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一場鬧劇
loading...

“……我等是來……給您送禮的。對,送禮的!”為首之人感受到對方氣息的強大之後,迅速的找了一個借口。


“送禮?禮在何處!”李青桐聽到對麵那些修為低淺的後進之輩服軟之後,也不在咄咄逼人。


關鍵是最想得到的奇物已經到手,李青桐巴不得將這些外人全部攆出去。


那一批明顯就是青牛山李家族裔的家夥可算是積了大德了!


“……在這裏……在這裏!”那位為首的修士在一個激靈過後趕緊的掏出一件物事。


李青桐本來的打算是有棗沒棗打一杆子。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這位在其眼中的幼兒一般存在真的拿出來好東西!


隻見得那物在煉氣期三層修士手中綻放出點點迷離的淡綠色光澤,一道若隱若現的木靈清香發散出來。


“這是靈物的種子?”李青桐幾乎是不敢肯定的問道。


“對!這是……在下偶然在一處毀棄的靈穴之地灰燼掩埋之下發現的靈種。種類不能確定,可是以在下的見識,此物絕對是二階靈藥或者是靈植的種子!”實際上這位煉氣期三層修士內心是在滴血的。


一枚二階得了靈種,哪怕是最低階存在也不會低於一百塊靈石!


若是那等珍惜罕有之物,價值更是會翻著番往上漲。


這本來是想要賣掉之後換取修煉資源,然後拿來提親之用。


“現在使用也是為了阿秀!沒有什麽舍不得的!”這位男性修士轉眼之間就已經定下了浮動的心思。


“好!你有心了。這枚靈種我收下了。此間有些靈符,拿去防身。”李青桐伸手一招的功夫,那枚靈種已經落在他的掌心裏。


緊接著送出去兩百多張火蛇術靈符。


這讓那位煉氣期三層的李家血裔修士感覺到難以置信。


“你們呢?為何無故拆我院牆!”從不識貨的煉氣期三層修士手中撿漏一把之後,李青桐內心的小火苗滋長一些。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將眼前的這些人全部擼一把。


反正是順帶著幹的,又費不了太大的力氣。


“在下也是送禮的!”


“同送……”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這些修士的麵色苦極。


不過想到他們當中帶頭大哥的付出與收獲,這些修士臉上又有了一些活氣。


讓李青桐比較意外,這些修士身上沒有儲物袋,可是他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一兩件法器。


其中多是一階下品的層次。


這個時候隻能以這些身外之物來平息強者的怒火。


煉氣期七層在他們眼中,已經是修為高絕的存在。


隻要一想到給他們傳話的那位族中好心人,這些煉氣期二三層的李家血裔修士就有一種悲憤之感。


該死的!


他光說了家族將一些族女安排給一個修煉僅有兩年多的家夥為侍女,可是沒說這是一位煉氣期七層的存在!


這絕對是坑人!


“還好我機智。”那帶頭大哥正這樣想著的時候,他身邊的同黨已經拿出一件件法器想要作為賠禮之用。


可是這位帶頭大哥麵上沒有了笑意,他有些為自己的族人丟臉。


“就拿這些破爛出來?”李青桐果然如同那位煉氣期三層修士預想當中的一樣發怒了。


隻見得揮手之間,這些數量上比較可觀的修士被掃落出去一片。


便是看熱鬧的存在都有不少受到了波及。


這些修士與他們的資財一起卷去院落之外,順帶著就是那些女修也被李青桐找準了借口趕出。


她們同樣被李青桐給送走掃落出去。


“我乃是一介苦修之人,此生最大的目標還是想要一窺築基期的風采!爾等好自為之!”李青桐說完之後以一張靈符展開一道新的守護禁製。


比起原來設立的一階陣法遠遠不如,可是這一道靈符所成禁製代表了一種態度。


那些修為低淺的煉氣期小輩,再也不敢觸碰簡單的預警性質守護法陣。


與此同時經過了與族中長輩據理力爭的交流,李玄機終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份籌碼。


他興衝衝禦劍飛行前往李青桐的暫住之處。


在青牛山之地,能夠禦劍飛行不僅僅需要足夠的修為支撐,還必須有禦劍飛行的權限。


否則的話就會被遍布整座青牛山的守護大陣給鎮壓!


李玄機作為這一輩子弟當中重點培養對象之一,他符合這些要求。


可是李玄機才飛行到一半距離,神識就感應到了遠方的波動。


有修士在動手!


誰有這樣大的膽子?


當李玄機距離再一次接近之後,他幾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那前腳走的時候還好好的院落,現在已經殘殘破破。


四麵院牆倒了三麵,假山也被大片的毀棄。


在宅院之外的地麵上,十二位剛剛送去沒有多久的女修跪倒在地。


而這些女修的周圍,一些李家各枝各房的男性族人正在努力的勸說著。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李玄機這位平日裏的老好人都有些怒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