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二百四十九章 絕對的實力
loading...

(晚安!歲月靜好,希望我每天就這樣,早午晚都能及時更新,及時向你們問一聲好!)


——————————


這……


這是怎麽回事?


我這是眼睛花了嗎?


當鄭飛的目光,看清楚場間的情形的時候,鄭飛的第一反應是他眼花了,要不就是他的眼睛出現幻覺了。


不然的話,他所看到的情形,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是的,一定是幻覺,一定是看錯了!


那個叫葉修的家夥,怎麽可能安然無事呢?


他的那個得力的小弟,怎麽可能會倒在地上,痛苦地慘叫呢?


這完全是不科學不可能的事情啊。


這場景應該反過來才對啊!


鄭飛使勁地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然後再次望向了前方。


然而,他的麵前的場景,沒有絲毫的變化。


視線之中,葉修還是那樣完好無事地站在那裏,那張清秀的臉上,那一抹略帶譏誚的笑意,顯得特別清晰,而他的那個得力小弟的臉上,那痛苦的神色也同樣的那麽清晰,和他的痛苦的神色,一樣清晰的,還有剛才衝向葉修的那幾個小弟的臉上的那充滿了恐懼和慌亂的神色。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在剛才那一瞬間,到底發生了怎麽樣的詭異的事情,才會導致這麽詭異的一幕發生?


看著眼前這越來越清晰的畫麵,鄭飛的臉上的神色,徹底的凝固了,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來,眼眸之中,充滿了困惑和不解的神色。


和鄭飛一樣感覺不可思議的,還有雜貨鋪中的其他人。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都覺得眼前的這一幕實在太詭異了。


明明他們這麽多大漢手裏握著鐵棍衝上去要打葉修的,怎麽到最後,葉修什麽事沒有,那個人倒是倒在地上哭喊了起來?若不是知道這些人是真的殘暴狠毒的人,是不可能和葉修一起做戲的話,他們真的會以為,那個人是不是在配合葉修演戲呢!


梁子的臉上並沒有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他的眼裏,隻有恐懼和震憾的神色。他的提醒,並沒有能夠起到作用。


他的那個同伴,還是被葉修放倒了。


而且正是以他所擔心的那種方式,像上次葉修放倒他的同伴的那種方式,通過可怕的爆發力和速度將他的同伴放倒的。


他不知道他的那個同伴,究竟有沒有聽到他的提醒,但是他感覺到,就算是他的同伴聽到了,也放在了心裏,也是沒有意義的!


葉修的那恐怖的爆發力和速度,實在太恐怖了!


因為緊張和擔心,所以剛才他的目光,一直都在盯著葉修,葉修擊倒他的那位同伴的過程,他是看得清清楚楚!


葉修就是那麽簡單地向前一衝,手肘一撞,他的那同伴就飛出去了,他的那個同伴,以及其他的同伴,根本就沒有能夠來得及作出任何的反應!


麵對這樣恐怖的速度和爆發力,就算是作出了提醒,作出了防備,又有什麽意義?


梁子知道葉修的爆發力很強大,一腳就能夠將他同伴踹飛,但是他沒有想到,葉修的爆發力,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而且更沒有想到,葉修的手上的爆發力,竟然也這麽強大!


這樣的家夥,他的老大鄭飛和今天的這些同伴們,真的能夠對付得了他嗎?


會不會像他上次那樣,再次上演一場折戟沉沙,全軍覆沒的結局?


梁子的心中,第一次生出了不安的感覺,也第一次對自己的這些同伴和老大的戰鬥力產生了一絲不信任。


“阿亮?這是怎麽回事?”


鄭飛的目光望向剛才同時衝向葉修的另外幾個小弟,臉沉如水。


“老大,剛才……”


聽到鄭飛的質問,一個比較瘦一些的家夥終於回過了神來,他的目光,望了一眼臉沉如水的鄭飛,又望了一眼葉修,想要解釋一下剛才的情形,但是卻發現,一時之間,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麽解釋,剛才葉修的動作,其實並沒有什麽特別的,隻是很簡單的一擊,唯一的就是快。


但是就是這麽樣的一擊,卻給他們的心靈帶來了巨大的震憾和衝擊。


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人的速度,能夠達到這麽快的,更沒有想到,一個人的力量,可以爆發得這麽幹脆,這麽強悍!


葉修抱起自己的雙手,目光望著這幾個被他剛才的那一擊震憾得連話都說不清楚的流氓,臉上浮起了一抹譏誚的神色,就這麽一點水平和實力的家夥,居然也敢大言不慚地想要對付他?


“愣著幹什麽,都給老子上,做了這個小子!這麽多人,難道還怕了他一個小白臉嗎!”


鄭飛看著這些小弟們臉上的神色,又看著葉修的臉上的譏誚的神色,隻覺得胸腔之中,一股火蹭的一下便燃了起來。


這個小子,他的臉上是什麽神色?


是鄙視和不屑嗎!


他這樣一個小白臉,居然還敢鄙視他們?


真是豈有此理了!


還有那幾個小弟,真是豈有此理,跟著他鄭飛這麽長時間,居然這一點定力都沒有,隻不過是經曆了一點我意外而已,至於這樣失魂落魄嗎?他鄭飛的臉都被他們丟光了!


在一聲冷喝的同時,他的目光,也緊緊的盯著葉修,他的手,也握緊了鐵棍,隨時準備動手,他還真就不信了這個邪了,這個小白臉,難不成還真的能搞出什麽花招來,真的會什麽魔法不成?


不錯,上!


做了這個小子!


就算他的速度再快又怎麽樣?他們這麽多人,他能夠打得了幾個?


他們這麽多人,難道還能夠怕了這個小子嗎?


在鄭飛的一聲冷喝和提醒之下,那些小弟們終於全都從震憾中回過了神來,臉上重新騰起了凶狠的神色和凜然的殺氣,一個個鬥誌重新燃了起來,再次握著鐵棍向著葉修砸了過去,這一次,他們也終於真正的領會了梁子剛才那一聲驚呼的苦心,在砸出去的時候,他們也留了一份心神,小心地提防著葉修了。


然而,僅僅一瞬間,他們便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驗證了梁子之前心中的那個預感,在葉修的那樣的絕對速度和恐怖的爆發力麵前,他們的任何的防備,都是沒有意義的!


葉修用血淋淋的事實,給他們上了一課,讓他們見識了什麽叫沒有最快,隻有更快!


告訴了他們,什麽叫做絕對的實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