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葉武聖
loading...

司徒敬元能夠明顯的感覺得到,司徒老祖在雙眼睜開的刹那間,眼中分明是流露出了一股難以言喻之色,像是充滿了震驚、焦慮還有一絲隱憂。


司徒老祖口中的“他”指的究竟是誰?


為何以著老祖的身份地位已經武祖境巔峰的實力,居然都會感到有些震驚焦慮?


司徒敬元深吸口氣,壓下心頭泛起的種種複雜情緒,他退了出去,把封天喊了進來。


片刻後,司徒敬元帶著封天走進了這座小院,來到了屋子內,麵見司徒世家中這位已經閉關數年極少露麵的老祖。


“封天見過老祖。”


封天走進來後,對那名灰白長發的老者開口。


司徒老祖擺了擺手,沉聲說道:“不必多禮。你跟老夫將所遇到的那名老頭的外貌特征還有一些顯著特點說一說。”


封天想了想,他說道:“這個老頭看上去約莫七十歲左右,身形顯得有些佝僂,抽著一根旱煙,形象看上去顯得邋遢隨意,給人一種不拘一格的感覺。具體有什麽特點,卻又形容不出來,不過他那股氣息將我鎖定的時候,給我的感覺就像是星河般浩瀚,那股威壓顯得極為的霸道,仿佛裹挾著萬鈞之力。”


司徒老祖聞言後他從石台上走下,他走進了一間裏屋內,十多分鍾後再度走出,他手中拿著一張宣紙,宣紙上素描出了一副簡單的畫像圖。


他將這副畫像圖遞給封天,問道:“你覺得跟這畫中之人是否相似?”


封天接過一看,他立馬點頭,說道:“的確是有著七八分神似。隻不過老祖所畫出來的卻是顯得年輕很多,但這臉部的輪廓還有五官,是極為相似的,活生生就是那個老頭年輕了二三十歲的模樣。”


司徒老祖眼中瞳孔驟然冷縮,他盯著那副畫像圖怔怔出神,好半晌才輕籲口氣,緩緩說道:“果然是他!沒想到,時隔多年,他又出現了!”


一旁的司徒敬元忍不住問道:“老祖,這個老頭究竟是誰?”


司徒老祖沒有直言,而是問道:“你們可知如今的武評榜上都有哪些人?”


司徒敬元立即說道:“武評榜第一的便是軒轅玄昊,這幾十年來他這武評榜第一人的位置就不曾變化過。第二名則是澹台高樓。第三名則是古瑤聖地的聖主……”


不等司徒敬元說完,司徒老祖擺了擺手,沉聲說道:“這幾十年來,這前三甲的名次的確是不曾變化過。但你們可曾知道,將近四十年前,有一個人能夠位列武評榜卻是不屑於武評榜,主動退出了武評榜的評選。倘若他位列武評榜中,隻怕這前三甲的位置將會發生變化。”


“什麽?”


司徒敬元臉色震驚,顯得難以置信,比較在他眼中,武評榜中的這前三甲絕對是高高在上的聖級強者,可以俯視古武界中的其餘強者,他們所代表的就是武道的至高巔峰,其餘人隻能仰視的存在。


曾有一人,竟然能夠撼動這前三甲的武道聖者,但卻是不屑於武評榜的評選,退出了這個榜單?


不難想象,這樣一個人必然會極為的輕狂,這種輕狂中卻又透著一種灑脫與自信,想一想都讓人為之向往。


“此人不屑於武評榜在於,他人為武評榜之人不足以跟他的名字位列一起。隻因他認為,武評榜不過是一個自欺欺人的榜單,換言之就是不夠真實。”司徒老祖感慨了聲,說道。


司徒敬元感覺到嘴角有些苦澀,不由問道:“老祖,此人究竟是誰?難道是封老等人在江海市遇到的那個老頭不成?”


“如果所猜不錯,應該是他——葉武聖!”


司徒老祖語氣一沉,一字一頓的說道。


“葉武聖?”


司徒敬元腦袋有些發懵,一個聖級強者?


一旁的封天臉色更是無比震撼,一張老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之感,以著他的年紀他有所聽聞那個人在古武界江湖的風采,隻不過等到他出道的時候,那個在古武界江湖中快意恩仇、灑脫一世的人物已經銷聲匿跡,留下了種種讓人津津樂道的傳聞。


“他名為葉武,三十歲入聖級領域,被譽為古武界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聖級強者。他無門無派,孑然一身,獨來獨往,灑脫不羈。當時所有的古隱世家、古武聖地都向他伸出了橄欖枝,開出他可以任意擬定的條件,隻為將他招攬。但他拒絕了,他當時有一句話在古武界廣為流傳——老子一人就是一個宗門,何須再入宗門?”司徒老祖開口,回想起當年那人的風采,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敬佩三分。


“從此,古武界中‘一人就是一個宗門’唯獨他一人,葉武聖!”司徒老祖繼續開口,說道,“那時候,有他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他的地方就有無數的追隨愛慕者,可謂是應者雲集。當時古武界中有幾個以童男童女精血來修煉魔功的魔頭,軒轅世家曾聯合三大聖地派出諸多強者前往圍剿,當中不乏武祖境巔峰強者,卻全都铩羽而歸,那幾位武祖境巔峰強者身負重傷,險些身死。隻因一位魔聖突然橫空出世,出手截殺。第二天,葉武獨自一人,截殺魔聖及其身邊的四位魔頭,那一戰葉武斬下魔聖頭顱同時擊殺四名魔頭,將五顆大好頭顱當酒壺,大口飲酒,如此風姿數百年來唯獨他一人。”


“後來過了好幾年,葉武突然消失了,據說是因為一個女人。具體的詳情老夫也不得而知。反正從那時候起,葉武退出了古武界,古武界的江湖再也沒有他的身影。但葉武聖之名,卻是在那一代古武界無數人的心中留下了一個不可磨滅的印記。”司徒老祖開口,接著他老眼中目光一沉,有著精芒閃動,緩緩說道,“在江海市喝退封天等人的基本可以認定就是消失多年的葉武聖。現在,敬元你可以說說,為何司徒家會招惹上此人?”


說話間,司徒老祖一雙老眼盯住了司徒敬元,目光中充滿了逼人的質問之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