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368章 聖女之迷
loading...

隻見那少女身穿藍色宮裝,雙目緊閉,臉色蒼白,一副氣若遊絲的虛弱模樣。


“玄華師妹,你怎麽看?”白衣老者有些疑惑的問道。


紫衣婦人皺眉之下,疑惑的說道,“聖女似乎原本就受了不輕的損傷,後來似乎又經曆了空間裂縫,被空間之力損傷了經脈,隻是聖女為何突然修為大降,一身法力氣息,跌落到了金丹期,小妹有些不解了。”


白衣老者點點頭,對紫衣婦人的話露出讚同之色,隨即對下首的一眾修士問道,“你們是怎麽發現聖女蹤跡的?”


一名錦衣大漢立即恭敬的說道,“回稟太上長老,是本宮的幾名巡查弟子巡視山門之時,意外發現了一處空間波動,待這幾名弟子趕過去之後,卻發現聖女從一處空間裂縫中,憑空而降,才匆忙告知晚輩的。”


紫衣婦人有些疑惑的問道,“師兄這是何意?莫非懷疑眼前之人不是聖女不成?”


白衣老者卻神秘一笑,忽然問道,“師妹為什麽就認定此女就是聖女無疑呢?”


紫衣婦人連忙放出神識,又仔細打量起眼前的少女來,“此女除了修為低一些,不但外貌與聖女一模一樣,就連體質也一般無二,同是修仙界罕見的星月靈體,就算外貌可以偽裝,但是體質卻不可能偽裝吧!”


白衣老者好像洞悉了一切,胸有成竹的說道,“誰說此女是故意偽裝的,師妹不妨在仔細觀察一二。”


聽白衣老者如此說道,那紫衣婦人臉上的疑惑之色更濃,放出神識後,更加仔細的觀察起來,片刻之後,才恍然大悟的說道,“還是師兄明察秋毫,此女雖然跟聖女一樣,同是星月靈體,但是修煉的功法,卻是垃圾之極,而且還是數種功法同時修煉,法力有些雜而不純,好好一副修仙上佳體質,就這麽破壞掉了。”


那紫衣婦人這才恍然大悟,隨即有些歎息起來,說完之後,又對著下首的幾名修士問道,“你們可曾搜查了此女的儲物袋?”


剛才兩人的談話沒有傳音,自然被下首的眾修士聽的明明白白,沒想到眼前的少女竟然不是聖女。


一名花甲老者連忙恭敬的說道,“回稟太上長老,初時我等以為此女乃是聖女殿下,哪敢輕易探查儲物袋?”


那紫衣婦人點點頭,隨即一道法訣打出,少女腰間的儲物袋,便憑空飛出,隨即一個倒轉之下,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掉落而出。


望著儲物袋掉出的一堆東西,紫衣婦人不禁眉頭一皺,隻見其中除了寥寥無幾的中品靈石,幾塊垃圾材料,一些瓶瓶罐罐,跟一些常見的靈藥,就剩下幾件垃圾法器跟幾張低階靈符了。


那紫衣婦人忽然發現了什麽,伸手一招之下,一枚令牌跟一枚玉簡,便從那堆東西中,飛入了手中。


片刻之後,紫衣婦人才緩緩說道,“看來此女不是我們蒼龍大陸的修士了,其中的玉簡跟令牌之上的文字,根本不是我們附近區域所有,即使一些上古典籍之上,也沒有過記載,看來,此女應該是其他區域的修士,被空間裂縫吞噬之後,意外傳送到我們蒼龍大陸了。”


白發老者好奇的結過了令牌,不禁露出好奇之色,口中喃喃自語道,“天泉門!蘇媚娘!”


紫衣婦人不禁一陣訝然,“師兄連這種異域的文字都認識,果然交遊寬廣,莫非師兄曾經去過此地?”


白發老者搖搖頭說道,“那倒是沒有,不過這種文字,乃是由上古一處極為繁盛的區域的文字演變而來,老夫也是在本門的藏經閣中,無意發現了一本本門前輩的典籍,才偶爾學會了這種文字。看來此女應該就是出身於那一片區域了。”


紫衣婦人有些疑惑的說道,“此女資質不凡,若是出身的區域極為繁盛的話,怎麽隻修煉了這種垃圾功法,而且此女儲物袋中的這副身家,也實在寒酸之極。”


白衣老者哈哈一笑,隨即說道,“修仙界的潮起潮浮,本來就毫無定數,或許此女出身之地,原本興盛之極,後來因為什麽原因衰落了,也有可能此女所在宗門實在寒酸,拿不出什麽像樣的功法,想要弄明白的話,待此女醒來,一切便自有分曉。”


紫衣婦人皺眉說道,“此女受傷不輕,經脈更是損傷嚴重,想要將其治愈的話,恐怕要消耗一顆鎮元金丹,此女既然不是聖女,我們貿然使用真元丹,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


白衣老者說道,“此女資質不凡,待其恢複之後,稍加調教一二,將來的成就未必會比聖女低多少的,更何況老夫壽元無多,現在還孑然一身,連個門人都沒有,實在孤寂的很。”


那紫衣婦人這才恍然大悟,微笑著說道,“原來玄同師兄是動了愛才之念,此女資質不凡,再有玄同師兄為其尋找一些相應的功法,跟一些進階的靈丹妙藥,此女別說金丹後期,就是凝結元嬰,也是指日可待了,這倒是此女的一番機緣!”


白衣老者搖頭說道,“這個還不好說的,若是此女有什麽師承來曆,老夫倒也不好勉強,不過,一切還要等此女醒來在說。”


白衣老者說完,又對著下首站立的幾名修士說道,“你們將此女送入我的洞府之中吧,”


說完之後,白衣老者便在原地失去了蹤跡。


“這老家夥,還真是一幅急性子!”紫衣婦人微笑著自語一聲之後,也驀然消失不見。


剩餘的幾名修士自然聽到了二人的談話,隨即滿臉驚訝的望著昏迷不醒的蘇媚娘,滿臉的羨慕之色。


·····


一陣仿佛將頭顱撕裂成兩半的劇痛傳來後,葉峰終於悠悠的醒轉過來。


他隻覺眼前一片黑暗,當即吃力之極的想張開眼睛,卻覺眼皮重於泰山,根本無法睜開分毫。


心中一沉,勉強忍住劇痛,提起神識中一絲殘餘的神念,急忙內視自己身體的各處情況。


現在他不但精血損耗大半,體內法力也蕩然一空了。


糟糕的是,頭顱劇痛的原因,竟然是神念損耗厲害,所剩不過十之一二而已。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卻隻不過是他在不久前,揮動的裂空劍發出的一擊而已。


一會想到自己揮動裂空劍發出的攻擊的驚人情形,葉峰心中翻滾不定,同時又暗自僥幸不已!


那一劍斬出,幾乎天地色變,直接破碎了虛空,甚至跟遊龍劍聯手一擊之下,造成了不小的空間塌陷。但是這一劍斬出的代價也極其高昂,自己的這點法力根本就是就牛之一毛,若非靈兒的天鳳本源不斷傳送過來,自己根本無力激發此寶。即使有靈兒相助,自己不但法力被一吸殆盡,連神念之力同樣都被此劍吸走。這讓他被所破開虛空吸進去的同時,人就一下直接昏迷了過去。


現在回想起來,用裂空劍斬出的那一劍,隱隱隻揮了一點皮毛之力。


不過知道了自己身體的糟糕情況,葉峰心中的驚慌反而少了許多。無論精血還是法力神念,都不是什麽致命傷害。隻要服用丹藥,靜養數年,就可恢複依舊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