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門派
loading...
“傳送陣?”斯年詫異,想當年他和君清明可是趕路趕了不少日子才到這裏的。

靜鈺淡淡道:“這兩年各門派都在界河附近設置了傳送陣,我純陽也不例外。否則怎會那元空宋談平這麽快就趕到這裏,以他化神修士的身份,怎樣都不可能親自日日守在這界河邊。”

斯年頓悟,忽然想起他和君清明就這樣失蹤了三年連句話都不曾傳回來,靜鈺還沒找他們算賬,立刻又老老實實地低下頭去。餘光瞥了一眼君清明,他倒是一臉淡定。

也是,君清明對思過峰那地方這麽喜歡,他才不抗拒這種懲罰。

一到純陽,一股清冷的氣息撲麵而來,這種熟悉的感覺讓斯年不自覺地放鬆下來,原來在他自己都未曾完全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對純陽這個地方產生了歸屬感。

想不到,掌教真人清渠竟是親自來了,派了幾名道童安排葉妤等三人去休息之後,才留下斯年和君清明說話。

他端詳著斯年和君清明,知曉他們都已是三寶境的修士,甚至君清明已然是三寶境後期,禁不住喜上眉梢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斯年感到很奇怪,這才過去短短幾年,怎麽清渠看著又老了幾分,而且這喜意也太過了些吧?

靜鈺開口道:“今日那元空宋談平果然去找清明和清歡的麻煩。”

清渠沉默了一會兒,話語裏帶著疲憊感歎道:“如今整個天邑是要變天啊。”

“幸得清明清歡他們將妖界攪亂了,否則還真是一場大禍,怕是要生靈塗炭。”靜鈺緩緩道。

斯年心中一驚,這才想起原著中,如果不是因為人界各修仙大派自己先打得亂七八糟,妖界怎會那麽容易就攻城略地?

若是他沒記錯,葉妤現在的門派天穹門就是在各大修仙門派的侵軋中慘遭滅門。

清渠神色沉重,見君清明與斯年正目光沉靜地看著自己,才笑道:“先回去好好休息吧,近幾個月來形勢已有所緩和,推遲了兩年的薦子日也可舉行,清明師弟和清歡師弟倒是剛好趕上了。”

靜鈺不悅道:“他們自己尚且如此魯莽,哪裏到能收弟子的時候!”

清渠卻搖頭歎氣道:“現各峰殿主有不少受傷靜養,卻是無心再帶徒弟。”他的口吻裏已是帶上幾分懇求。

靜鈺這才不說話了,瞥了一眼君清明和斯年,“到時候再看吧,若有眼緣另當別論。”到底是鬆了口。

清渠這才鬆了口氣。

斯年心中卻暗自震驚,情形壞到這個地步了?竟是比原小說中惡化得更厲害,連純陽都傷了不少三寶境的修士?

到得回一元殿的路上,君清明才開口道:“師父,我們走的這三年,是否發生了大事?”

“不錯。”靜鈺沉聲道:“這兩年昆侖和元空都不太平,元空被我警告過之後,很是沉寂了一陣子,卻不想昆侖胃口太大,竟想聯合陰璃教吞掉元空。元空畢竟數千年底蘊,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哪裏是這麽好對付的,這仗打起之後,隻短短數月,亂象漸生。”

“我純陽受損狀況如何?”斯年忍不住問。

靜鈺看了他一眼道:“亂局一起,我純陽自不可獨善其身,原我純陽與元空素有舊怨,可卻也不能眼見昆侖吞了元空,因我三派三足鼎立,卻是平穩,若昆侖此舉成功,怕是要一家獨大。”

君清明搖頭道:“本都是修道之人,倒似是凡人一般熱衷權利,怨不得昆侖弟子中飛升之人越來越少,漸呈江河日下之勢。”

靜鈺終於有了點笑意,淡淡道:“不錯,昆侖這是亂了心,道心不穩,到底是不成的。我純陽原也不想介入,卻不想元空之中竟有了魔修的蹤跡。”

斯年瞪著眼睛,他知道人界是會亂起來,但那小說是以葉妤的角度來講故事,他又不曾看到後麵,葉妤所在的天穹門畢竟是個小門派,許多上層的事情卻是不知,偏生亂象環生的時候,妖界入侵,許多要揭開的真相或許是到後麵才闡述清楚,是以魔修不魔修的,他倒真是不知道。

“此話不得明裏說,隻在南邊,有一處暗地裏隸屬元空的修仙門派,裏麵竟都是修魔的修士!年年收攏了不少資質不算差的弟子,現如今已成氣候。”靜鈺冷笑道:“可歎元空將此事捂得嚴嚴實實,卻將不少亂時抓到的別派修士都去喂了這群魔修。”口吻頓了頓道:“我純陽便是在滅此門派之時有了些許損傷,不過他們也不曾討得了好去,如今雖還有些四散逃了,但那魔修的老巢卻被我們搗毀。”

可惜的是,沒有那魔修門派隸屬元空的證據,否則元空的數千年清譽怕是要毀於一旦,可純陽又不能眼睜睜看著那魔修門派坐大,尤其這門派已將那南地攪得腥風血雨,南地有兩個修仙門派乃是隸屬純陽,純陽無法對他們的求救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斯年苦笑道:“也就是說,我純陽拒絕了昆侖的結盟,又搗毀了元空設下的修魔門派,現如今可算是哪家都得罪了?”

靜鈺傲然道:“即便如此,又有何懼!”

君清明卻皺眉道:“那法華寺呢?”

中元五大派,除卻純陽、昆侖、元空、陰璃,就剩下一家法華寺。

斯年驟然想起在妖都看過的那枚玉簡,三千年前,當時的天邑三大門派可是元空、昆侖和法華!

靜鈺搖搖頭道:“法華多年不問世事,曾著力勸誡昆侖和元空,見他們不聽,便也罷了。”

君清明與斯年對看一眼,總覺得並不是那麽簡單。

但容不得他們多想,靜鈺就全然不顧清渠讓他們好好休息的美好願望,冷酷無情地直接將他們丟到了思過峰。

斯年咬牙,隻想說六個字——果、然、不、出、所、料!

思過峰還是那麽冷,冰天雪地寒風獵獵。

君清明卻仿佛對這地兒十分滿意,還沒等斯年抱怨,就聽他輕笑道:“師弟,這裏不好嗎?”

……好的話,還叫什麽思過峰……

君清明卻靠近,在他耳邊輕輕道:“這裏多好,若是回了一元殿,有師父在,又有那幾個礙事的道童,哪裏容得我們親近?”說罷,十分曖昧地舔了舔他的耳廓。

那溫熱的感覺像是滑過斯年的心髒,又癢又麻,頓時捂住耳朵瞪了君清明一眼,這家夥某方麵的天賦簡直和他修仙的能力成正比!

完全不科學!

——以下河蟹,見作者有話說——

高`潮之時斯年頭腦一片空白,仿佛聽到君清明在耳邊道:“……師弟,我心悅你……”

卻模模糊糊的,根本聽不清晰。

待得完全清醒,已是兩人換過衣衫在寒潭中洗過澡之後。

看著君清明饜足慵懶的模樣,斯年必須承認,這一回他也完全從中得到快感,再無半分不適。

“之前那是什麽?”這個世界可絕無潤滑液之類的東西吧?

君清明笑道:“我親自做的,用的乃是些低階的靈草,看來是丹丸,隻需一點靈氣便可化作靈液,既養身又不會令你受傷。”他眨了眨眼睛,滿是回味那歡好餘韻的模樣。

……

這人向來臉皮厚,斯年早已淡定了,見這幅調戲模樣連臉都不曾紅,拜托,他倆都不是第一次上床了,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但是,師兄我知道你對煉丹極有天賦!

你的天賦卻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吧?

想到君清明一本正經地思考怎麽煉製潤滑丹,斯年就感到一陣深深的惡寒。

莫名覺得有點雷人……

雖然,也很貼心。

君清明該是知道自己那方麵的需求強大,而他那地方尺寸又實在不小,自己這具未經曆多少情`事的身體自然是容易受傷的,所以才弄出這潤滑丹來的吧?

並未過多久,就見一個不曾見過的小道童來請他們去前殿。

斯年這才想起今日是之前掌教真人說的那推遲了兩年的薦子日。

見了那道童斯年多少有些不自在,昨日君清明與他糾纏太過,以致他總覺得昨夜裏冰麵上見到的那副靡豔模樣還未褪去,不過那道童說話之時頭都不敢抬,到底讓他心安了許多。

原薦子日他們並不必要親自去,但君清明與斯年既不是各峰之主,又不是尋常純陽弟子,清渠答應了靜鈺要讓二人挑選有眼緣的弟子——

實則靜鈺的意思是這兩人自身還不那麽穩當,哪裏到可以收弟子的時候,便是他自己,也常認為是不適合為師的。

呃,雖然斯年也是這麽認為,靜鈺這個師父除了關人禁閉,還會教什麽?!

可是……貌似他也不知道教什麽……難道教人家兩儀四象,三才五方嗎?

這技能是他天生帶的,再教——恐怕也無人使得出來吧?

天下獨一份,卻無法傳給弟子,若是真的收了徒弟,該如何解釋這一點?

是以,斯年是不打算收徒弟的。

又想,若是君清明收了弟子,必要教授弟子傳授心得,不知為何,就覺得心裏莫名有些不舒服。

或許,是不想再見任何人在君清明的心裏落下深重的痕跡吧?

正胡思亂想著,就聽君清明在耳畔道:“師弟在想些什麽?”

斯年看向道袍整齊麵容俊雅的君清明,他已是三寶境後期,就是整個純陽,比他修為更高的也寥寥無幾了,可他如今才剛滿二十七歲!

“師兄——”想了想,還是不曾說出口。

畢竟,掌教真人對他不壞,而掌教真人是極希望他們收弟子的,自己既不能收,又何必攔著君清明呢?

待得一踏入那寬闊的大殿,斯年頓時想起當年自己跪在這堂下的情景,又見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的多半是才十歲出頭的小蘿卜頭,他不禁為自己剛才些許的醋意啞然失笑。

這群明明還是孩子啊!

搖頭歎了口氣,斯年覺得似乎受君清明這霸道之人的影響,自己的心眼兒都變小了。

正這麽想著,就聽到一個細若蚊蚋的聲音:“師弟可是想收個好徒弟?”

斯年訝然看向他,正想說話,就見君清明雙眸一眯,透著些許危險。

呃,這又是怎麽了?

了解君清明的斯年當然看出來了這人情緒瞬間變壞了。

“師弟,你我自身修煉尚且來不及,哪裏來得及教授什麽弟子!”

斯年瞪他,自、己、修、煉、還、來、不、及?

那你昨天纏了我一晚上難道不是浪費時間嗎?!

哦,好像有哪裏不對……

重點是,他的意思是——

“師兄,你不想收弟子?”斯年詫異。

昨日裏掌教真人說的時候,君清明可不曾有一點反應啊,瞧著也是讚同的?

君清明麵上不顯,嘴唇翕動,傳音道:“師弟,你莫做這個打算了。掌教師兄雖如此說,你我不好拒絕,但收弟子也要講究一個眼緣,我們並非尋常一峰之主,就算不收也無人說得了什麽,便如清筠師兄,現如今不還是沒有半個弟子嗎,隻整天與靜真師伯閉關。”

眼緣什麽的……多麽虛無縹緲的一個詞啊……

斯年打量了一下下麵跪著的少年,大多眉清目秀身姿挺拔,能被選上來的,自然沒有形容醜惡的孩子。

君清明借著寬大的道袍袖子,從下方拽住了斯年的手,斯年瞪他,幹什麽!

“想都別想!”君清明帶著些許冷笑吐出這四個字來。

……

斯年皺眉。

“別指望收一個纏著你討這討那的混孩子!”

“這些下麵薦上來的孩子,有哪個是心思簡單的!莫以為都如你一般是被親自帶來的!這些孩子要脫穎而出,憑借的可不僅僅是資質!這樣心思重的弟子,不許近身!”

見斯年眉目驚愕,君清明補充道:“再加上,師父也不想我們收弟子的。”他瞥了他一眼,略帶不願道:“你不是怕他嗎,還是聽師父的話吧!”

……

……

斯年見君清明連珠炮一樣一句連著一句,哪怕是傳音,他這模樣都引起掌教真人的注意了好嗎?

可問題是——

他原本就沒、打、算、收、徒!

師兄,你是不是哪裏搞錯了!

作者有話要說:師兄:來一個熊孩子和我搶師弟?這種事決不允許!(冷笑)

斯年:……

師兄:更何況,這些孩子看著就沒一個簡單的!搞個會說謊的騙師弟怎麽辦!

斯年:……(最喜歡騙我的不是你嗎不是你嗎不是你嗎?)

師兄:哼,就這些,一看就沒一個好的!

斯年:好吧,我知道,你與這些孩子都沒有眼緣。

師兄:師弟乖,師父也不許我們收徒,不然會在思過峰呆很久——唔,這個想法倒是不錯……

斯年:……(我原本就沒打算收徒啊魂淡!)

本章河蟹內容,請見文案,就是文章簡介的地方有地址。

密碼在這裏 → snjqm (請注意大小寫)

謝謝蘇斂的地雷,愛你,╭(╯3╰)╮

大謝藍螟的火箭炮,愛你愛你,╭(╯3╰)╮

慕卿瑾顏親,你太好了,又給我一個手榴彈,感動ing,┭┮﹏┭┮,愛你,╭(╯3╰)╮

最後,親們兒童節快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