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鍾離千千
loading...

不一會兒,冷徹帶著雲媚娘幾女就來到了他以前住過一宿的升仙樓。


“掌櫃的,要一套能住四、五個人的大套房,再給我們準備一桌上好的酒菜!”冷徹微笑著說道。


“咦,你是上次來過這裏的那位小客官,還買走了本酒樓的一百壇仙客醉美酒!”掌櫃的對冷徹印象很深刻,因為冷徹俊逸非凡,還出手闊綽,隻是不知道冷徹的真實身份。


“哈哈!掌櫃的,你的記憶力真好!”冷徹笑了笑,繳納了所有的費用。


“這是401大套房的鑰匙,請拿好。小客官,你們四個人去包廂的雅座稍待片刻,酒菜馬上就好!”掌櫃的客氣的說道。


“這位少爺、三位美女,請跟我來吧!”酒樓的一名年輕女侍者微笑著走過來,將冷徹幾人帶進了一個包間。奉上香茶後,就在一邊垂手而立。


片刻過後,熱氣騰騰、香味撲鼻的一桌酒菜就送到了包間。那名年輕女侍者給幾人斟滿酒,就站在一旁。


“傾城、媚兒、卉兒姐,這家酒樓的菜肴真心不錯,快嚐嚐!”冷徹端起酒杯說道。


“是嗎?本宮可是很挑食的哦!”佘傾城拿起筷子剛夾起一塊穿山甲肉,酒樓的門口突然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獸吼,嚇得她手一抖。


“酒樓門口怎麽會有獸吼聲?”


幾人急忙散開神識看向酒樓門口,隻見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帶著一隻威武強壯的飛天雄獅走進大廳,嚇得正在大廳裏吃喝的顧客一陣驚慌。此女容顏嬌美,身姿婀娜,眉眼間帶著一種冷傲,徑直走向了櫃台。


“原來是公主殿下駕到,真是有失遠迎。不知您來升仙樓是要……”掌櫃的頓時一臉緊張,因為皇宮就在城中不遠處,宮裏有的是禦廚,所以公主殿下一不會來住店,二不會來吃喝,那肯定是來找事的,而且這位公主一向很是刁蠻霸道。


“怎麽會是她?竟然也晉升元嬰境了。”冷徹自言自語道。


“冷徹,你認識她?”佘傾城迷離著一雙美眸問道。


“她叫鍾離千千,是天魁帝國的公主。我們不熟,隻見過兩次麵,連話都沒說過。”冷徹實話實說。


“真的?我怎麽感覺她是來找你的?”


果然,佘傾城話音剛落,鍾離千千對掌櫃的說道:“掌櫃的,本宮是來找人的。先前有沒有一個少年,帶著三位美少女來住店?”


掌櫃的哪敢撒謊,急忙說道:“還真有!他們此刻正在蘭蕙包廂裏飲酒,我讓人帶您……”


掌櫃的一句話沒說完,鍾離千千已經帶著那隻飛天雄獅向冷徹所在的包廂走去。


“冷徹,你不誠實哦。剛才你還說與她不熟,那她怎麽會專程來找你?”佘傾城說罷,楚卉和雲媚娘都一臉玩味的看著冷徹。


“本少也不知啦……”冷徹無奈,隻好聳了聳肩。


須臾,包廂的門被推開,那隻飛天雄獅衝了進來,嚇得那個在一旁等著斟酒的年輕女侍者一聲驚叫。


“你誰呀?怎麽這麽沒禮貌?不敲門進來不說,竟然還帶著一隻長毛畜牲!”佘傾城頓時玉麵含霜,冷聲質問。


“吼!”那隻飛天雄獅似乎能聽懂佘傾城的話,對著她一聲怒吼,震得包廂一陣波動。


“咿呀!你竟然還敢衝著本宮吼叫,真是好大的膽子,跟你的主人一樣沒禮貌。信不信本宮扒了你的皮,讓冷徹把你烤著吃了?”佘傾城怒道。


“本宮是天魁帝國公主鍾離千千!你又是誰呀,竟敢對本宮的飛天雄獅大呼小叫?信不信本宮先扒了你的皮,把你喂了本宮的寵物?”鍾離千千與佘傾城都是帝國公主,一樣的刁蠻霸道。


“咿呀!平日裏別人都說本宮橫,沒想到你比本宮還蠻橫!本宮是蛇人帝國的公主佘傾城,如假包換!有本事你過來試試,看本宮不讓你穿著衣服進來,赤著身子出去!”佘傾城怒道。


那個專門斟酒的女侍者頓時有些蒙圈,沒想到這間包廂裏會出現兩個公主殿下。


“原來也是一位公主,怪不得如此囂張!可這裏不是你蛇人帝國,由不得你撒野。本宮今天還就想與你比劃比劃,看看究竟是誰先扒了誰的衣服!”鍾離千千說著,摩拳擦掌就要發飆。那隻飛天雄獅也發出一聲低吼,似乎要發起攻擊。


“孽畜,趴下!”冷徹突然一聲冷喝,暗中施展了禦獸訣。飛天雄獅頓時渾身顫抖,一聲哀嚎趴在了地上,然後像一隻大狗似的衝著冷徹搖著尾巴,麵部的表情很是呆萌。


“天獅,起來!快起來咬那條美女蛇!”


鍾離千千吃了一驚,急忙對飛天雄獅發號施令。但是飛天雄獅依舊是那副呆萌的樣子,趴在地上不聽指揮。


“什麽天獅啊,本宮看它是天屎還差不多!嘻嘻嘻……”佘傾城看鍾離千千吃癟,頓時笑得花枝亂顫。


“你!”鍾離千千怒視著佘傾城,鳳目流火。


“好了好了,你們就別再鬥嘴了。千千公主,你不妨坐下來喝一杯。有什麽事情,可以邊喝邊談。”冷徹話音剛落,女侍者急忙給鍾離千千斟滿一杯酒。


鍾離千千也不客氣,大模大樣的坐下來,將酒樽裏的酒一飲而盡。然後微笑著看著冷徹,媚聲說道:“冷徹,本宮聽說你又回到了通天城,所以立刻就來找你了。”


“千千公主,本少隻是經過這裏,明天就會離開。你來找我,是有什麽事情嗎?”


“冷徹,本宮來找你,是想讓你對本宮負責!”鍾離千千突然語出驚人。


“什麽?冷徹,你對她究竟做了什麽?人家要追到這裏來讓你負責?”佘傾城、雲媚娘、楚卉頓時看向冷徹,目光中滿是幽怨。


“千千公主,本少與你別說有肌膚之親,就連十指相扣也未曾有過,為什麽要對你負責?”冷徹頓時一頭霧水,一臉茫然。


“冷徹,你還記得四大公子雲集通天城嗎?”鍾離千千忽閃著睫毛長長的眼睛問道。


“記得呀,怎麽了?”


“冷徹,四大公子和公孫華燦當時是來向本宮求親的,所以我父皇決定在帝國廣場上設下擂台,讓他們通過比賽決出勝者。可你打跑了火公子,打傷了魔公子,打死了公孫華燦,嚇跑了風公子和鬼公子。本宮眼看就要到手的夫婿就像煮熟的鴨子飛了,你說你該不該對本宮負責?”


“千千公主,實在是不好意思,本少的確是壞了你的好事。這樣吧,如果你看上四大公子中的哪一個,本少幫你們做牽紅繩的月老如何?”冷徹頓時一臉的歉意。


“冷徹,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糊塗?擂台上最後獲勝的那一個人就是你啊,可你卻一走了之,完全不顧及本宮的感受,你說該不該為本宮負責?”鍾離千千反問道。


“我去,她這是想賴上我啊!”冷徹一念至此,急忙陪著笑臉說道:“千千公主,本少雖然壞了你的好事,但不是故意的。而且本少與他們交手是被迫的,並無向你求親之意。”


“冷徹,你這麽說就不對了。你既然登上了擂台,就等於是向本宮求親了。你戰而勝之,就應該對本宮負責。否則,你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本宮會追你到天涯海角。如果你不答應娶我,我就出家做尼姑。不,我就從天魁帝國最高的山峰上跳下來摔死,讓你良心不安一輩子!”鍾離千千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一向能言善辯的冷徹,此刻也隻能無語了。


“鍾離千千,本宮看你的臉皮可真是夠厚的!你堂堂一個公主,又不是嫁不出去,死乞白賴的往冷徹身邊湊,冷徹就會喜歡你嗎?”佘傾城一臉戲謔的說道。


“佘傾城,冷徹喜不喜歡我,我不知道。但既然我的心告訴我,我喜歡他,我就要努力去爭取!一個女孩子追求喜歡的人,這有錯嗎?這叫厚臉皮嗎?你們三個跟在冷徹身邊,不也是喜歡冷徹,希望冷徹有朝一日能夠愛上你們嗎?乾坤大陸上的女孩子都有英雄情結,都愛慕強者,這有錯嗎?她們為了追求自己的真愛,可能會愛得有些卑微,愛得沒有尊嚴,但這是她們的錯嗎?同樣是一個女孩子,你會瞧不起她們,忍心去詆毀她們嗎?”鍾離千千語如連珠,句句讓人無法反駁。


果然,三女聽了鍾離千千的話都沉默了。她們跟在冷徹身邊,何嚐不是為了追求真愛呢?


“千千公主,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這沒錯,但本少也有拒絕的權利不是嗎?我們現在都太年輕,做事往往會衝動。而衝動是魔鬼,魔鬼是要吃人的。所以,恕我不能給你一個承諾,也沒有義務對你的將來負責。”


冷徹目前需要負責的女孩子,隻有龍雪冰和柳絲柔。因為龍雪冰是龍宇飛殘魂消散前的托付,冷徹一定要完成。而柳絲柔為了替他滅火,做了他的消防員,失去了完璧之身,他絕不能辜負。而其他的少女,隻能算是他的紅顏知己,還沒到他要負責的那一步。


“冷徹,本宮現在讓你對我負責的確有些強人所難。那我們就各退一步,你要讓我像她們一樣跟在你身邊。”鍾離千千不想鬧僵,所以退而求其次。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