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聰明的對手
loading...

看林子倒像是在我老家牌樓村,記得那裏並沒有什麽別墅。不過也說不準,畢竟一年多沒回去了。過了一會兒,朋友圈裏有人回複。我回了句謝謝,然後打開手機地圖開始查找起牌樓村來。很快我就在地圖上找到了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村子,距離市區八十多公裏。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


原本隻是想試試看,沒想到現實中還真的有這麽一個去處,我決定去那個牌樓村走一走。林夕晨的事情,總不會無緣無故就發生的。夜有所夢,一定是日有所思。要麽就是別的什麽原因,才導致了她現在的情況。


看看時間已經過午,這個時候趕去牌樓村,當天不見得能夠趕回來。雖然給了林夕晨一張護身符,可是我心裏並沒有徹底踏實。因為劉曉筠還在她家,俗話說事不關己,關己則亂。如果劉曉筠不在,我倒是可以不必這麽瞻前顧後。


在家裏自己自己做了點吃的,然後我就躺在床上睡了個午睡。幹我們這行的,好聽點的稱呼是先生,一般的就是江湖術士,難聽的就是神棍。對於這些稱呼我一概坦然受之,稱先生的是跟我打過交道的,稱江湖術士的是旁觀者。至於稱呼神棍的,是不得其門而入,偏偏還喜歡嫉妒恨的那種人。


一覺醒來,我去父親遺像跟前上了一炷香。因為我夢到他了,他在一個開滿了桃花的地方,身邊有很多人。我不知道這是我思念太甚的緣故,還是父親冥冥有靈想要告訴我一些什麽。我拿起了供奉在遺像前的那把折扇,緩緩將它打開。這把折扇,是父親從不離身的物件。扇麵上畫了半幅水墨畫,剩下半邊則是一片空白。一眼看去,扇麵半黑半白顯得很不協調。


折扇,是父親最後一次出門前留下的。我還記得我問過他,這半輩子你都帶著它,為什麽這一次不帶?父親當時對我說:總要有個傳承!現在我有些明白父親當時的意思了,或許在出門之前,他便已經預料到了自己會遭遇不測吧?


折扇有九根扇骨,父親習慣稱它為九根蔥。但是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畫皮雕骨扇!父親對我說,九根扇骨就等於是九把刻刀。遇見化形的邪祟,便能用它去應對。為了應景,父親還曾作過兩句打油詩:新死描眉施黛,久亡畫皮雕骨!死去越久的老精怪,這把折扇對其的效用就越大。對於父親這句話,我信!因為竇根招惹上的那具百年女屍,加起來也不過挨了四根扇骨就掛了,這其中還包括它的冤魂挨的那一下。


將折扇放了回去,我對著父親的遺像磕了三個頭,然後起身來到客廳翻閱起撼龍經來。家裏是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客廳被我改造成了一個接待客戶的辦公室。我沒啥本事換套大點的房子,這還是我父親在時為我買的。


“你在幹嘛呢?”手機傳來了信息提示音。我拿起來看看,是劉曉筠發來的。


“睡了一覺,在看書。你呢?”我回了一條過去。


“陪著林夕晨呢,她這段時間是困狠了,中午睡到現在還沒醒。我在想,晚上我們吃什麽。”劉曉筠打字的速度很快,不到三秒鍾消息就回複過來了。


‘h*0u


“要不?我過去請你們吃飯?”我問她。


“算了,你辦正事要緊。不能為了我們,耽誤你的生意。我們就點個外賣湊合湊合吧。對了我想問你,夕晨這事是不是就算辦妥了?我還要照顧我爸呢,也不能天天陪著她。”劉曉筠問起林夕晨的事情來。


“隻能算暫時控製住,想要斷根,就要找到根源。叔叔在哪家醫院?我明天去探望下他。”我想了想答道。


“不用了,他在省醫院住著。去一次挺不方便,等他出院了再說吧!”劉曉筠急忙回絕著我。


“也好,晚一點我會過去看看林夕晨。”我想了想答道。


晚上十點半,我還是有些放心不下劉曉筠她們。開車來到了林夕晨家樓下,剛下車我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劉曉筠打來的。


“我在樓下,馬上上來!”我接通電話,不等她開口,拔腿就往樓上跑。


“快,快,你看看她!”跑上樓,劉曉筠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一見我就把我往屋裏拉。進了臥室,就看見林夕晨正在床上打著擺子。我上前一步,屈指在她印堂上一彈,隨後一把將她從床上給拉了起來。


“啊...啊...”被我拉起來的林夕晨手舞足蹈的揮動著拳腳。


“拿冷水來!”我雙手控製住她不停揮動著的胳膊,對身後的劉曉筠說道。


很快劉曉筠就拿了一紙杯水過來,我接過杯子含了一口,噗一下全都噴到了林夕晨的臉上。


“曉筠,嚇死我了,嚇死我了!”林夕晨睜開眼睛,四下張望了片刻一把抱住了劉曉筠哭泣起來。


“別怕別怕,我在這裏!”劉曉筠連連安撫著她,眼神朝我看了過來。


“怎麽回事午陽?不是說帶著符就不會有事麽?”我站在一旁,眯了眯眼點了支煙。劉曉筠抱著林夕晨開口問我。


“符呢?”我坐到椅子上問林夕晨。林夕晨哆嗦著將它從睡衣口袋裏拿了出來,卻已經被汗水打濕。


“聰明,居然想到利用汗水把符給打濕,然後破了我的法!”我吸了口煙,靠在椅子上把玩著手裏的打火機低聲說道。


“什麽意思?”劉曉筠聞言急忙追問起來。


“現在基本上可以肯定夕晨這件事不是偶然,而是有人在暗地裏想要拘了她的魂。這個人很聰明,他施法的時候發現夕晨身上帶了護身符,便沒有急著動手。而是利用夢境讓夕晨精神緊張從而出汗,等汗水將符紙打濕,接下來才是他真正動手的時候。這是一個懂行的行家,看來我要好好陪他玩玩了!”我將煙灰磕在還剩一口水的紙杯裏沉聲說道。


“你是說他還會對夕晨動手?這可怎麽辦?我們也不能24小時陪在她身邊啊!”劉曉筠聞言有些著急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