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那溫暖的過往
loading...

總之,線索到了這裏就徹底的斷掉了啊。


龍眼水的作用已經清楚,但效果卻沒有記載,莊明歌也不太肯定自己遇到的那種情況到底是不是因為龍眼水的緣故。


不過百分之八十以上不可能吧。因為龍眼水已經絕跡了呢。


“啊咧,這不是明歌嗎?”


就在莊明歌有些糾結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他抬起頭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過去,頓時愣了一下,“克莉婭老師!”


“果然是明歌呢,在這裏做什麽。”


出現在莊明歌麵前的還是那個穿著黑絲襪,以及小自己一號衣服,將自己前凸後翹的身材徹底展現出來的混血兒老師。


克莉婭庫魯斯。


“老師在這裏做什麽?”莊明歌從椅子上站起來,連忙打了一個招呼,對於這位老師,他十分敬重。


“老師來這裏差一些資料,明歌也是嗎?”說著,眼神不由自主的在莊明歌手中的書籍上瞟了一眼,露出驚訝的神色,“龍眼水之謎……嗎?明歌對這些事情感興趣?”


“額……嘛啊,稍微有一點吧。”莊明歌幹笑著說道。


克莉婭似乎並沒有聽出什麽,笑著說道:“如果明歌喜歡的話,老師送你一些龍眼水,需要嗎。”


“不不不,這樣太……嗯?老師有龍眼水?!!!”莊明歌這回卻是吃了一驚,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來。


克莉婭點點頭說道:“有一些吧,別小看老師,老師說到底也是一位黃金魔法師的後代,擁有一些身價也不是什麽稀奇的事情吧。”


他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結結巴巴的說道:“但……但是,這種東西已經絕跡了啊。”


克莉婭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好笑的看著莊明歌說道:“也可以這麽說吧,在這個世界上擁有龍眼水的人或者勢力不足三個,更不會拿出來交易,某種意義上確實是絕跡了呢。”


莊明歌不由追問:“哪三個?”


克莉婭微微搖頭,“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這種東西畢竟非常的稀少呢。”


莊明歌原本以為已經絕跡的東西居然還存在著,至少有三個勢力或者人的手裏擁有這種東西,這一下子讓莊明歌先前的判斷動搖起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認真的看著克莉婭老師,問道:“克莉婭老師,我可以問你一個有關龍眼水的問題嗎?”


“是的,請問。”


“龍眼水居然腐蝕魔力的效果,不過我查閱了許多書籍,上麵卻沒有寫具體的情況是上麵樣子,不知道克莉婭老師知道嗎?”


克莉婭似乎沒有想到莊明歌會這麽問,不由愣了一下才說道:“為什麽要問這個?”


“因為……”莊明歌微微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訴她。


克莉婭也沒有太過於追究,就在莊明歌打算說出具體原因時,她卻搶先一步開口說道:“算了,既然有難言之隱,老師也不是喜歡追根究底的人呢,龍眼水確實具有腐蝕的效果,具體的情況是這樣子的,如果一不小心的喝下龍眼水,在半個小時候,龍眼水就會在體內蒸發,化成一絲透明的氣體,會自動進攻擁有魔力部位,它……”


克莉婭一邊解釋著龍眼水的作用,一邊觀察著莊明歌的神色,發現莊明歌的臉色突然變得十分鐵青,看起來非常難看。


“怎麽了,哪裏不舒服嗎?”她不由停止講解,關心的問了一句。


說道這裏,莊明歌完全明白自己那天晚上發生的情況就是龍眼水在作怪,自己不知不覺中居然在鬼門關走了一圈,還真是幸運啊。


不過更加幸運的是,自己究竟在什麽時候中招了。


半個小時後發作?自己回到房間就開始練習莎琳娜老師教給自己的秘法,推論起來,半個小時之前,似乎正在吃晚餐啊。


也就是說,晚餐有問題了?


廚房的廚師們自然不可能害我,那麽到底是誰?


哈曼?!!


莊明歌的腦海裏瞬間閃過了這個人,這個家夥在莊明歌的印象中似乎很害羞,不敢直視自己的眼睛,看樣子並不是害羞,而是害怕啊。


他為什麽要謀害自己,而且還使用了如此惡毒的龍眼水。


他是怎麽拿到這種價值連城的龍眼水的,已經絕跡的東西為什麽會落到他的手上?


突然間,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莊明歌猛然抬頭,落入視界的是克莉婭老師抱怨的神色,“你究竟在做什麽啊,居然和老師說話的時候走神,叫你好幾聲都不回答。”


莊明歌頓時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好在克莉婭也沒有太過於追究,換了一個話題問道:“對了,我交給你的魔法有練習嗎,效果怎麽樣。”


“有一些難度。”莊明歌實話實話。


克莉婭交給他的魔法是一個非常稀有的神秘係魔法,何止是有一些難度,事實上難度很大,就算以他現在對魔力的操控,也覺得有些力不從心。


這個魔法居然要將魔力擴散到全身,然後凝結出七個魔點,同時引起共鳴,莊明歌現在還達不到這樣的要求啊。


順便說一下,基礎魔法隻需要念出咒文,引起魔力共鳴,就可以施展出來。


不過一些比較高級的魔法,比如冰火兩重天,這是基礎魔法的進階魔法,要求將體內的魔力分成兩股,然後同時引起兩種不同的共鳴,才能夠順利的把這種魔法施展出來。


很可惜,這已經是二年級的學習範圍了。


一年級生還在努力的練習基礎魔法,和這種同時引起兩種不同共鳴的進階魔法完全沒有關係。


克莉婭交給莊明歌的魔法必須同時引起七種不同的共鳴,這已經是堪比五年級的學習範圍了,一旦學會,足以成為莊明歌最強大的底牌。


一般來說,威力越大的魔法,要求引起的魔力共鳴就越多。


傳說之中,有一個弑神的魔法,就需要引起一百八十種不同的魔力共鳴,但實際上黃金魔法師也隻能引起五十種不同的魔力共鳴。


“沒關係,慢慢練習就可以的,老師相信你總有一天會掌握的。”


克莉婭自然也清楚自己交給莊明歌的魔法究竟有多大的難度,所以也不太著急,隻是囑咐他慢慢練習。


“嗯,我會的!”


又和克莉婭老師交談了一會,克莉婭才想起自己還有事情要做,和莊明歌道別後分開,莊明歌把堆放在自己身邊的書籍收拾了一下,用魔法送回剛才取下來的位置,起身離開了圖書館。


他要做的事情已經達到,不需要在繼續待下去。


現在更加重要的是問清楚哈曼到底為什麽要害自己,莊明歌清楚的知道自己並沒有得罪這個人,莊明歌也想過這個哈曼是不是被什麽人利用了,比如瑞特……


不過令莊明歌奇怪的是,不管是瑞特還是哈曼,都是混血兒,應該沒有什麽背景吧,為什麽可以弄到龍眼水這麽稀有的東西。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莊明歌才發現自己似乎犯下了一個先入為主的錯誤。


整天被那些高傲的純血統鄙視,下意思的認為混血兒其實都是魔法界的一些平民什麽的,壓根就忘記了,混血兒之中也有著高貴的人。


比如西昂,混血王冠家族之後。


指不定瑞特或者哈曼,又是什麽強人的後代。


不過,事情真的是這樣嗎?莊明歌沒有底,他強行止住了立即找哈曼或者瑞特算賬的想法,調整了一下方向,向一年級上選修課的地方走去。


念話雖然是一種非常方便的魔法,但無奈使用範圍有著限製。


現在莊明歌和西昂之間的距離,已經超過了念話使用的範圍之內。


花費了一些時間來到選修課的教室外麵,莊明歌發現選修課的大教室內,有上百名學生正在聽講,其中就包括坐在最前排的西昂。


淡淡的陽光灑落下來,瑰麗的色彩透過窗戶射進教室,一層朦朧的色彩籠罩著整個教室,講台上,代課老師的低沉聲音回蕩在虛空,一副美麗的畫麵展現在莊明歌的麵前。


莊明歌眼神微微迷離,不由回憶起自己還是中國人時,還是莊明歌時,還在臨海市時,那上課的場景。


美麗的老師在講台上講解著自己的知識,自己在下麵做著一係列小動作。


和同學們的打鬧,開小差,玩手機,看小說,各種胡作非為。


像是那樣的情景,已經一去不複返了啊。


曾幾何時,總感覺上課很無聊,不時的盯著窗外正在上體育課的其他班級的學生,羨慕嫉妒……


自己終究不再是自己了呢。


帶著一絲遺憾,莊明歌沒有貿然打擾西昂,而是靜靜的站在教室外,等待著下課的鈴聲。


原本還以為即使是畢業,也不會在回想起那溫暖的日子,沒有想到現在就有些思念了呢,那段不為人知,也絕對不會對任何人講述的,隻屬於莊明歌的過往。


似水年華的平凡歲月,除了自己,還有誰知曉?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