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後來居上
loading...

黑寡婦搖了搖頭:“跟武狀元肯定是沒法比的,這天下也就隻有這一個老怪物。”


蘇揚不由無語,黑寡婦對武狀元可是沒有一點尊重啊。


“事實上,就像北宮戰神摩訶迦葉玉麵判官祁誌善這樣的人物,也都屬於怪物。”黑寡婦道:“這種人,都是百年未必能夠出一個的。近百年算是運氣好,竟然一下子出了三個,已經很不容易了。”


“哪三個?”蘇揚奇道,這不應該是五個嗎?


“北宮戰神,祁誌善,還有那個葉劍聖啊!”說到葉劍聖的時候,黑寡婦眉頭明顯挑了挑,讓蘇揚有些詫異。


“這三個?”蘇揚一臉懵圈:“那玉麵判官,摩訶迦葉,還有武狀元呢?”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啊!”黑寡婦道:“武狀元成名至今都二百七十二年了,你說他活了多少年了?這算是近百年嗎?”


“呃……”蘇揚被罵的一臉沒表情,低聲道:“那不還有玉麵判官和摩訶迦葉嘛……”


黑寡婦道:“摩訶迦葉是武狀元的師弟,兩個人師出同門。摩訶迦葉比武狀元小了三歲,不過他一直在佛宮不出,所以知道的人不多。如果不是出佛宮逼得玉麵判官不再殺人,這世上都還沒人知道有摩訶迦葉這個人物呢!”


“至於玉麵判官,這個老魔,也活了一百五十多歲了,都不能算是近百年的人物了。隻有北宮戰神祁誌善這些後來居上的,還有葉劍聖這個怪胎,才是近百年出來的人物。隻不過,葉劍聖要走另外一條路,所以就沒有在這個境界停留。否則的話,這五大高手,絕對有一個人要被擠下去。”


蘇揚聽得是一臉的震撼,這些秘聞,他可是第一次聽說啊。


摩訶迦葉,竟然是武狀元的師弟?


仔細想想,難怪當時酒和尚可以在杜新宇麵前那樣出手。正如酒和尚所說的那樣,他與張五公子是同輩的,教訓一個董星宇,那根本不算什麽事情啊。


“武狀元也是出身佛宮嗎?”蘇揚奇道。


“是的,他當初也是在佛宮學武的!”黑寡婦點頭。


“佛宮,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地方?”蘇揚詫異問道,能夠出這樣兩個大人物,這佛宮可真不簡單啊。


“就是一個和尚廟。”黑寡婦擺手道:“你就別管這些沒意義的事情了,我告訴你,燕北蘇家雖然沒有諸如北宮戰神這樣的高手。但是,強如薛怒那樣的存在,卻是很多的。蘇澤要是來京城的話,他身邊肯定不缺類似的高手,這次的事情,將會很麻煩!”


蘇揚之前不知道這些情況,聽到這裏,他的眉頭也緩緩皺起。真要是這樣的話,這件事的確是有點麻煩啊。


“這麽說來,要不我先把這個陳本鴻找出來?”蘇揚問道。


“不行!”黑寡婦很幹脆地拒絕:“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黑白無常那批人把陳本鴻弄走了。你這個時候若是去找,先不說能不能找得到,很有可能中了他們的計謀。到時候,他們若是殺了陳本鴻,再栽贓給你,那你才真的是跳進黃河洗不清了。就算不栽贓,遭遇了他們的陰謀陷阱,也很麻煩!”


蘇揚緩緩點頭,這些事情,他也考慮了一些,的確是不適合。


“為今之計,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黑寡婦思索了一會兒,問道:“你去清河學院怎麽樣?”


蘇揚也沒有具體說清河學院那邊的情況,隻是告訴她,清河學院的人們都不在。自己隻是遇到了袁天罡和吳道子,跟他們兩個人說了這件事。


“他們兩個答應了這件事?”黑寡婦問道。


蘇揚點頭:“不過,這倆老燈的話信不著,我覺得還有必要再見一見清河學院的其他人。”


“不用了。”黑寡婦道:“他倆同意了就行!”


“啊?”蘇揚愣住了,怎麽黑寡婦對這倆人很是信任嗎?


“算了,這件事就先這樣吧。”黑寡婦擺手:“燕北蘇家的人估計這兩天就會到京城,你得小心提防一下。遇上蘇家的人,千萬不要大意,他們的實力,不是你想的那麽簡單。”


蘇揚緩緩點頭,他看得出,黑寡婦的表情很是凝重,這件事絕對不能小覷。


蘇揚先離開了,紫奴回到屋內,看著閉眼靠在沙發上的黑寡婦,也不敢說話,隻是恭恭敬敬地收拾著桌上的東西。


過了良久,黑寡婦方才睜開眼睛,她雙目當中盡是精芒,沉聲道:“紫奴,安排一下,開始咱們的計劃!”


“啊?”紫奴愣住了:“小姐,現在都開始嗎?京城這邊,咱們……咱們還沒有徹底掌控啊……”


“來不及了!”黑寡婦沉聲道:“燕北蘇家這一次派出來的人太多了,我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忙碌什麽事情。但是,他們的事情忙完之後,肯定還會來京城。這一次,十大宗門也都來了京城,燕北蘇家隱忍了十幾年時間,這一次派來這麽多人,目的肯定不簡單。咱們必須提前準備,免得到時候被人打了個措手不及!”


紫奴的表情也凝重起來,她立馬站起身,恭聲道:“小姐,我這就去安排。”


紫奴快步跑出房間,黑寡婦站起身走到窗戶邊,靜靜看著燕北的方向。沉默良久,黑寡婦緩緩握緊了雙拳,輕聲道:“是時候回去了!”


……


蘇揚並沒有回沈家大院,而是直接去了呂東林那裏。


酒和尚薛怒都在這裏,看到蘇揚過來,呂東林便立馬道:“蘇揚,我還說你去找你。陳本鴻的事情,你聽說了沒?”


呂東林對蘇揚很是信任,並沒有問蘇揚是不是他抓走了陳本鴻,而是問他是否聽說了。


蘇揚點頭,沉聲道:“剛才黑寡婦把我叫去了。”


“黑寡婦?”呂東林撓了撓頭:“這麽說來,具體情況,她也跟你說了吧?”


“什麽具體情況?”蘇揚奇道。


“燕北蘇家!”呂東林道:“蘇澤那個王八蛋出來了,估計很快就要來京城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