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6章 又吻她了
loading...

,最快更新爵少的天價寶貝最新章節!


第816章 又吻她了


“可我吃不下啊!吃了我想吐。”司未羽也很苦惱,吃了藥之後,她現在聞著什麽都想吐,隻想喝點清淡的粥墊墊肚子。


就在這時,門外有道清朗的男聲,“商雪,你出來一下。”


商雪見是認識的戰友,她鑽出來,驀然看見他手裏端著一碗白粥,她驚喜道,“怎麽有粥?”


“這是特別為司未羽熬製的,讓她趁機喝下吧!”


“謝謝你啊!你太有心,小羽正想著喝粥呢!”商雪一臉燦爛的感激道。


那士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要謝,就讓她謝軍長吧!是軍長吩咐廚師那邊煮的。”


商雪眨了眨眼,暗想著,權軍長對司未羽也真是夠特別的。


而在帳篷裏的司未羽,自然也聽到了這句話,臉,刷得一下紅到了耳根子。


他,特別要廚房那邊給她熬粥嗎?莫名有,感覺心窩處暖暖的。


商雪笑咪咪的端著粥進來,朝床上的某女人道,“來來來,這可是權軍長特別為你開得夥食,你有口福了。”


司未羽接過粥,嘴角掩不住的笑意在上揚,拿著勺子喝了一口,有些燙,但好喝。


“小羽,你老實交待,你和權軍長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情?”商雪一臉好奇的看著她,直覺告訴她,司未羽和他之間絕對超出了感情的範圍。


司未羽鼓著腮,一時不知道怎麽告訴好姐妹這件事情,必竟連她自已都不確定的事情,她怎麽好意思說?


“好了,不說就不說,等你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吧!”商雪見不勉強她了,隻是羨慕她,說不定這小妞子未來就是軍長夫人了。


司未羽喝下粥之後,整個人就精神多了,她穿好衣服鑽出帳篷來透透氣,坐在一個小椅子上,她抬頭看見不遠處權昊和幾個將士一邊走一邊聊,他的目光遠遠就投射過來,深邃如星海一般,瞬間就充盈了她的心間。


她羞赫的垂著腦袋,拿著樹枝在地上寫寫畫畫的,然後,在上麵寫著權昊的名字了。


這不人為知的快樂,令她整個人散發著一股誘人春風般的氣息,等她寫好了一個名字,驀然,一雙軍用皮鞋渡步到她麵前,她驚愕的抬頭,頓時又驚又喜,隨著羞得不知所措,她地上的字正好是某人的名字。


權昊低頭看著地上那隱約可辯是他的名字,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來你精神好多了。”


“嗯!吃了藥,燒已經退得差不多了。”司未羽目光閃爍著回答,然後,又補了一句,“謝謝你特別給我熬製的粥。”


“一會兒我會先回去,你坐我的車回去。”


“啊!”司未羽震驚看著他。


“你生病了,必須得到妥置的照顧,先把你帶回去,也好觀查你的病情。”權昊這般說著。


但明顯,隻有他們兩個人知道,這和她的病沒關係,他隻是找一個理由,讓他們坐同一輛車。


“這樣…這樣好嗎?”司未羽不敢正視他的眼睛。


“有什麽不好,這是命令。”某男立即抬出身份來壓她。


司未羽垂著腦袋,輕輕的點點頭,“那好吧!”


三點左右,權昊的越野車就開了過來,這次,他親自開車,而他的車上,隻坐著司未羽一個人,所謂的病人,要先送回去治療的借口。


司未羽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坐進了權昊的越野車的副駕駛座上,剛坐上去,司未羽腦子還有些呆懵的,因為大家的目光看得她心都亂了,好尷尬的感覺,驀然,旁坐的男人湊了過來,她嚇了一跳,頓時一雙大眼睛瞠大,“你…你要幹什麽?”


天哪!他難道要吻她嗎?這使得她頓時腦子有些空白。


卻見男人把她的安全帶一拉,一邊給她扣上,同時促狹的看著她,“就這麽想我吻你?”


“才…才沒有。”司未羽怎麽敢承認呢?


越野車在所有人的目送下,駛向了山道上,起初氣氛很安靜,除了四周不斷倒退的樹木,還有不平穩的路段顛得人發暈之外,司未羽都找不到話題要跟他聊天。


隻是不時的轉頭看著他專注開車的表情,那英俊至完美的側顏,令她的心跳加速不止。


“你覺得我們這樣的話,他們會不會誤會?”司未羽好奇的問他。


“誤會什麽?”權昊扭頭盯她一眼。


“誤會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我們有什麽關係嗎?”權昊在顛波的道路上,駛得四平八穩的,修長的手利落的打著方向盤。


司未羽忙搖頭,“沒有…我們沒有什麽關係。”


“接過吻難道不算?”權昊目視著前方,語氣很認真。


司未羽瞠大眼,他竟然把那個吻記得這麽清楚嗎?她將臉別向窗外道,“我是謝謝你保護了我,才…才允許你吻我的,你以為我隨隨便便就能被人吻嗎?”


權昊抿緊嘴角,似乎臉色有些不悅。


一時之間,氣氛沉下來。


司未羽有些後悔說那句話,她鼓著腮,看著四周除了飛鳥,真得是野外叢林一樣的環境,沒有任何人煙跡像,純天然的原始森林地貌。


驀然,正在行駛著的越野車突然停下,她嚇了一跳,剛才走神了,不知道他為什麽停,還是壓到什麽東西?或是有什麽過不去的地方嗎?


“怎麽了?”司未羽好奇的問。


正說話完,就看見駕駛座上的男人盯著她,眼神仿佛森林狼一樣,散發著一種森森綠光,她嚇了一跳,還沒有反應過來,男人手臂伸過來,摟住她的脖子,將她的小腦袋按向了他,下一秒,吻覆密又有些強勢的壓了下來。


“唔…”司未羽瞠大眼,腦子一炸,一片空白。


他又吻她了?


這個吻持續得時間有些長,令她快要窒息了,原本就身體不舒服,這樣被吻得更是呼吸不上了,權昊鬆開她的時候,也帶了些喘,但卻抵住她的額頭,啞聲尋問,“那這個吻呢?是什麽原因允許我吻的?”


司未羽眨了眨眼,才意識到,他根本就是為了她說得那句話而懲罰她,逗弄她呢!


“你不是也不討厭我吻你嗎?”權昊繼續問,他能感覺到,她在回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