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你來自幽冥府?
loading...

“多謝陳老解圍。”等到那些人都走完之後,王一凡又點頭笑道。


陳老隨意地擺擺手,“不算什麽,孟家在別人看來興許不好惹,不過在你王一凡眼裏就不夠看了,至於霍家,他們一向強勢慣了,今天正好殺殺他們的威風,讓他們以後不敢再在兩蘇囂張。”


“不過霍家跟江浙軍區關係匪淺,您老人家這一出麵,江浙軍區想來是坐不住了。”王一凡有點擔心。


“沒事,凡事有我們扛著,你不用擔心。”陳老淡淡一笑,“另外,隻要你願意,你一直都是利刃特種部隊的首席教官,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對於王一凡這樣的少年天才,他們自然是要想方設法把王一凡綁在他們這邊。


“王大師,您竟然還是利刃特種部隊的首席教官?”顧源有點驚奇地說道。


周震等人也頗為驚訝和意外。


利刃特種部隊的兩蘇軍區最精銳的作戰部隊,在兩蘇軍區的地位極高,沒想到王一凡就是利刃的首席教官。


不過他們對此也很能理解,像王一凡這樣的絕世強者,兩蘇軍區自然是要想辦法拉攏的,而有了兩蘇軍區的這層身份,王一凡以後就更加如魚得水。


白瑤也十分驚異。


利刃可是兩蘇軍區的王牌部隊,能成為利刃特種部隊的首席教官,看來這位王董的本事真不小啊。


王一凡眼中也有些懷念,“說起來我也挺想念他們的。”


陳老跟石老對視一眼,心裏十分滿意。


想要把王一凡拉到他們的陣營,利刃首席教官的名頭毫無疑問是最好用的。


石靈兒有點無語地看著這兩隻老狐狸。


為了拉攏王一凡,還真是煞費苦心啊,尤其是陳老,不惜親自跑這一趟,給足了王一凡的麵子,這個人情王一凡自然會放在心上,再加上曾擔任利刃首席教官的職務,王一凡跟兩蘇軍區的關係也越來越密不可分了。


“既然麵已經見過,那我也該走了,王一凡,咱們有機會再見。”陳老見事情說完,也不打算再待在這裏,開口告辭。


王一凡連忙躬身,“陳老滿走。”


白瑤等人也趕緊彎腰,以示尊敬。


陳老笑了笑,隨後就帶著石老等人轉身離開了。


王一凡又看著石靈兒問道,“靈兒,孟家到底跟霍家什麽關係啊?為什麽能得到霍家的大力支持?”


他對這個問題十分疑惑。


“因為孟嘯的妹妹就是霍家當代家主的正房夫人,他們兩家是親家。”石靈兒說道。


“所以孟嘯是霍家家主的大舅哥啊,難怪他們之間關係這麽好。”顧源撇了撇嘴道。


“原來如此。”王一凡恍然,他又不太好意思地看著白瑤,“白董,真是抱歉,今天在你的地盤上發生這麽多的事情,不過您放心,如果孟家或者霍家想要對付您的話,我王一凡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


白瑤不介意地笑道,“王董這話就有點客氣了,您是客,我是主人,讓您受氣才是我這當主人的怠慢呢,至於他們兩家倒也不用擔心,他們堂堂豪門貴族,沒理由揪住我一介女流不放,這樣豈不是讓他人笑話?”


“不管怎樣,此事因我們而起,我們自然不會不管。”王一凡正色道。


這裏發生的事情很快就流傳了出去,那位神秘莫測的恩凡集團董事長也得到越來越多的人的關注,得到兩蘇大部分豪門家族的鼎力支持,還擁有兩蘇軍區的背景,壓得孟家家主和霍家大長老抬不起頭來,這些事跡也成為無數人茶餘飯後的談資,津津樂道,一舉成為兩蘇全社會最受矚目的人物。


生性低調的王一凡似乎並不知道這些事,此刻他正待在醫院,幫助黃雄抓住那個暗中下手的人。


黃雄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眼,旁邊儀器上的心電圖已經變成了一條直線,顯示病人已經沒有了任何的生命體征。


黃意涵跟黃傑兄妹二人臉上掛著淚珠,哭得極為傷心。


這時候病房打開了,走進來一個帶著口罩,一身白大褂的醫生。


他看著心電圖上的那條直線,眼裏閃過一絲得逞的陰冷笑意。


“醫生,您快點幫我爸看看吧。”黃傑見有醫生進來,趕忙走過去祈求道。


“是啊醫生,救救我爸吧,我爸不能有事啊。”黃意涵也哭得梨花帶雨,抽泣著說道。


那醫生假意歎了口氣,“你們的父親已經停止了呼吸,我們也沒辦法,你們節哀吧。”


見黃雄真的死了,他就想離開病房,不過就在這時候,他身後卻忽然傳來一陣慵懶的聲音,“既然來了,就留下吧。”


那醫生這時候注意到不知道什麽背後多出了一個少年,正笑眯眯地看著他。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王一凡歪了歪腦袋,好整以暇地說道。


“你什麽意思?”那醫生眉頭一皺,冷聲道,不過心裏卻湧起一絲不妙的預感。


“意涵,把我給你的藥給你爸喂下去吧。”王一凡沒理會他,看著黃意涵吩咐道。


“嗯。”黃意涵目光冰冷地看著這個醫生,這時候她已經停住了哭泣,點了點頭,隨即就掏出一粒淺灰色的藥丸,和著水喂入了黃雄的口中。


黃傑也擦掉了臉上的眼淚,看著那醫生冷冷一笑。


看到這兩兄妹如此反常的舉動,那醫生模樣的男子心裏更覺不妙。


很快,讓他駭然的事情發生了。


剛剛明明已經沒有了呼吸的黃雄這時候眼瞼微微一動,然後就睜開眼睛,蘇醒了過來。


“這怎麽可能?”他難以置信地說道,“他怎麽會還活著?”


“覺得很驚訝是嗎?”王一凡見他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撇了撇嘴,“你的功力還差了點,遇到我,也隻能算你倒黴了。”


“是你破了我的功?”那男子臉色狂變,有點難以置信。


“哼,小伎倆而已,有什麽了不起的。”王一凡滿眼不屑。


這家夥的境界不過才外勁大成,出手的力量有限,他怎麽可能放在眼裏?


“可是他剛才明明已經沒有了呼吸!”那男子咬了咬牙。


“那不過隻是龜息法而已,可以讓他完全失去呼吸,讓別人誤以為已經死了,但隻要服下我的藥丸,不出三十秒就能蘇醒過來,如果不這樣的話,又怎麽能引你上鉤呢?”王一凡嗤笑道。


那男子聽到這話頓時就懵了,之後又惡狠狠地盯著黃意涵跟黃傑兩人,“你們兩個剛才是在演戲?”


“怎麽樣,演技還不錯吧。”黃傑哼了一聲,“總算抓住你這個混蛋了,今天你休想離開這裏!”


“哼,知道是我做的那又怎樣?”那男子冷冷回應,“我想走,沒人能攔得住我!”


然後就想奪門而逃,並沒有把王一凡放在眼裏。


在他看來,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小子,能厲害到哪兒去?


而黃意涵跟黃傑兩兄妹則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他。


“這個蠢貨要倒黴了。”黃傑搖搖頭道。


王一凡懶得跟他折騰,直接隔空一巴掌拍了出去,他的身體於是就狠狠撞在了牆壁上!


那男子感覺身體酸痛無比,動都動不了,躺在地上不斷掙紮,慘叫連連。


王一凡走到他跟前,摘下了他臉上的口罩。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臉色很蒼白,毫無血色,跟死人看上去並沒有什麽區別。


看著這個人,王一凡心裏微微一動。


這個人即便不是煉魂宗的人,也絕對跟煉婚宗脫不了幹係。


“黃叔叔,那天跟黃恒一起來的是不是這個人?”王一凡看著醒過來的黃雄問道。


“沒錯,就是他。”黃雄點點頭。


“你到底什麽人?”王一凡斜了他一眼,又問道。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那男子忍著劇痛,陰森地笑道。


“不告訴我?”王一凡哼了一聲,隨即直接一拳頭打在了他的左腿上,一下子就變得彎曲了!


“啊——”那男子又忍不住慘叫起來,臉上冷汗淋漓,刷刷直掉。


“現在可以說了嗎?”王一凡麵無表情地問道。


那男子臉上閃過一絲掙紮之色,似乎有什麽顧慮,最後咬了咬牙,還是拒絕了。


“你當真以為我不會殺你?”王一凡皺眉道,眼裏殺氣逼人。


“如果我告訴你了,我一樣活不了。”那男子一臉的慘笑,“並且到時候我會死得比現在慘一百倍,相比之下,我寧願死在你手裏。”


“還真是夠嘴硬的。”黃雄也微微皺眉,又看著王一凡問道,“王大師,現在怎麽辦?”


“他不想說我也可以逼他說出來!”王一凡冷冷一哼。


這家夥因為常年修煉跟魂魄有關的邪功,所以靈魂之力相對來說比較強大,想要利用魂珠來操控他的意識並不容易,需要耗費很多的靈魂力量,不過如今形勢所迫,也管不了這麽多了。


隨即他手上光芒一閃,手掌心就憑空多出了一顆透明的珠子。


他目光一凝,魂珠就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芒來,隨即那男子的眼神卻陡然變得呆滯下來,猶如失神一般。


黃家的三人見到這一幕雖然覺得十分神奇,不過倒也沒有多難以接受,畢竟隻要是發生在王一凡身上,多怪的事情他們都不覺得奇怪。


“你到底是哪兒來的?”王一凡沉聲問道。


“幽冥府。”那男子目光無神地回答道,就像是機器人一樣。


“什麽?你來自幽冥府?”王一凡臉色微微一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