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1章 為難的條件
loading...

“神緣大會確實很有來頭!你就算沒有聽說過,也應該有所耳聞吧?”火舞聖女狐疑的看著陸天羽。


陸天羽很幹脆道:“我確實沒聽說過。”


“好吧……對於一般人來說,神緣大會確實神秘了些。”想到神緣大會的神秘性,火舞聖女釋然了,道:“神緣大會,顧名思義,就是結神緣的大會!”


“而這裏的神緣,指得便是紫微神君!意思是說,這個大會,與神君有緣的人,則能得到一件神君留下的法寶。當然,法寶有次有好,到底能得到什麽,就要看個人機緣了。”


這個大會倒是挺有意思。


隻是陸天羽有些好奇,青鳥大陸,青鳥是大陸上的信仰,要舉辦這種神緣大會,應該是以青鳥的名義吧?為何會是以神君的名義?


而且,聽上去,這裏的神君法寶應該有不少,可沒聽說青鳥大陸上有關於神君的傳說啊!


“青鳥依舊是我輩修士的信仰,至於神君的傳說,聽說過的人的確不多,那是因為神君在青鳥大陸待的時間不如青鳥長,而且刻意隱瞞過行蹤……”


“事實上,在青鳥誕生之前,神君就來過大陸,那個時候的青鳥大陸還是一片蠻荒,也並不叫青鳥大陸!而青鳥誕生之際,神君就在旁邊,當然,這一切並不被大眾熟知、隻有我等這些隱世門派才清楚、最關鍵的是,神君在青鳥大陸留下了一個門派……”


火舞聖女說著,陸天羽頓時驚訝了,道:“神君在這裏留有門派?莫不是他人自稱?”


“當然不是!”火舞聖女沒有意外陸天羽的反應。


事實上,她第一次聽說這件事的時候,反應也和陸天羽一樣,認為所謂神君留下的門派,應該是他人故意套用神君之名,圖一己之私。


後來才知道,神君確實在青鳥大陸留有門派,而且還是親傳的弟子門派。


據說,天地開辟之初,青鳥年幼,尚在成長階段,修為和實力都不高,為了保護它不被遊曆萬界的大能修士抓走,淪為寵獸,神君便在青鳥大陸留下傳承,讓接受傳承的修士發展門派、護衛青鳥。


時至今日,這個門派已經發展壯大成為青鳥大陸的第一大派,所謂的青鳥門或者其他的大門大派,在這個門派麵前根本就連螻蟻都不如。


這個門派的實力能夠撼動整個青鳥大陸,而火舞聖女、耶律戰、墨綠衣女等都是這個門派的弟子……


“等等,你不是說,你們不是同一個門派的嗎?”陸天羽好奇的打斷了火舞聖女的話。


“如果細分的話,我們確實不是同一個門派的人。可我們門派的創派之人,就是從那個門派走出來的,他們是那個門派的弟子,因此,我們也可以說是同一個門派的……但拋開那個門派來說,我們又各自隸屬於各自的門派,你明白我的意思嗎?”火舞聖女說道。


陸天羽點頭,“你們幾個的門派實際上是那個門派發展出來的分支,但這個分支是獨立的,但具體的歸屬還是那個門派。”


“沒錯。”火舞聖女讚賞的看了陸天羽一眼道:“我們三個的門派各自獨立,甚至還各有紛爭,但從宗門的血脈上來說,是屬於那個門派的。因此,進入那個門派修煉,便是我們這些分支門派弟子的願望……你現在明白我們幾個人來此的目的了吧?”


明白了!


陸天羽確實明白了,想來,那神緣大會就是一次考核的機會,隻要能通過神緣大會的考核,他們就能得到進入那個門派修煉的機會。


畢竟,作為始祖門派,那個門派中的戰訣、戰技、法寶、玄兵肯定是要好過分支門派的。


是的!


火舞聖女直言不諱道:“那個門派所修煉的戰訣、戰技皆是神君留下的,若能修習,雖不一定能成為神君,卻有成為帝尊的希望!那個門派建立至今,出過為數不少的帝尊。”


“而此次的神緣大會,最高級別的獎勵便是神君留下的法寶玄兵,而次一些的,便是神君留下的戰技、戰訣、法寶玄兵。”


“因此,隻要能參與神緣大會,就有機會得到誘人的獎賞。”


“活著的死亡之鳥就是進入神緣大會所必須的條件?但死亡之鳥隻有一隻,要你們三個強?”陸天羽問道。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而且,能不能得到死亡之鳥,更關乎著我未來能不能繼承我門掌門一位、墨景跟我目的一樣,她也要得到死亡之鳥,以證明自己有資格成為掌門弟子,日後成為掌門。”火舞聖女說道。


墨景,便是那位墨綠衣女修,她和火舞聖女的來曆一樣,也是隱世門派的弟子,最有可能成為掌門弟子、繼承掌門的弟子。


她們兩個得到死亡之鳥的用意是相同的——進神緣大會,爭奪掌門之位。


“你們兩個捉拿死亡之鳥是為了爭奪掌門之位,那耶律戰呢?”陸天羽問道。


“耶律戰……”火舞聖女猶豫了下道:“耶律戰乃是掌門之子,不出意外的話,他很有可能繼承掌門之位,而他早已有了進神緣大會的資格。他來,隻是為了證明他的實力。”


“隻有這樣?”陸天羽似笑非笑的看向火舞聖女,縱然他沒聽到耶律戰和墨景達成的交易,但也能看得出來,耶律戰對火舞聖女的心意。


火舞聖女卻是麵無表情道:“他有沒有其他的用意我不清楚,我看的隻有這一點。”


看來這位火舞聖女對耶律戰並不怎麽感冒。


陸天羽點頭,理解了。


“你答應幫我了嗎?”火舞聖女再次問道,神情語氣楚楚可憐。


陸天羽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道:“我幫你能得到什麽好處?”


“你想要什麽好處?隻要我有的,我肯定答應。”火舞聖女說著,語氣中充滿誘惑。


陸天羽拉開她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淡淡道:“我的要求很簡單,第一,若真抓到了死亡之鳥,你必須保證,死亡之鳥不能再出來肆虐大陸……”


“這點你大可放心,死亡之鳥與我而言,就是證明實力的東西罷了,交給掌門看過後,我必然會親手了解這畜生。”火舞聖女說著,語氣冰寒,不似作假。


陸天羽滿意的點頭,繼續道:“第二個要求,我等也想去見識見識那神緣大會。”


“這……”陸天羽這個要求讓火舞聖女有些為難。


“怎麽,不行?”陸天羽眉頭一挑道。


“並非我不同意,我若能拿到死亡之鳥,有資格進入神緣大會,到並不是沒有可能帶你們進去。但外人想要進神緣大會並不容易,到時候怕是要委屈你們了……”


其實,這個神緣大會並不是為青鳥大陸上的普通修士準備的,有資格進神緣大會的,莫不是與“那個門派”有關係的,就算偶有外人,也是有身份地位的掌門、宗主。


想想也知道,哪怕那個門派在寬宏大量,也不會容忍神君的傳承流落到外人手中,因此,能進到神緣大會的,大都是耶律戰、火舞聖女這樣的、與他們有關係的人。


也因此,陸天羽他們想進神緣大會就要做些掩飾,最簡單的,就是扮作火舞聖女那個門派的弟子、仆役……


“若僅僅如此的話,倒也無妨。”陸天羽說道。


但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火舞聖女打斷了,道:“我門隻有女修……”


“啊?”陸天羽一愣,隨即有些哭笑不得道:“那你打算怎麽辦?”


“隻有兩個辦法,一,你等假扮我的仆役,二,你等假扮我門下弟子的道侶……”


“假扮道侶?”陸天羽聞言一愣,仔細的看了火舞聖女一眼,見她麵無表情,應該不是戲耍他,頓時就有些哭笑不得起來。


要說這兩個條件倒也不過分,他自己是無所謂,不論是加班仆役還是假扮道侶都可以,反正是假扮的,他也不會當真。


可現在並不是隻有他自己,還有北冥三老、山鬼、白勝凱、九膽吞天吼他們!


要說韓非、齊天同兩人對這個提議應該也不會有什麽異議,可北冥三老他們能同意嗎?


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無論是假扮仆役還是假扮道侶,都不可能同意!


北冥三老雖是散修,但好歹也是聖者修為,實力強大、地位頗高,讓他給別人當仆役,就算是假扮的,他們想必也會不舒服。


至於假扮道侶……


以他們的心性,更不會同意的。


再說白勝凱和山鬼兩人,他們是陸天羽的仆役,陸天羽讓他們做什麽,他們就會無條件的去做,但陸天羽不願意強迫他們,而不強迫他們,他們肯定也不會同意的。


更加難辦的就是九膽吞天吼了,它乃是準帝修為的妖獸,讓它給他人當仆役,那豈不是要激怒它?


陸天羽好不容易安撫住它,讓它老老實實的跟著自己,可不願意去招惹它。


這麽一想,陸天羽頓時為難了……


自己無法代表其他人,自然不能替其他人答應,可若不答應,那神緣大會就去不成。


他是神君傳人,自然不願意錯過這神緣大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