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攻打鬼煞門
loading...

暗影城北方,黑石府。


童萬山和玄機兩位府主神情凝重的看著修羅戰場的方向,他們的身後集結了黑石府內外服所有的長老和弟子。


大家都摩拳擦掌的積極備戰,看來黑石府已經預先做好了動員。


而在黑石府的前方,老槐樹雖然看起來很是平靜,但是它的神識已經將整個修羅戰場籠罩,木帝本命樹也是屬於陰槐一族,和它有著相同的氣息。如果說修羅戰場中有任何異動,它肯定是最先察覺到的。


在老槐樹的樹洞裏,黑石老人閉著雙眼,平靜的盤坐著,他已經活得足夠久遠了,鬼煞門這個毒瘤必須在他大限到來之前,拔除掉。


“如何?”雖然黑石老人看似平靜,但是這畢竟關係到木帝本命樹還有整個黑石府的存亡,他又怎能做到內心沒有任何波瀾。


對黑石老人的提問,老槐樹卻像是沒聽到一般,在側耳傾聽著什麽。


過了好一會,它突然興奮的喊道:“成了,這小子果然沒令我們失望!”


在老槐樹說話的瞬間,黑石老人就已經消失了,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童萬山和玄機的麵前。


“師尊!”兩人看到黑石老人,瞬間變成了乖乖子一般,恭敬的行起了弟子之禮。


那些年歲比較大的長老也有幸見過黑石老人,全都跪伏在地,口中直呼:“拜見祖師!”


年輕一輩的弟子本來還在發愣,看到眾長老跪拜下去,也瞬間反應了過來,一個個激動的跪在了地上,大聲喊道:“後輩弟子,參加祖師!”


黑石老人此刻哪裏還會在乎這些虛禮,隻是鄭重的說道:“全府出擊,鏟平鬼煞門!”


“遵命!”


這可是關係到黑石府,甚至是整個大陸存亡的事情,童萬山和玄機哪敢怠慢,在他們的一聲令下,長老群中頓時走出來了幾人,他們手中打出玄奧的手決,一個個傳送陣亮了起來。


進攻鬼煞門這樣的大事,他們又怎麽可能不做一些準備呢!


在黑石府出擊的時候,鬼鎮這邊也察覺到了異常,雖然他們沒有老槐樹的感應能力,但是同是幽冥一脈,他們又怎會感受不到修羅戰場的幽冥氣息已經在減弱了。


鬼煞門後山,鬼塚。


“啟陣!”鬼鎮在察覺到黑石府異動之後,果斷的下了命令。


此刻,在他平時修煉的洞府中的那座祭壇旁邊,盤坐著十名黑衣人,這些人都有著聖人或者聖王境的修為。


在鬼鎮的一聲令下,那十名黑衣人口中念念有詞,雙手各自打出一道黑色的能量,連接到了祭壇之上的那個巨大的鬼眼當中。


嗡!


一陣嗡鳴聲中,那鬼眼開始翻滾,一陣陣空間波動從那巨眼中傳出,沒一會,那巨大的眼睛就變成更加的大了,最後竟然在祭壇的中央形成了一道光門。


透過光門,可以到到一處巨大的藏地,地上擺著密密麻麻的棺材,看起來足有數萬之眾。


此刻,這些棺材像是受到某種召喚一般,棺材板被一隻隻幹枯的手掌推開,一具具幹屍從那棺材中站立了起來。


起初它們的雙眼還很是空洞和迷茫,但是當他們看到那黑色的祭壇之時,眼中突然閃過一道亮光,像是想起了前世今生一般,眼中的迷茫之色盡去,取而代之的冷漠和無情。


這些幹屍清醒過來之後,沒有任何的猶豫,全都衝進了那漆黑的祭壇當中。


而此刻,黑石老人和老槐樹已經出手了,黑石老人隻是抬手一拍,鬼煞門的兩座靈峰就化為了飛灰。


老槐樹的樹枝鋪天蓋地的紮進了鬼煞門的領地,如同串糖葫蘆一般,每一根樹枝都穿透了數名鬼煞門弟子的身體。


要說鬼煞門的弟子和長老最怕什麽, 那必定是這棵老槐樹無疑,這老家夥不但功法克製它們,而且非常的不要臉,它可不會在乎什麽以大欺小。


看到黑石老人和老槐樹同時出動,鬼煞門的弟子嚇得全都往後山撤退,但也有幾個硬氣的鬼煞門長老,衝上前來阻攔黑石老人和老槐樹。


但是境界的差距,決定了他們的命運,沒有一人是兩位大聖的一合之將,正當他們在鬼煞門大肆破壞的時候,童萬山和玄機也已經率領黑石府的人馬趕到。


“哼!真當你們贏定了嗎,黑石、老槐樹,明年的今日就是你們兩個老東西的祭日!”鬼鎮突然出現在半空說道。


隨著他出現的還有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幹屍,感受了一下這些幹屍的實力,就是黑石老人都皺了皺眉眉頭。


“這老僵屍,臭小子說的那處葬坑果然是他布置的,這下麻煩了!”在那些幹屍出現的時候,老槐樹就看出來了,竟然有五位大聖級別的幹屍,加上了鬼鎮,即便有老槐樹壓場,這三倍的人數也夠他們喝一壺的。


雙方都出現了大聖,高端戰力在對屹著,而底下的弟子們則兵對兵將對將的廝殺了起來,一般情況下來,這都是約定成俗的。


因為一般境界高的修者也不屑去殺那些修為低下的弟子,就算他們想去殺,對方的高端戰力也會去牽製住他們。


“黑石,籌備近萬年,沒想到吧,最後竟還是栽在我的手中,你們就兩人,擋得住我六人嗎?”鬼鎮勝券在握的說道。


“還沒打,又怎麽知道擋不住呢?”輸人不輸陣,雖然這幾名大聖級別幹屍的出現,出乎了黑石老人和老槐樹的預料,但是卻也還沒達到讓他們怯戰的程度。


要知道他們兩個都是當年陪同木帝在戰場上廝殺過的老兵。


“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什麽了!”突然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遠遠的就傳了過來,雖然聲音不是很大聲,但是卻清晰的傳到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裏。


說時遲,那時快,隻聽見“轟隆隆”一聲巨響,整個修羅戰場突然爆裂開來,那高高的圍牆瞬間就化為了碎片,一股讓在場所有人都心驚肉跳的磅礴氣息,瞬間就籠罩了整個戰場。


還沒待他們反映過來,密密麻麻的樹枝已經如同雨點般從空中射入了戰場,鬼煞門的弟子和那些幹屍,瞬間就死去了上萬名。


這一變故變生腋肘,誰都估算不到,等鬼鎮反映過來的時候,一隻由樹枝樹葉組合成的巨大手掌已經從天而降,向他們拍了過來。


鬼鎮和無名大聖幹屍,一起出手迎向了那巨掌。


在一旁的黑石老人和老槐樹又豈會袖手旁觀,瞬間出手,配合這那樹枝巨掌一同轟了過去。


轟隆隆!


近十股巨大的能量在空中撞在了一起,整個戰場瞬間風雲變幻,陰風怒號,一片片血色的閃電布滿整個天空,各種秩序神鏈交纏在一起,使得天空暗了下來。


天象突然變化,戰場中的兩方人馬都知道大聖們已經交上了手,如果不是他們控製著力量,估計他們這些螻蟻瞬間就會變為飛灰。


眾人抬頭一看,隻見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足有上百裏方圓,在窟窿中形成了一個可怕的能量漩渦,隻看一眼,他們都感覺要被吸進去一般。


就在這時,一棵綠瑩瑩,隻有一百多丈高的大樹出現在了戰場中央,隻見它一揮動枝條,戰場中瞬間就多出了數萬人,其中竟然有一百多位半聖。


有了這一批生力軍的加入,黑石府這邊的人就像是喝了仙藥一樣,對鬼煞門這邊瘋狂的衝殺著。


特別是天狼帶領的那一百多名半聖,簡直就是一把尖刀,就將鬼煞門的陰煞衛部隊來回鑿穿了好幾次,使得黑石府的長老們壓力大大減輕。


看到天狼出現,本就隱藏在一邊準備挑選時機再出手的森羅殿的人馬,瞬間加入了戰場,這段時間,藥堂堂主藥塵可是招來了不少人馬,就是三百六十堂的堂主都來了大部分。


最重要的是,知道天狼要滅掉鬼煞門,就連十殿閻羅剩下的三位殿主也來了,楚江王之前意圖篡奪殿主之位,給天狼留下了不好印象,如今這次機會正好可以彌補,他又怎會不來。


就連黑犬也來了,他已經徹底的恢複了聖王的實力,甚至比之以前還要厲害,如今他對上了鬼煞門的黑狐長老,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大帝……”


戰場中,黑石老人和老槐樹感受到木帝本命樹的氣息,都激動的顫抖了起來,他們幾乎以為是錯覺,因為這是大帝的氣息無疑。


“我隻是大帝本命樹後來產生的意識,並非大帝本人,此間事了,我會隨你們去尋找大帝,把身體還給大帝。”木帝本命樹給這它二人傳音道。


“這……那您怎麽辦?”他們雖然驚喜,卻也沒有失去理智,瞬間就知道了怎麽回事,並且想到了事情的重要關節。


“這個不用擔憂,我相信大帝會有辦法的,實在不行,即便是犧牲我,也要成全大帝,神起大陸不能沒有大帝坐鎮,我們輸不起!”木帝本命樹已經從天狼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外部信息。


“道友大義,我等慚愧!”黑石老人和老槐樹在知道了它是木帝本命樹新產生的意識那一瞬間,曾經擔心過它會不會不願意交本命樹交還給木帝。


“無妨,先將這些鬼物清理掉吧!”木帝本命樹說完,瞬間就向鬼鎮出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