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秘境
loading...
“第二輪試煉取消了!”清筠的臉色看著並不太好。

君清明驚訝道:“怎麽回事?”

“‘小巫山’提前開啟。”清筠鄭重道:“這在數百年間從未發生過。”

在場的所有純陽弟子都難掩驚詫,唯有斯年一點都不意外。

原故事裏“小巫山”這個秘境提前開啟,到如今雖然這個故事崩壞了許多,但這種應該不會有多少變化。

而且,他很清楚提前開啟的原因。

昆侖。

斯年微微眯了眯眼,昆侖看似中庸大氣,實則早有野心。來參加試煉大會的,多是眾派新一代的精英弟子,若是這些人出了事,那無疑許多門派都會出現青黃不接的情形,就算不是全軍覆沒,隻是隕落大半,也足以對很多門派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尤其是純陽宮和元空門,還有陰璃教和法華寺,這四家對昆侖而言,是最主要的競爭對手,不管平日裏看著多麽友好親近,真正的利益麵前,這些交情都算不得什麽。

但此次也算不上完全是昆侖的算計,而是小巫山的空間與一處上古仙人的洞府所在發生了交錯,這原該是讓昆侖欣喜的機遇,奈何這位上古仙人十分有名,他不是什麽正派修士,而是一名作惡多端的魔修,向來以手段殘忍聞名,且魔修不同於正派修士,他們更注重於鍛身,而非法寶,是以想來這洞府裏也不會有多少好東西,但與之相對的,是魔修洞府的禁製之可怕。

小巫山原是相對平穩安全的秘境,其中最強的不過是一隻七品靈獸鼇岩龜,雖不是毫無困難,但畢竟沒有那麽凶險。以君清明和斯年的實力而言,在小巫山裏不說橫行無忌,能對他們造成威脅的實在不多,要防範的反倒是別派的結丹修士。

此時的小巫山,卻已不是那個小巫山。

昆侖明明知曉原因,但隻假作不知,且給出一個小巫山秘境依舊穩定,隻是提早三個月開啟的結論。

斯年知道,昆侖大方準許所有通過第一輪試煉的修士進入小巫山,實際用心險惡。

大抵明日,昆侖的秘寶閣就要“被盜”了,有數件珍奇極為貴重,是以昆侖弟子以緝回盜取秘寶閣的魔修為第一任務,小巫山什麽的,這一年便隻派了七八個築基修士並一名結丹初期進入。

可,富貴險中求,旁的人不知,斯年卻知道那個魔修的洞府意味著什麽,葉妤幾乎得到了那洞府中百分之七十的好東西,使得她的實力又上了一個檔次,那個魔修的洞府,可以說是葉妤前期最重要的機緣之一。

斯年幾乎沒有猶豫,就決定去奪取那個機緣。

“清筠師兄,我純陽通過第一輪的共有幾人?”

清筠看向斯年,“共有七十九人。”

這個成績真是有點太好了……斯年實在不想讓他們一塊兒進去冒險,因為他知道事實上昆侖還是如願以償了,死在這次小巫山秘境中的各派年輕弟子超過半數。

“師兄,不若去打探一下究竟為何小巫山提前開啟。”斯年慎重道:“我總覺得昆侖給出的理由不足信。”

清筠驚訝,但很快平靜下來,“我這就傳訊給師門。師父的卜卦之術從未出錯,讓他給我們測算一下前途凶吉總是好的。”

君清明看了斯年一眼,並未開口,隻在兩人返回住處時,他才問:“你是不是知道什麽?”

斯年清了清喉嚨,才回答:“不知道。”

“那怎麽說昆侖不可信?”

“直覺。”

君清明直接嗤笑。

斯年被他明顯不相信的態度惹惱:“等著吧,我的直覺才不會出錯。”

君清明彈了一下他的額頭,“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直覺?騙騙清筠師兄還不錯。”

“我才不像你這樣會說謊!”斯年覺得額頭上痛死了,這人下手從來掌握不了輕重。

君清明絲毫不為這句話感到尷尬,十分淡定道:“是啊,所以你的話一看就是在說謊。”

“……”

“師弟啊,下次記得,連你自己都騙不了的時候莫想著去騙別人。”君清明教育他,“因這看上去實在太蠢了。”

“師兄!”

君清明拍了拍斯年的腦袋,笑道:“不願說便罷了。”一派並不介意的模樣,“反正我早晚會知道。”

……

斯年神色忿怒地看著君清明離開,卻見他忽然停住腳步,微微側過頭來,眉目清淡,“對了,忘了告訴你,昨夜裏我已經將那憶情殺了,你不用再擔心。”

斯年心裏一驚,“什麽?你怎麽不曾叫我。”

君清明神色漠然,“隻一個散修,哪需要兩個人去。師弟,下次這種事便要自己解決,我隻幫你這一次。”

斯年這才臉色沉靜下來,肅然答:“是。再不會麻煩師兄。”

君清明一笑,轉頭離開。

待得他的身影消失,斯年背後的歲香劍嗡嗡作響,他本也不是習慣依靠他人的性格,出於對君清明的信任,且第一次碰上這樣心懷歹意到讓他發寒的敵人,才會心中不安忐忑,向君清明求助。自然不會再有下一次。

斯年並未因君清明的話而心生失落不滿,反而很清楚君清明的做法是對的,這才是真正為自己好。

一時心中有些複雜,自己對君清明已經有所不同,但他呢?

對,在君清明的心裏,自己也是不同的,是他最親近最重要的師弟,他護著的,愛著的唯一的師弟。

他是為自己遮風擋雨,如兄長一般教育磨煉自己,愛護自己長大,他是一個好師兄。

哪怕有時候會戲耍他會騙他會敲打他——

在他的心裏,大概自己隻是個可愛的小師弟吧?

一個,不允許其他人覬覦的小師弟。

斯年心中一片清明,卻無法掩蓋眸中的無奈挫敗。

君清明嗬,我才不想隻做你的師弟。

不隻是師弟啊,我的師兄。

**

最終,純陽隻有九個人決定進入小巫山,這讓昆侖有些警覺,卻不敢表現出任何不滿。

因清筠告知昆侖道純陽百年一度的聚靈陣修複就在幾個月後,恐怕等不及大部分弟子從小巫山歸來,若是再經過兩輪試煉,純陽能留下的弟子大抵也就十個左右,這倒是事實。

而真正的原因是靜真的卜卦結果出來了,這一趟小巫山秘境之行,對純陽宮而言是大凶。

原本連君清明與斯年也被勒令不許參加,但他二人是定能到試煉百名之列的,若是驟然退出,必然會引起昆侖懷疑,沒有辦法,靜真隻得耗費數十年修為進行第二次卜卦,奇的是將人數縮減到十人時,這一趟又變成大吉,這才定下人選。

其中,掌教真人之徒修閔與清微長老之子修宜亦在其中,境界最差一人也有築基中期。

純陽固然是重精不重多,元空卻是傾巢而出,似是想憑人數取勝,但元空門近些年來弟子資質比之純陽宮、昆侖派確實差上一籌,境界最高一人也有結丹中期,但已是八十來歲,麵貌也是三四十儒生模樣,與君清明的年輕銳氣不能比,辛小寧也在其列,他雖第一場就輸給了君清明,後兩場卻勝得毫無意外,尤其第三場打敗一個結丹初期的散修,這才挽回一點顏麵,隻是這時看到君清明,臉色仍有些不好。

陰璃教倒是聰明,不知為何,忽然決定如純陽宮一般,大幅度削減了進入秘境的人數,由池蒹葭這個結丹初期帶隊,隻跟著七個美貌的女修,清一色的築基後期修為。法華寺這次參加試煉大會的本來就不多,是以也隻有十一個僧人參與小巫山之爭。

幾個大派的謹慎態度,使得許多稍小一些的門派似乎嗅到了什麽風聲,不少門派隨之改變了主意,到最後進入秘境的隻剩下五百一十九人,比之昆侖算計中的大多數少了不知凡幾,須知單單通過第一輪試煉的修士就有三千多名,到最後卻隻有六分之一留下,怎生不讓昆侖掌門惱怒。

偏偏他一句話都說不出。

小巫山秘境常年由昆侖看守,因它就在昆侖派境內一座雪山深處,它的開啟時間向來穩定,平素難以進入,昆侖也就隻派了數百名弟子輪守,隻到開啟之時,遣兩名元嬰期的修士駐守,以免有人偷偷潛入秘境之中。

在秘境門口,斯年看到了排在天穹門隊列中的葉妤和秦夙夷。

葉妤對他友好地笑了笑,倒是秦夙夷的表情讓斯年感到莫名其妙——

好吧,他確實嚇了嚇他,卻沒到什麽深仇大恨的地步吧,原著裏秦夙夷似乎也不是什麽小雞肚腸的人啊?

唔,大抵是因為嫉妒?

這個猜測讓斯年自己都啼笑皆非。

“師弟。”

“嗯?”斯年扭過頭來。

君清明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那小丫頭就這麽好看?”

“……我才沒看她,明明在看那個秦夙夷好不好!”斯年沒好氣。

君清明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葉妤和秦夙夷的方向,“說來那個秦夙夷確實長得比那丫頭好看一點——”還是習慣性鄙薄葉妤的口吻。

“……”斯年見身後的修閔和修宜雖然低著頭但明顯伸長了耳朵,“師兄你胡說八道些什麽!”

君清明還待再說些什麽,清筠匆匆走來,交代道:“清明師弟,這些弟子就交到你的手中了。”又對其餘幾名純陽弟子道:“弟子們此去不求尋寶,隻求試煉平安,需得聽從清明師弟調遣。”

“是!”除斯年外,其餘七名純陽弟子齊聲應諾,並無半分不甘。

君清明雖不是年紀最長,卻是境界最高,這個世界從來不以年齡論,而是以修為論,是以十七歲的君清明居然是純陽宮的領隊,若是進入秘境之後發生分歧,一眾純陽弟子必須以君清明的意見為準。若是在第一輪試煉之前,或許還有弟子不服,但自從第一場大勝辛小寧之後,君清明在這些年輕一輩的純陽弟子心目中,顯然一時威望無雙。

君清明臉色一肅,“放心吧,師兄。”

再無時間敘話,因進入秘境的時間已到。

一進入小巫山,外界的冰天雪地立刻不見,這仿佛是另一個世界,讓斯年有種莫名古怪的感覺,仿佛是到了幫會家園。

難道,那小小的幫會家園在這個世界就如同一個隻對他一個人開放的秘境嗎?

這秘境名小巫山,存世已不知多少年,遼闊無邊地域廣袤,每一次開啟入口皆在不同的地方,且小巫山慣生各式靈草礦物,乃是一天然的寶地,比之靈氣稀薄的現世,這裏自是好上許多,可惜,這裏每百年才會開啟一次,一次隻開半年時間,若是半年不歸,在這小巫山中卻是無命回去的,小巫山一旦關閉,時間流速與現世不同,修煉到再高境界亦不可飛升,是以等到百年後小巫山再開,哪怕已是修煉到化神境界的修士,也早已變成一副白骨。

正因這時間流速的變化,這裏生長著許多數千甚至上萬年份的靈草,這在現世幾乎不可求。

“我在此地已是做好坐標。”君清明道,“大家需得將這坐標記牢心中,免得迷失路途無法歸返。”

“是。”

斯年卻已經開始四處看,在小說中看是一回事,真正進來之後再找是另一回事,這小巫山實在太大了!小說裏又並沒有把方位說得十分清楚,再說,他的記憶也已經有些模糊,要尋到那個位置還是要花些心思。

……實在不行,跟著葉妤肯定能找到,隻要到了那魔修的洞府,他可以比葉妤更早找到地方。

他正盤算著那份機緣,卻不見君清明看到他的神情,眼瞳一深,不知在想些什麽。

就在這時,眾人的目光齊齊朝這邊看來。

陰璃教隻收女弟子,且都是美貌出眾的女弟子。

尤其為首的池蒹葭,其美貌程度足以讓絕大部分女人自慚形穢,而現在,陰璃教一行八人,竟是直接朝純陽弟子這邊走來。

“清明道友。”美人顰眉,那也是美得難以形容。

君清明臉色倒還是平靜,“池道友有何事?”

池蒹葭歎了口氣道:“雖不曾明說,但大家都知道前路不明,我陰璃教隻有八人,你純陽宮隻有九人,比不得元空等人多勢眾,不若暫時結盟如何?”

君清明似是考慮了一會兒,淡淡吐出一個字,“可。”

池蒹葭微微笑了,如春風吹皺湖水,漣漪陣陣,帶著沁人的暖意。

斯年瞪著眼睛,他知道不能在旁人麵前駁了君清明的決定,畢竟現在君清明代表著純陽,哪怕是他,也不能在這個時候拆這位師兄的台,否則隻會給人純陽內部不團結之感。

偏在這時,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響起,“清歡。”

斯年轉過頭去,就看到笑盈盈的葉妤。

她輕快地走過來,身後跟著滿臉不豫的秦夙夷,尤其在看到斯年之後,臉色變得更壞了。

斯年正愁沒有理由跟著葉妤呢!

“你們天穹門進來了幾個?”他問。

葉妤指了指不遠處,“隻有陸師姐、秦師兄和我。”她壓低了聲音,“這次秘境裏是不是有些不尋常?”

斯年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她,瞥了站在君清明身邊與他搭話的池蒹葭一眼,他清了清喉嚨,“可能是有些危險,不如你們先同我們一起走吧,也能安全些。”

葉妤眼睛一亮,笑彎了眼睛,“好!”

“師妹!”秦夙夷顯然並不想答應。

葉妤卻看著他道:“秦師兄若是不願,可以與陸師姐一起,她不是認識那元空門的張師兄麽,說要與他們一道呢,我可不願與她一起,你也知道的,陸師姐一直不喜歡我,若是為難於我……我還是與清歡他們一起,純陽宮亦是名門正派,總比跟著陸師姐討嫌好。”

秦夙夷臉色一變,才悶悶道:“我還是與師妹你一道吧。”

斯年笑了笑,真是送上門來的機會。他知道葉妤身上有隻銅錢鼠,這種靈獸品階並不高,但葉妤身上這隻卻是變異的品種,相當靈異奇特,那魔修的洞府便是借著這隻銅錢鼠找到的,現如今葉妤送上門來,真是再好不過。

“師弟。”君清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斯年側頭,“師兄?”

“你跟我來。”君清明溫雅道,似是有什麽事要與斯年商量,這也尋常,他們二人既是純陽弟子中修為最高的,也是最親近的師兄弟,兩人有些私話要講在旁人看來無甚奇怪。

待得走到一旁,君清明開口道:“何必要帶著他們。”

“那你為何要與陰璃教結盟。”斯年毫不相讓。

君清明深深看著他,“與陰璃教結盟隻是權宜之計。”

斯年輕輕一笑,一字一句道:“帶上葉妤二人,也隻是權宜之計!”哼,你是權宜之計我也是權宜之計!不過,他說的可是真話,隻有帶上葉妤,才有利可圖啊師兄!

君清明的臉色瞬間黑了。

作者有話要說:你是權宜之計我也是權宜之計嘎嘎

原男一原女一原男二原女二一鍋亂燉!

我今天真是嗷嗷得勤奮啊,居然過五千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