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別給華夏男人丟人
loading...

賭桌上,已經堆滿了籌碼,跟一個小山似的。


蕭晨叼著煙,臉上帶著幾分張狂與得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華夏來的,不時還來幾句華夏語。


賭桌上的人,換了一茬又一茬,到了最後,幹脆沒人跟他玩了。


“怎麽,沒詐金花的了啊?那我們再玩點別的吧。”


蕭晨站起來,拍了拍他身旁的兩個洋妞的屁股。


“來,幫我把籌碼收起來。”


“是,主人。”


兩個洋妞點點頭,用膩膩的聲音喊道。


這是剛才她們其中一個對蕭晨的稱呼,結果聽得蕭晨很是開心,甩手就是一個十萬的籌碼!


所以,另一個馬上跟上,也得到了十萬的籌碼。


“老蘇,我們去玩二十一點吧?”


蕭晨四下看看,說道。


“好。”


蘇雲飛無所謂,他知道蕭晨賭術很厲害,他也僅是重在參與罷了。


等蕭晨在二十一點賭桌上坐下時,好幾個人嚇得站了起來。


剛才,他們可都見識過蕭晨的厲害了。


在他們看來,跟蕭晨賭,那不是找死麽?


不過,還是有人不信邪,覺得蕭晨玩詐金花厲害,玩二十一點就不一定了。


尤其是蕭晨麵前那一堆籌碼,讓他們很是心動。


另外,賭場方麵,也安排了兩個高手,坐在了賭桌上。


蕭晨瞄了他們幾眼,心裏冷笑,看來賭場也惦記上了他的籌碼啊。


等荷官洗完牌後,開始發牌。


蘇雲飛很快就爆了,把牌給扔掉。


而蕭晨則四下看看,繼續要牌,等待著同桌的人說話。


到了最後,開始比牌,蕭晨並不是最大的。


這讓賭桌上的人都很興奮,果然蕭晨玩二十一點不怎麽樣啊!


蕭晨看著他們興奮的樣子,心裏冷笑,但麵上卻不動聲色。


就這樣,在他連續輸了幾把牌後,桌上的賭注,也越來越多了。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蕭晨這把牌又要輸了時,他又喊了一張牌。


“好了,掀牌吧。”


蕭晨看著賭桌上的人,露出笑容。


看著蕭晨的笑容,賭桌上的人,都心生幾分不好的預感。


不過,已經到了這時候了,也容不得他們退縮啊。


幾乎在所有人,都押上所有賭注後,開牌了。


“二十一點!”


賭桌上的人以及周圍看熱鬧的人,看著蕭晨的牌麵,目光一縮,臉色大變。


“嗬嗬,承讓了。”


蕭晨咧咧嘴,用華夏語得意的謙虛了一句後,示意他身邊的兩個洋妞,把籌碼都收回來。


這一把,剛才輸的錢,全部贏回來了,然後還贏光了他們所有的錢!


賭場的兩個高手,也是一驚,心裏有些懊惱,大意了!


“還有誰?來,我們繼續。”


蕭晨把玩著幾個籌碼,隨手塞進兩個洋妞胸前的溝裏。


“謝謝主人。”


兩個洋妞大喜,這又是十萬啊。


“嗬嗬,今晚開心就好。”


蕭晨咧咧嘴,他覺得此時的他,就像是國內那些無腦的二代,有錢,張狂!


不過,他還挺喜歡這種感覺的,很爽!


十來分鍾後,賭場介入了,把能派的高手,都派出來了。


可依舊被蕭晨殺了個落花流水,而他眼前的籌碼,也越來越多。


“老蕭,差不多了吧?要是再多,估計我們就走不了了。”


蘇雲飛小聲提醒道。


“嗬,你覺得現在這樣,我們就能走了麽?”


蕭晨笑了笑。


“額,也是。”


蘇雲飛看了眼蕭晨麵前的籌碼,點點頭。


到了最後,賭場方麵實在坐不住了,變相警告了蕭晨。


而蕭晨根本無所謂,又贏了一陣子後,才把籌碼換了。


為了防止支票沒用,他直接讓賭場轉賬。


當著這麽多人的麵,而賭場也沒辦法不兌現,隻能給蕭晨轉賬。


不過,他們想的是,一會兒就能把錢再拿回來!


“老蘇,我們走吧。”


蕭晨左擁右抱,在一眾人等羨慕嫉妒以及同情、嘲弄的目光中,跟蘇雲飛離開了賭場。


“嗬,這華夏人也太囂張了,不知道死到臨頭了麽?”


“沒錯,賭場不可能放過他的。”


“明天也許就有新聞說,兩個華夏人暴屍街頭……”


不少人冷笑著,在他們看來,這兩個華夏人,已經相當於是死人了。


“主人,我覺得……我們應該趕緊走。”


一個洋妞也懂這裏麵的道道兒,有些擔心地說道。


“嗬嗬,你害怕賭場的人來報複?”


蕭晨笑著問道。


洋妞一愣,這華夏人知道?既然知道,他為什麽好像沒有絲毫擔心的樣子啊?


還沒等他們上車,就見十幾個大漢圍了過來。


“老蘇,你來還是我來?”


蕭晨看著這十幾個大漢,笑著問道。


“我來吧,哪有土豪自己動手的,是吧?”


蘇雲飛笑了笑,說道。


“嗯,也是,去吧,我的保鏢。”


蕭晨點點頭,攬著兩個嚇得臉色發白的洋妞,靠在了車上,等著看熱鬧。


“黃皮猴子,你膽子不小,竟然敢來那伽囂張?識相的,把錢轉回來,要不然……”


“老蘇,他喊你黃皮猴子,你忍得了?你要是忍得了,那我就上了。”


蕭晨不等這人說完,冷聲說道。


“我也忍不了。”


蘇雲飛說完,身形一晃,衝向說話的人。


“打!”


這人見蘇雲飛不害怕就算了,竟然還向他衝來,不由得大怒,大吼一聲。


可當他話音剛落,就見眼前黑影一閃,然後臉上一陣劇痛傳出。


“啊!”


這人發出淒厲的痛叫聲,半邊臉都腫了。


緊接著,他肚子上又是一痛,彎腰就蹲在了地上,爬不起來了。


“黃皮猴子?嗬。”


蘇雲飛神色冰冷,右腿閃電般踢出,把他又給踹飛了出去。


骨斷聲,同時響起。


等踢飛了這人後,蘇雲飛又衝向其他人,猶如虎入羊群般,沉悶的響聲不斷傳出,同時伴隨著各種慘叫。


“喔……”


四個洋妞看到眼前這一幕,全都張大嘴巴,瞪大眼睛,露出驚呆的模樣。


“嗬嗬。”


蕭晨笑了笑,蘇雲飛的速度,好像又快了不少啊。


“這是……華夏功夫麽?”


其中一個洋妞,張張嘴,說道。


“沒錯,華夏功夫。”


蕭晨點點頭。


“好厲害……”


洋妞看看蕭晨,說道。


“嗬嗬。”


蕭晨看著這洋妞,在她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趴在她耳邊。


“我更厲害哦,在床上。”


“是麽?我很期待。”


洋妞眼睛一亮,舔了舔紅唇。


蕭晨看著洋妞的動作,一陣火大,差點就忍不住把這妞給就地正法!


很快,蘇雲飛結束了戰鬥,賭場的人,全都躺在了地上。


“老蕭,我們走吧。”


蘇雲飛回來了,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看向那個領頭的人。


“回去告訴你們老板,有些人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別自找麻煩……要不然,嗬,這那伽第一賭場,估計就要不複存在了。”


這領頭的人,聽到蕭晨的話,身子一顫,沒有作聲。


隨後,蕭晨幾人離開,而賭場裏的人,聽到動靜,也都趕了過來。


當他們看到現場的情況時,也都呆了呆。


這跟他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啊!


領頭的人,把蕭晨的話,轉給了他們的負責人。


而負責人則給賭場老板打了個電話,詢問該怎麽辦。


“暫時先盯著他們吧,這幾天有些特殊。”


老板想了想,緩聲說道。


“是。”


負責人點點頭,吩咐了下去。


從賭場回來後,蕭晨也沒再去沙灘,帶著兩個洋妞就回酒店了。


“老蘇,別給華夏男人丟人啊。”


蕭晨看著蘇雲飛,壞笑幾聲,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後,摟著洋妞回房間了。


蘇雲飛看看蕭晨的背影,再看看兩個洋妞,想了想,點點頭,確實不能給華夏男人丟人啊!


隨後,他也帶著兩個洋妞回房去了。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


第二天,蕭晨依舊很高調,買了一輛豪車,還租了豪華遊艇,找了幾十個美女,又開了個海上派對。


至此,本就不大的那伽,幾乎都知道,那伽來了兩個很有錢的華夏人。


那伽的人,都有些驚訝,華夏人什麽時候這麽有錢了?


而那個出租車司機,也是第一時間,想到了他拉過的那兩個華夏客人。


差不多在第二天下午,蕭晨接到了德沃的電話。


“尊貴的華夏客人,你需要的東西,準備好了。”


“什麽時候給我?”


蕭晨眼睛微亮,問道。


“今晚吧,我給你送去酒店。”


“好,我等你。”


蕭晨掛斷電話,跟蘇雲飛說了一聲。


“槍有了,下一步,是不是該去伽塔島探探路了?”


蘇雲飛看著蕭晨,問道。


“嗯,白天先去探探路。”


蕭晨點點頭。


“我很好奇,偌大的一個海島,怎麽會消失呢。”


“我也不相信,可咱不是打聽過了嘛,傳得有鼻子有眼的。”


蘇雲飛緩聲道。


“嗬嗬,等明天我們自己去見證一下吧。”


蕭晨笑了笑,說道。


“好。”


蘇雲飛點頭。


快傍晚的時候,蕭晨和蘇雲飛回到了酒店。


而過了一小時,德沃就帶著幾個人,把兩口大箱子,抬進了總統套房。


蕭晨看著兩口大箱子,一時間沒緩過來,這兩箱的軍火,就這麽抬進來了?


不過,隨即他反應過來,這裏是那伽,不是華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