就吐。


一麵吐,一麵朝長青道:“把人帶到會客廳。”


長青擔憂道:“殿下,您這樣子,怎麽見,見了還不被人家一眼看穿啊。”


容恒擺手,“你隻管去吩咐。”


長青張張嘴,抽了抽嘴角,轉頭離開。


容恒吐了約莫兩盞茶的功夫,胃裏終是稍稍舒服些,吸了口氣,直起身來,朝院中小廚房走去。


那裏存著好幾壇子酒。


拿起一壇子,一把扯開封塞,容恒舉著壇子朝自己頭頂灌了下來。


一壇子酒灌完,又拿一壇子。


廚房裏的廚娘都驚呆了。


我滴天!


她家殿下這是瘋了嗎?


震驚過後,又是心疼。


王妃和殿下伉儷情深,王妃這突然一去,莫說殿下傷心,就是她,都落了一早上的淚了。


可殿下這麽個喝酒法,得把他自己喝死啊。


“殿下……”


猶豫一瞬,廚娘上前。


“您保重身體,王妃在天之靈,也不想看到您這個樣子的,王妃護短,您這樣,王妃就是走,也走不安心、”


容恒一把甩開廚娘。


既然蘇清詐死瞞過了所有人,那他的表現,就應該在所有人麵前,都是逼真的。


“那個死女人,問都不問本王一聲,就死了,誰允許她死了,誰給她的膽子讓她死的,本王都沒有同意!”


酒氣衝天,容恒嘶吼咆哮,一壇子酒又從頭頂灌了下來。


他仰麵而立,那酒看似進了他的嘴,實則基本就是等於洗了個站著的酒浴。


廚娘睜大眼看著容恒。


殿下這話,說的怎麽那麽耳熟。


好像……


前幾天她從街上買的話本子裏,裏麵的霸道王爺男主角,就是這麽說的。


這……


眼角一抽,廚娘拉回思緒,忽略容恒剛剛霸道王爺的人設,柔聲對她家小奶狗王爺道:“殿下,王妃的性子,您還不知道,您要真是心疼王妃,就對自己好點吧,王妃護短,她跟前……”


容恒最後一壇子酒灌完,壇子啪的在地上一摔。


四分五裂。


打斷了廚娘的話。


“她要真是護短,她就回來揍我啊!揍我不愛惜自己!我就是不愛惜自己了,她回來啊!”


說完,容恒怒氣衝衝酒氣衝天的衝了出去。


廚娘……


扶在門框,看著容恒東倒西歪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已經掛滿白皤的院子,心疼的落下一行淚。


王妃一走。


這個家,怕是要完了!


哎!


蘇清亡故的消息,已經正式官宣。


府中的新管事,帶著悲慟的心情,組織府中下人,布置靈堂,撤換燈籠,在樹上和廊下,掛滿白皤。


容恒帶著熏熏醉意,跌跌撞撞,朝會客廳走去。


長青一眼看到容恒進了會客廳小院,眼見容恒站都站不穩的樣子,以為他正在吐,飛快的看了北燕三皇子一眼,忙拔腳奔出去扶容恒。


然而……


就在長青要奔到容恒麵前一瞬,容恒忽的發出巨大的一聲幹嘔。


嘔~~~


巨大的聲音伴隨著容恒絲毫不顧及形象的狂吐。


長青……


眼角一抽,震驚在當地。


眼睜睜看著容恒跌跌撞撞,一麵吐著,一麵從他麵前經過,直奔會客廳。


然後,長青用一種莫大的同情,看向了會客廳裏的北燕三皇子。


造孽啊~


容恒衝進{準確的說,是撞進}會客廳的時候,北燕三皇子正一臉戲虐的表情喝茶。


瞧著容恒進來,北燕三皇子嘴角扯了個笑,擱下茶盞。


“九殿下這是……”


還不等北燕三皇子茶盞擱穩,容恒就猶如一頭發瘋的野獸,朝著北燕三皇子直撲過來。


“是你殺了蘇清,你還敢來我麵前!”


撲上去,劈頭蓋臉朝著北燕三皇子就是揮拳。


北燕三皇子直接懵了。


條件反射,閃身躲開容恒這一拳。


容恒醉的厲害,拳頭揮出去的準度就沒有那麽精確,被北燕三皇子這麽一奪,人直接撞到椅子上。


北燕三皇子立在容恒背後,一抖衣袍,冷臉道:“本王好心來安慰九殿下,九殿下何故如此!”


容恒一次出擊撲了個空,醉醺醺轉頭,幾乎眼睛都睜不開,斜昵著北燕三皇子。


“安慰?去你大爺的安慰,老子用不著你……”


胃裏一陣翻滾,仿佛有驚濤駭浪從胃裏直接撲上來。


容恒說著話,忽的一張嘴,一股穢物直接噴了出來。


北燕三皇子近在咫尺。


穢物噴射,非常有後勁兒。


長青……


忍不住捂眼。


北燕三皇子整個人石化在當地。


剛剛……


發生了什麽!


容恒吐出的穢物,幾乎盡數落在北燕三皇子臉上。


北燕三皇子被驚懵在那裏,一時間臭的手足無措,可容恒還“醉”著呢。


哪管那麽多。


朝著北燕三皇子,再次衝了上去。


“殺妻之恨,我若不報,誓不為人!”


帶著酒氣和嘴裏的嘔吐之氣,容恒靠近了北燕三皇子。


北燕三皇子下意識就躲開。


長青抬腳將身邊的椅子踢了過去。


恰好落在北燕三皇子背後。


北燕三皇子向後倒退一步,咣當,摔倒。


下一瞬,容恒就猶如飛虎撲食一般,整個人騎在北燕三皇子身上。


“我讓你殺蘇清,我讓你殺蘇清……”


一邊怒吼,一邊惡心,一邊吐。


吐得光明正大,毫不遮掩。


嘩嘩的~全朝著北燕三皇子流去。


北燕三皇子……


拳打腳踢他忍了,可這……


一個邢姑娘,就足夠讓他午夜夢回冷汗連連了。


現在再來這麽一出……


北燕三皇子的隨從震驚的望著眼前一幕。


一切發生的,不過是電光火石眨眼一瞬。


兩個皇子,就這麽不顧體麵的……


準確的說,是大夏朝的皇子,就這麽不顧體麵的騎到他們皇子身上,他們皇子就被沒了體麵。


北燕三皇子的隨從震驚之後,立刻上前,伸手就去拉容恒。


長青跟著就上前。


轉了轉手腕,長青朝那兩個隨從道:“怎麽,要在我們府裏打架嗎?我們王妃剛剛沒了,府裏的平陽軍正不知道找誰泄憤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