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她現在需要一個契機
loading...

周小素並非懵懂無知的少女,早經曆過人事的她,自然不會對那種男女之間的聲音陌生。


那,分明是一個女人在床上,陷入進去的聲音。


那個女聲,那個極力壓抑著自己聲音的女聲,隱約間帶著痛苦,自然是李妮發出的。


可是,那個男人呢?


與她糾纏的男人,就是她所謂的男友宋北璽嗎?


她不會是自己恰好撞到人家“恩愛”的場麵了吧?


周小素尷尬皺眉,收回了想要敲門的手。


她剛要躡手躡腳的縮回去,卻聽到李妮求饒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從裏麵傳出來:“不……不要……求求你……”


周小素更加的紅了臉,想大步要離開。


可她剛轉身,就聽到一個男人深沉,沙啞的嗓音。


男人仿佛還未曾從女人的漩渦中抽身,聲音裏帶著若有似無的譏笑:“嗬,求我?這兩年你都求了我多少次了?為了你那個原生態的破落家庭,為了你那個勢力眼的母親,更為了所謂的錢,我看你真是賤到骨子裏了!”


很大的聲音,彰顯著裏麵的行為有多快速。


“求求你小聲點行嗎?我朋友……還有她的兩個孩子……都,都在隔壁……不要……不要吵到她們……”女人輕聲哀求的聲音。


“嗬,現在知道難為情了?當初爬上我床的那一刻,你怎麽不想想這種後果?瞧瞧你這張平凡無奇的臉,也就在床上有那麽一兩分生動的顏色。真該讓你所謂的朋友看看,你為了錢,甘願出賣自己的模樣,有多可恥!對,表情再給我放開一點,身體再給我放鬆一點……”


李妮痛苦的哽咽:“你不要說了……求你不要說了……當初不是我……”


“嘖,寶貝,你這麽好看,我真該拍個錄影帶,叫這麽大聲,你是想吵醒隔壁的那母女嗎?”


“……”


李妮死死的咬緊牙關,承受著他對自己的羞辱,但身體被男人刻意的折磨,她還是忍不住發出輕聲。


門外的周小素卻恍若雷擊。


李妮說,別墅是她男友送的時候,眉眼裏堆積的全是笑容,她以為她交的這個男朋友是真心實意寵愛著她的,當時也並未曾往深處多想,進而忽略了她眼角處堆砌的委屈。


沒想到事實竟然是……


奢華的別墅,家具,還有李妮身上價值不菲的名牌服裝,鞋子,包包,原來竟是這樣得來的嗎?


周小素隻覺得渾身僵硬,四肢麻木。


她眼角不知道什麽時候流下了淚,這一刻,她隻為李妮覺得心疼。


她原以為,李妮那樣樂觀開朗的女孩,經曆過宋北野那樣的惡魔,遇到了一個真心實意對她的男朋友。


沒想到她隻是從一個男人的魔爪逃脫出來,卻又落入另外一個悲慘的囚籠。


她實在太天真了,自己心安理得的住在李妮的房子裏,卻沒想到這是她用自己的身體交換而來的。


聽著房間裏的男人,對李妮不停的說出那種話語,更不停的折騰著她,周小素隻恨不得立即衝到房間裏,將那個男人揪出來狠狠的打一頓,可是她不能。


一來,那個男人權勢滔天,是她惹不起的瘟神。


二來,李妮肯定不想自己自己如此狼狽的一麵,暴露在自己麵前。


周小素胸腔內此時壓抑著一股強烈的恨意,為什麽男人都這樣逼迫女人呢?


董子俊那個該死的男人這樣,現在欺負李妮的這個男人也是,她真的好想衝進去將那個男人暴揍一頓!


捂住嘴巴,周小素強擦了眼角的淚,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次臥。


剛回到臥室,就看到大妮乖巧的坐在被窩裏,柔軟的頭發蓬鬆成一團,可愛的就像一團白白嫩嫩的糯米。


看到媽媽回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巴巴的問道:“媽媽,我好渴呀,你找到熱水了嗎?”


“寶寶乖,媽媽沒有在阿姨家找到熱水,馬上快天亮了,等天亮了媽媽再給你找水喝好不好?”周小素揉了揉女兒的小腦袋,心口好像被細細密密的針頭紮過一般,疼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大妮本就很懂事的小女孩,盡管她嘴巴裏特別渴,但看到媽媽似乎眼角有淚,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雖然她不明白媽媽為什麽流淚,但她還是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擦了擦周小素的眼睛,稚聲稚氣的說:“媽媽,大妮不渴了,你不要哭,也不要生氣……我明天再喝水好不好?我們先睡覺吧……”


天真的孩子,以為自己喝水吵到了媽媽休息,心裏泛起了愧疚。


周小素鼻尖酸的厲害,摟緊了大女兒,望著和大寶一模一樣的二女兒,隻覺得夜色好難熬……


……


另一邊。


戒毒所。


林寧已經記不清自己在這裏呆了有多久了,隻記得隔三差五,便有一群人高馬大的女人,對自己各種折磨,她懼怕黑夜的降臨,更懼怕呆在封閉的房間。


每當周卿或林文正來看她的時候,她不止一次向他們控訴,自己在這裏每天都受到殘忍的虐待,訴說自己想回家的意願,她不想在這個鬼地方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可是,偏偏林氏夫婦每次過來看她,她都被收拾的幹幹淨淨,清清爽爽,身上沒有任何傷口。


後來,實在按捺不住她的哭訴,林氏夫婦便叫來了醫生為她做全麵體檢。


可除了她吸毒之外,沒有檢查出來任何的問題。


他們隻以為林寧在說癔症話,每次過來都囑咐她好好戒毒,等她毒癮戒掉,好好做人,他們會重新接納她,成為林家的女兒。


林寧從一開始對他們的期盼,到後來逐漸變得絕望,死寂,心理日益變得越來越扭曲。


她覺得自己現在淪落到如此悲慘的地步,全都是拜阮白那個賤人所賜。


若不是她搶了自己林家大小姐的身份,若不是她搶了她心儀的男人,若不是她回歸林家,那她依然是林家萬千寵愛集一身的豪門千金,被眾貴女豔羨,恭維,維持著她獨一無二的風光。


可惜……


她現在隻是需要一個契機,一個能讓她從這裏出去的契機。


隻要她這次能出去,林寧在黑夜中豁然睜開了那雙詭異的雙眸。


她桀桀的冷笑著,那模樣恍若被惡鬼附身,簡直讓人不寒而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