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五行大劫
loading...

“終於出來了!”天狼舒展了下身軀,深深的呼吸著雷岩山脈清新的空氣說道,他被困在煉魂崖之下半年多,此刻終於重見天日。


在洞穴中,天狼與石霸天暢談了三天三夜,獲益良多,他將修煉當中遇到的諸多不解之處說了出來,石霸天都很有耐心的給他一一講解,宛若對待自己的後輩一般,沒有絲毫的藏私。


同時天狼還從石霸天處了解到了許多神起大陸不為人知的辛秘,讓他大開眼界,聽得如癡如醉,幾乎忘記了要離開煉魂崖這回事,最後還是在影姬的武力幹涉之下,他才停止了繼續探討下去的打算。


天狼帶著影姬和小黑從石霸天撕開的裂縫中土遁了出來,但是卻沒有帶上打仙石,因為這貨似乎吸收了足夠的能量,陷入了沉眠,到了蛻變的關鍵時刻。


石霸天稱最好讓它在烈焰石之下沉睡,這對它的進化有好處,於是天狼也就斷了帶走打仙石的念頭,反正這貨耐不住寂寞,出來後鐵定會循著他留下的空間印記找到他們。


至於安全問題,更加不需要考慮,隻因打仙石這貨賊得很,加上此次蛻變之後肯定還會變強,想要抓住他,聖境之下很難辦到。


煉魂崖外,還沒等天狼好好感受大自然的氣息,晴朗的天空突然急劇轉變,劫雲密布,驚雷滾滾,好像是在迎接他的回歸一般,然而天狼知道,這並非是歡迎儀式,而是要命的天劫。


眼看天穹之上的劫雲越來越多,天狼的神情也是愈發的凝重,不用他提醒,影姬和小黑早已各自離去。


在剛出煉魂崖之時,影姬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天劫,但是跟天狼站在一塊之時,她有一種被壓在大山之下的感覺,那種壓抑的感覺讓她幾欲發狂,她明白,這是天狼的天劫來臨的前奏。


就算天劫還沒降下,影姬已經知道,與天狼這神元境初期的天劫比起來,她那神元境後期的天劫根本就不算個事。


小黑在剛離開煉魂崖之時就感受到了自己的靈潮波動,早已遠遠的跑一邊去迎接靈潮洗禮,突破七階去了,對於眼前兩位神人的雷劫,它可不敢沾染絲毫,不然他自己或許連灰燼都不會剩下。


修者,通過錘煉肉身,凝練神魂,打破自身桎梏,從而獲得強大的力量和悠長的生命,但這與天爭命之事已然超出了天地法則限定的範疇,乃是逆天而行,故須經受天地的拷問。


自古以來之修士,一般皆是在突然神境之時方會觸碰到天地法則,引動雷劫,經受天地之力的反噬,由人而神,那是質的轉變,這一關若能安然渡過,則會看到更加廣闊的天地,若是渡劫失敗,迎接修者的大多都是殞命的下場。


極少修者在自知突破無望之時,會中途放棄,停止渡劫,加上一些外在的條件亦能保住性命,但自此以後,若是再無特殊的機緣,想要再次突破,那是難上加難。


而似天狼這般,在突破靈境之時就能引動雷劫之人,那都是傳說中的存在,萬年難得一遇的天才,隻有在先人留下的手劄中方有記載。


不說東域,即便是中州的一些修煉聖地和大教,一旦聽聞哪裏有突破靈境之時就能引動雷劫之人,都會打破頭顱的爭搶,引進自家的勢力,並且會竭盡全力的培養,以圖增強自家的底蘊。


看著天上愈發厚重的劫雲,天狼的神情也是愈發的嚴肅,他將身上的儲物戒全部收到了那瓦罐上品神器當中,然後深埋到地底,做完這一切他帶著天上的劫雲橫移到了數十裏之外。


“來吧,我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天狼說完深吸一口氣,如一道閃電般,劃破長空,迎向了蒼穹之上劈下的巨大電芒,那一道道的電芒如同天上探下來的神鞭,狠狠的擊打到天狼的身上,他身上的衣物瞬間就化為烏有。


感受著身上刺骨的劇痛,天狼不但沒有懼怕,反而挑釁般的大喊:“痛快,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


天道似乎真有意識一般,在聽到天狼的挑釁之後,蒼穹之上的劫雲突然壓了下來,變成了金黃之色,一道道粗大的電芒化為各種兵器形態撲殺向他,有刀劍,有巨斧,有神錘……各種各樣的兵器應有盡有。


天狼此刻才知道,之前的那些電芒不過是開胃菜,這才是此次天劫的正餐,看著那閃爍著刺眼寒光的兵器,他可不認為這隻是單純的兵器虛影,不禁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運轉混沌元氣,彌漫全身,強化著身體的每一寸皮肉筋骨。


不等兵器臨身,天狼已經施展著閃電拳主動出擊。


他如今的肉身已經非常強大,雖然較張狂那樣的半吊子真神境還相去甚遠,但比起一般的神元境修士卻有過之而無不及,隻見他如同那雷芒中的一頭凶獸幼崽,迅捷無比,一拳就將一把巨斧砸成了一片雷光,但他卻被身後飛來的巨錘砸飛了出去,瞬間喋血。


天狼眼露狠厲之色,並沒有回頭,在止住身形的瞬間就撲騰了出去,化拳成爪,不顧那雷芒侵體之痛,一把將一棍型兵器折斷,然後一個鞭腿踢爆了自左側襲來的一口鍾形的兵器,他如同發狂的人形兵器一般,在空中與各種形態的兵器廝殺著。


短短的一個時辰,他的身體已經被劈得千瘡百孔,露出了森森白骨,一隻手臂被削掉了一大片血肉,鮮血淋漓,而且上麵布滿裂痕,幾乎斷裂,胸腔也被剖開了,可以看到裏麵的內髒。


“竟如此淩厲,又不是兵器渡劫,為何會出現如此多兵器形態的東西?”天狼咽下嘴裏含著的大地靈膏,調動自身氣血修複著肉身喃喃說道。


他此刻還不敢過分的動用命盤中的陰陽池來修複傷體,受過上次突破靈境的教訓之後,天狼再也不敢小覷自己的雷劫,況且這次還是突破大境界的神劫,他可不相信這賊老天會輕易放過他。


果不其然,天狼這念頭剛起,天狼的金色雷雲就散去了,但是隨之而來的卻是藏在金色劫雲後麵的另一種劫雲,看到那鋪天蓋地的一片綠色,天狼的臉色和眼睛也都跟著綠了。


“我告非……賊老天,你過分了!本仙人如今仙齡十五,尚未娶親,你給這一片綠色是幾個意思?”但是對於天狼的抗議,老天完全無視了,這次蒼穹之上出現的不再是兵器,而是各種草木靈植,雖然不似兵器那般淩厲,卻讓天狼更加的痛不欲生。


隻見那綠色劫雲中探出密密麻麻的蔓藤纏繞向天狼,天狼扯斷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劫雲衍生的速度,沒一會他就被捆縛成了一團,那些蔓藤卻沒有消停的意思,不斷的纏繞著,沒一會的功夫,蒼穹之上就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雷繭,宛若在孕育著一個神胎一般。


影姬的天劫和小黑的靈潮洗禮早已經完事了,她們站在遠處的天空上靜靜的看著天狼渡劫,本來看到蒼穹之上的綠色雷雲,他們還在那笑,覺得天狼夠倒黴的,還沒成家頭上就一片綠,決定等他渡劫後好好取笑一番,但是接下來出現的場景卻讓她們眉頭皺成了一團,這老天是不給人活路的節奏啊。


“希望公子能夠撐下去,這雷劫也太可怕了!”小黑擔憂的說道。


“我神元境後期的雷劫都沒這般浩大,這妖孽,不知道能否安然否渡過!”影姬看了小黑一眼接著說道,“你也不用擔心,此刻天劫還在,說明他還活著,況且你們不是一向對他很有信心的嘛?”


……


而就在影姬和小黑討論之時,煉魂崖外來了許多不速之客,他們都是被那浩大的雷劫吸引而來。


作為雷岩山脈的主人,在天狼從煉魂崖出來的那一刻,赤蛟道人就已經知道了,而且他也猜出了天狼的身份。看到真的有人可以活著從煉魂崖出來,著實讓赤蛟道人大吃一驚,他本來還想找天狼詢問一下煉魂崖的情況,但見天狼的天劫已至,隻能暫時作罷。


“拜見老祖!”一眾大妖自遠處趕來,在赤龍道人的身邊恭敬的行禮問候。


“嗯,這雷岩山脈已經好久沒有這般熱鬧了!”赤龍道人應了一聲,感歎的說道。


這些都是雷雲山脈的大妖,它們都在神獸層次,平日裏都蟄伏在山脈深處修煉,不理世事,但這次雷岩山脈鬧出這麽大的動靜,他們也坐不住了,沒想到隻是出來巡視一下,居然碰上了赤龍老祖。


要知道妖族最是敬重強者,赤龍道人在雷岩山脈那是傳說般的存在,他一直在山脈中的孤島潛修,往往數十甚至上百年都不現身一次,大妖們想見他一麵都很難。


“老祖,這是何人,為何雷劫如此浩大?難道不是神劫?”一頭熊妖虛心的求教道。


“這位小友乃是我妖族的貴人,若我所料不差,這應該是五行大劫,隻是突破神元境的神劫罷了!”赤蛟道人看著蒼穹上的雷繭說道,眼中略顯複雜,有羨慕,亦有追憶。


“神元境初期的雷劫……我的天呐,老熊我當年渡劫都沒有這一半的威勢!”熊妖撓著腦袋憨厚的說道。


“我說老熊,你真是能往臉上貼金,你的雷劫連人家的一成都達不到吧?”站在他身後的牛妖很不厚道的拆穿了熊妖。


“你妹,說什麽大實話!讓本熊裝下十三你會死啊?”熊妖很不爽的說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