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 秋雨梧桐
loading...

青天弓和白日箭的威名實在太大,即便是在明處射出,也沒有幾個人能夠閃避。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


更何況,青天太子還是出其不意的射出這一箭,能夠將張若塵射殺,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張若塵!”


黃煙塵的雙瞳放大,湧出懾人的寒光,立即化為一道藍色的幽影飛出去,想要去接住從天而降的張若塵。


“嘩——”


就在這時,兩道血氣從地底飛出來,凝聚成兩位不死血族,竟是青天部族的兩大高手焰心公主和鬼霧。


他們從左右兩個方向,對黃煙塵起偷襲。


除此之外,慕容月、白黎公主、孫大地、青墨,也都遭到不死血族強者的偷襲。


其中,慕容月、孫大地、白黎公主都遭受重創,青墨、黃煙塵卻也受了一些輕傷。


隨著不死血族的加入,戰鬥成一麵倒的趨勢。


“不……怎麽會這樣……不可能……”


木靈希瞪大雙眸,如同遭受雷擊一般,望著從半空墜落下來的張若塵,有一種心被撕碎的感覺。


隨後,她的背上長出一對冰凰羽翼,失去理智一般,強行衝破齊霏雨和藍采桑的阻攔,化為一道光梭,不顧一切向龍頂山飛去。


齊霏雨調動聖氣,想要去將她追回來。


“你攔不住她的,讓她去吧!”


歐陽桓淡淡的說道,臉上不帶任何情緒波動。


阿樂深深的一皺眉,隨後,踩出一種玄奇的步法,向龍頂山的方向走去,看似走得不緩不急,實際上每踩出一步都是一大段距離。


他不相信張若塵已經死去,像張若塵那樣的人,怎麽可能如此輕易就死去?


這樣的死境,他遭遇過好幾次,卻沒有徹底死掉,更何況是比他更加厲害的張若塵。


先前,阿樂沒有出手,隻是因為,他對張若塵有足夠的信心。


甚至,他都在懷疑,張若塵做這件事是有深層次的原因,不可能真的是走火入魔。


可是,現在這樣的情況,卻讓阿樂感覺到困惑,卻不得不趕去龍頂山。


一片血紅色的雲彩,向阿樂飛了過去。


血雲中,有著數十道不死血族強者的身影。其中,一位跨入《半聖外榜》的不死血族,嗬斥了一聲:“人族修士敢闖龍頂山,殺無赦。”


阿樂不言,繼續前進。


血雲中散出無窮殺機,向下一沉,數十位不死血族的強者落到地麵,一連數十道攻擊,向阿樂打了過去。


“唰唰。”


鐵劍出鞘,劍光四射。


下一刻,阿樂從血雲中走出,地麵上,隻留下數十具不死血族的屍骸,全部都是一劍斃命。


阿樂追上木靈希,將她攔截,以一種生硬的語氣說道:“你回去。”


木靈希的雙眼盡是血絲,心中相當悲涼,什麽話都聽不進去,隻想立即趕去龍頂山。


“若是張若塵還活著,我將他活著帶出來。若是張若塵已經死去,我將他屍體背出來。”


說完這話,阿樂沒有再理會木靈希,向龍頂山的方向行去,度變得更快。


木靈希沒有回去,繼續趕去龍頂山。


他們再次遭遇不死血族的攔截,這一次,一共有三位《半聖外榜》上麵的強者出手,乃是不死血族的三位準聖。


一位達到《半聖外榜》第八十二位的不死血族強者,背上長有一對銀色肉翼,冷哼一聲,“都已經警告過你們,還敢硬闖龍頂山,你們是想步張若塵的後塵嗎?”


能夠跨入《半聖外榜》前一百位的生靈,都有與下境聖者較量的實力,說話自然是相當硬氣,根本不懼阿樂和木靈希。


沒有任何多餘的話,阿樂拔劍出鞘,向三位不死血族的準聖斬了過去。


僅僅隻是第一劍擊出去,其中一位不死血族準聖就被阿樂斬殺,倒在血泊之中,身體斷成九節。


三劍後,第二位不死血族準聖被斬殺,身體被鐵劍劈成了兩半。


第三位不死血族的實力相當強大,與阿樂對拚了十數招,最終,還是難逃一死,體內的聖魂都被劍氣劈碎。


經曆這一戰,在場的所有生靈,沒有人再敢小覷阿樂。


一人一劍,銳不可當。


此刻,龍頂山下的重水,全部都已經退走,流向遠處,顯露出被水浪衝刷過的泥濘大地。


阿樂和木靈希到達龍頂山的山下,走著密密麻麻的屍體之間,以最快的度登山。


“本以為蠻族各族和不死血族的強者都在這裏,人族應該會立即退走,卻沒想到,竟然又來一個人族強者,真是有點意思。”


鯤族皇子的嘴角一勾,從半空急向下俯衝,鎖定住正在登山的阿樂,將尖銳的長槊猛然擊了下去。


阿樂遭遇前所未有的大敵,揮動鏽跡斑斑的鐵劍,與光華萬丈的長槊硬拚了一擊。


“嘭。”


劍與槊的碰撞聲,形成震耳的音波,將四周的一些六階蠻獸都震得七竅流血。


阿樂的雙腳離地,向山下倒飛。


鯤族皇子的戰意沸騰,長笑一聲,背上的一對赤紅色大翼展開,貼著地麵飛行,向阿樂追了上去。


“嘭嘭。”


一人一獸繼續交鋒,打得地麵不斷裂開,形成一道道觸目驚心的溝壑。


鯤族皇子每攻出一擊,阿樂都會向後退出數十丈距離,同時,卻也能將它的力量化解於無形。


一個默默無聞的人族劍客,能夠擋住威震天下的太古巨凶,已經是相當驚人的事,很多人族修士都在打聽阿樂的來曆,對他生出濃厚的興趣。


就在這時,龍頂山的半山腰,響起一聲刺耳的箭鳴聲。


隻見,白日箭從半空射了下來,化為一道白光,擊穿木靈希的身體。箭上具有的衝勁,帶著木靈希的身體,一直飛到半空。


木靈希身上的衣袍,完全被鮮血染紅,柔弱的身體猶如血紅色的紙蝶一般,向山下墜去。


本來,她都已經快要達到山頂,很快就能見到張若塵,卻沒想到,終究還是差了一步。


木靈希體內的生命力在快消失,雙目依舊盯向龍頂山的方向,隻不過,她與龍頂山的距離卻越來越遠。


“嘩——”


白日箭劃出一個美麗的弧度,飛向高空,重新落入青天太子的手中。


青天太子就像是做了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一般,沒有太大的觸動,隨後,彎弓搭箭,瞄準正在與鯤族皇子交手的阿樂。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眼睛餘光,卻看見一道人影,從虛空之中走出來。


那是一個穿著一身整潔黃杉的年輕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出頭的樣子。


他閑庭信步的走在虛空,伸出一隻手,抓住木靈希的手腕,向前輕輕的一帶。


等到木靈希到達他的百丈內之後,就像是進入液態的水中,竟然懸在了半空。


青天太子本能的感受到黃杉男子是一個危險人物,眼睛一縮,立即調轉箭頭,瞄準了過去,道:“你是何人?”


黃杉男子沒有理會青天太子,隻是生出了一隻修長而白皙的手掌,以一種極其優雅的動作,放在木靈希的嬌軀上方。


在他的手掌心,一股淡黃色的氣流湧出來。


淡黃色的氣流,呈現出一塊塊葉片的形態,飛入進木靈希的體內。頓時,被白日箭擊穿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度愈合。


原本,木靈希體內的生靈力都要流失殆盡,此刻卻如同是重獲新生了一般,散出無比濃鬱的生命之氣。


在場,所有生靈都大吃一驚,以驚異的眼神盯著黃杉男子。


傳說中,被白日箭擊中的生靈,生命力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流失出去。因此,張若塵被白日箭擊中,眾人還會認為他必死無疑。


然而,眼前這一幕卻很詭異,木靈希明明是被白日箭擊穿身體,現在卻生機勃勃,生命力比以前還要旺盛。


毫無疑問,必定是因為那個黃杉男子。


青天太子的眼中露出寒意,調動全身力量,轉移到雙臂,將青天弓又拉開了一些,使得弓身上散出來的光芒變得更加明亮璀璨。


“嘩!”


白日箭化為一道光梭,形成一連串爆響,拖著數十米長的尾巴,擊向黃杉男子。


黃杉男子依舊顯得鎮定自若,一隻手懸在木靈希的上方,眼神相當專注的盯著她,另一隻手卻緩緩抬起,竟然直接將飛來的白日箭抓住。


“竟然……抓住了……”


天地之間,響起一大片倒吸寒氣的聲音。


包括朱雀仙子、狴犴天王、立地大師、雪無夜在內,沒有人能夠保持鎮定,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神色盯著黃杉男子。


黃杉男子的五指鬆開,將白日箭輕輕的一拋,淡淡的道:“你現在才聖化了一百三十二處竅穴,若是,你能夠聖化一百四十二處竅穴,那麽我想接住這一箭,恐怕就沒那麽輕鬆。”


聖化一百四十四竅,就是肉身成聖。


聖化一百四十二竅,那麽,距離肉身成聖也就隻差最後那麽一點點,肉身力量也不知已經強大到何等地步。


“你到底是什麽人?”青天太子感覺到背心有些冰涼,無比忌憚的盯著黃杉男子。


“秋雨。”黃杉男子說道。


僅僅兩個字,卻使得所有生靈都沸騰了起來。


“他就是排在《半聖榜》第一的秋雨,我還以為,那兩個字是聖書才女隨意寫在榜單上麵,沒有想到竟然真有這麽一個人。”


《半聖榜》上,立地大師、吞天魔龍、雪無夜、朱雀仙子,都是一等一的強者,換做別的任何一個人,敢稱自己是《半聖榜》第一估計也沒有人會服。


見識過秋雨的實力之後,卻沒有人再敢不服。


叫做秋雨的黃杉男子,道:“大家不要誤會,我並非人類,隻是一棵生長在南域的梧桐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