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 誘騙失魂少女
loading...

從峰頂回到洞府之中,楚晨並沒有立刻就直接躺下來休息。


一方麵是煉化了劍氣道種令他心中興奮異常。


另一方麵則是他對於日後的而已又有了新的規劃。


如今他的感應力既然能夠從容的感覺到金翅大鵬的不滅烙印,那麽想必參悟那一道烙印中蘊含的神通,也就是水到渠成之事。


他剛凝成劍氣道種,也需要時間來消化與沉澱。


並不急著去觸碰,金翅大鵬的不滅烙印,不想讓自己操之過急。


而目前他所“敲詐”那些地級古峰大師兄們得來的靈玉還剩下很多,估計他參悟金翅大鵬烙印的話用不了那麽多。


算算日子那小仙界開啟的時期也快到了,想要在情勢無比複雜的小仙界中救出小師妹,恐怕要好好打算,做足了充分的準備才行。


因此在徹底參悟烙印之前,楚晨打算去這西荒域的修士坊市中看一看,打算購置一些關鍵時刻可以保命的寶物。


畢竟目前的小仙界對於他來說完全是一片陌生的世界。


而以他目前手裏所掌握的靈玉來√說,足以購買一些可以幫大忙的東西了。


有了主意之後,楚晨終於回到自己的臥室倒頭大睡。


睡了三天三夜之後,楚晨才醒過來,神清氣爽,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與痛快。


稍微在洞府中收拾一下東西,楚晨微微感應了一下洞府中似乎並沒有紫璽的氣息,嘴角扯動了一下,他身影一縱,化為一道灰影向著洞府外掠去。


此時在洞府外的一顆參天古鬆之上,一襲紫衣的紫璽,正默默坐在那古鬆橫起來的粗大的枝幹上,一張傾城的俏臉麵無表情的注視著天邊的照樣,眸光看不出任何的情緒波動。


在那溫暖的日出光芒之中,紫少女衣袂飄飛,空靈而又靜謐的絕色麵容更是顯得仙氣十足,有一種難言的美感。


默默的抬著頭欣賞著眼前的美景美人,楚晨神色一動,忍不住輕聲問了一句。


“經常都會看到你坐在樹上呆,一直待在這座古峰中,估計也沒什麽事情可做,對了,你會不會有覺得無聊時候?”


其實楚晨對這個靈魂殘缺的少女,非常好奇。


“無聊?”


紫色的眼睛微微停頓了一下,轉過頭來重新看向楚晨。


“不會,我向來都是自己一個人獨處,這是我的生存方式,我不懂什麽叫無聊。”


紫璽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會回答楚晨這個沒有意義的問題,但她還是下意識的開口了。


“呃……”


楚晨笑了笑,“這樣吧,既然你閑著沒事,那就陪我下山去轉轉吧。”


“下山?”


少女清秀的眉頭輕輕蹙了起來,幾乎沒有思考就果斷的搖了搖頭。


“不去,我們的約定裏並沒有規定讓我陪你去下山的條列。”


“我讓你下山不是為了讓你陪我,山下人多比較熱鬧,魚龍混雜各色人都有,那麽消息也就更加廣,說不定就有人知道你一直追查的金翅大鵬幼崽的消息。”


楚晨循循善誘。


“不用那麽麻煩,我自己這山上守著就可以了。”


少女神情一如既往的淡漠,“消息有真有假,我無從分辨,對我來說太過麻煩,隻要一直守在這裏,那金翅大鵬幼崽肯定會過來的,我等下去就好。”


楚晨的嘴角狠狠的扯動了一下,這失魂少女真不好騙啊!


“好吧,我實話實說,你想你也知道,之前我在這古峰上應戰那些地級古峰的大師兄,已經得罪了很多人,這次如果我一個人下山去的話,恐怕那些人的師兄弟,都不會放過我的,我怕是會有危險。”


嗯?


冰冷的紫色眸光在這一瞬間輕輕的波動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平息了下來。


少女的胸膛微微起伏了一下,語氣還是沒有任何的感彩。


“與我無關,我們當初的約定是隻在這渡虛峰上幫你應戰,沒說下山了還要幫你禦敵。”


“好冷酷啊,這怎麽能叫與你無關呢?”


楚晨眉毛一垂,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我們畢竟是住在同一屋簷下的朋友,萬一我真有了三長兩短的,這洞府中就你一個人居住了,不會顯得寂寞嗎?而且這山中一直在鬧鬼,你一個姑娘家孤零零的在這麽陰森恐怖的地方待著……多不好啊。”


少女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你比我厲害的多,如果你都會遇到生命危險的話,即使我在,也幫不上什麽忙。”


“你沒聽說過雙拳難敵四手嗎?我再厲害也隻是一個人,可是山下誰知道有多少敵手埋伏著,畢竟那些大師兄有多恨我你也知道的,可謂是強者如雲。”


楚晨一臉誇張的表情,“再強的人也撐不住對方一窩蜂的衝上來吧,有你在身邊照應著,總能夠多出幾分生機來。”


空氣突然就安靜了一下為。


楚晨“可憐巴巴”的望著,沒有任何表情,像人偶一樣完美的少女。


過了良久,少女那清冷的目光淺淺掃了楚晨一眼,終於還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吧,我跟你下山去,不過先說好,如果你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我是不會出手的。”


“那是當然,能夠輕鬆解決的對手,我又豈會勞煩你出手。”


楚晨雙掌一合,哈哈笑了一下,“那你回去收拾一下吧,這次外出估計要幾天時間,你看看有沒有什麽要帶出去的。”


紫璽聞言默默的想了一下,淡淡的點了點頭,身影一縱,輕盈的身姿便飄然而下,仿佛一朵紫雲向著洞府掠去。


“我說你小子到底打的什麽鬼主意,幹嘛非要讓人家跟著你下山啊。”


正當楚晨笑吟吟的看著紫璽消失的方向的時候,小倉鼠的小腦袋從他胸口的衣服間鑽出,一臉鄙夷的說道。


“你小子臉皮倒是挺厚的,人家本來不願意去,非要死皮賴臉的把人家給拉過去。”


“什麽叫死皮賴臉,我這是給她台階而已,你要知道,女孩子都比較害羞矜持,得多求幾次,懂嗎?”


楚晨瞪了小倉鼠一眼。


“再說了我能有什麽目的,就是看到她一個人待在這裏無聊,所以請她一起下山玩而已,你這隻死老鼠心事太多,想的太多了。”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