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憤怒難平
loading...

“你又不是犯罪嫌疑人,他才沒工夫管!”方朝陽道。


屋內陷入一片靜寂,林雯雯低頭用手撚弄著一張紙巾,卷成細細的紙條,舒展開,又卷起,幾次下來,紙巾變得皺皺巴巴,都要碎掉,又抽出一張,內心的鬥爭十分劇烈。


方朝陽點起一支煙,就這樣平靜地看著她,英眉卻一直皺著。


“大哥,對不起,我撒謊了。我家是萊濱市的,我爸在文物研究所工作,我媽是一名教師,我也沒有弟弟。”林雯雯說話的音量,小的像是蚊子哼哼。


萊濱市是東安市所轄的縣級市之一,經濟發展得不錯,距離東安市區也隻有八十公裏,有段時間,東安市政府曾經計劃將其升級為第八區。


“你父親是林道成?”方朝陽問,語氣輕緩了許多。


“你認識他?”


“在書協舉辦的筆會上,曾經有過一麵之緣,他的小楷寫得一流,文化修養很高。”方朝陽評價道。


“唉,我這腦子也是混了,為什麽要撒謊呢!”林雯雯歎氣,“大哥,你別生氣了,我總覺得,說出身於農民家庭,會讓人覺得自強向上。”


“我不生氣,雯雯,你要告訴我,為什麽主動接近我?”方朝陽問道。


“我一直跟爸爸練習書法,也喜歡書法。”


“這不是實話。”


“好吧,我看你長得帥氣,想主動爭取,或許還有機會發展成戀人。”林雯雯又換了個說法。


“這些水果算是我買的,你走吧!”方朝陽取出一百塊錢,塞進了林雯雯的手裏,不客氣地下了逐客令。


“大哥,不同意交朋友,也不用這麽羞辱人吧?”林雯雯的整張臉都漲紅了,眼角也蓄滿了淚水。


“如果你肯告訴我實情,或許還能成為朋友。現在非常時期,我可不想掉進別人設下的圈套裏。”方朝陽表現得非常決絕。


林雯雯哭了,將錢扔在地上,梨花帶雨地拉開門跑了出去,桌子上還有她吃剩的半個蘋果。


許久,方朝陽才起身過去關上了門,心裏很不是滋味。這個世界太瘋狂,人性的複雜,連清純的女大學生也不能相信。


這晚,方朝陽在窗前寫書法的時候,看見林雯雯的窗口,早早地拉上了窗簾。


晚上十點半,尚勇的電話打了進來,興奮地說道:“朝陽,有個重大發現。”


“你約到了茉莉?”


“約到了,我們去了另外一家酒吧,據她說,案發前半個月,裘大力去過夜魅酒吧,穿著工作服,跟朱紅麗有過接觸。”


“裘大力會去那種場合?”方朝陽簡直不敢置信,在他的印象中,裘大力一直都屬於居家型的男人。


“知人知麵不知心,男人總有偶爾放縱的時候。”尚勇道。


“不,他很小氣,沒資本在酒吧糟蹋錢。再說了,去那種地方,怎麽會穿工作服?”方朝陽懷疑道。


“那就是有人讓他去的,明天我和小舟再提審他,說什麽也要撬開他的嘴。”尚勇信心滿滿。


“大勇,不是我打擊你,裘大力死咬著不開口,你還是拿他沒轍。要在感情上下功夫,爭取打動他。”方朝陽道。


“站著說話的不腰疼,當我們是吃幹飯的!”尚勇被打擊,有些不耐煩,但很快也冷靜下來,“我再想想辦法吧。”


正如方朝陽預料的一樣,第二天上午,海小舟和尚勇再次提審裘大力,依然是一無所獲,裘大力裝聾作啞,就是不說話。


晚上九點,正當家中的方朝陽準備休息之時,又傳來了敲門聲。


他過去打開門,是林雯雯站在那裏,眼中還飽含著淚水,哽咽道:“大哥,我可以進來嗎?”


“請坐吧!”方朝陽道。


林雯雯並攏雙腿,局促地坐在沙發上,嘴巴張了又張,說道:“大哥,給我一支煙吧!”


方朝陽遲疑了下,遞給她一支,她隻是抽了一口,就嗆得眼淚都下來了。


“雯雯,是不是想告訴我什麽?”方朝陽問。


“明天我要回宿舍去住了。”


“這樣最好,這裏比較偏僻,上下學也不安全。”


“我,我接觸你,確實帶著目的。”林雯雯終於說出了這句話。


“雯雯,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你想幹什麽。但我想告訴你,這個世界很複雜,你太年輕,缺少辨別真偽的能力。”方朝陽和氣道。


“我的目的,就是接觸你,爭取讓裘大力能夠被判死刑,甚至不惜……跟你上床。”林雯雯道。


“誰讓你這麽幹的?別說是你自己的想法。”方朝陽臉色陰沉了下來。


“是我幹爸,他也是好意,覺得苗伊死得太可憐了。”


“都他媽拿苗伊死得可憐為借口,其實還不是為了私人目的,各懷鬼胎。”方朝陽憤怒地爆了句粗口。


“大哥,你怎麽發這麽大的火?”林雯雯嚇得一個激靈。


“你幹爸是誰?”


“他是市醫院心腦科的醫生,叫,林誌剛。”


“你小小年紀不學好,家裏又不缺你吃喝,認什麽幹爸?”方朝陽感覺胸口都是熱的。


“大哥,你別這麽說話,你想多了。我爸那年得了腦梗,都是林大夫全力給救活的,是我們家的恩人。因為他也姓林,人很好,就覺得親近,是我爸同意我認的,兩家經常有往來。”林雯雯也顯得很激動。


“不好意思,我並不這麽認為。他瘋了嗎?一名專業醫生,為了替苗伊報仇,甚至不惜給你租房子,千方百計地接近我,引誘我,慫恿你做不該你做的事情,目的就是幹擾司法公正。”方朝陽道。


“幹擾司法公正?我不明白,難道裘大力不該死嗎?”林雯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法律會對裘大力做出最終審判,結果不會以個人意誌為轉移。”方朝陽斬釘截鐵地說道。


“大哥,你讓我覺得很陌生。”


“雯雯,少接觸你那個幹爸,他能攛掇你來做這件事兒,我可以斷定,基本不是什麽好人。”方朝陽道。


“我幹爸是好人!”


“好人能讓你隨隨便便跟其他男人上床?”


“這?他,我,他沒有,唉,我這是怎麽了?跟你說這些!幹脆憋死算了。”林雯雯也氣壞了,再次起身,頭也不回走了。


好半晌,方朝陽才平複了心情,拿起手機,打給女朋友彭薑。


“小薑,在家吧?”


“是啊,準備好好休息,明天跟你去會會那些情敵。”彭薑笑道。


“別忘了帶上聽診器,另外,可能明晚回不來,讓叔叔阿姨放心。”


“嘻嘻,他們恨不得我能一輩子不回家。”


“林誌剛,是百萬簽名的發起人嗎?”方朝陽一字一句問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