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零口供
loading...

在審訊中,兩類罪犯最為難審,一類是殺人類犯罪,二類是製販毒犯罪,反正橫豎都要死,坦白從寬這四個字似乎用不到他們身上。


夜色降臨,沈南的夜空很是璀璨,馬斯洛站在魯鳳鳴辦公室的窗前,看著外麵匯成長河一樣的車輛尾燈,在燈河裏徜徉的人們不會想到這個夜晚還有人在守護著他們的安寧,守護著這個城市的平安與秩序。


給林疏影打了電話,馬斯洛又坐回魯鳳鳴的轉椅上,重案隊長的椅子與警院教官的椅子就是不一樣。


現在,抓住了邱潮湧和丁瑤,馬斯洛卻好象是局外人一般,坐在椅子上,他沒有去休息,也沒有去看女朋友,在這裏待著,直覺告訴他,越是這種大案,學到的東西越多,那些老警一句體會就會讓他少走多年彎路。


魯鳳鳴辦公室還是纖塵不染,以前是一個愛幹淨的教官,現在是一個愛幹淨的重案隊隊長,幹幹淨淨這個習慣,好象與大多數刑警是不同的。


室外,審訊室一牆之隔的監控室內,幹幹淨淨的沈藍正在看著手中的pda,一頭齊耳的短發,裁剪得體的警服,讓沈藍身上憑空多了幾分韻味。


在沈南刑偵支隊這個男人的世界裏,她的出現讓過往的男警紛紛側目。


沈藍卻沉浸在案情中。


華為pda裏是關於9.12專案的所有案情,保密級別絕密,


一般的警察秘密的文件都是接觸不到的。


潘亭玉、劉濤、二舅秦玉海、秦玉海的司機、於江華的司機柱子、劉軍、傅紹剛、劉永強團夥,還有全國各地的製毒人……


幾乎所有案犯的口供都匯集到一處,並且,新的口供和發現還在不斷上傳。


至此,9.12專案的案情已是大白於天下。


這個邱潮湧暗中操作,銷售網絡中心設在沈南,製毒窩點遍布全國,青都開發區為最大製毒窩點的製販毒網絡,不僅浮出水麵,並且已經徹底摧毀。


看著這一個個名字,雖然這個案件中他們隻是一個個普通名字,可是他們卻是十惡不赫的犯罪分子。


沈藍抬起頭看了看監控,隔壁鐵椅子內的邱潮湧不象被被捕時那樣激動,一言不發,隻是冷笑。


丁瑤的畫麵也出現在監控上,她在審訊室同樣一言不發,提到邱潮湧,卻是無聲垂淚,當審訊人員提到菅仲久,她則哭得更厲害,可仍是一個字不說。


零口供!


時間已經過去了四個小時,他們還是零口供!


部禁毒局、山海省廳已經不隻催過一次了,從他們的口吻中沈藍感受到了他們的壓力。


邱潮湧現在已是全國警界關注的焦點,成功突破他的心理防線,拿到他的口供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


因為,現在並不到結案的時候,還有世界排名前十的大毒梟菅仲久仍逍遙法外,從部禁毒局傳回來的消息,局裏一名處長已經趕赴江河省的金井市,部省市三級聯動,全力緝拿菅仲久。


如果成功突破邱潮湧與丁瑤,對抓捕菅仲久意義重大。可是這三個人是什麽關係?


“唐局,”沈藍站了起來,是局領導的電話,“噢,我明白了,我馬上去看。”


案情又有進展,邱潮湧在山海省落網,韓國警方關於他的相關信息也傳了過來。


新的案情很快出現在pda上,文件打開了!


沈藍的手抖了抖!


菅仲久、邱潮湧與丁瑤竟是三個孤兒!三個人從小到大在一家孤兒院中長大!


沈藍閉上了眼睛,相似的經曆讓她知道,這三人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可是他們之間卻勝似親人!


並且,邱潮湧與丁瑤即是親人,又是戀人,菅仲久最為年長,應是他們的大哥,指望著他們出賣菅仲久這恐怕不現實。


寂靜的監控室裏,傳來鐵門開合的聲音,沈藍不用抬眼也知道,這又換了一幫預審。


監控上的邱潮湧還在冷笑,不得不說,這人身上有種邪魅。


這已是今天第三撥預審了,如果再審不下來,那部裏的審訊專家會連夜飛到沈南,這恐怕是山海省公安廳最不願意見到的。


毒犯都抓住了,最後的桃子可不能讓人摘著吃了!在警隊這個地方,有時榮譽與成績不隻領導看重,基層的辦案警員更為看重!


新進來的預審一個是二級警督,一個是三級警督,警銜與自己一樣。


沈藍看過他們的預審計劃,並沒有多少出色的亮點,但現在看來隻能寄希望於他們的臨場發揮了。


現在隻有秦玉海、劉軍犯罪嫌疑人的指證,可是這根本算不上證據,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見過邱潮湧,這些外圍的證據定不了罪。


沈藍的嘴角掠過一絲冷笑,罪犯就在眼前,身陷囹圄,卻定不了罪,這是對警察最大的嘲諷!


隻有拿到邱潮湧的口供,才是最有利的證據,可是邱潮湧會主動把腦袋伸到砧板上嗎?


這可是斷頭台!


“邱潮湧。”


預審開始詢問,邱潮湧慢慢抬起頭來,他的嗓子裏含了一口痰一樣,聲音在嗓音間躥動。


開口了!


不隻沈藍提起了興趣,沈南市刑偵支隊支隊長李耀光,重案大隊大隊長魯鳳鳴及張衝之、市禁毒支隊的領導都一齊趕到了審訊室。


監控室裏馬上人多了起來,馬斯洛也跟了進來,雖然是一個學警,但大家誰也沒有認為不妥。


“我不認識,誰是邱潮湧?”邱潮湧扭著脖子笑道,那是戲謔的笑,是得意的笑,讓在外麵的警察不由咬緊牙關。


“你不要裝癡賣傻,起什麽名字不好,叫什麽李隆基?!”審訊專家的笑與口氣分寸把握得很好,即不過分刺激他,還順帶調笑了他。


“那李準基你們認識吧?”邱潮湧笑了。


“誰是李準基?”李耀光馬上問道,“他的兄弟?”


審訊室內,預審馬上提出了同樣的問題。


咳——


沈藍輕輕地咳嗽了一聲,輕聲道,“這是一個韓星,韓國明星。”


“與案情有關嗎?“李耀光問道,他馬上醒悟過來,這是邱潮湧在調笑預審,“不要提無關人等,注意!”李耀光有些惱火。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