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曉花的馭夫之路
loading...

“手這麽冷,回屋躺著去。 ”


楚天南迎自家媳婦那探究的目光,不自在的轉移話題。


這要是平時,感受到楚天南的關心。


林曉花肯定偷著樂了。


不管怎麽樣,楚天南心裏都是在意她的。


可是想到之前這家夥踹門的舉動,林曉花什麽心思都沒了。


定定的看著他,林曉花也不說話。


楚天南伸手攬住人,想要把人送回東屋的炕。


可惜,林曉花倔脾氣來,也不是楚天南展露一點兒溫柔能哄住的。


本來做賊心虛,楚天南不敢硬來。


這要是每天晚辦事兒的時候,哪怕林曉花“哭著求他”,那都沒用。


可是這種時候


楚天南抿著唇,迎林曉花的視線,卻仿佛有千斤重。


“你之前幹嘛去了?”


林曉花聲音平淡的沒有一絲波瀾。


根本聽不出她的情緒。


如果不了解的,還以為她此時心氣多麽平順。


隻有林曉花自己知道。


得益於前世那些經曆。


越是危險緊要的關頭,她反而越沉得住氣。


這種“每逢大事有靜氣”的態度,是在一次次坎坷磨礪出來的。


如果可以,誰不想自己的人生順風順水的。


可事實證明。


這人生啊,不會永遠都是一路順風。


楚天南還是不說話,直挺挺的站在那。


林曉花深吸口氣,抬頭看他。


差了近二十公分的身高,讓林曉花做這個動作的時候,有點兒丟了氣勢。


饒是如此,楚天南依然感受到了那股無形的壓力。


媳婦生氣了!


是真生氣了!


這是楚天南直觀的認知。


他想解釋一下今天的衝動。


又覺得事情做都做了,再解釋,那也是蒼白無力的。


索性,他自己在廚房罰站。


在房間裏他本穿的不多。


這冰天雪地的東北,外麵零下二十幾度,哪怕房間裏有火牆、火坑。


廚房裏一旦熄火,溫度也漸漸的降低了。


林曉花不是沒有注意到楚天南同樣冰冷的大手。


可這會兒,她也顧不那麽許多了。


林曉花的性子過於倔強。


很多時候,明知道兩口子過日子不該太過較真。


可脾氣來,那是真忍不住。


很多時候,性格這東西是天生的。


偏生楚天南又不是情商多高的男人,心裏想的是一碼事兒,嘴卻笨的可以。


這樣的鋼鐵直男,偏生遇個林曉花這樣愛較真的女人。


兩人的路,注定要走的磕磕絆絆的。


楚天南的不回應,在林曉花看來是冷暴力。


是一種無聲的拒絕。


好啊!


你楚天南明明做錯事兒,還不想承認是吧。


那我又何必拿熱戀貼你冷屁股。


我都給你台階下了。


問你幹什麽去了。


你不能好好的回答我一句?


哪怕不說兩句好聽的,不會哄人。


那你還不會接著這個台階嗎?


是想跟我對抗是吧。


誰怕誰!


林曉花脾氣來,一扭頭走了。


楚天南張了張嘴,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攔著。


林曉花卻先他一步躲了開去。


那一瞬間,楚天南的動作飛快。


林曉花卻像是後背長了眼睛似的,預判的動作特別及時。


楚天南都看懵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空間裏被尊訓練了這麽久。


林曉花隻要願意,那種直接作用在靈魂的技能訓練,讓她對危險的預判提高了無數個層次。


是最厲害的兵王,也不見得有她的反應快。


平日裏在家裏林曉花都是懶洋洋的,反正有楚天南,這裏又是部隊大院,她可沒有什麽好擔心的。


可是一旦她對楚天南有了戒備,楚天南再想近身,那難了。


總不能真的當成敵人,全靠火力壓製吧?


在楚天南愣神的這麽功夫,房門從裏麵關了。


楚天南一臉的錯愕,下意識的去推房門。


果然,房門從裏麵鎖了。


楚天南:“”


這是要把他掃地出門怎麽的?


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楚天南下意識的去推門。


房間裏突然響起了孩子的哭聲。


“嗚嗚”


是小弟楚天東。


“天東乖,不哭不哭,做噩夢了吧,別怕別怕”


因為林小小也經常會做噩夢半夜哭醒,林曉花對哄孩子很有經驗。


房間裏。


是媳婦溫柔的語調,像是一根羽毛搔在心頭,癢癢的。


房門外。


楚天南苦笑一聲,再也不敢鬧出動靜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裏徹底安靜下來。


寂靜的冬日夜晚,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隱約的,耳朵裏似乎聽到呼呼的風聲。


楚天南那麽筆直的站在房間門外,雖然身邊是暖融融的火牆,可是心裏卻越來越涼。


媳婦是真生氣了。


楚天南暗罵自己嘴笨。


怎麽不知道對她說,自己知道錯了。


之前沒有動靜,也隻是在廚房罰站而已。


有什麽麵子不麵子的。


事情做錯了是做錯了。


罰站都是自己主動的,怎麽不能對她說?


楚天南不禁反思,卻愈發覺得自己是辦錯了事兒。


林曉花躺在炕,也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這段時間早熟悉了身邊那個高大健壯的身影,突然身邊少了一個人,怪不適應的。


那家夥一點兒動靜都沒有,是睡了嗎?


還是說他也在生氣?


楚天南這時候在幹嘛?


憑什麽自己睡不著,他能安安心心的睡覺?


心裏越想越不平衡。


騰地一下,林曉花坐了起來。


披衣服小心翼翼的下了炕,怕吵醒三小隻,也不敢打燈。


林曉花悄悄的打開房門,準備去隔壁看看。


剛一開門,看到門口杵著的高大身影。


有那麽一瞬間,林曉花嚇得一陣搖晃,差點兒尖叫出來。


一隻大手及時的伸過來攬住她。


大半夜不睡覺杵在門口。


這家夥是有病嗎?


窩在那個熟悉的高大身影裏,林曉花的心噗通噗通的跳。


嚇死人了!


“你杵在這幹什麽?”


林曉花磨牙。


大有一副“你要是敢回答不好,我讓你好看”的態勢。


又是一陣壓抑的沉默。


在林曉花準備暴走的時候,頭頂吐出沉重的兩個字。


“罰站!”


啥米?


林曉花以為自己聽錯了,錯愕的抬頭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